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 >

第18章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第18章

小说: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桓觯哺谋洳涣恕
    暗自握爪,耶,聪明滴!
    “这个话题一会再说。”温宣决定慢慢来,疑点太多,而且现下也找不着自己的宠物鱼,但是从这个女人的态度和神情来看,它应该还活着,“你叫什么名字?”
    小黄鱼泪流满面,男神终于想起来问自己名字了。
    等等,那她叫什么?
    紧了紧身上的浴巾,低头嗅了嗅,鼻尖满是男人的气息,小鱼抬眼对上了那双带着探究的双眸,深邃而明亮的瞳孔中映照出自己的影子。
    “我、我叫……”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候,必须要想出一个高大上的称谓!
    太紧张了,嘴唇都颤抖了,关键时刻,很容易就思维混乱,稳住,要稳住!小黄鱼僵硬着五官四下张望,白泽走前忘记关掉的电视正在播放连续剧,里边的女主角正在“欧阳先生、欧阳先生!”的叫不停。
    “叫什么?”男人耐心的又问了一次。
    三秒后……
    “我叫欧阳春花。”小鱼声音清亮,掷地有声。
    温宣的神情有些奇异的微妙,他用那低沉悦耳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欧阳……村花。”
    其实之前你听见的都是幻听可以么,小黄鱼眨眨眼,神色不变,坐的十分端庄,内心却是一片狂啸。
    这四个字是怎么钻进俺脑海的?
    一定是乱入了!刚才那个说话的人一定不是我,一定不是我!!!
    小鱼现下好想把上一秒的自己给淹死。

  第40章 鱼也风流

温宣打开手腕上的微型智脑,下了一个订单,十分钟后,一套标准尺码的女装送到了家门口,他签收之后,便将衣服递给还裹着自己的浴巾,窝在沙发上,目光水汪汪看向自己的女人。
    小黄鱼看了看男人手里的衣服,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此时的模样,(⊙o⊙)哦,给你衣服是为了能亲手脱下来的感觉!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破门而入就好了,她务必会坐稳这段情人关系!
    “去换上。”温宣的声音低哑而沉稳,总不能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就这样披着自己的浴袍在客厅到到处乱走。等对方进入卫生间后,他抬手看了看通讯器,沉思片刻,终究没有拨通军部的号码,等先问出一些有用的讯息,再做下一步打算为好,毕竟自家的那条宠物鱼下落不明,男人不得不做好以防敌人恼怒撕票的最坏可能准备。
    几分钟后,卫生间的门被轻轻打开,一名面容极美,身材窈窕的女人有点歪歪扭扭的走出客厅,这是一套素色的连衣裙,没有多少奢华的装饰,却是硬被穿出了一种高贵迷人的气息。
    温宣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双眸微微眯起,对方有一头及腰的秀发,乌黑柔顺的发丝落在双颊旁,细腻的肌肤似乎萦绕着某种玉润的光泽,又白又长的双腿正踩着一双小黄鸡的毛毛拖鞋,抬起头时,精致得毫无挑剔的五官组合得恰到好处,简单的举手投足之间,便自有一种诱…惑人心的韵味。
    秀色可餐这四个字,放在这名女人身上,并不吝啬。
    只是男人似乎并没有欣赏的打算。
    小鱼之前在浴室之中已经对着现在的模样看了好一会,伸手摸摸屁股,没有尾巴,是不太习惯,毕竟偶尔想要卖萌讨好处的时候,也是习惯摇一摇的,浑身上下一枚鳞片都没有,光溜溜、滑腻腻的,她自己都忍不住摸了几把,抬手拨起额前的发丝,眉眼中间的那一抹红色的印记显得十分明艳,似乎是化为鱼时,脑袋上的那一点红?
    可以作为证据!
    于是一出来,小黄鱼就往温青蛙身边挪过去,腿脚还不太灵敏,很久不用,生疏了不少,但走了几下,也就稍微可以适应,她仰着脑袋,把额头上的类似胎记的图案露…出来,一脸得意,“看,鱼的顶红!”
