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穿越之小妾有礼 >

第12章

穿越之小妾有礼-第12章

小说: 穿越之小妾有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哎,哪能劳烦姑娘亲自动手,我还是找个人给您送过去吧!”说着也不待巧玉回答,便唤了两声,“张发家的,还不赶紧过来!”
  “哎,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年轻媳妇子笑着跑了过来,边跑手还在腰间的围裙上蹭了蹭,“大娘,俺来了!”
  “嗯,还是你跟着巧玉姑娘跑一趟吧!”
  张发家的正要答应,巧玉却笑着扬了扬手,“不必了,厨房里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大娘还是留下她帮忙吧!要不……”巧玉四处望了望,最后指着大丫说道:“要不就让这个小丫头走一趟吧!”
  “这……”蔡大娘摸不清巧玉的意思,迟疑着不知怎么回答。
  “那哪行啊姑娘,这食盒重着呢?她一个小丫头哪能拿的动,俺有力气,平时都是俺送过去的,俺……”
  “哼!”巧玉轻轻一哼,怎么说也做了几年的大丫鬟,气势自是一般婆子下人比不了的,蔡大娘也是混惯了的老人精,怎么会看不出她已心生不悦?本是怕小丫头不知规矩,冲撞了什么人给她惹麻烦,现在这样看来,也不必为这么一点子小事儿惹人不高兴,便暗中捅了捅没有眼色的张发家的,将食盒塞到大丫手里,也不好嘱咐什么,只在心里盼着这丫头伶俐些。却没有看到张发家的盯着大丫眼睛里闪过的精光。
  大丫随着巧玉出了门,亦步亦趋紧跟着,手中的食盒对于干惯了农活的她来说并不重,只是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她心里很是不安稳,手也不禁抓紧了食盒。
  巧玉从眼角看到这样的大丫,心里发出一声轻笑,果然不是她!呵呵,自己多心了呢!这样想着,心里轻松的同时不禁又生出些遗憾来,如果是她,那自己会怎么做呢?
  “好了,前面就到了翠墨居了,把食盒交给我吧!这是给你的赏钱,拿着吧!”
  大丫看着前面那细白滑嫩的手里那一角银子,盯着自己的鞋尖默不作声,手也悄悄的缩回了袖子里,不是别的,只是单说那只手,就让傻乎乎的大丫平生第一次生出一丝廉耻之心来!
  “怎么?还不快拿着?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儿墨迹!”
  大丫还是低着头,似是察觉到对方隐约的怒气,才发出蚊子般的声音:“我、我娘说,不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尤其还是长得好看的不认识的人。
  “嗤!你娘说?那你娘有没有告诉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最后会死的很难看?”
  大丫闻言愣愣的抬起头,却只看见巧玉离去的背影,和她脚下被巧玉扔掉的银子,大丫不禁苦笑,这可咋办?她不记得回去的路啊……
  凭着记忆,大丫慢慢的摸索着,可惜她刚刚来的时候光顾着害怕不安了,又是低着头随巧玉一路走来的,实在是没有半点的印象,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她渐渐有些害怕了!
  咋办啊?这可咋办啊?她突然想到来章府的路上,陈牙婆对她说过的话:“不安分,得罪了主子是要被打板子的!”
