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穿越之小妾有礼 >

第4章

穿越之小妾有礼-第4章

小说: 穿越之小妾有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丫啊,疼不疼?”刘氏看着闺女身上的道道红痕心疼的流了泪,忍不住颤着声音问道:“娘给你用热水敷敷,你忍着别怕啊!”
  尽管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但是大丫依旧咬紧了牙关,“娘,我不疼,我、我饿!”
  刘氏的眼泪定在了眼眶中,饿?这…这……她有些为难的看向了乔大河,虽然这件事她在心里有些埋怨自己的丈夫,但她也知道这些事丈夫也是做不了主,说不上话的,她看的出来大丫身上的伤,肯定是乔大河放小了力度的,要不然不会只是红肿了!
  心里虽是清楚,可是她在心里还是忍不住对丈夫有些怨怼,无奈刘氏从小在家就被教导三从四德,嫁入乔家后又长期被李氏的高压政策浸淫,长期以来,早已形成敢怒不敢怨的局面!只好含着眼泪默默的去烧热水。
  “姐,都是二丫不好,姐,你疼就哭出来!以前我哪里痛了只要大声喊出来就不怕了!”二丫小小的身子趴在大丫身旁,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心疼。大丫没有理会妹子,只是在心头疑惑着,为啥爹要打她?她又错了吗?大丫又仔细的想了想,依旧想不出自己到底哪儿错了,自己护着娘和妹子也错了吗?
  想到这儿,大丫垂下了眼睑,“爹为啥打我?”
  刘氏和二丫对视一眼,心里有些不安起来,这孩子不是钻了牛角尖吧!
  “他们要打娘,我护着娘咋了?二婶儿还给二丫推摔了,我护着娘和妹子咋了?娘,你说我爹是不是嫌我傻!谁都说我傻,狗蛋儿和香菱也都不和我玩儿!我爹是不也嫌我傻?”
  “谁说的?娘的大丫不傻,不傻!”
  刘氏将大丫搂入怀中,低声安慰着,她的大丫只是比平常人心眼儿耿直,“娘的大丫是单纯的好姑娘呢!”
  将头埋在娘的怀中,鼻间是熟悉的味道,大丫只觉得这个怀抱好温暖,好舒服啊!舒服的令人想睡觉!她那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本就神经大条的她马上忘记了刚刚的纠结,渐渐睡了过去。

