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

第32章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第32章

小说: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慕容继续点头:“但是你反正都是要死的。”潜意思便是,反正都要死了,在死之前提供点线索不好吗?
  乐云枭扯开一个苦笑:“这话可真不好听。”
  “我说的是事实。”
  他微微叹了口气,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也对我做不到的事情,你们说不定就做到了。”他向慕容招招手。
  慕容压低了而,附耳过去。
  “我只能说一次,能理解多少就看你自己了。”说完他微微一顿,然面容扭曲似乎很痛苦,“慕白……容器……十级之上……”话还没说完,乐云枭脑袋一歪,死了。
  虽说只有寥寥几个字,但慕容依然明白了乐云枭所要表达的意思。
  慕白是容器,是被郑子擎当作了容器。然后十级之上,大概就是变异者的等级。慕白从一开始就是十级变异者,空间裂缝的作用可能就是让他突破十级。但是为什么会是慕白?容绒,十三他们也都是十级变异者,也跟慕白是同样的情况,也不见‘神域’对他们有什么特殊。
  难道只是因为慕白是那人的儿子。
  在这空想当然是想不出什么的,慕容伸出手正想合上乐云枭因痛苦而瞪大的双眼,却感觉手心一片灼热。
  他连忙收手,眨眼之间,乐云枭身上的温度就急剧升高,恐怖的高温让他的身体瞬间成了一团灰烬。由枝桠组成的地面上也出现了一个人形的焦黑。
  慕容微微一挑眉,这也是因为那块芯片?所以说Nine身上的那块芯片果然是被提前做了手脚的。
  处理完乐云枭,慕容回去正好看见萧云被袁渊丢下了巨木,这一摔他必定会被摔得粉身碎骨。
  这下众人眼神齐齐看向了最后一人,沈家家主——沈薄云。
作者有话要说:  慕白下章就会出场啦~

