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

第38章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第38章

小说: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该庆幸的是救他的时候有把拆下来的零件一个不落的给带过来了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人是比他们这些实验体更为神奇的存在。一个人大半部分都是机械,为什么还能活的这么顺畅,他还有人类的功能吗?
  猫爪少年带着部分猫科动物的习性,舔舔爪子——真是相当好奇!
  对于救了他的这些实验体的心里活动慕容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专心的将这里的重要数据全部复制到自己身体内的内存里,并且通过控制监控系统寻找慕白他们的所在。
  虽然已经从这些救了他一命的实验体们口中知道慕白容绒他们都逃了出来,暂时都没什么危险,但是不亲眼看过总是不放心的。尤其是郑子擎的主要目标就是慕白。
  通过监控器,慕容找到了正在走廊上行走的慕白,跟在蛇尾人身后的袁渊和十三,情绪低落待在容蓉实验舱旁边的容绒。
  看到这些自然也看到了大半个实验基地都是尸骨横躺,鲜血满地。
  “那些狩猎者呢?”那些被芯片控制的狩猎者怎么可能看到这些实验体叛乱而毫无动作,他看看草草一看这所试验基地里的狩猎者简直少的可怜。
  “死啦!”猫爪少年甩甩尾巴,“都死的差不多了。”脸颊两侧的猫胡须微微颤动,显然对于狩猎者的死亡乐于见成。
  “大部分都是博士杀的,都不知道他发什么疯。”其中一个头上长角,胖的几乎都成了球样的姑娘脆生生的补充,语气惊惧,“听说博士活不了多久了,杀了那些狩猎者是为了续命来着。”
  “所以你们就乘机叛乱?”
  “才不是。”猫爪少年反驳,“是Seven,是他把我们放出来的,他说听他说的做我们就自由了。”
  “是哒!”球样的姑娘不以为然的瘪嘴,“要不是打不过他我早逃了,谁还听他的,谁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猫爪少年接着说:“死了不少人,这里所有的实验体起码数百,现在还活着的撑死了十几。”他心有余悸的用爪子拍拍胸口,“幸好我们战斗力弱,不需要上去打架。”
  “嗯嗯。”球形姑娘应和。
  慕容总结了他们的话,活下来的都是战斗力弱的。
  在这样的末世里,战斗力若的又能活多久……那个Seven应该根本没想过让这些实验体活下去,用心险恶。
  慕容正心里思量的时候,眼前的猫爪少年突然没了踪影,代替在那个位置的是一只……鬼面猴?
  球形姑娘被吓得大叫一声,咕噜噜的滚出老远:“诶,妈呀,这什么?”
  然而还没等她重新从地上坐起来,只见那猴子尾巴一甩碰到了慕容。
  然后慕容消失了,代替他的是刚刚消失的猫爪少年。
  猫爪少年茫然的左右四顾——刚发生了什么?他怎么突然就跑到另外的地方去了,现在是又回来了?
  ……
  不需要慕白做任何动作他眼前的电子门就打开了。
  慕白抬眼,里面的男人坐在高椅上面对着他,他的身后是四四方方整齐排开的光屏,上面反映着这个试验基地各处的情况。
  “啪啪啪……”男人勾着嘴角拍拍手掌,“恭候多时。”
  慕白抬脚进去,这才看到站在旁边完全看不出面目的焦炭人——他是谁?慕白疑惑。
  看到慕白看向焦炭人,男人兴味的笑着说:“怎么,老朋友见面不认识了?”
  老朋友?慕白面色不显,但心里依然疑惑,他见过这个人吗?
  “也难怪,他以前可一直戴着面具,你认不出也正常。”
  男人这一说慕白就明白过来他是谁了——张易初。
  他从来没想过那个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人,里面会是这副模样。
  这个样子,活下去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
  慕容神色不变的收回放在张易初身上的视线,看向男子:“你的意识体不听你的了,所以千方百计的让我来到这里。”
  被戳到痛脚的男人,眼角抽出忍住的怒意:“无论手段如何,目的达到了不就可以了?”生来自负的他从来没想过他的意识体会背叛他。不,应该说想要取代他。
  “那么……你的目的达到了吗?”慕白轻飘飘的问他。
  “你已经来了,很快不就能够达到?”男人反问。
  慕白偏了偏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你为什么会以为我会乖乖听你摆布?”
  “猎物已经进了笼子……还有逃出去的可能吗?”男人同样不解,这又有什么好问的。
  “当然……”慕白一个闪身到了男人的身后,出爪,“有可能。”
  但是男子像是早有所料一样轻轻松松的就避了开来,他嘴里说道,“那是猎物太天真。”
  男子脚步一步不动,然而慕白的所有攻击全部落空……
  他实力为恢复到顶峰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你能预料到我的攻击轨迹。”
  慕白退开肯定的说道。
  男子笑而不语。
  预料到他的攻击轨迹,提前避开……
  如果……慕白再度提速上前,速度几乎连成了一片残影。男子虽然移动了步伐但是依然游刃有余的避开了所有的攻击,并且他只是双手背在身后纯粹的躲避没做任何攻击的动作。
  他一直面带着微笑,像是在无声的告诉慕白,没用的。
  就算能够预测到慕白的攻击轨迹,但如果慕白的速度足够的快,快到男子无法反应,那么一切都是白搭。可惜,男子本身就有不下于慕白的恐怖实力。
  而预测,不过是锦上添花,让他更加的立于不败之地。
  很快,慕白就想通了这些。他正打算退开的时候男人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微微一笑:“来而不往非礼也。”
  说罢,手掌用力握紧……
  慕白心下一惊,赶紧一个旋身挣脱了开来,就算这样他的手腕也有了脱臼的现象。
  如果再晚一点,他的手绝对会被生生掰断。
  男子危险的眯起双眼,似乎不满慕白的逃脱。
  一直站在一旁旁观的张易初,微不可见的皱眉,这样下去是不可能杀掉他的。但是……
  男子突然一声咳嗽,丝丝血迹从他唇缝间流出。
  男子毫不在乎的将其擦去。
  但是,郑子擎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这才是他为什么这么着急捉来慕白的原因。
  他需要慕白的身体,更正确的说,是元晶。
  他完全可以暂时随便拿过其他人的身体来用,但生来自负的他,要就要最好的。将就这种东西从来都不会存在他的生命里。
  更何况他对慕白的身体早已觊觎已久。
作者有话要说:  

