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 >

第7章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第7章

小说: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揭黄咨能岳蚧ǎ谘艄庀抡婪牛厦嬉老』褂屑傅温吨椤<钢缓诖灾蟹晌瑁铱吹秸獬【埃唤趴郏惺芪屡难艄猓粑岳蚧ㄏ恪
  “玉姑娘好惬意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诧异的回头,原来是那史玉墨。心想他怎么出现在我家花园。
  “这一片茉莉花好美,今儿个你穿这身衣服站在这花丛中,我远看还以为你是茉莉仙子,随着蝴蝶翩翩起舞呢。”我看了眼我今天穿着,恰巧穿了件白色的丝罗衣。抬头又正色道;
  “史公子今日到访着实令人出乎意料,不知有何事?”
  “哈,玉姑娘竟然忘了前几日晚上我说过,得空我来贵府拜访一事。今日本王恰巧路过,想着无事就拐进来问候将军,只是不巧将军出去了,于是我就来找玉姑娘你了。”我心里嗤鼻,这人比太子架子还大,嘴上说不巧,谁知道是不是专拣我爹不在的日子过来。
  “这样啊,那。。。”我与你没有共同语言啊,我该如何招待呢。
  “玉姑娘不必为难,带本王随意逛逛即可。”他似是看出我的尴尬,不知如何应对,说了这句话。
  “那王爷这边请。”我先带他在花园逛逛吧。我在前面领着路,心里想着我跟容芷都没逛过花园呢,跟我第一次逛花园的人竟然是他,哎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玉姑娘为何叹气。”
  “啊,哦没有啊,随便叹叹。”原来我不经意间还是发出了叹气声。
  “是否勉强你陪本王逛了。”这人够直白,竟然就直接将我的心意说出来了。可是我怎么能直接承认呢,人家好歹是王爷,说勉强,不是有些怠慢吗。
  “没有没有,只是没有接待过王爷,觉得心里有些紧张罢了。”我扯道。
  “玉姑娘不必紧张,本王又不会为难你。”我怕瞥了眼他,他脸上有些无奈,却还是带着笑。
  “恩,我给王爷介绍下我家的花园,这花园算是我家的特色,里面种有各种各样的花,刚刚我们站的那院子是专门种茉莉花的,前面呢”,我带他朝玫瑰园走去,“是种玫瑰的院子。此外还有天竺葵、橙花等。每个院子其实面积不大,不过还是可以种植不少花。”
  “这个倒是有特色,像是不单纯为了赏花,不然为何要将每种类的花分别开来呢。”算他聪明。
  “王爷说的极是,确实有其他用途,这些花是我娘和我用来提炼花香的原料。”
  “哦?”他突然好奇看着我,“这倒是稀奇,不知你是如何提炼花香呢。”
  “这个嘛,是我娘教我的,不外传。”
  “哈哈哈,好。那是否可以送本王一点香,让本王开开眼界呢。”
  “这个倒无妨,随我去我的院子吧。”
  我带他去了我住的园子,吩咐碧云倒了杯茶水给他。他看了眼我房间四周,打量屋内摆设,我任他观察,径自去取了些香油给他选择。我拿了几个棕色小瓶子在桌上,“这是我调配的香味,里面是几种花香混合而成,不同种类的花香以及比例调制的香味很不同,王爷可以打开瓶子闻闻喜欢哪个种类,便送与你。”
  他拿起来闻了闻,似是很享受一般,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打开每个瓶子后又露出为难的表情,说“这些花香都很很沁人,各有特色,这个有些许迷人的味道,闻了之后令人沉醉其中,而这个是清新愉悦,使人心情舒畅,这个嘛,倒是可以精神为之一震,神清气爽。”