  ☆、重逢倒计时

  银霜飘雪,万里冰封。
  冰封的海面上一个人一下又一下,试探性的敲击着厚厚的冰层,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滋喇……
  突然,他刚刚敲击的地方出现了裂纹。
  裂纹迅速扩大……他却不闪不避,依然站在原地。
  啪……裂纹的中心伸出了一只青白的带着利爪的手……
  他眼睛微微一亮,眼疾手快的抓住那只手,在冰层下落之前将手的主人拉了出来……
  那是两个,面容神情都极为相似的人。
  ……
  沈家家主,沈博云。本身只是个四级变异者,但是手下高级变异者众多,并且个个都忠心耿耿。最重要的是,这些高级变异者效忠的不是有着强力后盾的沈家,而是沈博云这个人,这个本身就是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末世,强者为尊。金钱、权利在这个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时代,永远都比不上一个强盛家族和强者的庇佑。
  投靠一个弱者,若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是个人都是不信的。
  但是,沈博云手下众多的高级变异者也不是吃素的。所以,虽然很多人看不上沈博云的为人也看不上他的实力,但依然不得不阿谀奉承,虚与委蛇。
  但是现在,这个本身实力不高却仍然称霸一方的沈家家主,失了一臂,正狼狈不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没有尊严骨气的向慕容等人求饶。
  容绒眼里闪过一丝鄙夷,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
  十三嫌弃的后退一步:“想要我们饶你也可以,但是我们问什么,你就得答什么,懂吗?”
  “懂,懂!”沈薄云连连点头,生怕慢一点就要跟萧云一样被扔下去。这里有多高,刚才上来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几乎吓破了胆。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十三蹲□□看他。
  沈薄云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慕容,这里的人他最熟悉的就是前慕城城主,其他人他只听说过了解的并不多。
  十三皱眉,踢踢他:“看什么看。”
  沈薄云连忙回神:“知……知道。”看十三没什么反应,他咽了咽口水继续说,“因为,‘神域’。”
  “哦……看来你很清楚。”
  沈博云连忙摇头:“不……不清楚。我和‘神域也只是各取所需,他们具体做些什么有什么目的我真的不知道。”
  “真不老实。”十三皱眉,“什么都不知道,你身边的那群手□□体里的芯片是怎么回事?你敢说那不是‘神域’给你的?”
  “那……那是‘神域’给我的,但是核心技术我并不知道,他们只给了我成品,而我提供给他们一些便利,替他们留意合适的实验体。”沈薄云一开始还胆战心惊,后来越说越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跟‘神域’真没什么关系,只是有合作而已。
  “是吗?”十三讽刺的勾了勾唇,他在想些什么众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一点掩饰都不带的。
  十三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慕容几人:“我们的信息是你透露给‘神域’的?”
  容绒两姐妹从逃出去开始就从没掩饰过自己的存在,但是知道的人也是极少的。慕白和十三更是在兽潮的时候才暴露在人前,身为中心城几大掌权人之一的沈博云会注意到这几个在兽潮中大放异彩的高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同样,他要得到慕白等人的信息虽然困难但也并非查不到。
  这是几个很可能已经死去的人。
  其他人最多也就觉得奇怪或者稀奇,但是和‘神域’关系密切的沈博云很容易就联想到实验体,尤其是慕白有一张和One极为相似的脸庞。
  “什么信息?你们我也就认识慕……慕容而已。”沈薄云心下一惊,强自镇定。
  “真不老实。”碰他,十三都嫌脏。他直接控制着影子提着沈薄云,让他悬空挂在树枝上,他的脚下便是万里虚空。
  沈薄云浑身僵硬,面色青白,吓得一动不敢动,深怕动一下勾着树枝的衣服就破了,或者树枝就断了,他就会掉下去。
  “我……我说的是真……真的。”他抬眼颤巍巍的盯着挂着的枝桠看,”我……真……真的不认识你们。”
  “这样啊!”十三靠在袁渊身上,“这样的话你就没什么用处了。”说着他拍了拍手,一直没缩回去的影子提上他的衣领子就要往下丢。
  “别……别……”沈薄云惊骇的连忙大喊,眼泪鼻涕横流,“我说,我说。”
  十三控制影子将他丢回了地上,不耐烦的瘪嘴:“早说不就好了。”
  沈薄云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他几乎吓的晕厥了过去。他相信如果他晕过去了,这些人绝对会把他丢下去。
  “你们的信息的确是我给‘神域’的。但是就是我不给,那边自己也会查到。”说到这他扫了一圈,这里果然没有那个人。
  慕容面色一冷:“你在找谁?”
  沈博云一惊,从刚开始就是十三在和他对话,其他人皆是沉默不语,现在慕容突然开口,吓了他一跳。
  “你在找慕白。”危险的气息渐渐显露,慕容肯定的说道。
  他感觉瞬间如坠冰窟,面对慕容他根本没有说谎的勇气:“……对。”
  “你知道他在哪?”慕容继续问。
  “我……”刚想说不知道就对上了慕容的眼睛,沈薄云惊恐的移开视线再不敢说谎,“我不是很肯定,他现在应该在‘神域’总部。”
  十三无语的看向慕容,早知道他这么霸气一开始就让他来问话了。
  “‘神域’或者说郑子擎抓他的目的是什么?”
  沈薄云惊讶的看向慕容,他竟然会知道郑子擎?然后他有惊疑不定的看了看众人,他们到底知道了多少?
  又不小心对上慕容危险的眼神,他一缩脖子:“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为了慕白的元晶。听说他的元晶有可能是超十级。”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慕容敏锐的察觉出了背后还存在着原因。
  “既然你知道郑子擎的存在,那应该也知道慕白是他的儿子。”他看到慕容微微颔首,继续说道:“血缘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哪怕是对于郑子擎这个冷心冷肺的人也一样。慕白出生是带基因缺陷的,虽然一开始是打算销毁的。但是被One偷了出去,这点他并非不知道,只不过放任了。
  神奇的是随着慕白的成长他的基因自动修复了,于是郑子擎设计让梁博士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慕白成为了梁博士的实验体。可惜,他最后还是死了。
  但是,没想到,他又活了。
  慕白是从深海中复活的,而引起整个世界变异的空间裂缝也在深海,所以郑子擎判断慕白的变异从一开始就是不一样的,而事实也是如此。”
  沈薄云讲完,众人皆是沉默。
  慕容攥紧拳头。
  原来,从一开始他的小白就是生活在别人的掌控中。他的生活,他的命运从来都不由他自己。
  容绒几人也面色震惊,慕白的父亲?
  若是他知道这一切会是什么反应?这时他们突然庆幸起来,慕白不在这里。
  “这件事你参与了。”慕容肯定的说道,知道的这么清楚只有他自己也参与了进去。
  沈博云吓得缩了缩,颤抖的回答:“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慕容强迫自己平复情绪,继续问他“‘神域’的总部在哪里?”
  沈薄云摇摇头:“这我真不知道。”怕他们不信,他连忙解释,“我知道的是末世前的总部,但是末世后的郑子擎隐藏的很好,我是真不清楚。”
  慕容对十三微微一点头,就转身向里走去,这个人身上已经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十三理解,为了防止这人制造噪音,控制影子迅速出现在他背后敲晕了他,将他丢了下去。
  绕过他?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慕容找了个高处的枝干坐了上去,阳光透过枝桠间的缝隙照了进来,照在了慕容身上。但是他却依然觉得浑身冰冷,如果慕白真的在‘神域’总部,是不是表示他已经遭遇了不测。
  守护慕白的承诺,他似乎一直都没做到。
  如果慕白死了,他会怎么样呢?还会再苟活下去吗?已经没那可能了。
  不,就算死,总也要让有些人付出代价。
  ……
  冰封的海洋,像极了极北雪原,两个皆是纯白斗篷罩身的人行走在茫茫冰原之上。
  其中身形稍矮的那位开口:“你真的要回去?”
  “嗯。”身形稍高的那位语调不带起伏的单字应了一声,冰冷冷的没有多少情感。
  “你会死的。”身形稍矮的那位显得有些担忧。
  身形稍高的,微侧过身,看向身形稍矮的,眼神稍稍软化了一点:“我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另一人也抬眼,不赞同的看他:“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你何必去找死。”
  两人的面容气质都极为相似,但仔细一看依然能够辨别出不同来。
  一人冷清却并非冷漠,一人从内到外都冷得不像是一个人。
  这两人正是慕白和One。
  One完全无视了慕白的话,他只是说:“我该走了,你……好好活着。”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你为什么救我?”慕白看着他的背影问,这是他一直深埋心里的疑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身形微微一顿,就不再停顿,越走越远,不过片刻便消失在风雪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无题

