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穿越之小妾有礼 >

第9章

穿越之小妾有礼-第9章

小说: 穿越之小妾有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眯牡绷寺扛畏危『撸 
  “你、你让咱奶抬举你,我笨,还是抬举你好了。”
  大丫的无心之失却让乔宝儿恨得牙根儿痒痒,只是想到了老太太的嘱咐,强把那股气压在心底,“你可是懂得个啥,奶可没说要卖你啊!是让你去给大户家做工,干好了还能得赏钱呢!”
  大丫低着头不说话,相比于留在乔家,赏钱在她眼里可没那么重要了!所以她只是低下头默默的摸着自己的衣襟。
  乔宝儿却有些气恼,和傻子说话可不是一般的费力啊!“哎呀,那大户人家啊,每日里吃的那才叫好,啥大鱼大肉的人家都吃过了,在里面做工的倒是借下了光,白净的米饭,热腾腾的白面儿馒头,可是管饱了吃呢!”
  乔宝儿说着,眼角却在偷偷注意着大丫的脸色,见听到她说的吃食时那咕咚咕咚咽口水的声音,脸上更是满是鄙夷。可是接下去,大丫并没有如她所想,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她转了转眼珠,声音不由得也放低了些。
  “这也是为你好,只不过就是做做活计就能吃好的喝好的,吃啥还都管够,多好的事啊只不过就是做做活计就能吃好的喝好的,吃啥还都管够,多好的事啊!可不是卖你啊,是多好的事呢,我都有些想去了,又不是不回来了……而且……你要是不去大户人家做工,在乔家等吃等喝,咱奶可是看不上的啊,到时候你娘肯定又要挨骂,说不定……还得让大伯休了她呢”
  这已经是大丫今天第二次听到“休”这个词了,可是她还是不知道是啥意思,只得疑惑的皱着眉,乔宝儿却很有眼色的帮她解了惑,“你知道啥是休了不?就是啊,以后你就再也看不见你娘了,你娘也不能再在乔家了,你、就是个没娘的了!”
  乔大丫看不懂乔宝儿眼底的狠厉,却是听明白了话,焦急的喊了起来,“不能休我娘,不能。”
  “你喊啥喊呢!傻子!不想你娘被休就赶紧答应咱奶的话,还不赶紧去!”
  单纯的大丫忙不迭的点头,想也不想的就往外走,到了门口却停住了脚步,在乔宝儿不耐烦的眼色中,弱弱的问道:“那我以后有肉吃吗?”
  有肉吃吗?乔宝儿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随即才反应过来,鄙夷的看着乔大丫,鼻子冷哼一声,“多的撑死你!”
  大丫却是闻言松了口气,大步走出了门!
  正房里,乔大河一进门看见屋子里的人差点愣住,“这、这是咋了?”
  老太太李氏歪躺在炕上,夏日里天气热,倒是没有盖被子,只是额头上放着一块帕子,正眯着眼断断续续的哼哼着。身边是一脸哀色的乔大妮儿,乔大江夫妻也坐在地上的凳子上,看见他进来都看了过来。
  乔大江语含讥讽道:“哎呀,看谁来了?这不是我们家的大忙人吗?自己的娘病在炕上都不知道,真是忙的很啊!”
  病了?乔大河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下地出门前老娘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会儿功夫就病了?
  “大河啊,不是当姐的说你,你这……唉,你也太不像话了。”
  乔大妮的话让他咒起了眉,想了想还是没说话。
  “唉……哎呀……”在李氏的呻、吟声中,刘氏拉着二丫走了进来,一抬眼也是被这样的场面镇住了,愣愣的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倒是乔大妮儿先开了口,“现在咱老乔家人除了二妮儿都到的差不多了,按理说我这个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儿,不应该再回来指手画脚的惹人烦,可是看这个情况,这娘一病,家里也没个正经的说话人了,我就托大这么一回吧!”说着乔大妮儿正了正身子,“咱娘这个病可不能拖啊!这老大岁数的,哪能这么熬下去呢?咋说也得找个郎中看看,吃几副药啊!”
  见大姐说着话,目光却是放在他身上,乔大河勉为其难的开了口,“自是要看的,我这就去请张家村的游方郎中来。”
  

