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快穿-千里漓江 >

第4章

快穿-千里漓江-第4章

小说: 快穿-千里漓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侣硗鹕遄约骸
  只是,自己是女子的身份从未告诉任何人,除了······
  江染看看跟在自己身边乖巧懂事的夏荷。
  记忆中,夏荷是在原主刚参加科考的时候就在身边伺候的,还是原主自己救的小乞丐,原主对夏荷可谓是最信任不过,但如今也只有夏荷一人有通风报信的嫌疑。
  看来,得找机会试探一下。
  皇上刚刚得知自己的女儿身,所以夏荷的主子不会是皇上,那究竟是谁从她还未科考的时候就开始布棋,原主又为何只身女扮男装参加科考,原著没提,就连原主的记忆里,也是被隐藏着的。
  江染想了想,还是在心里问了问小A:“能告诉我卫江的真实身份吗。”
  “保义侯家的嫡女,其余还请攻略者自动探索,这也是读者要求的一半。”
  关于保义侯,原著后面是有描写的,却没有直接点明原主身份,不过符合身份的也就那一人。
  江染豁然开朗,原主的身份也串了起来。
  原主是保义侯第一任嫡妻所生,母亲难产而死,娘家式微,又不得保义侯宠爱,几乎是在继母刚来的时候就濒死三次,又在五岁被送进了庄子,对原主不闻不问,连原主逃了出来都不知道。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原主在朝堂上却一个人也认不出来。
  江染内心哀嚎,原主真是摊上了一堆破事。
  江染走进书房,只留下夏荷一人伺候。
  “丞相大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夏荷拉着江染的袖子,问道。
  也只有夏荷敢在卫江面前这么放肆。
  “来,让小爷猜猜,是不是我们家夏荷春心萌动的日子啊。”江染一手挑起夏荷的下巴,整个人端的是艳丽无双。
  “哎呀,丞相,你别打趣奴婢了,今天可是洛将军班师回朝的日子,好多人都过去看了,丞相大人,你陪我去呗!”
  “还说不是春心萌动,瞧瞧这小脸,都红成什么样了。”江染心下一顿,今日只顾着应付皇上,竟把洛恒今日回朝的事情给忘了。
  “哎呀,丞相丞相,去呗,您可是丞相,去慰问一下也是自然的嘛。”
  江染一笑,回道:“先不说我俩非亲非故,素不相识,就我在朝廷上的名声,会是去慰问将军的人吗?”
  更何况,如若她去了,还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呢。
  去是肯定要去的,但不能在人的眼皮子底下去。
  “夏荷乖,自己去,小爷我还有事得待在府里。”又细细的交代了夏荷几件事做,把夏荷支了出去。
  江染盘算这时间,从书房里的暗道走了出去。
  江染来到将军府,按理说明日才会举行对洛将军的迎接仪式,今日洛将军会回府休息。
  江染纵身一跃,就进了将军府。
  没有人知道,江染是会武的,连夏荷都不知道。
  江染摸进了洛恒的卧室,静静地等待着洛恒的到来。
  洛恒有些心烦气躁,他就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声势浩大的在都城里骑着马走上一圈才叫扬我国威,但是看着老百姓满是期待的眼神,他就发不出来火。
  好容易挨到了走圈结束,又接到了明日必须参加宴席的旨意,现在洛恒整个人都有些烦躁不已。
  洛恒推开门,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屋内有人!
  洛恒警惕起来,他在边关的时候就听过军师说京城情况错综复杂,几乎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倒大霉。
  当时他还对军师的话嗤之以鼻,没想到自己才刚回来就遭此暗算。
  洛恒自信自己的武艺三五人不成问题,就向前走了几步。
  江染就坐在床上,洛恒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江染对这洛恒粲然一笑,对洛恒说:“久闻洛将军美名,卫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洛恒呼吸一窒,自称卫某的也只有那个卫丞相,但洛恒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军师说卫丞相美貌惊人,果然不是骗我!”
  洛恒轻微的摇摇头,让自己缓过神来,这才对着江染说:“你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江染像是听到什么很好笑的笑话,倏地就笑出了声:“洛恒将军真的是刚到京城,还不了解这里的形势吧。”
  “再者说,洛将军刚刚打了胜仗班师回朝,风头正盛,皇上也正值用人之际,你现在几乎是个香饽饽,谁也不舍得害你的!”
  洛恒半信半疑,对江染说:“真的?”
  江染笑的更欢,对洛恒说:“洛将军,你怎么这么可爱呦!”
  江染起身,不顾洛恒不知是气还是羞的通红的脸,拍拍洛恒的肩,正色道:“相信我,没人会害你,而且我也会保护你的。”
  说完这句话,江染又恢复嬉皮笑脸,大摇大摆的走出门,说:“真期待明天见到洛将军啊!”
  洛恒转过身,深深凝视着渐渐走远的江染,心中很复杂。
  这卫丞相也不知是敌是友。

