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

第35章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第35章

小说: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慕容摇头:“没有。”他也只是怀疑,没有任何依据。
  “其实,有没有奸细,做个实验就知道了。”慕白淡淡的开口,“但是前提必须是,One他们的目标是我们。”
  “看One能不能找到我们,而且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袁渊马上明白了过来。
  如果One的目标就是他们,那么绝对不会做故意拖延时间的事情。就看他能不能准确的找到他们。
  “可是,这样那人会说吗?”容绒怀疑,“而且也不确定One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我们也不能真的一点准备也不做吧!”慕白依然语气平淡的看着众人说。
  若真什么都不做,才是傻了。
  抛开奸细一事不说,最后众人决定主动出击,被动接受不是他们的风格。
  但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宿命这种说法。
  慕容将昏迷中的慕白放到了一旁的树下,摆出战斗的姿态看向出现在他眼前的男人——One。现在的他全身改造过的地方都出现了黑色金属的肌理,所有的伪装在慕白昏迷的那一刻全都褪去了。
  他失去了元力,而慕白则直接失去了意识。
  “我没想到会是他。”慕容看着One危险的眯起了眼,“我更没想到的是,你的目标会是我。”
  One眼中,蓝色的电弧闪过,他微微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抬眼冰冷机制的看向慕容,毫无征兆的发动了攻击……
  ……
  这边孤身一人的容绒对面站着一个裹在黑袍里,和她等高的人。她不解的皱着眉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个有着熟悉气息的人:“你,究竟是谁?”
  那人放下自己的兜帽,露出一张脸小眼大的脸,那是一张和容绒别无二致的面容。
  她微微勾起了嘴角:“初次见面,我叫Three。”
  容绒瞳孔收缩,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她握紧双手,“你和我姐姐是什么关系?”
  那张和容绒一模一样的面目露出一个可爱的表情,偏了偏脑袋:“你姐姐?实验体CUK7吗?”她笑了笑,“那是我的母体哦!”
  容绒颤抖着双唇,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母体?”她突然间觉得遍体生寒。
  Three缓缓扯开一个诡异的笑容,在容绒闪神间就到了她的身旁,她凑近她的耳畔:“我是她的□□体呢。”声音呢喃,宛如耳语。
  但容绒却是一惊,想要瞬移开了却惊觉自己体内空荡荡的,所有的元力都不见了,她强自镇定,冷然说道:“那么你的目的?”
  “还没明白过来吗?”她偏着脑袋,“目的,就是你哦!”
  这时,容绒才在见到这人的惊愕中回神,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张易初!”她双目狠戾,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
  “张易初!”同样的话从十三口中吼出,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易初掐着张霖的脖子的手。
  袁渊在一旁死死的拉住十三的胳膊,让他不要冲动。
  张霖被紧紧的掐着脖子,双手无力的搭在张易初的胳膊上,不解,绝望的看着爸爸,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爸爸。”
  张易初扯开一个诡异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声音嘶哑粗厉:“我可不是你爸爸。”说着他把视线转向十三,“真是好久不见了呢,PN013。”
  然后他在十三不可置信的双眼中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鬼面具,面具下是一张面目全非的面孔,大面积的烧伤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碳化。他将张霖劈晕随手丢在了地上,拿下了双手的手套,解开了永远包的严严实实的外套……
  □□在外面的皮肤和他的脸一样,恐怖的烧伤,让人一看就会怀疑——这样的烧伤怎么可能还会活着。
  “你……”十三瞪大了双眼,“你究竟是谁?”这样的烧伤?十三脑海里什么画面隐隐一闪而过却怎么也抓不住。
  袁渊也不可置信的看向张易初,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完全看不出面目的脸上扯开一个完全看不出的笑容:“我从一开始就介绍过,我就在PN078的对面啊!”
  “我以前住你对门。”
  十三和袁渊突然响起他们和张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慕白说的话,那时十三和慕白理所当然的以为他就是被关在慕白对面的实验体PN035。然而现在看来,恐怕一开始就是他们想当然了。
  烧伤,对门,十三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是你!”
  “呦,想起来了。”
  十三讽刺的看向他:“被火烧成这样的滋味不好受吧!”说起来这人的这身烧伤还是拜十三所赐。
  这人原本也是实验体,不过后来成为了狩猎者。最让他开心的就是在慕白十三这些实验体身上寻找乐趣,他们越是痛苦,那么他就越是开心。说到底那也是个因为实验而心里病态的家伙。
  那时,在这人眼里他们这些实验体都是无力反抗的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只要不弄死掉怎么玩都没关系。
  可是就是在他眼里的砧板上的鱼肉把他关进了高温室烧成了这个样子,结果自然不需要多说,一个是还有用处的实验体,一个是已经失去战斗力的狩猎者,被放弃的是谁还用的着说吗?
