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快穿-千里漓江 >

第7章

快穿-千里漓江-第7章

小说: 快穿-千里漓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洛恒的脸爬上红晕。
  哎呀,好羞涩呢~
  察觉到响动的江染睁开眼睛,看着还坐在地上的洛恒,一脸不愉。
  “你还打算呆到什么时候。”
  还处在胡思乱想中的洛恒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在地上。
  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对着江染尴尬的笑笑。
  “你知道一切了?”
  洛恒点点头,他并不好奇江染是怎么得知的,甚至他觉得江染比自己先一步得知。
  “不想报仇吗?”
  摇摇头,洛恒对江染说:“他在告诉我之后,也死了。”说完苦涩的笑笑。
  哎?死了!
  找叔叔报仇可是男女主的主线的一部分,怎么会死了?
  江染有些困惑。
  按理说就算是蝴蝶翅膀也不该影响这么大啊。
  “你知道是谁杀的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人既然已经死了,再追究也没什么用了吧。”
  哦~是这样想的吗。
  “那么,来回答一下下一个问题吧。”
  江染的笑容有些阴森森的。
  “昨晚为什么会去青楼啊,恩?”
  洛恒暗道不好,他想向前走几步。
  “给我在那站着!”
  被江染发现了,喝住洛恒。
  “是主管,他告诉我那里能解忧,然后把我推了进去。”
  “姑娘是你点的?”江染的气仍然没消。
  “没有,我只在那里喝酒。”洛恒的神色也有些疑惑。
  知道洛恒不会撒谎,江染觑了洛恒一眼,没好气的说:“昨天你死死的抱着我,害我差点上不了床,这事你总要负点责吧。”
  对啊,说起来,按照这个季节来说,江染穿的的确格外的多啊。
  厚厚的棉被,床边的暖炉,身上的厚衣服。
  尤其江染还是习武者。
  “你,冷吗?”洛恒有些奇怪的问。
  握了握拳,江染把话题岔开。
  “先别说这个,今天就把那一摞经书抄完了吧,记住一个错字也不要有哦。”
  江染下床,穿上衣服,对洛恒说。
  果然洛恒看看书桌上那些经书,脸上浮现了生无可恋的表情。
  穿好朝服,江染推开门,对洛恒说:“我会为你请假的哦。”就走了。
  洛恒坐下,看着经书,重重地叹了口气。
  江染到底怎么了。
  “卫大人,好久不见。”
  是皇上的第三子,吴阙。
  原本是皇上最喜欢的皇子,七岁就被封为成王,但是在两年前狩猎时被设计导致双腿残疾,如今只能靠轮椅行动。
  设计的人就是二皇子。
  卫江染脑内的情报这么告诉江染。
  这几日他都是称病不出,今日竟然要去上朝了?
  “成王殿下,身子可好些了?”江染对吴阙行礼。
  吴阙笑笑,意味不明的看着江染对着自己行礼。
  “恩,好些了,不知是否有那个荣幸结伴同行?”
  若说权势,已经因为双腿而无法参加皇位之争的吴阙着实不敌江染。
  但是,几乎是刚一见到这个三皇子,江染就把他列为第一警戒对象。
  他给江染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
  “自然。”江染对着吴阙做出请的手势。
  “卫大人的身体是有什么问题吗?”吴阙笑的一脸和善。
  江染看看自己身上有些臃肿的朝服。
  果然啊,还是太显眼。
  “无事,只是偶感风寒,有劳殿下关心。”
  吴阙眼神暗了暗。
  偶感风寒?怕是没那么简单。
  一路无话。
  还有三天,还有三天就能去南方。
  到时候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这毒······不能再等了。
  “父皇,儿臣想要跟卫丞相一起去南方,虽说儿臣现在······不过儿臣还是想为父皇分忧解难。”
  自从吴阙双腿再也无法行走之后,皇上就对他一直很愧疚,再加上现在吴阙的条件无法竞争皇位,皇上对吴阙几乎是有求必应。
  果然,江染听到了皇上答应了的声音。
  这个吴阙,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江染稍稍偏头,看看吴阙。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吴阙低下头,笑了笑。
  “卫大人,之后还要麻烦你了,毕竟我这身子实在不便。”
  江染看着自己面前丝毫不自卑,却依旧用自卑语气说出这句话的吴阙,应了下来。
  这任务真是麻烦。
  江染在心里暗暗骂着自己,当初真是信了小A的邪,接了这任务。
  身世没搞清楚,身上还有这么霸道的毒,现在还有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暗恋者,现在再加上这个不知道要干什么的三皇子。
  不过,容她做一个大胆的假设。
  这暗恋者不会就是三皇子吧。
  我去,按照这个世界的尿性,没准还真是。
  但是没办法试探啊,真是头疼。
  不知道洛恒的佛经抄的怎么样了。
  想到洛恒现在的样子,江染从心底弥漫出一丝喜悦,却没有注意还在原地呆着的吴阙。
  也没有注意到他那只似乎要将江染整个人握在掌心的手。
  夏荷所说的那个人,就是三皇子吴阙!
  还未注意到的江染嘴角带着笑意,走回了家。
  这趟旅行,最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还要再拖三四章······差点忘了吴阙,把吴阙加进来,然后再交代结局,好累啊