  ☆、方法

  被猴子的尾巴一碰场景瞬间转换的慕容眨眨眼,漠然的看着眼前咬着烟头眼神放空的男子。
  男子望着空荡荡的天顶吐出嘴里的烟头:“没想到这里也会有人来。”
  “杀了你是不是就能削弱掉他大半的力量。”疑问句慕容用肯定的语气说出。那些猴子是张易初带来的,在施行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就说过,郑子擎本身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毕竟他毫无节制的拿自己做实验,不可能没有任何副作用。
  而破败的身体是无法承载太强的力量的,因此郑子擎将自己大半的力量放在一个人身上。
  他的弟弟,郑子帆。
  郑子帆从兜兜里又掏出一只烟叼在嘴里,打了个响指,一束小火苗出现在他的食指上,点上了烟。
  “你以为?”他漫不经心,似乎对于慕容想要杀他的目的毫不在意。随后他终于抬眼分了些视线给慕容,“你杀不了我的。”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对于郑子帆否定的答案他毫不在乎,能不能杀不是他说了算的。
  “那就试试吧!”他拿下烧了一小截的烟,无名指弹了弹烟灰。
  他的话刚刚落下,慕容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一拳挥出正中目标。但是,活生生的人在被他击中的瞬间变成了一团烟雾,洋洋洒洒的散了开来。
  而郑子帆早已出现在房间的另一头,他反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懒散的趴在椅背上。似乎困极了一样眯着眼,张嘴打了个哈欠:“知道我存在的人不少,但真正能找的到我的可是一个都没有。你说我会在哪里,猜对了有奖哦!”
  完全不理会郑子帆的调笑,慕容抓准时机再度闪身上前,挥拳……同样,击中的依然是一团烟雾。
  “都说了我不在这里,不过让你来这里的那个人能知道这个地方也不错了。可惜,也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已。”郑子帆絮絮叨叨的,似乎很久没和人说话的样子,要把所有的话都一次性讲个遍,“你确定让你来的那人没骗你。不过好像也没欺骗的必要……说起来,你知道怎么回去吗?”
  回去?回哪去?
  郑子帆头也没抬,依然眯着眼打盹的样子,嘴里却是不停的念着:“哦……都忘了不是回去,应该是出去。你知道怎么出去吗?”还不等慕容回答他就自顾自的自问自答,“你肯定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你又怎么会知道。你说我哥这人一点都不好我为什么还要护着他呢?当然要护着,谁叫他是我哥呢,而且对我也还是挺好的。你说对不对?问你有什么用呢,你什么都不知道……”
  慕容绝对想不到郑子帆竟然会是个话痨,一说起来竟然滔滔不绝而且特别喜欢自问自答,与其说他是在问慕容不如说这人已经习惯了自说自话。他更本不需要慕容的回答。
  慕容很清楚在找到这个人的真身之前他是无法攻击到他,更别论是杀了他。于是他顺着他的话题说了下去:“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对于慕容拗口的问句,郑子帆像是听到了好听的笑话,笑得乐不可支:“你当然是不知道,你又怎么可能知道。”他瘪瘪嘴,“拖延时间是没用的,你找不到我。除了我哥没人能找到我。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我有很多时间和你耗,但你们的时间恐怕不多吧!”说着他故作幽默的眨了眨眼,却说不出的漠然。
  那是一副冷眼旁观的姿态。
  被说中了心思慕容也面不改色,但是心里却泛起了焦急,正如郑子帆说的,他们的时间不多。
  越拖对他们越是不利。
  看着郑子帆懒洋洋的趴在椅背上,嘴里叼着已经燃到尽头的烟头,眯着眼要睡不睡的样子。慕容知道从这人身上是撬不出什么东西了,他这才仔细的观察这个密封的空间。
  除了天顶的白炽灯,这里没有任何光源。四面都是刷黑了的墙壁,整个空间显得暗沉沉的。一张床,一张书桌,这里不像是一个人能够生活的地方。
  难道真如他所说的,张易初从一开始就错了?
  你们找不到我的。
  除了我哥没人能找到我。
  慕容再一次仔细的观察起趴在椅子没个人形的懒散男子:“郑子擎对你很好?”他试探性的问。
  “好啊,很好!”郑子帆说话的声音很低,闭着眼睛的样子更像是梦呓。
  “有多好?”
  “就是好啊!”
  “那怎么个好法?”慕容脚步无声,缓慢的靠近他。
  “怎么个好法?”郑子帆似乎无意识的重复着慕容的话,随即他偏头皱着眉,“怎么个好法?”