☆、丞相×将军

  第二日,为洛将军接风洗尘的宴会如期而至。
  皇上和皇后高高在上的坐着,看着洛恒的眼神如狼似虎,不知在盘算什么。
  这并不是在夸张,原著中皇上和皇后就是在这次宴会上向洛恒提出要将他召为驸马的请求,让洛恒紧紧地拴在皇家上,以保皇上的地位。
  不过刚说出口,就被得知要将自己赐予一个不认识的人做妻子的穿越公主给搅和了。
  这位公主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宴会,表达着自己追求平等的思想,这可把皇上给气得不轻,又因为皇家的颜面,就没在众人眼前罚她。
  其实这位公主本来就不受宠,是连夜从外面接了出来的,来这么一出皇上想把她赐死的心都有了,但皇宫中探子多,本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处死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实在容易,奈何她出了这么一回风头,所有人可就盯着他看呢,若是传了出去,那皇上仁和慈爱,皇家父慈子孝的表象还怎么保持!
  所以最后只是对她不闻不问,,逃出了宫也没人在乎。
  不过,江染举起酒杯,看着洛恒想:看来这个功劳要被自己抢去了呢。
  也好趁机把公主养在自己身边。
  “诸位爱卿,今日是为了给洛将军接风洗尘特意举办的宴会,自古英雄出少年,洛将军武功超群,战功赫赫,实乃我朝之幸事啊”
  江染唇边笑容加深。
  “不瞒诸位爱卿,朕的几位公主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了······”还未等皇上说完一位神色匆匆的太监就闯了进来,砰的跪下。
  “皇、皇上!出事了!”
  “大胆!何事能让你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归我拖出去!”
  “皇上饶命,饶命啊,是景和殿,景和殿走水了!”
  皇上一听,惊得刷的一下从皇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大殿的人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救火啊!其他人,随着朕去景和殿,快点!”
  其他人一听,哪还敢不从,要知道景和殿可放着几乎所有人的奏折,纷纷跟在皇上的后面向景和殿走去。
  洛恒趁乱,摸到江染的身边,对江染说:“是你做的吗?”
  江染有些惊讶,没想到洛恒这么灵敏,饶有兴趣的说:“那你说说看,怎么会觉得是我做的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就认为是你。”
  江染理解那种感觉,很多次原主也是靠直觉躲过明枪暗箭,于是就对洛恒说:“你的直觉还挺准的嘛,怎么样,要去向皇上告密?”
  江染有自信,这事即使是皇上亲自查,也绝对查不出什么。
  “不会,说到底你也是为了帮我,只是有些惊讶。”
  “嗯?”江染挑挑眉,惊讶什么。
  “没想到你的暗线已经渗透到皇宫里面,太可怕了。”
  前面停下了,已经走到了景和殿,两人已经能看到火光。
  此时江染和洛恒被落在了最后面,因着火情,没有一个人发觉,因而两人才能这么无顾忌的说来说去。
  “没办法,我每天要遇到的阴谋阳谋实在太多,情势逼人,我不得不这么做。”
  江染对着洛恒笑了一笑,远远的火光映在她的脸上,让她的眼睛在这黑夜中显得流光溢彩。
  不知为何,洛恒觉得心脏顿了一下,然后跳得越来越快,脸也跟着烧了起来,他连忙移开脸,注视着景和殿。