  ☆、007 窝囊

  乔大河独自蹲在外间的地上,耳朵里听着里屋的动静,顺手紧紧的抱住了头。那是她的亲闺女啊,刚刚生下来的时候,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带把的,但初为人父哪里有不喜悦高兴的?尽管那时候母亲已经流露出不满,但私底下回到自己的西厢房,他还是会忍不住亲亲抱抱这个襁褓中的小东西,之后的四五年里,也是将这唯一的闺女捧在手心里宠大的。
  直到孩子长到六岁,小孩子哪有不淘气的,大丫从小人就机灵,成天里跟个小子似得,那天也不知道怎的就惹了他奶生气,老太太那么随手一扒拉,大丫的脑袋就搁在了柜角上,当时就起了好大一个包,这乡下孩子没那么多讲究,大人一看也没个口子更没流血啥的,也就不当回事了,谁知道半夜这孩子就发起了高烧,用了几个土法子愣是没好使,第二天一大早,刘氏就让乔大河找个郎中来,可是老太太生拉硬拽的不让去,说是糟蹋钱。
  眼看着大丫烧的满脸通红,身上更是跟起了火似得,爹娘两个却是半点法子都没有。整整三天,刘氏都没合过眼睛,老太太却还堵在门口骂,说是刘氏借机偷懒不干活,想要累死她。可是乔大河知道,大丫眼看着就不行了,就连呼吸都变得微弱了。
  老太太听说了不但没说什么,反而拿出个破席子说直接卷了大丫扔出去,省的死在家里晦气。刘氏差点哭死过去,谁知道这时候大丫却是醒了过来……又养了两天,这孩子是不烧了。可是家里人渐渐的发现大丫的异常,不管是平时说话还是做事情的反应,大丫往往比别的孩子慢了几拍,渐渐的村里流传出乔家大丫头变成个傻子的话来。
  开始时,他和刘氏也找人辩解过,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慢慢的他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心里不是不失望,不是不难过的,从小疼到大的心肝肉竟是个傻的,他怎么会不在意,刘氏人前背后的更是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泪。母亲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家里的条件自从父亲去世后,就一天不如一天了,二弟又常常外出“做生意”!那时候福生还小,家里家外就指着他这么一个成年男人,大丫的事也就这么耽搁了,家里的大小银钱都抓在母亲手里,他不是没想过给大丫请个大夫,可是……唉,说起来也是他这个父亲没用!这一年年下来,也不知是刘氏生大丫时伤了身体,还是自己活计太累,媳妇儿的肚子愣是五六年没有消息,母亲看媳妇儿也就越来越没有了好脸色,他是做儿子的,咋敢忤逆母亲?眼见着媳妇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偏偏他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等到二丫出生,二弟妹又生了福安,母亲真的再看不上刘氏了,话里话外夹枪带棒不说,刘氏每天被活计累得是脚不沾地,他也知道刘氏辛苦,可是是母亲发的话,他又能说什么?唉,再想到今天,他打了自己的闺女,他咋就下的去这个手呢?乔大河懊恼的想到,自己连二丫都不如,根本就不配当孩子们的爹!
  他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大碗高粱米饭和大半盘子的菜,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娘还是记挂着他的,以前每次不也是这样吗?乔大河的心又再次活了过来。
  “孩儿他娘,你看,咱娘还让宝儿给咱送饭来了,娘就是嘴上厉害,这心里还是惦记着咱的,要不咋能……”
  刘氏的目光中隐含着失望,每次都是这样,找完了茬了,又要拉拢儿子的心,这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的手段她早就看透了,可是丈夫怎么能还是看不清呢?
  乔大河在媳妇儿的目光中嗫嚅的说不下去了,他心里隐隐有些明白,但是他强迫自己不要往下想,就当做真的是母亲还在乎他关心他,这样不挺好的吗?
  “吃,我看谁还吃!”啪的一声,大海碗在地上四分五裂,饭菜洒在各处,二丫还不解气的在上面踩着,一边说一边流了泪。
  乔大河看到这样的场景先是震惊,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那碗一样,碎的再也粘合不起来了。
  “哎,饭!二丫别!”
  原来大丫在里屋听到有人说话,很快便听到了争吵声,便自己下了炕出来看看,没想到却看到妹子踩着那饭菜跺脚。
  “大丫,你咋出来了?快回去!”
  “饭、饭!”大丫不顾刘氏的阻拦,眼睛紧紧的凝在那地上的饭菜上!
  “姐,咱不吃!饿死也不吃!”
  大丫低着头,她看不懂妹子眼里的神色,在她的心中,每天能吃饱喝足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丫啊,这都脏了,一会儿娘给你做新的去,咱先回屋啊!”刘氏和二丫半哄半拽的把大丫劝了回去,在里屋的门前,她没有回头,嘴里却说道:“这是你娘送来的,你自己慢慢吃吧!”说完,便和两个闺女一起进了屋!
  乔大河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再次蹲到了地上,他的脑中也是乱糟糟的一片,嘴上无意识的嘟囔着:“咋的了?这到底是咋了嘛?”可惜,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乔大河觉得今天实在是糟透了,不仅打了自己的大闺女,又惹恼了贤惠的媳妇儿和懂事的小闺女,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明天还得好好哄哄自己的媳妇儿孩子。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乔大河想的好好儿的,却料想不到,明天发生的事扰乱了他原本认为平静而稳定的生活,让他一直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自责。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微微发亮,乔大丫像平时一样,背起了竹筐很快就打了一筐草回来。每天土里挖食吃的农户们也是早早的干起了活,男人们大多是趁着自家娘儿们儿做饭的时候,或是下地看看庄稼,或是在家干点其他的力气活,可是今天,饶是乔大丫反应慢一拍,也很快发现了与往日不同的气氛。
  

