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穿越之小妾有礼 >

第6章

穿越之小妾有礼-第6章

小说: 穿越之小妾有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噗,你这丫头,倒是会找靠山!”刘柏笑呵呵的摸了摸大丫的头,又转过头看向刘氏,“姐,谁说咱大丫傻了,你看她都知道谁是咱们这说了算的,这机灵劲儿谁比得上?”
  大丫闻言笑着咧开了嘴,还是姥爷和小舅好,不仅有人夸还可以吃到好吃的,想到酸酸的冰糖葫芦,乔大丫咽了口唾沫。那还是几年前,她还小时,看到小福宝吃的满脸口水,二丫馋,她抢来一个山楂就塞进二丫嘴里,看着二丫吃的高兴她忍不住舔了舔手指头,从此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就成了她最好的回忆,就算事后被江氏和李氏又打又骂,她还是笑嘻嘻的回味着。
  刘氏轻抚着大丫额前凌乱的刘海儿,突然手触到那颗殷红的痣,愣愣的缩回了手。
  “哼!”刘振东冷哼一声,也不用人让,昂首大步的走进了西厢房!
  “大河啊,没想到你家大丫还挺值钱的啊?你兄弟没把钱给你啊?”
  “大河,这还有个小闺女,你卖不卖?卖我可就买来做个童养媳了!哈哈!”
  说什么风凉话的都有,同情、鄙视、讽刺、嘲笑,乔大河既无奈又无力,他这个当爹的没用啊!
  “大爷大娘,叔叔婶婶们,我姥爷和小舅来了,我们要回屋了,大家伙也都回去吧!等我爹娘有空了,一定去各位长辈家里走走,大家伙儿都散了吧!”
  别看二丫年龄小,但这嘴巴着实的厉害,见什么人能说什么话,倒是不知道随了谁!被这么个孩子用那脆生生的嗓子劝说着,就是平日里最难缠的长舌妇也生不起气来,一边议论着乔家的事儿,一边感慨着两个丫头的不同,人群倒是慢慢的散开了!
  刘振东进了西厢房径直坐到了唯一的椅子上,刘柏倒是没有再胡闹,安安静静的站到了父亲的身旁。
  刘氏左右拉着大丫二丫,一进门,便头也不抬的跪了下去!喊了声“爹”就抽抽噎噎的说不出话来。
  “爹!”乔大河跟着刘氏跪倒在她身旁!
  “你们心里还有我这个爹?”
  “爹,都是……都是我不孝,这么多年来光是让你们操心了,这、这日子过得也没个起色,家里头……”刘氏到底是顾念着身旁的乔大河,怕他心里存下疙瘩,并没有把话挑明,只是含糊了过去,“我哪还有脸再回家去啊!”
  “大姐,你这话说的可见外了吧!”刘柏皱着眉头,显出几分男子汉的味道:“你是不知道咱娘这两年多惦记你,想来看看你吧,又怕你夹在中间为难,不看吧,这心里又实在放不下,为着你的事,咱娘可都病了好几回了!”
  刘氏一听自己的娘病了,急的连话都说不清了,待听到弟弟说娘的身子无碍这才放下了高高悬起的心。
  乔大河跪在地上沉默着,手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的,刘氏察觉到丈夫的紧张,想要安慰一番,却又怕爹怪罪,欲言又止的神色看在了刘振东的眼里。
  “哼,我倒是不惦记你!”刘振东说着,又朝大丫姐妹俩招了招手,两人乖巧的走向前去,“我就是心疼我两个外孙女儿!”
  二丫撒着娇,因着年纪小,倒也不避讳,直接爬到了姥爷的膝上坐着,大丫则是从刚才就一直笑眯眯的!
  刘振东感受到孩子们的欢喜之情,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儿子刘柏惊讶的声音:“姐,这、这大丫的痣咋还越来越明显了?”
  