  打板子?她不要被打板子啊!大丫急的汗水糊了一脑袋,眼泪都快流了出来,可是越是着急,她便越是找不到出路,她发现自己现在的位置完全的陌生,路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咋办啊?大丫砰的一声,跌坐在地上。
  满脑子都是打板子的大丫,不知在地上坐了多久,直到腿脚有些麻木了,才回过神来,刚要起身,突然好像听到有人说话,脚上又一麻,她便消无声息的坐了回去。
  “查清楚了吗?”一个低沉的男人嗓音传了过来。
  “是,爷,已经查到,是夫人身边的巧兰姑娘递出的信,而且周公子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另外,传信的门房的小厮已经盯着了,请爷发落!”
  “哦?巧兰?是大眼睛那个还是圆圆脸那个?”
  “呃……圆圆脸!”丁一对于自己主子的眼神和记性表示无语,新婚三个月的妻子身边的两个大丫头居然只被他记住了大眼睛和圆圆脸?
  章正云无视丁一抽搐的唇角,他发现了很有趣儿的一件事,“先不要打草惊蛇,就这样吧,你下去吧!”
  丁一闻言一愣,不相信主子居然什么都没有交代,不过只是一会儿工夫他便也察觉到了异常,看了看主子镇定自若的样子,一转身退了下去。
  大丫的手不断摩擦着麻木了的右脚,虽然有些无法忍受,但还是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声音,突然,一双黑色祥云图样儿的男人布靴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疑惑的抬起头,阳光从男人的背后照射过来,大丫急忙用手挡住了光线,“你是谁?我咋没听到你过来?”
  “我是谁?”男人半蹲下来,大丫这才发现,他的嘴角含着一丝淡淡的笑,眼睛也是大大的,黑黑的,好吧,原谅她不怎么会形容,总之那模样并不难看,也许只比小石头差了那么一点点!
  如果章正云知道大丫心里的想法一定会气的吐血,常被人称为美男子的他居然比不上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嗯?”章正云拿着手中的扇子,用扇柄挑起大丫的下巴,“告诉爷,谁让你来的?说出来,爷可以给你想要的好处?”
  温柔魅惑的声音很是迷人,章正云这样的模样和声音不知让多少少女失魂落魄,奈何他今天遇到的是乔大丫,她可是天生和常人的脑神经不一样,看事情的关注点自是不同,所以,章大少爷悲剧了……
  只见大丫先是一脸疑惑的表情,嘴里还不停的小声嘟囔着什么,接着又仔细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爷?我爷早就死了啊?你咋是我爷呢……哦,我知道了,我奶总说让你来接她,现在你就来了是不是?那你也应该去找我奶啊,找我干啥?”
  “什么乱七八糟的!”章正云有些恼怒,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蠢的丫头?一定是装的,否则这么蠢怎么可能进的了章府?至于这背后之人嘛……哼哼!
  大丫看着眼前的笑容,不知怎的竟突然感到有些冷!
  “你走吧!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再有下次,决不饶恕!”章正云说完迈着方步走了。
  大丫挠了挠后脑勺,这人不是个傻子吧!唉,真是可怜……“唉,我咋没问他咋能回厨房啊!”
  等到大丫再次见到蔡大娘的时候,已经过了用晚饭的时候!巧玉来的时候正是最忙的 ,蔡大娘顾着她的面子才多耽搁了点儿,可是等到她一走,所有人似乎都忙的忘记了还有个新来的小丫头去送饭一直没回来!直到厨房的人都用了晚饭,大家快要下工的时候,李婆子才发现,自己领进来的那个小丫头不见了!
  