    温宣眉眼轻挑,并不相信,若是这样的标记就能证明一条鱼可以变成人,那他能在全世界找出不少诸如此类的红色胎记来。
    男人没有出声,示意女人坐到对面沙发上后,他的眼神依旧冷冽,“我暂时不会将你的事情上报给军部,至于你是从哪里得知那些私密的信息,也不会追问,但首先你要告诉我,我的宠物鱼在哪里。”
    小黄鱼垂头丧气的低着小脑袋,说啥啥不信,温青蛙可真难搞,不然她便个尾巴试试?然而在浴室中已经努力过了,往腿上泼水都没用,或许需要情绪激动一些么。
    小鱼暗自眯起眼睛,动了动稳稳放在膝盖上的纤纤素手,她和温宣肌肤相亲的时候,就是很激动的!
    “村花女士?”男人见对方似乎无动于衷,只是低头不语,不由得语气加重了几分,一条鱼孤苦伶仃的,若是流落在外,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委屈,光是吃食方面的要求,别人恐怕就察觉不到,许是只能这样干饿着,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诶?”小黄鱼抬抬眼皮子,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恶心的四个字是在叫自己……简直不能忍。
    “我们打个商量,能先换个称呼么?”她试探的问道。
    温宣并不打算在这个称谓上面多做纠缠,“村花小姐,请如实相告。”
    小鱼:“……”虽然把“女士”换成了“小姐”,但是也是换汤不换药的好么?
    不带这样心理折磨的……
    就不告诉你!
    “我不知道。”悦耳动听的声音斩钉截铁。
    男人按捺住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的倒了杯水,一口喝下去,站起身披上外套,微微侧过头道,“起来,去军部。”
    不带这样语气云淡风轻的来恐吓鱼的!
    小黄鱼面露苦涩,抱住沙发扶手不动,“都说了,我就是。”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温宣声音沉稳有力。
    “一百次一千次都没用,我就是鱼,鱼就是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够黄我骄傲!”小鱼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黄的傲娇模样。
    男人不禁暗自唇角抽了抽,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像自己的那条小黄鱼,或许这名女人正是因为如此之……独特,才被她身后的组织派过来么。
    “……你很白,我的鱼在哪?”
    激动,男神夸俺白!
    沮丧,能换个话题么?
    再怎么逼问,俺也变不出那条鱼来呀,小鱼看对方似乎神色越来越不善,她见势不妙,立即开启卖萌打滚求抚…摸的模式,先是娇滴滴的挪上前,用鱼鳍……哦不用手,轻轻摸了摸温青蛙的肉,然后一屁股坐到人家大腿上,脸颊靠在那强壮结实的胸膛上蹭了蹭。
    照理说,朝夕相处自然而然就日久生…情了,就是后退一步也是能留下深刻印象的!
    会不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会不会觉得热血膨…胀,难以自…制?
    会不会想要马上去厨房做一碟子红烧肉?
    你还敢说不认得俺?!
    男人原以为这名女人是想要用其他方式袭击自己,他等了一会,似乎对方只是稳稳的趴着,还咽了咽唾液,便抬手把这名自顾贴上来的女人给丢回对面的沙发上,神色不动,双眸冷厉。
    这么主动,还被再三嫌弃的小黄鱼不说话了,她缩在沙发上,用眼角的余光在控诉:你个没良心的!
    温宣看这么大一个人就缩成一小团,只能说这名女人的身体柔韧性很高,骨头架子很软,他准备拨通军部的通讯。
    “诶,不然我们再试试?”小鱼认命了,这个男人软硬不吃,特么的就吃一条鱼,说好的相亲相爱呢,换个皮子就不认识了,太伤鱼心。
    温宣抬眼看了看她,“试什么?”如果有可能,他还是想先把自己的小黄鱼给弄回来,将人交给军部,事情就不太好把控了,但若对方一直不说,这样拖下去,也无济于事。
    小黄鱼咬咬牙,“你先听我说,不许打断。”
    男人扬起眉梢,靠在沙发上双腿搭起,微微颔首。
    “我以前做一条鱼的时候,就有人类的记忆了,不然怎么会那样温柔可爱,活波善良,聪明伶俐,稳重大气……”小鱼笑眯眯的先自我表扬了一下。
    “说重点。”温宣显然没有剩下多少耐性。
    小黄鱼被噎了一下,虽然知道男人是在担心自己的安慰,但是还是很想咬住对方胸膛上的某处!