  我赞赏的看着他,看他刚刚那么一闻,竟然马上说出了这些对应的香的功效,他说的第一个是玫瑰和天竺葵混合而成,玫瑰自然是令人陶醉其中的,适合情人之间制造浪漫氛围使用,而第二个是茉莉加柠檬,茉莉和柠檬的味道都很清新,适合朋友欢聚时使用。第三个是迷迭香加薰衣草,有解乏舒压、提神之功效。
  “王爷对香味很灵敏,刚刚说的一点不差,这第一个适合情人之间使用,第二个则是创造朋友的愉悦氛围,而第三个嘛确实有提神解困的作用。”
  “恩,那我就要这个吧。”他拿起了第一个。“可有名字。”
  “没有取,不过日后是想给每种香取个名字。”
  “这个想既然适合情侣之间使用,不如叫。。。叫 ‘美人醉’。”这人还挺浪漫主义思想的。我想了想,这名字倒也复合,而且取的雅致。就同意了。
  “咦,这玉笛,这玉笛不是我那容芷侄儿的随身之物吗。”他看到我挂在墙上的那根玉笛,竟认出是容芷的。
  “额,是太子所送之物,王爷好眼力。”
  “我如何不知,小时跟他一起玩耍,他身上便带着这个笛子,一时不离,是他母妃留给他的纪念物。只是,”他看向我,“只是他竟然将它送给了你。可见他对你真是不一般啊。”他看着我脸上还是带着一丝笑,看我的眼神却让我觉得很冷,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眼神,以往他给人都是漫不经心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只能这样说。
  “你不知?”他冷笑了一番,“你如何不知,那晚。。。”他看着我,我心里一惊,他是要提那天我和容芷在宫里的事吗?看来他真的看到了。“罢了,玉儿,看来我回来迟了。”我惊讶的望着他,不知他为何突然说了这一句话,且还改变了称呼。
  “玉姑娘看来真是忘了与本王原是见过的。”他恢复了慵懒的神态。
  “确实忘了。”想不起来,古代见的人也不多,但也没印象见过他,难道是我失忆之前。
  “玉姑娘可记得‘成王庙’里相撞的事,我便是那天第一次见到你。”他眼神飘向窗外,像是回忆当年的事。我苦苦回忆了一番,瞬的一闪,脑中闪现那个镜头,那个公子就是他吗,当时我对他印象就是很差,一副纨绔花花公子模样。想不到他是王爷。
  “玉姑娘可是想起来了。”他看我脸上表情,料到我已回忆起来。
  “恩,原来是你,那日你。。。”“哈哈,那日我怎么”“那日你问我姓名,我没有回答你。”我尴尬道。
  “我想知道的事你不说我也会知道,哈哈。”真猖狂。
  “那时便觉得你身上香味独特,今日才知始因。这手帕的香味还有余留呢。”
  他掏出我那天我丢下的手帕,惊讶他竟然还存留着。他倒是很坦然,似乎觉得是不值得惊讶的样子,我遂有些念头产生,可能是他风流成性,素有存留姑娘的手帕的习惯。
  “我加了些麝香,可以使香味持久。”
  “那日一别,今日竟又得见,也算是缘分了。”
  “玉儿,能再为我做一个香吗,上次的香效果很好,紫嫣也喜欢,得知你竟会做香,想让你再为她做一个。”夙鸣突然边说边走进来,一看我房里还有其他人,楞了下,我正要为他们相互介绍,夙鸣却道:“小王爷怎么在此?”说着也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我。我耸了下肩,表示无奈。
  “夙鸣兄,好久不见,以前竟然不知道你有这个如花似玉的妹妹呢?”
  “谁敢把自家妹妹介绍给你这个风流王爷啊。”
  我看着他们两,听他两的口气,似乎彼此很熟,不由的疑惑起来,以前竟然不知道有这回事。我探寻的看向夙鸣,他别过头,没有看我。
  “艾,你可别坏我名声,江湖上的传言什么时候也可信了?”
  “哦?那不知哪天晚上我在风月楼斗花魁之日看到的那位买下花魁月蕊一夜的倜傥公子是谁?”