  ☆、012 克夫

  听到刘柏提起大丫额头上的痣,屋子里的几个人反应不一。刘氏猛地挑起眼帘,双手紧紧的抓住衣襟,刘振东的表情也严肃起来,唯有大丫听到小舅提到自己,懵懵懂懂的望着大家,西厢房的气氛突然变得凝滞起来。
  “唉,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大河,你是咋想的?”
  这是老丈人这次来了以后第一次和他说话,乔大河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滑动一下,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爹,大丫是我闺女儿,就算所有人都说她不好,在我心里,她也是个宝贝!”
  乔大河说到这儿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到刘振东脸上那赞同的神色,心里安定下来,脊背也在不知不觉中挺得笔直,“依着大丫的个性,就算有人肯、肯求娶,我也不敢随随便便的答应,爹,孩他娘儿也说过,这颗痣……长得不太好,听以前老一辈儿人说过,那是会克夫的!我就是想着,万一真的都嫌弃我们大丫,那、那我就养她一辈子!”
  “好!这才像个当爹的样儿!”刘振东赞叹道:“这都是些个老说法了,我们大丫能干活儿能吃苦,要是真有人嫌弃,那他也不是真心要求娶我们大丫的!”
  听着这翁婿俩三两句话就给大丫定了终身,刘氏却很是不赞同,她和男人们的想法不一样,虽然她也是真心疼着闺女儿的,但在她心里,一个女人最大的归宿就是择个夫家,否则……那便不是完整的女人。
  刘柏听着姐夫这一席话,对他以前软弱无能的印象也转变了不少,笑嘻嘻的问着大丫:“丫啊,你以后长大了要干啥?跟小舅说说呗!”
  大丫觉得今天真是最开心的日子,就连性格也放开了不少,“我想当媒婆!”
  众人看着大丫不禁有些膛目结舌,实在是被这个愿望吓着了。刘振东打了两个干瘪瘪的哈哈,“这、这是怎么说的呢?丫啊,你咋还想当、当个媒婆呢?”
  “因为媒婆吃得好穿的好!李媒婆就是!”
  乔大河夫妻俩对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是当爹娘的没用,才让大丫有了这个“远大”的志向!
  刘柏看到自己无意间竟让大家同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急忙转移了话题:“二丫,你呢?你想干啥?”
  二丫本来正在看热闹,冷不丁的被问到,倒是不慌不忙的支着下巴,托腮想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亮着眼睛脆生说道:“我想像大舅一样,当个秀才!”
  “秀、秀才?”刘柏觉得自己和这两个外甥女儿思维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他完全跟不上对方那跳脱的步伐。
  “嗯,娘说只有男孩子才能当秀才,我要是考上了,那我不就是个男孩子了吗?这样再也没人敢说娘是不下蛋的母鸡了,也没有人敢再欺负我娘和我姐了!”
  二丫一脸的单纯模样,此时骄傲的扬着尖尖的小下巴,水灵灵的大眼里亮晶晶的,正等着众人的表扬。
  屋子里第二次出现鸦雀无声的寂静场面,乔大河更是愧疚的低下头,在心里质问自己道,是不是他真的太窝囊了,无意间做出的退让竟然让两个闺女受到了这样大的伤害,害的她们不敢再在他身上寄托希望,乔大河的心变得冰冷无比,那么以后她们的愿望里,是不是不再需要自己?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
  “好,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啊!大河啊,你可要加把劲儿了!”
  乔大河虽然为人憨厚,却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他当然听出了老丈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同时也在心里默默的敲响了警钟!
  “丫她娘啊!大丫也大了,这发迹也该梳上去了,刘海儿……也不要留了吧!”
  刘氏听到刘振东沉重的声音,身子一软,无力的靠到了乔大河身上!
  在这个年代里,女子长到十四五岁,通常就算是个成人了,头发也要和幼年时有所不同,在有身份有财势的高门大户里,大多都会为这样的女子准备个仪式,也就是笈鬓礼,像乔家这种小门小户,自然没那么多的讲究,刘振东话中的意思也就是让刘氏将大丫的发迹梳起来,同时也就是将大丫眉间的那颗红痣公之于众了。
  不怪刘氏那么惶恐,常有年岁大的老人讲究这些个面相,其中就有人说过,眉间长痣的女人克夫!大丫本就不如正常人聪慧伶俐,再加上这一条克夫,怕是要真的无人敢来问津了吧!
  “张家的事还摆在外面,这也是个契机!”
  刘氏迷惑的看着刘振东,她有些没听太懂,乔大河却是激灵一下,黯淡无神的眼睛总算是恢复点儿了神采。
  在西厢房里寂静无声的时候,正房却是开始闹将起来。
  李媒婆喊完了那一嗓子,乔大江就知道,纸包不住火,他的事情要败露了!李氏现在顾忌着外面的人,不敢“醒来”,但是等人走了之后,他知道,就算母亲真的疼他,也是过不了这一关的!因为李氏最忌讳的就是隐瞒!她绝对不能容忍任何的事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他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刘家竟会当这个出头鸟,更没算到,李媒婆竟是个收了钱不办事的,答应的好好的不会说结果还是捅了出来!乔大江将那个臭婆娘在心里骂了千万遍,暗道自己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乔大江!你赶快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有没有背着我收钱!”
  原来外面的人在他不注意时早已散开了,李氏也不用再“晕倒!”,此时正一脸怒容的看着他!而江氏和三个儿女不知啥时候也退了出去。
  “娘!”乔大江反应倒是很利索,见事情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认错,“娘,我也是没办法啊!”
  