    她端正了下神情,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你和白大褂也有怀疑过对么,这样高智商的小鱼,根本就在宠物鱼研究的范畴之外了,按照基因遗传学说来推断,不可能出现这样跳跃性的进化效果,一条鱼就是一条鱼,哪怕是帝卡斯,也达不到足智多谋的智商。”
    说正事归说正事,该夸夸自己功劳的时候,还是要努力刷刷好感度的。
    男人不置可否,面无表情的等待下文。
    “所以说,我变成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对么?”小鱼鼓起勇气坐到了温宣的身边,“今天白大褂离开后,我情绪有些激动,突然间就变成了这幅模样,你想想,有哪位间谍会用这么抽风的方式来潜入,正常情况下,谁都不会喜欢坐进鱼缸的。”
    小黄鱼为自己点三十二个赞,真是一番合情合理,感天动地的肺腑之言啊,亲!
    “你变一个,我就相信。”温宣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亲,你以为是菜市场买白菜么,随口就来是要干啥子?
    能变俺就早就变了!╭(╯^╰)╮
    “……我办不到。”小鱼很诚实诚恳且富有诚意的说道。
    男人坚持,“那就不能信。”
    眼见为实这样的道理,你懂我懂大家懂,小黄鱼泪目……但是不能放弃!
    “那你让我试试?”小鱼的屁股又挪近了一点。
    温宣抬眼,“尽管试。”从方才开始,这名女人就一直说让她试什么东西,自己想看看,对方还会有什么样的计划。
    得到主人许可,小黄鱼一个跃身,重新扑到了男人的身上,抬起脸,对准那双薄唇,狠狠的堵住,舌尖撬开毫无防备的牙齿,探人其中,温宣身上那种带着冷冽压迫感的男性气息顿时笼盖住了自己,嘴里的味道让小鱼觉得心跳已经加速到了极限。
    卧槽,一击得手!
    男神唇下死,做鱼也风…流。
    男人微微眯起双眸,小鱼以前也不是没亲过自己,即便这名女人正在力图用青涩的技巧展现出熟练的气势,但这种带着些许熟悉的触感和气息,让他不禁一怔,下意识的没有立即避开,反而抬起双手握住了对方的腰肢,要再确定一些。
    这、这是要进一步发展么?!
    其实人家还有点害羞的……
    不过不要紧,完全木有关系!
    小黄鱼心想她一定是快要飞升了,这样的飘飘…欲…仙,心旷神怡,春风沉醉,嗷嗷嗷……
    突然间“砰”的一声。
    温宣不自觉的低下头,看见一条小鱼正在干燥的地上弹动着,不停拍打着身后那条短小的尾巴。
    啪啪啪!
    什么情况?
    啪啪啪!
    居然在这种时候变回去!
    啪啪啪!
    俺想静静,别问俺静静是谁……

  第41章 鱼被噎住

温宣看着这条尾巴抖动得和抽疯了一般的宠物鱼,眼底划过一丝讶异,片刻后,不由得暗自弯了弯唇角,他轻轻的把地上的小鱼给捡起来,暂时装到一个有水的玻璃碗里,然后动作娴熟的将那个快要干掉的大鱼缸给重新布置了一遍,等里边的清水满了之后,才把小黄鱼放进去。
    小鱼一下子就钻进了水草里边。
    那种过于激动而导致身体不受控制的事情,她才不要承认!
    明明就是在美好的亲亲,为什么瞬间就囧了。
    这个鱼生真是悲催得不要不要的……
    男人用手指弹了弹鱼缸壁,看着正在里边装鸵鸟的小黄鱼,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此时门铃突然响起,他抬了抬眉梢,擦干净双手后走过去打开大门,白泽拿着一袋水果站在外边。
    “嗨,吃饭了没?”