  在火光的掩护下,江染并没有察觉到洛恒的异常,甚至觉得自己在洛恒心中的印象肯定一落千丈。
  走水最后的结果最后不了了之,没办法,皇上只得处死当夜值班的宫女,来应付了事。
  洛恒回到家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浮现着江染当时笑起来的样子,他狠狠地捶了捶床。
  卫丞相,可是个男人!
  自己竟然起了这么龌龊的心思,让他以后怎么面对卫丞相,怎么面对早逝父母的在天之灵,怎么面对他洛家的列祖列宗啊!
  皇宫里,气炸了的公主吴柔柔赶到宴客厅的时候,却发现早已一个人影都没有,打听一番才知道是都去救火了。
  吴柔柔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对着她的婢女说:“小雨,咱俩出宫吧!”
  “可是,公主······”
  吴柔柔打断小雨的话,对小雨说:“不是叫你不要叫我公主了吗,叫我姐姐,在我这里人人平等!”
  看小雨还想说什么,吴柔柔牵起小雨的手就往宫墙跑去,边跑边说:“趁着所有人都去救火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带着自己此时还在的主角光环,吴柔柔凭着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带着小雨,真的神奇的躲开了宫里密布的暗卫,逃了出去。
  江染正在原著中提到过的吴柔柔逃亡的必经之路等候着吴柔柔。
  此时的她已经出宫两天,身上的钱全被伪装成卖身葬父穷苦女子的骗子给骗了,饥肠辘辘不说,原主虽不受宠,可好歹是个公主的身子,可比不上小雨,逃出宫的当天晚上就已经在外露宿受凉感冒了。
  若不是因为吴柔柔的女主身份,江染真的很难相信无依无靠的两个弱女子,身无分文还能不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只能说吴柔柔的心思还停留在现代社会,认为一切都有法律,一味地宣扬人人平等。
  江染此时要扮演的,就是在吴柔柔受苦受难之际,从天而降,拯救吴柔柔于水深火热之中。
  江染摆摆手,让早已准备好的地痞无赖跟上吴柔柔两人,把她们逼入小巷之中。
  “小雨,你站我后面,我告诉你,你别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吴柔柔双手护着小雨,冲几个大汉大喊道。
  “哈哈哈哈,小妹妹,你叫我不过去,我们就真不过去啦,看看这小脸,红彤彤的真是惹人爱啊,哈哈哈哈哈。”
  大汉一边往前走,吴柔柔不断地向后退。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公然欺负两个弱女子,不怕我去告你吗!”吴柔柔怒瞪着他们。
  “王法?你信不信今天你就是死在这里了,也没有人管!”
  江染叹了口气,吴柔柔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但却太天真了,今天也算是给她上上一课,让她真正地认识到这是在古代,已经不是那个法治社会了。
  吴柔柔怒极了,猛地冲上去,想要打倒这几个男人。
  但是她本身只是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在几个大汉的蛮力之下,自然就不够看,没多久就被制服了。
  吴柔柔有些绝望,她眼里泛起了泪花,难道······自己真的要在此受辱甚至丢掉性命!
  “大胆,给我放手!”
  吴柔柔听到了一声清丽的喝声,这才放下心来放声大哭。