  ☆、013 青梅

  乔大江本以为肯定是躲不过一场暴风骤雨了,却意外的发现母亲竟只是骂了他,而且声音比以往也小了很多,他真的疑惑了!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母亲的眼睛总是扫向窗外,想了想,他也明白了其中的原有,母亲和刘家那个老头子不对付,定是怕外人看了她的笑话去,顿时心生一计,可怜兮兮的又凑了上去。
  “娘,儿子也是害怕啊!他们要砍我的手啊,儿子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说着装作擦了擦泪水,又压低了声音:“娘,我本来打算这次还了钱就真的做点小生意,好好的孝敬娘,没想到被这老刘家给……娘啊,这下咱老乔家可是现眼了!”
  李氏听到儿子认错的时候还有些半信半疑,待听到老刘家几个字时,却是完全忘记了其他的,“这个老瘪犊子,我非得让他吃个教训,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乔家嫂子!醒了没啊?妹子我可是又来了,你们商量的咋样了?”
  李媒婆隔着窗户大声喊着,李氏瞬间就像个被点燃了的爆竹一样,噌的一声站起身来就要往外冲。
  “娘!不行不行!”
  “你拉我干啥?这都被人骑到头上来了,咱是收了钱,可是不让嫁的是他们,干啥找我来?不行,我得出去看看!”
  说着,李氏便大力甩开儿子的手,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喊啥你喊?号丧也要看对门口啊!”李氏认准了整件事自己没有任何的错便理直气壮的和媒婆撕破了脸,心里也是打定了主意,反正钱已经被大江拿去还债了,要钱没有,要命……不给!再说了,不让嫁的可是那刘家人,谁要娶自去找他们好了!
  “哎呦,老嫂子刚刚不是还虚弱的晕了过去吗?这会儿身子骨可是硬朗的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装病,故意拿捏儿子孙女儿呢!哈哈!我这个人嘴臭,老嫂子千万别在意啊!”说着,还用那大花的帕子夸张捂了捂嘴。
  “你……”李氏被人揭了老底,心里自是不痛快的,却也知道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所以还是退了一步,自认为舒缓了语气,但是听在别人耳朵里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我说姓李的,啥时候我也没说不嫁大丫啊,那拦着的人可都在西厢房里呢,有啥说头你还是找他们说去吧!”
  “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李媒婆翻了个白眼,又用帕子作势擦了擦嘴角,“这钱可是你家小儿子收的,这要人当然得冲你们要了!”
  “你个老不正经的,我说人话你听不懂是吧,赶紧该干啥干啥去,别在我跟前闹,我瞅你这一身花里胡哨的脑袋疼!”
  “谁不正经了?你说啥话呢?”李媒婆撒起泼来和李氏倒是不相上下,“你现在脑袋疼了,收钱的时候你咋不疼?为着银钱把自己的亲孙女儿都卖了,不正经?最不正经的就是你了!”
  “你个臭婆娘……”
  “你才不是个东西……”
  眼看着两个人越喊声音越大,周围刚刚看过热闹的人,意犹未尽的再次卷土重来。刘氏本来觉得婆婆是这世上最难说话的主儿,没想到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个更比一个强啊!
  刘振东看事情越发不像个样子,乔大河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无奈的摇了摇头,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哎呀,这是干啥呢?有啥话好好说得了,这吵吵嚷嚷的让人看了笑话!”