  哪怕在这样一个灰暗的时代,每到年末也总是会带上喜庆的气息。再过两天就是大年三十,此时慕城街道上已经挂出了红灯笼,每个人的脸上不自觉的也带上了少许的笑容。
  章倩猛戳通讯仪,蹙着眉插着腰,就差拿个鞭子在那啪啪甩了。
  “慕容那家伙再不给我接,老娘就亲自过去灭了他。”章倩霸气十足,却也十分的窝火。任谁每次拨他的通讯号不是被挂就是不接,是个人都会暴躁。
  刚刚过来的柳青一看她这副模样就见怪不怪的继续干自己的事,谁叫章倩每次都说同样的话,但每次都不会付出行动。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说:“等他想接了自然就会接了。”
  章倩果断迁怒:“你看看他都多久没回来过来,已经两年多了,再过几天就正好凑满三年了。他自己不回来也就算了还不许我家小白过来看我这个姐姐,太过分了。”
  柳青摇摇头,叹了口气,默默的走开了。慕白失踪这件事他和慕容不约而同的瞒着章倩,可是也瞒不了多久了。
  在柳青走开后,章倩瘪嘴,真以为我这么好骗,我家小白才不会这么久不来看我,肯定是出事了。
  这么想着,她继续锲而不舍的按着通讯仪,看你们能瞒我多久。
  ……
  “你还不接啊?”
  容绒曲腿坐在树干上,她身后几只小猴子互相打闹。慕容手上的通讯仪已经响了快半个小时了,吵得她脑仁疼。
  慕容也不回她,只是瞄了眼手腕上的通讯仪,上面的指示灯一直闪个不停,“嘀嘀嘀”的声音也一直没停止过。
  “我觉得吧,她肯定已经猜到了,你们瞒不瞒都一……”容绒的样字还没说出口就觉得自己后脑勺被什么一砸,她伸手一接,是个果子,然后摸摸脑袋接续说,“你们肯定瞒不……”话依然没说完,后脑勺再度被砸……
  容绒快速一接,还是个果子……
  她黑着脸转过脑袋,几只皮猴子依然没心没肺的继续玩耍打闹。
  “噗哧!”正好路过的袁渊看到这一幕,不厚道的笑了,调侃道,“它们在叫你一起玩呢!”
  容绒的脸更黑了,但她总不能跟几只小猴子计较,果断的换了个位置坐,刚想继续劝慕容,就见他竟然接通了通讯仪。
  “我会在过年之前回去。”对着通讯仪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
  容绒和袁渊呆愣愣的看他,怎么突然间就不犟了?
  别说这边被慕容弄了个愣神,那边章倩也张着嘴盯着已经挂断的通讯仪发愣,他这又是哪根经不对?
  容绒瞪着眼看他:“你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袁渊同样看他,不解。
  慕容嘴角扯起一个小小的角度:“小白快要回来了。”说着他抬头看向了正在往这边飞的大灰鸟,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两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不会打击太大神经错乱了吧,可是要打击早在两年前就打击过了呀,还等到现在?
  慕容也不理会两人诡异的眼神张开金属的翅膀,飞了下去……
  慕容刚一下去,张霖就从大灰鸟上跳了下来,正好落到了容绒和袁渊前面,一落地就扔下了个重磅炸弹:“灰鸟说感觉到小白叔叔的气息了。”
  容绒张了张最,艰难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它是怎么感觉到的?”
  张霖苦恼的歪头:“小白叔叔以前是不是在大灰身上留下过一道气息?”
  “……好像是有过。”容绒想了老半天才想起来貌似是有这件事,那是在他们给那群失去元力的人找解药的时候,为了在山脉中寻找张易初,慕白放到大灰鸟身上的,这件事还是容绒搭的手。
  “因为小白叔叔长久没有收回去,现在已经成为灰鸟的一部分了,小白叔叔应该就在附近,这样灰鸟才能感觉的到。”张霖继续解释道。
  张霖这一解释,容绒两人就明白了,可是慕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心有灵犀?
  ……
  雪,渐渐小了下来,但依然没有停止的趋势。这场雪,几乎掩埋了整个世界。
  慕容落地,收了翅膀。
  冷冽的寒风吹起了他的衣袂,这个男人依然如也一座山岳一般挺直着背脊,站立在风雪之中,等待着远处模糊的人影渐渐清晰,也越走越近……
  这一路上,慕白听的最多了‘独行者’这个组织的名字,他隐隐猜到说的应该就是慕容等人。现在,远远的看到站在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