☆、丞相×将军

  江染挥挥手,让身后的人把壮汉架开,将吴柔柔救了出来。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雨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心里仍忍不住的后怕。
  刚刚得救的吴柔柔擦擦眼泪,调整好情绪,对着小雨说:“快起来,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跪!”
  “可是这位公子救了我们啊。”小雨跪在地上有些为难的看着吴柔柔。
  “那也不许你跪,你可是我的姐妹,在我心里身份是和我一样的,他救了我又怎样,我看他就是多管闲事!”吴柔柔看了江染一眼,想把小雨扶起来。
  江染几乎要被气笑了,也不知刚才哭的梨花带雨的是谁。
  虽说人本来就是自己安排的,目的不纯也称不上什么大恩人,但是吴柔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面对对自己有恩的人竟然是这种态度!
  “看来这位小姐并不领情,是卫某唐突了。”江染对着自己的人示意,让他们放了那几个壮汉。
  吓吓她也好。
  吴柔柔一瞬间慌了神。
  没错,之前被壮汉抓到的时候吴柔柔是有一些绝望的,但是江染的到来改变了她的想法。
  穿越小说里不都讲吗,美丽的女主角在路上遇到地痞流氓的调戏,正在她要被侮辱的时候,美男子降临将女主角拯救了回来。
  事后女主角一脸倔强,引起了男主或男配的兴趣,从此对女主角一往情深。
  尤其是当她看到江染的时候,更是坚信了这一点。
  卫江染作为女子,绝对是不矮的,江染估计起码有一米七五的身高,再加上这次的女主角比较娇小,站在一起也不会怀疑卫江染是个女子。
  再加上卫江染的男装扮相因为女性身份而有些亦正亦邪的感觉,足以在吴柔柔的心中担当男主角的身份。
  思及此,吴柔柔咬了咬唇,颇有些不甘不愿的叫住了想要离去的江染,跪了下来。
  “恩人留步,小女子绝无不领情之心,只是惊吓过度,有些魔怔了,还请恩人不要放在心上,小女子愿跟随公子,已报公子救命之恩。”
  江染挑挑眉,转过身来看着吴柔柔,说:“报恩就不必了,小姐还是速速回家,否则于名声上也不好听啊。”
  哼,果然封建腐朽,处处都想着名声。
  “实不相瞒,正是因为家中出了事故,小女子才沦落至此,还望公子发发善心收留下小女子,也好让小女子报了这救命之恩啊!”吴柔柔心中已经有些抱怨。
  看我以后名盛天下,把你迷得团团转,到时候怎么对你!
  她还在做着穿越小说中女主凭着一首诗,一句话就出名,得到文学大家的青睐的梦。
  小雨扯了扯吴柔柔的衣袖,担忧的看了看她。
  公主这么说皇室······有些不妥吧。
  吴柔柔还以为小雨在担心自己,用眼神示意小雨安心。
  本来江染的目的就是要把吴柔柔带到自己身边,现在听到吴柔柔已经这么说,自然不会拒绝。
  自己可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去的,怎么能够像落后的古代人一样对着他人跪下呢!吴柔柔觉得有些屈辱。
  在原剧情中,吴柔柔在逃出宫后就在路上遇到了洛恒,两人在经历各种矛盾和困难以后互相敞开了心扉,就开始甜甜蜜蜜的谈恋爱。
  吴柔柔在那时怎么可能还记得要像小说里面一样名动皇城。
  “姑娘请跟我来,这是丞相大人为你们准备的屋子,还请两位姑娘整理一下,一会还有活需要两位姑娘去做。”
  “还要干活?!”吴柔柔有些惊讶。
  领路的侍女有些惊讶的看着吴柔柔,说:“姑娘不是来报恩的吗,不干活怎么报恩?”
  吴柔柔一时语塞。
  她觉得怎么会有人让女主角干活呢!不应该一时不忍心,然后慢慢爱上自己吗!
  但是她又不能说出来,只能收拾收拾东西,带着小雨跟着侍女到了厨房。
  “对了,还不知道两位姑娘叫什么名字呢!”侍女推开门,对吴柔柔说。
  想都没想,吴柔柔就脱口而出自己和小雨的名字,完全没意识到吴是皇姓的事实。
  小雨也没有意识到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