  ☆、008 嫁人

  自她下山一进村头儿,走几步便可看见三五成群的人们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如果是平时,大丫或许都不会看上一眼,可是今天她却发现,这些人看见她时露出的那种表情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哎呀,这丫头也是可怜啊!”
  “是啊,本来乔家老太太就不好相与,这么多年熬过来了,偏偏……唉!”
  庄户人家的女人每天做活下地什么都干,自然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嗓门也大多大的很,就是压低些声音,大丫依旧听到了些闲言碎语。虽然她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乔大丫保持着平时的步伐匀速前进。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大丫的脚步一顿,这个声音她认识,大家都管这个人叫刘顺儿家的,她以前帮二丫和她的儿子打了一架,回去被老太太饿了一天,所以她悄悄在脑海里将这个人打上了不能惹的标签,印象相当深刻。
  只听刘顺儿家的继续“小声儿”说道:“就她那一副傻样子,而且那里还有颗痣,平常人家谁会要她做媳妇儿!”
  一个男人的声音紧接其后, “不过啊,那张家小子也是个有福气的,别看个子小长得不咋地,这第二个媳妇儿还是个水嫩的,你管她傻不傻呢!这娘们儿啊,脱了衣服上了炕都是一码子事儿,嘿嘿!”
  乔大丫低着头,似是对这些声音并不上心,后面的那些话她是听不懂的,但是从周围人的嘲笑声中,她还是明白了那不是好话。又是在说她吗?大丫的神色有些暗淡,手也不由的抚摸上靠近右眉的那一点痣。
  不知不觉中,乔大丫回到了自家门口,却发现乔家大门被左邻右舍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院子里传来断断续续的争吵声,难道是奶和二婶又打二丫了?大丫顾不得背上的猪草埋头就往里挤。
  “哎,乔大丫回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大丫就发现她的面前勉强让出一人的空隙,不用挤就能过去。
  周围的人都看着大丫,她从来没被这么多人同时注视过,心里有些紧张慌乱,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姐,你快跑,跑山上去!……哎呦!”
  大丫听到二丫的喊声急忙抬起头,正好看见江氏一把将她推到了地上。大丫这才发现院子里除了乔家人之外,还有个胖乎乎的大娘和两人抬的一顶轿子,大丫看着扶起二丫的刘氏,疑惑的不说话。
  “哎呦,大丫回来了啊?平时没咋注意,今天这才发现,大丫这孩子啊,样貌真是不错啊!”说着,就要伸手过来摸她的脸,大丫却局促的低下了头。
  她见过这位大娘,是村儿里的李媒婆,平时都是从不正眼看她。其实大丫私底下非常的怕生,从不和不熟悉的人说话,但这李媒婆却是她记得的,她身上的衣服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亮,大丫觉得自己必须微咪着眼才敢看过去,那比她身上这补丁叠着补丁的粗布衣好看太多了。她身上香香的,脸上也红红的,二丫说那是抹了脂粉,而且大丫经常看到这位大娘打壶酒买些肉自己回家吃,所以当知道这位大娘就是媒婆的时候,她就暗暗记在了心里,而且还下了一个决定,她乔大丫长大之后就要当媒婆,这样她就能和大娘一样,每天衣着光鲜,喝酒吃肉了!
  李媒婆见大丫认生也不计较,反而继续笑出声来,“唉,你们看,这大丫还羞上了,这肯定是在路上听说这喜事,高兴的跑回来!哈哈!”
  大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光线。
  “李婶子,这是咱大人的事儿,就别把孩子搅和进来了!”乔大河憨厚的声音传来,“孩儿他娘,你把俩孩子带咱屋去。”
  “哎!”刘氏应了一声,急忙拉起两个闺女。
  “站住,我看你们谁敢走?”李氏括马□□的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乔大河,你娘的话你都不听了?在全村人的面前,你就不怕背上不孝子的骂名儿?”
  打蛇掐三寸,李氏凭着对乔大河的了解,一举卡在了重点处。只见乔大河原本僵直的脊梁渐渐弯了下来,刘氏的心也随着那脊背一同沉了下来。
  乔大河再次陷入了两难之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只生了大丫二丫两个丫头,虽然他并不是很介意,但是在母亲李氏和大多数人的眼里,他依旧属于无后!在加上几天的事,忤逆长辈,他乔大河在外人眼里可不就是个不孝之子!
  看着一直痛哭的媳妇儿和迷茫的大丫,他怎么也张不开这苦涩的嘴。
  今天一大早,他刚刚起来,看见刘氏已经烧火做饭,大闺女也勤快的上山砍猪草,就想着先把缸里的水挑满,可是刚刚拿起扁担,就发现大门外早早的停着一顶红色小轿,正房里更是热热闹闹的不知是谁来了在陪着李氏唠嗑儿。
  乔大江本来并不在意,原来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弟弟大江上去应对,口塞嘴笨的他向来是不凑这个热闹的,没想到李氏听到动静就喊了他进去,接着就告诉他这个让他震惊无比的消息。
  大丫被许给了邻村的张老五家,今天就要娶过门!