  “这你就有所不知,月蕊与我是旧识。我那天也是为了给她捧场。”
  “这么说你和落花轩的头牌蝶舞也是旧识了,我可也见你是她的座上宾。”
  “所言不错,确实有交情。”
  “小王爷的红颜知己真是不少。”
  “艾,夙鸣,今日拆我的台是何用意。我可还没说你呢,要不是你也是风月楼和落花轩的常客,怎么这么清楚我的事。”玉墨反唇相讥。夙鸣一时无法争辩。我看他们的交谈甚有火药味,玉墨说夙鸣常去那些风月场所,我倒也知道一些,不过他应该不像寻常纨绔子弟般是去寻乐,只是怜惜她们的才华美色,常常去哪里消遣一二。只是夙鸣揭穿这位王爷又是为何?莫非怕我也被他的轻佻手段迷惑吗?这倒是他多心了,我对他完全没好感。
  “小王爷,只是提醒你,我妹子不是风月中人,可经不起小王爷挑逗的。”果然,夙鸣是认为这位王爷勾引我吧,我在心里偷笑,挑衅的看向了眼玉墨,却被他尽收眼底。他挑了下眉,说道:
  “夙鸣兄误会了,今日原是玉姑娘前日在宫中邀约本王的赴约,因前日本王与玉姑娘甚是投缘,言语不能尽,便约定改日再叙,今日得闲就顺带了来贵府一会。玉姑娘自是与风尘女子不同,本王也未将玉姑娘等同于他们,只是觉得隐隐间投机罢了。”这个史玉墨,竟然说成是我邀他,正要开口,他却示意了下那个架子,我看向那个架子,是放容芷玉笛的那个架子,他是要威胁我说出我和容芷那晚的事么,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却终是沉默了。他嘴角淡淡的笑了。夙鸣看我未反驳,表面上也不好再说什么。
  “今日拜访玉姑娘的目的已达成,那本王就不扰了,顺便提下,明晚与你父亲有要事相议,你也一道来。”
  “知道了。碧玉送王爷出去吧。”
  待玉墨走后,夙鸣立即开口:“玉儿,你怎么跟小王爷聊上了。”我知道他会这么问,“哥哥,不用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以前跟他见过一次,今日他也只是偶然过来跟我聊聊。”
  “嗯,玉儿,你可要小心,这王爷可是出了名的风流,不少官家小姐痴迷他,可是他却是周旋其中,也未见他取一人,倒是与风月楼的月蕊和落花轩的蝶舞交情不浅,常常探望。不过这两年他在边疆,传闻就少了些。”
  “呵呀哥哥,坊间不是也传闻夙鸣公子的风流韵事吗?”我笑着调侃他。“艾,玉儿。”他想解释。却被我阻拦,“哥哥别急,我还没说完,虽然坊间传闻如此,玉儿却知道哥哥一向爱惜那些风尘女子的才貌,叹息她们的命运。偶跟她们相叙。”“还是玉儿了解我。”夙鸣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说这个了。上次和紫嫣姐姐的约会怎么样?“
  “比我想象的要顺利。”
  “是吗?给我细细说来。”

☆、插入:夙鸣独白1

  初见她是在很普通的宫廷聚会中,我那日只是无奈才去的,酒席间的奉承、肉糜酒奢的场景使我感到厌烦,那些男子虽都是贵公子,但多多少少都沾惹了一些纨绔子弟的气息,而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无不是被父母教导出来的一个个木偶,看起来是端庄得体,却总是觉得缺少一番灵气。这点跟我们家的玉儿比起来,真是差远了,这还真不是夸赞自家妹妹。玉儿身上有种天生的灵气,时而安静,时而活泼,连我有时候都猜不透在想什么。
  但唯有一人映入我的眼帘,使我久久不能离开视线,那女子不同于一般女子的装出来的端庄,她身上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气质,她的眼神没有焦点,我看出她同样是不喜欢这里的。虽然她处在喧闹的场面,但在她的周围,似乎就形成了一个气场,无人能够打扰她。
  我再也无法转开眼,我心里知道我跟她也许是要发生些什么了,我一直看着她,希望他也能转过来看见我。良久,她终于在转头一霎那瞥见了我,她看到盯着她看,楞了下,但是很快就移开了。我心里有些失落。