  所以说一切不过是这人自找的。
  可是,显然他不是这么想的。
  从唯一还能看清楚的双眼中,满腔恨意流露出来,张易初握紧拳头整个人暴怒起来。可是突然他又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你不用试探我,反正你们也活不了多久了。不止你,慕白、慕容、容绒一个都跑不到。”他勾起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没有元力的滋味不好受吧!”
  没错,十三和袁渊现在同样失去了元力,不然他们早就出手了又怎么会一直跟他唧唧歪歪,可是他们甚至连他是什么时候下的手都不知道。
  “我只问你。”十三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张霖,眼里闪过一抹心疼,“是不是你杀了张霖的爸爸,代替了张易初?”
  “从一开始,我就是我哦!”张易初提了提脚边的张霖,“至于他……不过无聊消遣的产物而已。”
  这话说的,无情至极。
  十三张了张嘴,想说,我不信!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张易初对于张霖的紧张和疼爱不是作假的,可是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会这样伤害他。
  如果真的只是一个消遣的玩物,他一早就该杀了他了,现在也只是打昏他而已。
  最后十三也只是问出:“你到底想怎样?”
  “自然是,带你们去该去的地方。”
  ……
  慕容失去了一只金属的手臂,外表跟真是经络别无二致的神经线□□在外,却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但是他对面的巨大黑豹也没有讨到多少好处,断了半截的尾巴不断的还有鲜血渗出,染红了下方的土地。
  背部一条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在深点几乎能直接砍断他的脊骨。
  一人一豹都喘着粗气,疲惫不堪,但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都在竭尽所能的寻找对方的空隙。
  突然,一人一豹同时动了……
  他们的速度快的完全看不清身形,只见两道影子在空中碰撞分开,再碰撞分开,随着鲜血的洒出,纯粹力量与力量的对决,毫无任何花哨可言。
  这样下去,两败俱伤是毫无疑问的结局。
  这时,一个身影从不远处缓步走来:“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狼狈,One。”
  那人走近了,才发现那人的胸口处的破损衣襟上已经干涸了的血液,还有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
  “给了我个这么大的礼,你说我该怎么谢谢你!”艳丽的男子笑容冰冷,他现在恨不得撕碎了眼前的豹子,但他知道还不到时候。
  One完全无视了男子,他的的兽瞳一眨不眨的盯着慕容,哪怕慕容再好奇来人的身份也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分心的下场就是死在他的利爪之下。
  最后,慕容狠狠的将黑色猎豹掷到了地上,掰断了他的四肢让他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
  慕容还记得这个人是慕白的亲生哥哥。
  但是同样慕容自己也已经伤痕累累,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站起身面对那个长发艳丽的男子,他不能倒下,不然慕白……
  艳丽的男子饶有兴趣的看向慕容,拍了拍手掌:“你很强,你全盛时期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可是现在嘛……”
  话还没说完男子就犹如灵蛇一般绕向慕容,他张开嘴,尖利的两颗牙齿在里面若隐若现。
  慕容面不改色,哪怕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依然快如闪电的伸出手,准确的擒住了男子的下颚。
  但是他现在只有一只手……
  男子整个人绕在了慕容身上,下半身直接变成了一条粗壮的紫色蛇尾,紧紧的将慕容勒住让他动弹不得。
  该庆幸,慕容是半机械改造人,男子蛇尾的缠绕力惊人,但是却撼动不了慕容金属的身体。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开始比起了耐力。
作者有话要说:  

  ☆、全军覆没

  一半是黄沙漫天的连绵沙漠,一半是生机勃勃的绿色丛林,泾渭分明。
  慕白站立在两处地界的中心,仰着脑袋,刺目的骄阳让他不自觉的眯起了眼,那是扭曲着随时都会坍塌的天空。
  这里,是他的精神世界。
  而这一回,他也终于看到一直存在于他脑海里那股意识的真实面目——那是一个和他有着两三分相似的年轻男子。
  此时,那人就站在漠漠黄沙的那一方世界,安静的注视的慕白。
  慕白收回视线,走向森林的那边,他转过身正对着那人:“我该怎么称呼你?”慕白面色平静,对于男子的样貌似乎一点都不好奇也不惊讶。
  “你猜到了?”年轻的男子兴味的笑了起来,带着点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骄傲。
  慕白微微点头:“猜到了。”
  “那你想要怎么称呼我?”男子又把问题丢回给了慕白。
  “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父亲。”无论语气还是神情,慕白一直都是淡淡的样子,但男子轻易的听出了其中的坚决。
  “博士,你可以这么叫我。”说着男子挑了挑眉好奇的问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知道我还有个父亲的时候?”
  男子,或者说郑子擎更加的疑惑了:“你是怎么联想到一起的?”