  ☆、009 强逼

  大丫被许给了邻村的张老五家,今天就要娶过门!
  张老五家的事他不是没听说过,以前只不过是当个热闹来看,却没想到,这个热闹竟轮上了自己家!大丫出嫁?他当然也想过,却也知道这是个难题,不说大丫的脑子不大灵光没正经人家敢娶,就是有人求了亲来,他也是不放心把这样的大丫交出去的,私底下,他和刘氏都商量好了,大不了就养着大丫一辈子,反正他们也是个没儿子的。
  至于张老五家的儿子张大宝……乔大河皱着眉头细想,脑子里突然出现一双阴翳的眼睛,一个个子只比二丫高一点的人影浮现在眼前,乔大河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终于知道了,去年的时候,他去邻村儿干短活,东家重修房子,他们一大群人在地基上浑汗如雨,突然一个衣着破烂的女子冲了过来,后面还有个骂骂咧咧的妇人拿着木棒追赶着,那个年轻的女的脸上乌漆墨黑的倒是看不出模样,一把被后面的妇人推倒在地,举起木棒不管不顾的打了起来,倒在地上的女的像是被打怕了,连叫都不敢叫,只顾着抱住脑袋。
  当时工友还有人想去拉架,还是东家劝住了,妇人一边打,嘴里还骂个不停,具体,说的是什么他记不清了,但是随后出现的那个人却让他印象深刻。那人不细看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娃子跑出来玩,但是那脸上却与小小的身子极不相称,就像是把一张成人的脸按到了小孩子身上,他就站的远远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脸上既冷漠又带着些恨意,乔大河仿佛透过虚空又看到了那双阴翳狠毒的眼睛,他止不住打了个寒颤。
  当下他就决定不同意这门亲事,刘氏作为心疼大丫的第一人理所当然的站在了他这边,当他说出“不嫁”两个字的时候,没想到遭到了李氏和二弟一家的强烈反对……
  “婆婆啊,大丫不能嫁给这样的人家啊!”刘氏第一次没形象的大吼大叫,想是遇到了闺女的终身大事便什么都顾不上了。
  大丫皱着眉头,表情迷惑。嫁人?啥是嫁人?娘咋哭了?又是奶欺负她了吗?大丫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坚定。
  刘氏哭着跪倒在李氏身前,“婆婆,大丫还啥都不懂,她会给你惹祸的,她、她是个傻子啊,你咋能把她嫁人?”
  刘氏这个时候真恨不得大丫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傻子,只要能不嫁人,她就是个傻子刘氏也认了!
  “你说不嫁就不嫁?这个家啥时候轮到你做主了?”李氏气的胸膛起起伏伏,“乔大河,我告诉你,今天我的话你是不听也得听!”
  “凭啥?我姐的婚事我爹还不能做主了?”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