  ☆、018 条件

  像靠山沟儿这样的小村子,大多都是没有正经大夫的,要是病了,就请走街串巷的郎中给看看,若是正巧赶上郎中走了,那就找个老人指点指点,自己采些草药煮水喝了完事儿,只有那家底丰厚些的才敢去吉祥镇上的药铺看大夫。乔大河正好知道游方郎中最近就在几里地外的张家村,所以才这么一说。
  却不料乔大江一声嗤笑,“请郎中?拿啥请?咱家可是一分银钱都没有了,我倒是想抓药,人家也不肯白给我啊!”
  刘氏听到二叔这么说,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不由得攥紧了二丫的手。乔大河也是满脸无奈“没钱了?那、那咋办?娘她……”乔大河在这个家里,从来都没见过银钱的模样,乔家的钱和值钱的物事都把在老太太手里,一提到钱,乔大河两眼一摸黑的。
  “大河,你媳妇儿手里…还有没有点子嫁妆啊,有就先拿回来,等咱家以后条件上来了,一定会还回去的。”
  乔大河没想到自己的姐姐会说这样的话,愕然的张大了嘴巴,乔大妮儿也许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份,露出羞愧的神色,“我也不是别的意思,就是看娘实在是太辛苦了!”
  刘氏虽说一直低着头冷眼旁观,但是现在也大概明白了大姑姐的意思,不由得暗自苦笑,当初她从刘家出门子的时候,刘家的家境并不是太好,但是她爹依旧凑齐了她的嫁妆,本来这些钱攒下来也是笔小财富,可是她刚进门的时候,就被乔老太太,自己那位精明的婆婆哄了去,等到她意识到自己身无分文的时候,却已经晚了!现在再来打她的嫁妆的主意,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尽管乔大河看不清自己媳妇儿的脸色,但是刘氏手中没钱的事,他还是知道的,想到自己的母亲三番两次的从刚进门的儿媳妇手中拿银钱,不论是身为丈夫还是作为儿子,他的脸上都无光。
  又是一声冷笑,乔大江按耐不住道:“本来家中还是有几两银子的,还不是上次为了大丫赔人家的彩礼钱花的一干二净了?哼,可惜好事是做了,可人家不领这个情不是?早知道,娘啊,咱还不如扔到河里听个响儿呢!”
  “老二……”
  “那还不是二叔的功劳?不知道打哪儿欠的债,要拿我姐去换钱……”
  二丫脆生生的话噎的乔大江哑口无言,还是江氏恼羞成怒的呵斥起来:“大人说话,你一个丫头片子插啥嘴?没看见福生几个都不在?真是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二丫最听不得人家说她没规矩,偏生说她的人又是她不待见的江氏,张嘴就要反驳,眼看着话题被扯的越来越远,老太太李氏最先忍不住了,本来让她躺在这里“装损”,她就十分的不情愿,依着她的意思,直接把大丫拉出去算了,乔大河还敢对自己母亲耍狠不成?可闺女非说要啥智取,还让她咒自己生病,可事到如今,她也不能起来拆闺女的台,只好狠狠的咳了两声提醒一下。
  要说闺女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呢,这边一出声,乔大妮儿那边就完全明白了。
  “现在说谁对谁错也没啥用,还是赶快说点正经的吧……”
  “啥正经大姑你倒是说说,”二丫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仗着年纪小,童言无忌,啥话都敢说,“是不是又商量着咋样能把我姐卖个好价钱?这才是大姑要说的正经事儿是不?”
  “大河,你闺女这样你都不吭声吗?是不看着我插手家里事没给你脸面了,撺掇着她在这儿胡说八道?你亲娘躺在炕上由着啥人都敢埋汰两句,你这儿子当的可真是孝顺。”
  大姐的冷嘲热讽让乔大河红了脸堂,好在他每日下地晒得黝黑看不出来,经过上次痛打大丫,现在真让他教训自己的孩子,他还真有点开不了这个口,而且经二丫这么一提醒,他才想起来,自己最初来正房的目的,“姐,二丫说的是真的不?你们又想卖了大丫?”
  乔大妮儿自是不会承认自己就是这么打算的,那她的苦心可就是白费了!这么想着,脸上却摆出义正言辞的样子,“你说的叫啥话?也不怕人笑话,这回我就当啥也没听见,下次可不能这样了。”说着想了想,又接着道“你们这是听谁说啥了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我也不打算瞒你们了,我确实给大丫找了个好差事!”
  乔大妮儿语气一顿,觑着乔大河的脸色停了下来。
  “娘,你听,我说的对吧,他们就是又要卖我姐!”二丫说着眼眶又红了,从她懂事开始,就知道护着自己的亲人不被人欺负,现在姐姐就要被人卖了,她真是又急又气。