  慕容走到了他身后几乎贴着他的背,手下的触感是虚无:“对,怎么个好法,能说给我听听吗?”
  郑子帆冥思苦想了一会,烦躁的睁开眼:“就是好啊!我怎么知道……”凑近的一张脸让他瞬间熄声,“你……”
  慕容却淡定如常:“我又找不到你,也伤害不了你,你紧张什么?”
  是啊,我紧张什么?
  他继续说:“能跟我说说吗?”
  说什么?说怎么个好法?
  郑子帆思维出现了混乱,他……不知道?
  “看,你不知道。”慕容凑近他,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充满着诱惑,“他其实对你一点也不好。”
  郑子帆的脸瞬间扭曲了,甚至连身体都扭曲了起来。
  慕容趁机将手伸进他的身体寻找了起来。
  扭曲的身体,变得朦胧透明,化成了一团烟雾消失了……不再出现。
  慕容摊开手,手心里是半枚元晶,透明的元晶里面却是一团混沌,混乱不堪的力量,斑驳夹杂。
  本就不存在,当然也是找不到的。
  “不纯。”慕容淡淡的给出评价,这是属于郑子擎的半块元晶,里面的力量本身就是不属于他的。
  哪怕强大如斯,强行夺来的力量本身就不属于他自己的,所以身体才会快速破败,哪怕换具身体也坚持不了多久。唯有……一具达到顶级,超脱外物的身体,能够容纳任何力量的身体。
  慕容握拳,强大的力量将元晶捏成了粉末,元晶里面的力量四散开来消失在了空气中。
  他,该去找慕白了。
  慕容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他原先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只蹲坐着,甩着尾巴的鬼面猴。
  ……
  “你要带我们去哪?”袁渊和十三跟在人身蛇尾的实验体身后在试验基地七拐八绕的走了老远,但是这里就好像迷宫一样,一模一样的房间,走廊。绕了一段路就发现他们完全失去了方向,然而前面带路的蛇男没有丝毫停顿依然自顾自的走着似乎确定两人会跟上去一样,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好吧他可能是不会说话。
  “你们真的相信Seven的话?”
  本没打算得到回答的两人突兀的听到他的声音,愣了愣。
  “你会说话?”袁渊惊讶,毕竟从一开始就没见他开口说话,虽然这声音实在算不上好听。
  “我有说过我不会说话吗?”蛇男划动着尾巴转过身看着两人。
  两人沉默,他的确从头到尾都没表示过他不会说话,只是不开口说话恶意。
  “你之前问的是什么意思?”抛开这个不提,十三不解他第一句问的话。
  “字面上的意思。”
  袁渊皱眉:“如果相信了会怎么样?”
  蛇男神色不动,淡淡的回答:“没命而已。”
  “那么你又是什么意思?”十三疑惑的看他,金色的竖瞳对上蛇男竖瞳竟然异常的相似。
  蛇男因为十三的眼睛诡异的生出了一丝好感,他说:“进来了哪怕是死都已经出不去了,因为博士已经将这里抛弃了。”
  “可是他自己还在这里?”两人疑惑。
  “因为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这处试验基地,不,是整个‘神域’都被他放弃了。”蛇男顿了顿,“他建立‘神域’的目的从来就只有一个而已,而现在他快要完成了。那么‘神域’也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对于蛇男说来说去总说不到点子上,十三不耐的问他。
  他抿了抿唇:“带我们出去,这里还有很多实验体。Seven以为他们都死了,实际上他们都还活着。他们都待在一处,你们能够带我们出去,不,是你们肩上的猴子可以。我亲眼看见的它替换掉了一个被遗弃的实验体来到这个实验基地的。”
  袁渊问他:“我们为什么要帮你?”最主要的是,猴子不是他们的根本命令不了好嘛。
  “你帮我们,我就告诉你杀死博士的方法,除了那个方法你们任何人都杀不了他。”
  两人对视一眼,暂时答应了他的要求。鬼面猴是能够听的懂人语的,尤其是张易初亲自□□过的猴子,希望这些猴子能够配合吧,不然还是要找张易初。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完结

  ☆、终章

  蛇男告诉袁渊和十三关于杀死郑子擎的方法,条件则是将他们这些实验体送出这里。而且必须是他们先做到才会告诉他们这个法子。
  袁渊两人自然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他的话,但是这个疑问很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