  但是我仍然关注着她。她竟然上台表演了《高山流水》。她的熟稔的琴艺以及那种创造出的宏伟的气质让我对她更加赞赏了。我在想,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遇见她呢,不管她是谁,今日我一定要去结识她。我从旁人哪里得知她竟是庄相的千金。
  于是我走过去搭讪她。
  “庄小姐一曲《高山流水》让众人深感佩服,听着无不赞叹,行到云水处,竟如真的在云端一般漂游,又似淙淙流水,令人神清气爽,时起彼伏,就如穿过那一座座山头,看到了万千风光一般,真是好曲,好琴艺。”为了给她良好的第一印象,我点评了她刚刚的古筝曲,人们常说知音难求,学琴的人往往希望有人能听出她琴里的弦外之音。而我不过保守的评价了一下。
  我看到了她微微诧异的表情,但那也只是一瞬间,她很平淡的低头摆弄她的琴弦。我稍稍有些怔住,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都没有理会我的打招呼。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这倒反而让我更加对她有了兴趣,我自己也奇怪,我什么时候有喜欢冰山美人的爱好了。
  “小姐,今日的《高山流水》可是找到了知音。”我继续问道,为了假装淡定,打开扇子,装似无意的问道,眼睛却不自觉瞥向她,我看着她的表情,果然微微一怔,但即刻恢复了神态。
  “《高山流水》虽无知音,但我已有知心人。”她说的第一句,竟让我噎住了。如此直白的拒绝我的搭讪。
  “不知这位知心人今日可在,我想见见那个天佑之人,竟是让庄小姐如此佳人芳心相许。”我继续不死心。
  “他今日不在这里。”她仍是淡淡的说道。
  “今日是王公贵族相聚之日,他竟没有陪在你身边,难道他不怕佳人让其他公子觊觎了去。”
  “他现在在边疆。”她有些怒意的看着我,我微微一怔,但保持着风流公子的微笑。怎么说呢,我看到她生气,是有些高兴的,当然稍微忽视掉那个但同时伤感了。至少她为我动了情绪了啊。我觉得像她这样的人是不随便显露生气的吧。
  自那以后,我对她的思念如疯草一样生长起来,我想我是疯掉了,我从来不曾这样,但是心里的声音一次次告诉我,我想要得到她的芳心。我制造了一次次的偶遇,以往都是那些姑娘在某个街角偶遇我,这次却变成了我耍赖皮。
  在她某次上寺庙的时候,我会突然偶然的根她相遇,这样的场景于是就太多了。
  “呀,紫嫣姑娘今日怎么也来庙里祈福吗?好巧啊,竟然能够碰到,还真是有缘哦。”
  或者是在街上的字画店里。“咦,这不是紫嫣姑娘吗?你也买字画吗?还是来买宣纸?艾姑娘你是喜欢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还是以雅字出名的赵孟罨械男牧榘簿驳淖刺涫滴沂窍不毒蠓绱罄耍匀患岢质榛亩洳!
  又或者我干脆出现在她府中的门口,“紫嫣姑娘今日要去哪里呢?我想我们结伴而行的话那是极好的。”
  结果以上种种,都遭到紫嫣的无情漠视。我不相信她是个冷漠的人,从她的琴里,我读出了一种孤寂感,所以虽然她表面的那种冷漠,我相信她只是不希望我缠着她,至于为什么不希望我不缠着她,那当然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很难有女子可以拒绝我的搭讪吧。额,稍稍自恋了下。
  但是过了10几天我仍是努力无果的时候,我觉得我该采取改变政策了。于是我主动找上门,去拜访了庄相。当然,你懂的,我想见的人是谁。
  进入庄府,必定还是要会见庄相的,庄相一直对朝廷衷心耿耿,是个难得的良臣。在跟他进过一番政治见解后,我终于把话题转向他的女儿,在听到他女儿名字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出来我今日来的目的就是紫嫣。
  盼了片刻,庄紫嫣终于出来,她今日穿的是淡蓝色的流仙裙,简单的挽起,再配上一只流云簪,真觉得她就是天上的仙子一般。
  “紫嫣,蓝贤侄今日来是为你的琴声所引,你不妨弹奏一曲。”她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