    这就是一来蹭饭吃的,还特么的不是时候,小鱼脑袋埋在沙土里,还是能听到一点声音的。
    温宣无奈把人让进来,随手拨通通讯器,叫了两份外卖。
    “你今天居然不自己动手?看来军部的活确实累人。”白泽面带遗憾,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男人,摸着下巴感慨道,随手把拿袋子黄桃放到桌面,径直靠在了沙发上,“想着你早出晚归的,我们也有一段日子没碰见,才特意过来看看。”
    白泽一脸正直,神情严肃,绝对不是因为担心那条鱼背后告状,才准备先下手为强的!
    男人揉了揉眉梢,军部的事情倒是没什么,他今天是心累。
    两人在客厅谈了一会军部内的事情,等外卖到了,白大褂也不客气,几口吃完。这种配送的营养餐本来就量少,但是可以提供人…体…所需的充足的能量,食用方便、快捷,这也满足了叫外卖的人想要节省时间的目的。
    小黄鱼窝在水草从中,暗自佩服温青蛙正保持沉稳,姿势优雅的用餐,在见过我变、我变、我变变变后,还能如此淡定自若,异于常人。
    小鱼想了想,这种时候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
    1、手持钢化平底锅,路见不平一声吼:“妖怪?哪里跑!”
    2、捂着脑袋,瑟瑟发抖:“大王,别吃我……噢不,女王大人!”
    3、神魂颠倒,暗自呓语:“这一定是错觉,这一定是在做梦!”
    然而它一个都没猜对。╮(╯▽╰)╭
    不愧是俺家男神,就是不走寻常路!
    待小鱼从方才没“吃”完就变回去的沮丧中振作过来后,便探着小脑袋,眯着双眸看着站在那里,长身玉立、英俊强壮的男人,回味起那让人痴迷疯狂的气息,强劲有力的臂弯,柔韧温暖的胸膛,开始自顾浮想联翩……
    前后情绪转折用了不到半个钟,它是一条乐观向上的鱼。
    白泽本是很认真的在和温宣聊天,聊着聊着,不经意见望见好友鱼缸里的那条小鱼,竟是不哭也不闹,就一个劲的往这边瞅过来,那样的眼神……真是难以言喻。
    仿佛极度陶醉一般。
    带着些渴望……
    有点骚。
    “你给它吃了什么?”白泽疑惑的问了问刚洗完水果出来的男人,那条杂鱼看上去就一副馋样。
    “还没喂,先吃点水果。”温宣的声音沉稳而悦耳,他在透明精致的水晶碟里,选了一个个头中等,表皮却黄得诱人的桃子,拿起小刀轻轻将外皮削掉,露出里边白色带着点淡黄的果肉,一股香甜的气息在空气之中弥漫开来。
    白泽腆着脸伸出了手。
    男人随手抓了一个带皮的递过去,并顺便指了指桌子上的另外一把小刀,言下之意很明显。
    白泽眉眼抽抽,撇了撇嘴,接过那个带皮的也不做其他处理,径直一口咬下去,眯着眼看着温宣将手里的桃子肉切成圆润的小丁,一个一个投入大鱼缸内,里边的小黄鱼已经张着小嘴巴,浮在水面等候多时了。
    务必要力求第一口咬到!
    小鱼摇着尾巴保持姿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手中的桃子肉,从削皮开始就等到现在,嘴巴都要干了好么。
    等香滑细腻的果肉入口,那甜美清香的滋味流露五脏六腑之中,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你们的关系还真好,这条鱼看起来很听你的话。”白泽嘴里露出些许酸味,他在宠物医院工作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有灵性的宠物鱼,不仅仅是可以和主人很好的互动,而且在一些行动表现方面也出乎意料之外,“要不要带它重新测试下智力?”
    全套测试下来,得出的结论恐怕举世震惊,白泽有这个预感。
    温宣却是难得沉默了片刻,淡淡的拒绝了,“暂时不必。”
    白泽耸耸肩,有些可惜,“它说不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