  ☆、024 姨娘

  等到蔡大娘带着人找过去的时候,大丫靠着假山都快睡着了!
  厨房里,蔡大娘留下了所有厨房的丫头婆子,现在都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整个厨房的中间跪着的是消失了半天的乔大丫!
  “你可知错?”
  大丫将头压得低低的,蔡大娘不愧是久经沙场的上位者,仅仅一句话便给了周围的人莫大的压力,大丫那里经过这样的阵仗,顿时被吓得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蔡大娘坐在厨房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气势外放,所有的丫鬟婆子都感到气压的变化,就连呼吸都有些吃力。在章府中,蔡大娘是跟随了老夫人大半辈子的丫头,年岁大了才被安排在厨房这个权利重油水又丰厚的地方,想当年,谁不知道老夫人的贴身大丫鬟蔡九娘?不仅仅是因为伺候的好,更重要的是杀伐果断,为老夫人添了不少的助力。
  “李婆子,人是你接过来的,你说这应该怎么办吧!”
  李婆子闻言双腿忽的一软,“蔡大娘,我……我实在……”李婆子在心底将乔大丫连着陈牙婆一起骂了千万遍,可惜现在却是有口不能言。
  “李婆子罚月例三个月!留观后效!”
  李婆子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诺诺的退下了,蔡大娘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小丫头也不禁有些头疼起来。说起来,这个丫头并没有犯什么错,只是迷路找不回来了而已,对于刚刚进府还没半注稥功夫的人来说,这也情有可原,今天她将大家都留下,也不过是为了警告罢了!可是这小丫头……
  “咱们厨房人员的房舍内可还有空缺?”
  一个婆子站了出来:“已经没有了,上个月曾经和管家提过这件事,但是……还没有回音!”
  “嗯!你叫乔、乔大丫是吧!”
  过了好一会儿,大丫才颤巍巍的抬起头来,似是要确认是不是在和她说话,“嗯、嗯!”
  “嗯什么嗯!下次回答要记得加奴婢!”李婆子逮住机会教训着她自认为的罪魁祸首!
  “哦,我、我叫乔大丫,加奴婢!”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蔡大娘一个眼神扫过去,那婆子急忙闭上了嘴。
  “李婆子是说你下次应该说‘奴婢是叫乔大丫’,而不是‘我叫’。明白了吗?”蔡大娘面对着呆愣愣的傻丫头,不知怎的很有耐心。
  大丫想了想,最后才迟疑的回答道:“奴、奴婢知道了!”
  “好了,乔大丫今天有错在先,就罚她……罚她睡一个月的柴房吧!散了吧!”
  蔡大娘亲自带着人将大丫带进柴房,还留了一床薄被,虽然夏秋交替之际并不太冷,但柴房终究是湿气重。众人看着蔡大娘的态度,心里惊讶的同时也有了谱,就连李婆子看大丫的眼神都不敢再是火辣辣的痛恨!
  待到众人相继离开,大丫就着月光看了看被子,新的呢!好软和啊!和娘的身子一样软!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盖过这样的被子呢!也许大丫这样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因为她懂得知足,哪怕是睡在潮湿阴暗的柴房之中,只是一床普通的被子就让她莫名的欣喜!
  翠墨居内,章少夫人周芳姐儿仅着中衣坐在梳妆镜前,手里拿着的是牛角梳,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自己的长发!
  “少夫人,虽然天儿还有些闷热,但您也不能太贪凉了,还是批件衣服吧!”巧兰将一件大红色的小袄披在周芳姐儿的肩头。
  “少爷呢?回府了吗?可是去了莲姨娘房里?”清冷的话音如同说着这话的人,周芳姐儿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说酸话的那一天!
  “回少夫人,少爷他……还未回府?少夫人可是要奴婢再去二门上看一眼?”
  “放肆!”
  周芳姐儿还未说话,屏风后面突然闪进了个人,“谁准你擅自揣测夫人的心意了?胆子也忒大了!”
  “巧玉姐!”刚刚说话的丫鬟巧兰低下了头。
  “巧玉,你来了?快来帮我按按头吧!”
  “是!”巧玉福了一福,乖巧的走了过去,经过巧兰身边的时候,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夫人还是早些休息吧!多思多虑对您来说太伤身了!”
  周芳姐随着巧玉走到了床榻上,躺好后,巧玉半坐在床头的锦凳上,双手灵巧的在她的头上按了起来,时不时发出的闷哼声表示着她极其满意。巧玉暗暗的对巧兰使了个眼色,后者心中一滞,考虑了片刻便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少夫人,你好好休息吧!”
  如果现在巧兰还在当场,恐怕会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吓坏,只见周芳姐儿闭目的躺在床上,脸上是舒适的淡笑,而在她头顶的巧玉,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恋,那层层丝丝的爱意,随着她的双手,慢慢的传递过去……