  “你可以归结为直觉。”
  对于慕白明显的敷衍,他嗤笑出声:“不愿说就算了。”郑子擎抬脚只是一步,就走到了两方世界的边界处,“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
  慕白身形一晃就到了郑子擎对面,两人面对面站着,中间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你会让我出去吗?”慕白让自己保持着绝对的理智来面对眼前这个人。
  一旦乱了方寸,两方世界的平衡就会打破。说到底,不过是互相吞噬看谁能活下去而已。
  郑子擎轻轻笑了起来:“你不需要真紧张,站在这里的我还不能拿你怎么样。”
  慕白微微疑惑,稍微一思考便明白了过来:“你是不完整的。”不完整的,或许可以乘现在……
  “不可以打歪注意哦!”郑子擎竖起食指摇了摇,敲了敲透明的屏障,”而且这道屏障也是你竖起来的。”
  慕白自然不会这么冲动的解开屏障,直接上去和郑子擎来个你死我活。他将积压在心底的疑惑问出:“你想要我的身体?为什么?”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是什么时候留了道精神体在我的精神世界里。”
  郑子擎并没有直接回答慕白的问题,他只是问:“你真的不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吗?对于你的问题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给你解答。”
  “知道了又怎么样?”慕白依然是同样的答案。不是不好奇也不是不担心,只不过,“你也不会让我出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慕白锲而不舍的把话题扯了回来。
  郑子擎兴致缺缺的一瘪嘴:“在发现你能够自动修复自己基因的时候。”
  慕白依然不解。
  “就是,你养父母死去后你生了一场大病的时候。那从没觉得你那时在医院待的时间有点太长了吗?”
  郑子擎这么一说慕白才想起,在他养父母刚刚去世,他还没被送进孤儿院的时候他的确生了场大病,几乎把命丢了。
  可最后他依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在医院待了好长时间。那时还小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来那会医院从没要求他付过什么医药费。明明病好后身体在逐渐康复可是医生总会要求他做各种检查,说他还需要在医院休息观察。
  现在想来真是处处都透着不对劲。
  “所以说我可是一直陪伴着你长大的呀,我亲爱的孩子。”郑子擎笑容诡异,看向慕白的眼神,赤|裸|裸表明,我的所有物。
  慕白厌恶的敛起双眉,真是足够恶心的眼神。
  ……
  慕容并不知道慕白的昏迷只不过是因为无法离开精神世界。
  此时,他和蛇男的僵持已经持续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再拖下去,输的会是体力不支的他。
  正在慕容打算速战速决的时候,蛇男突然放开慕容退了开来,他摆着手瘪嘴说:“没劲。”
  慕容不解的皱眉,这人……什么意思?
  “我干嘛要和你死磕呢?”说着蛇男将自己的视线投到了一旁失去意识的慕白身上。
  慕容眼神一凌,但已经阻止不及。
  他眼睁睁的看着慕白成为了蛇男威胁他的筹码,他说:“你说是你自己打晕自己呢,还是我亲自动手?”蛇男伸出分叉的舌头嘶嘶的说着。
  慕容让自己强自镇定下来,有90%的可能性蛇男不会伤害慕白,但慕容也不敢去赌剩下10%,如果有个万一呢。
  可是若就这样束手就擒,也是极为糟糕的选择。
  就在慕容进入两难境地的时候,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有什么好选的,反正就剩你一个人了,直接跟我们走一趟不就好了。”
  慕容和蛇男同时将视线转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看着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扛着个和她别无二致的人走了过来。她的身旁跟着的正是拖着十三和袁渊的张易初。
  说话的正是那个和容绒一模一样的小孩。
  这可真所谓是全军覆没。
  Three看向倒在一边伤痕累累,失去战斗力的One,又看了看正用慕白来挟持慕容的蛇男:“你们也太没用了吧!一个NO。1一个NO。2,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半机械人?”
  蛇男,也就是狩猎者NO。2——Two挑了挑眉:“如果你能解决掉他,我这个Two的称号就交给你了怎么样?”
  Three瘪了瘪嘴:“谁稀罕。”
  话音刚落,她便迅速的将肩上的容绒一丢迅速的袭向慕容。
  Two也在同一时刻放弃慕白,攻向慕容。其实正如慕容猜测的,慕白这人他不能动,不仅不能动还要将他全须全尾的带回实验基地。
  两人同一时刻,前后夹击。
  慕容只能勉力招架,不过片刻就露出了败像。
  “砰”
  Three一脚踢向慕容的头颅,被他用仅剩的一只手挡格。另一边Two紧接而上,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
  Two一个蛇尾缠绕,将慕容的右脚关节错位,尖利带有剧毒的牙齿趁着慕容抵挡Three攻击的时候狠狠的咬向了他的脖颈。
  随着慕容倒地,Three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腕和脚腕,这人可真硬:“把他的手也带回去吧,说不定博士会想要研究。”
  Two吐出一口血水:“他怎么办?”指着已经因失血过多而失去意识的One。
  “别管他,博士已经放弃他了。”
  Three、Two、张易初三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