  李氏看着始作俑者出现,立马调转枪口,“笑话?我看我们老乔家的笑话就在眼前呢!儿子不像个儿子,哼,老丈人也不像个东西!”
  刘振东的脸色一沉,对李氏怒目而视,倒真有些让她吃不住,缩了缩肩,小声嘟囔道:“这人家又来要人来了,你说咋办?”
  李媒婆看见刘振东,还是卖几分脸面的,“老刘大哥,这可不是我为难你,实在是张家那边催的厉害啊!这人现在就在我家等着呢!”
  刘振东忍不住在心底冷笑,既然是想娶妻的,这新郎官竟然宁愿去媒婆家等人也不愿意亲自来迎亲,真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吗?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刘振东脸上还是做出懊恼的样子,“大妹子,我今个儿就老实跟你说了吧!人都是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我咋能不懂呢?这、这我也是为了你为了张家好啊!”
  “哎,老刘大哥,这话我咋还听不懂了呢?”
  李氏看着刘振东那样子就满心的不屑,哼,装,看你能装到啥时候?还真能让你说出多花出来咋的?
  刘振东却没看任何人的神色,只是无奈的挥了挥手,“丫她娘啊,你把孩子领出来吧!”说完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十分心疼的样子。
  刘氏拉着大丫,慢慢的挪到了李媒婆身前,大丫低着头,让人看不到表情,李媒婆只好用眼神疑问。
  “丫啊,抬起头,让你李奶奶看看!”
  大丫听了刘氏的话,半天没反应,就在李媒婆不耐烦时,她才缓缓的抬起了头。只见小小的鹅蛋脸上,由于长期风吹日晒,皮肤有些黝黑,干燥起皮的嘴唇微微嘟着,鼻梁倒是挺拔,大大的丹凤眼里像是蒙了一层水雾,里面满是迷茫和疑惑,让人不禁感叹这双眼睛可谓是明珠蒙尘啊!
  再往上看,原本厚厚的刘海儿梳了上去,露出光洁微鼓的额头,李媒婆的眼睛突然瞪大开来,指着大丫眉间的手也是不停的颤抖,“这、这是咋回事?你们事先可没说她这儿有颗痣啊!”
  李氏听到媒婆的话有些惊讶,她是听说过大丫眉间近几年长了颗痣,可是平时大丫总是低着头,又留着又厚又长的刘海儿,她倒是也没注意,急急忙忙的瞄了一眼,眉眼马上打拉了下来满脸的鄙夷和厌恶。
  本就是个傻的,再加上克夫……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唉,可能是她二叔平日里没注意,也可能是忘了说了,哎呀,大妹子,你这回知道我是啥意思了吧!”
  李媒婆顿时感到焦头烂额起来,这张家人可是等的急了,这要是黄了这门亲事,难免要落下个办事不力的名声,这个乔大江,不说清楚就敢收钱,真是把她害惨了,她的一世英名啊!李媒婆左思右想,最后和刘振东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的回了家。
  李氏心中有些愤愤不平,却真是恨透了刘家人的脸,便一个人站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乔大江这次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乔大河想着,今天的事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再让闺女看见了,所以二丫跟着刘柏留在了屋里,大丫现在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