  “娘,好饿啊……”大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睡得是章府的柴房,不是家里的土炕!
  “咕噜……咕……”肚子时不时的传来叫声,饿死了,从离开家到现在一点儿东西都没吃,饿得好难受啊!大丫捂着还在抗议的肚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窗外的角落里,一个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主子,你确定这个丫头有问题吗?丁一在心里腹诽。今天主子回来后就交给他一个任务,盯着这个小丫头。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主子的话是一定要听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小丫头完全没有问题好不好!
  “丁一……”
  丁一全身戒备起来,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周围有人?“主子?”
  章正云捂着胸口倚在墙上,看上去很是虚弱。
  “主子你怎么了?”丁一迅速靠过去,一把扶住章正云。
  “没事,是我的心疾发作了,快去帮我取药。”
  “可是您……”
  “快去!”
  看到主子说话都很是困难,丁一实在是不放心留他一个人,想了想,便单膝跪地:“主子,请原谅奴才擅自做主了,要打要罚,等主子好了,奴才受着就是了!”
  章正云皱着眉头,他现在实在不想多说一句话。
  只见丁一看了看四周,确定并没有其他人之后,几步就跃到了柴房的门口,悄悄的开了门,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
  大丫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饿得难受死了,好不容易睡着了,怎么一睁眼睛看到的却是下午的男子?而且虽然对方没有说什么,但是那眼神看起来就冷冰冰的,大丫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水……水……”
  大丫本来打定了主意不说话不理那个人的,可是他好像睡着了啊,睡得渴了吗?这里是柴房,哪里来的水啊!
  章正云喊了一会儿,周围却是什么动静都没有,他突然就想到了小时候生病的时候,那时候爹爹总是不在家,娘又被祖母不喜,他病的烧的嘴上全是泡却连一个亲人都看不到,就在他难过的大哭之时,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抱在怀里,那双手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温暖,帮他擦汗,喂他喝药……
  “姨娘……姨娘……不要、不要!”
  大丫瞪着大大的眼睛,惊愕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内心的恐惧慌乱全都涌了上来,这个人不会不仅是傻子,还是疯子吧!
  章正云此时哪里知道身边还有个乔大丫,他在痛苦的边缘陷进了从不愿回忆的往事中……
  当时娘每天要被祖母叫到身边去立规矩,小小年纪的章正云只能每天有乳娘陪着,乳娘是个胆小又守规矩的人,对他从来都是尊敬有余却亲密不足,就是在那个时候,王姨娘出现在了他的世界中。
  他从前只是知道王姨娘是爹的妾室,就是因为她,爹娘曾经一度离了心,私底下他也是怨恨过的,所以当王姨娘接近他的时候,他也是出于本能的抗拒着,排斥着,可是无论他怎么发脾气怎么捉弄,好脾气的王姨娘都是笑盈盈的温柔的看着他,他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慢慢的,他开始接受了,王姨娘看上去也是真心的对他好,她没有孩子,常常悄悄的跟他说,要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那段时间,是他年少时候最美好的时期。他差点就把她当做了真正的娘亲!
  他再生病的时候,会有人在他喝了苦涩的药时准备一小碗的蜂蜜水,她说过,男人吃蜜饯是没骨气的!他写字读书累了时,也会有人陪他去花园走走,告诉他,外面除了书本还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甚至他想要吃小厮们常常提到的冰糖葫芦,她也会冒着被责罚的危险悄悄的遣身边的小丫头出去买来,曾经的他以为,这就是一个娘亲会做的所有的事,王姨娘在他心中的地位渐渐超过了娘亲。
  

  ☆、025 端倪

  可是好景不长,不知怎么,从小身体健康的他竟然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那时候他整天整天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等他慢慢清醒的时候,身边的守着的是自己的娘,而周围所有的人竟然告诉他,他的病是王姨娘做的手脚,她要害了他……这怎么可能?他一时接受不小,非要去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