☆、丞相×将军

  “徒儿一定谨记师傅教诲,若不成才,誓不回山。”
  “还请师傅下手吧!”
  江染猛地睁开眼,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坐了起来。
  说起来,这梦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越是临近毒发之日,原主的记忆好像越来越清晰。
  下床,穿好衣服,江染走出屋子。
  她想了想,走向夏荷的房间。
  人已经死了,就算再怎么打扫,整个屋子里还是死气沉沉的,不见一点人气。
  自从夏荷死后,江染就在也没有关注过和夏荷有关的一切,连屋子都是交给侍女去搜的。
  没有搜到任何可疑的信件,房间也保持了原貌。
  原主送给她的东西,都好好保存了下来,要说夏荷真的不在意与原主的感情,江染是不信的。
  江染看着柜子上挂着的玉佩,这么想着。
  不过······这玉佩有些奇怪啊。
  她记得明明应该是很通透的玉质。
  江染走上前,把玉佩拿了下来,仔细观察着。
  想了想,江染把玉佩上系的绳子解开,果然玉佩的侧面出现了一道缝隙。
  怪不得侍女什么都没搜出来,原来藏的这么深啊。
  是一封信。
  从头到尾交代了夏荷的所有计划。
  虽然还是没有说出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是这些就足够了。
  江染把信纸折起来,又放回了玉佩里,重新挂在了柜子上,轻轻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她现在几乎就敢确定,那个人就是三皇子吴阙。
  真是个可怕的敌人。
  启程之日说到就到,虽然洛恒对于突然要一起走的吴阙很是不满,但也不能说什么,于是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的。
  再加上吴阙从刚才就跟江染进了同一座轿子,洛恒心里的火是越来越压不住。
  “卫大人,多有打扰,但是我这腿着实不便,给您添麻烦了。”
  看着对面的笑脸,江染有些无奈。
  刚离开皇城,这人就用非常抱歉的语气一直说着道谢的话,然后又一面挤进了轿子,毫不客气的吃着自己的点心。
  她还能说什么啊,摔。
  “不必客气,能为您效劳是鄙人的荣幸。”
  “听说前一阵子卫大人刚刚下令斩了王大人唯一的儿子,想不到卫大人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大的作为啊。”
  江染在心地冷笑一声,果然来了。
  “作为不敢当,您谬赞了。”
  “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两次嘲笑卫大人没有半点男子气概吗?”
  江染眉毛一挑,轻轻地笑了笑。
  “当然,不然为了什么。”
  就江染这幅皮相来说,男装扮相的确太过妖娆,这么一笑,吴阙看呆了一瞬。
  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心里对江染的赞赏再加一分。
  他向后靠着,闭上眼,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对江染说:“世人都道当朝丞相卫江阴狠残忍,不近人情,除了在朝堂爱民如子以外,几乎是看谁不顺眼就杀。”
  “但是,我看未必。”
  “卫江染,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包括你身上的毒哦。”
  “但是后面那个将军怕是不知道吧。”
  “你的名声,你的秘密,刚来京城几天的他怎么会了解呢。”
  “就算有所耳闻,也没想到真正葬送在你手上的生命有那么多吧。”
  “包括那封信,也是我让夏荷写好放在玉佩里的,我相信,你肯定看了吧。”
  江染狠狠地将手握成拳头。
  “洛恒跟我没有关系,你提他作甚。”江染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配不上你。”
  终于,吴阙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江染的眼睛。
  江染心中此刻一脸懵逼,说好的反派逼问情节,莫名的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换一句话说,我心悦你。”吴阙认真的说。
  江染被感动了于是答应了吴阙从此和吴阙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洛恒哭晕在茅房然后这部小说撒花完结。
  完结个屁啊!!!
  虽说一个美男对着你用好听的声音对你说我心悦你真的会让一个人幸福的冒泡晕乎乎的答应了。
  但是这个人是吴阙。
  昨晚刚对吴阙做了一番调查的江染几乎是立刻就站了起来,对吴阙说:“你对洛恒做了什么手脚!”
  “别激动,被你察觉了还真是遗憾呐。”
  吴阙笑的一脸无害。
  江染仔细的想了想吴阙从出发到现在的所有举动。
  打招呼,上轿······等等,洛恒身边那个侍卫看着眼生,敲定的随行名单里没有他!
  “哦,想到了?”吴阙又靠了下去。
  “没关系,我制定了三套方案哦。”
  江染掀开帘子,想要下去,却被吴阙阻止了。
  “到洛将军那里,可是会有危险的。”
  一顿,江染回过头来看着吴阙说:“你都知道什么呢,知道我杀人的真相,知道我是女的,知道了我的毒,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
  “恐怕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吧。”
  说完,江染下了轿子。
  吴阙看着江染离开的身影,轻轻的笑笑。
  “卫江染。”他说。
  “停下,让我上去。”
  洛恒听到江染的声音,立马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
  “卫大人?”洛恒眼睛发光地看着江染。
  江染点点头,对洛恒说:“我过来坐坐。”
  “好好好,你坐你坐。”
  想了想,又把桌上的水果点心往江染面前推了推,说:“你吃你吃。”
  “你没吃过吧。”江染问。
  哎?洛恒不明就里的摇摇头,疑问的看向江染。
  “从现在开始,我说能吃的东西才能吃,明白了吗。”
  江染盯着洛恒,等他回答,看到他点头了以后,江染接着说:“从现在起我们俩吃睡都要在一起,明白了吗。”
  在次盯着洛恒等他点头。
  哎呀,还是有些害羞呢。
  洛恒点点头,脸上爬上红晕。
  总感觉洛恒江染的属性互换了······
  江染叹口气,感觉有些心累,却被洛恒认为是有些疲倦了,毕竟江染最近的精神有些不好。
  于是洛恒对江染说:“你睡你睡。”
  一脸真诚。
  江染更心累了······
  “你怎么说话是这样。”对洛恒说。
  ——我紧张。
  当然洛恒不会这么说。
  虽然他是这么想的。
  “没事,就是那几句无意之间就说成那样了。”
  “卫大人累了就休息吧,我再看会书。”
  惊险的转移了话题,洛恒在心里默默地抹了一把汗,却不知道江染快要笑出声。
  这么紧张吗?                        
作者有话要说:  好心塞一开始为什么随手起了一个吴柔柔嗷嗷嗷。
之后的三皇子就变得超难起名字。
这个故事一写就完不了了的感觉。
明天不出意料有4000多字,最近都好懈怠没写多少。
文中的BUG肯定很多,不想数了,为了称呼绞尽脑汁,现在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丞相×将军