  刘氏被二丫的语气感染,又想到自己进门来所承受的一切,也不禁悲从中来。“大姐,我知道你早就看我不顺眼,我不知道自己哪惹着你了,有啥话啥事的你都冲我来啊,老是欺负我家大丫干啥?今天我就说句不孝的话,不管今天谁咋的,我大丫谁都别想碰她一个手指头。老太太不是总嫌弃我们娘仨白吃饱吗?惹急了我,大家都别想好过!”
  刘氏话一说完,最先着急了的是乔大河。自家媳妇儿是啥脾气他心里清楚,从来没发过脾气的她肯定是气极了,心也是伤透了,想到在家时自己的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他也有些恼怒,他乔大河老实是不假,可是再老实也由不得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他的媳妇儿孩子吧!心里不住的埋怨大姐多管闲事,脸上的神色难看了许多,话说的也不那么好听了。
  “大姐,你家金子不是要订媳妇儿了吗?你还是好好给他相看相看吧,家里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你……大河,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啊,我话都没说完就被按上这么大一顶帽子,娘说的对,你、你真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乔大江也上前凑起了热闹,“我说大哥啊,这回你可是冤枉大姐了!刚才大姐给我透了个话儿,她是看咱家里困难,大丫年纪也不小了,想要拉扯咱一把,这才在镇上给大丫着了个差事,你咋还拿人家好心当了驴肝肺了。”
  差事?不是说要卖了大丫吗?乔大河本就不太聪明的脑子更加混沌了,他不由得望向了刘氏,却发现后者依旧满脸愤怒与戒备,暗自叹了口气。
  “兄弟啊,我可是你一奶同胞的亲姐,你咋能把我想的这么恶毒呢?”乔大妮儿说着又用袖子擦了擦眼,这样眼睛看起来便又红又肿,仔细看的话眼底还带着一丝算计。“我也是看娘这都累成这样,家里却拿不出钱给她看大夫,我家金子今年在镇上大户人家做工,听说这几天要找几个丫头,我这么一听说啊,马上就想到咱家大丫了。”
  “丫头?不行。”刘氏虽听说不是卖孩子,心里虽是松了口气,但总觉得哪里还是不对,心里不安的同时便下意识的选择了拒绝。
  “我说大嫂,你咋啥都不同意呢?让你出嫁妆吧,你说没有,这让大丫去做工呢,你又不放心,我看,你就是想看着娘病死!”乔大江这话不可谓不狠心了,在当代就算是这农家小院儿也是极为重视孝道的,他这话一出,刘氏若是不答应便是坐实了不孝的名声,那她刘氏也就真真儿的被毁了。
  刘氏听了也十分着急,自己答应不答应都不对,这两难的事情可真是让她无从选择。
  乔大江和乔大妮儿对视一眼,露出个彼此都懂的浅笑。乔大妮儿看着乔大河又要开口辩解,忙开了口截住了他的话:“大河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大户可是真正的有钱人家啊,里面的丫头个顶个的水灵儿不说,那穿的比这刘大善人家的闺女都好,吃的就更不用说了,就连我家金子,这大半年下来,鱼肉都是吃的腻烦了,再说了,丫头在那儿伺候人,主子时有赏赐不说,那每月还有不少的月钱呢,足够你们这一大家的花销了……”乔大妮儿正说的唾沫横飞,却发现有人正拽着她的一角,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娘正暗中拉扯着她,急忙抬头一看,乔大河夫妻俩都没往这边看,倒是二丫那孩子正瞪着圆圆的黑溜溜的大眼看着她,不知怎的,对上这双眼睛她心里突然慌乱起来。
  乔大河眼中现出一线亮光,倒不是他想让闺女去伺候人,而是他终于知道大姐和娘商量的不是要卖了闺女,这就足以让他高兴的了,笑盈盈的捅了捅刘氏,对方却毫无所觉。
  刘氏却是有些迟疑,这么好的事儿怎么能落到她大丫头上,真像说的这样,恐怕第一个要去的不是大姑姐家的银子,就是二叔家的宝儿吧!
  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乔大妮儿递了个眼色给乔大江,后者便马上满脸痛惜道:“唉,要不是娘病了,离不开宝儿,我是真想让宝儿也去啊!”
  刘氏闻言却仍是皱着眉,“可是我家大丫她……人家主子不会看不上,她再吃点啥亏……”
  “大嫂啊,你不是常说你家大丫不傻吗?那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这……”她总不能说大丫真的傻吧!
  