  治水的工作复杂繁琐,当地的官员又稍有些不配合,着实让江染头痛了好几天。
  好在洛恒没出什么事,让她稍稍心安了些许。
  忙了许久终于告一段落。
  江染决定去解决自己的身世。
  情报江染有了,但是那个地方着实有些难以达到,再者她深怕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候洛恒被吴阙设计。
  真是难办。
  “小A,你帮我盯着,算了不用了。”
  盯着也没用,自己压根赶不过来。
  想了想,江染决定找洛恒说一下。
  刚出门,就遇到了来找她的吴阙。
  这个吴阙!
  要说吴阙对皇位丝毫不在乎,打死江染都不信,但是吴阙如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来自己身边又让江染搞不懂。
  要知道此地距皇城千里之遥,信息传送的很不及时,万一他人有什么动作他在这里根本无能为力。
  “卫大人,有事?”吴阙微笑着说。
  江染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没。”
  吴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点点头,对江染说:“我知道了,你是去找洛将军吧。”
  “您还是先回去吧,身体不适就好好休养。”江染不想再和吴阙说些什么,转身就想走。
  见此,吴阙快速的移动着轮椅,冲江染说:“你不能去。”
  听着吴阙的轮椅声,江染才发现吴阙身边竟然一个仆人也没有。
  她敛了敛眉,对着吴阙说:“成王还是回去吧,您明知道我的心意。”
  江染接着说:“您猜得不错,我就是去找洛将军的。”
  “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他根本就不适合你!”
  吴阙还在坚持。
  “他不需要全都知道,对我来说他只要知道他的心意就可以了,再者以后我会让他全都知道的。”
  “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吴阙情绪有些激动。
  江染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对不起,就急急地走了。
  剩下吴阙一个人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只有那拳头,握得紧紧的。
  起先,江染是不信吴阙所说的那句我心悦你,甚至她对夏荷说的那番话也是半信半疑。
  但是现在她是有些愧疚的。
  吴阙要的不是愧疚,江染也无法说服自己用愧疚之心答应吴阙。
  当断则断,不断则乱,不能盲目的给他人希望。
  这个道理江染是懂的。
  江染调整好心情,来到了洛恒的住所。
  想了想,江染还是直接翻墙进去。
  走大门要好多路,太麻烦了,再者她现在穿的这么厚,根本懒得走啊。
  江染敲敲寝室的门,对洛恒说:“我进去了啊。”
  此时洛恒正在沐浴,听到江染的声音,刚想让江染进来,就意识到了此时自己的状态。
  可是又不想放江染离开。
  他慌忙的穿好衣服,把屏风拉上,就拍去开门。
  “你怎么这么心虚的样子?”江染疑惑的看着洛恒。
  “没有啊。”洛恒紧张地说。
  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江染半信半疑的看着洛恒,却也没有再追问。
  走到桌边,坐下,江染看着洛恒的眼睛,郑重的说:“听着,近几日我会离开大部队去办一件事情,你千万千万要提防着吴阙。”
  洛恒点头,表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