  ☆、019 分家

  刘氏正琢磨着咋样才能推了这大姑姐的“好意”,那边江氏收到当家的递过来的颜色,清了清嗓子开口了:“我说大嫂啊,你到底是想咋的啊?既然你总说大丫不傻,那还有啥不放心的,再说了,大姐家金子不也在那户人家吗?有他照应着多好啊!”
  “唉……唉……”老太太的呻、吟声适时的响了起来。
  乔大河听着母亲的声音,心里也有些着急起来,就算是平时母亲稍有偏颇,但说来说去那也是他的母亲啊,这次又冤枉了她的好意,心里多少也有些愧疚,想了想,还是说道:“孩儿他娘,要不……咱让大丫去试试?”
  刘氏白了一眼丈夫,心底还是不大松快,“这镇上的大户……到底是哪家啊?”
  “哎这户人家说起来,可算得上是吉祥镇上的首富了,是镇上人人皆知的章府!”
  “章府?”乔大河暗自思量,他也去过镇上,怎么没听过这户人家啊?
  “章府?”乔大江的声音隐含着激动,“可是最近两年才搬来吉祥镇的那个章府?就是吉祥茶楼的东家那个章府?”
  乔大妮儿见有人听说过,得意的扬了扬头,“嗯,可不就是那个!要说这机会难得呢!大河,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儿了!大丫这孩子,虽说是心眼儿不太灵光,但是进去挨个几年,回来了那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这以后说起亲来,不是还添个砝码不是?”
  乔大河还未说话,刘氏却是听出了什么,“几年?大姐,这做工咋还要做几年咋的?”
  “你以为那大户人家是你家后院儿啊?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乔大妮儿本就看不上这个弟媳,说话就有些冲,看了看刘氏略显苍白的脸色,想起这件事还有经过她的同意,心思一转,忙把语气放的平缓些,但听在别人耳朵里难免有些狗眼看人低的意思,“唉,这也是规矩,想来你也是没经过这些事儿,这一般大户人家要丫头啊,那都是先使人找了牙婆儿,再由牙婆儿带着手底下的小丫头过去任由人家挑选的,咱家这是先得了些消息,但是这规矩可是废不得的,你们若是同意了,我就将那金子提过的牙婆儿唤过来,签了契约就好说了!”
  乔大妮的一番话下来,屋里的几个人还在那儿云来雾去的搞不清楚,但是二房两口子事不关己,便也随意听听就是了,可是刘氏却是真心为闺女着想的,马上就抓住了重点,“契约?啥事契约?”
  这么一问,乔大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瞧着乔大河也是疑惑的神色,只得说清道明,“这……这契约就是……哎,就这么说吧,人要是到了牙婆手里,必须要签好卖身契,这卖身契啊也分为两种,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