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孽藤缘 by 朱雀恨 >

第2章

孽藤缘 by 朱雀恨-第2章

小说: 孽藤缘 by 朱雀恨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都是虚症,但谢公子脉象虽乱不浮…”胡大夫略一沉吟:“子不语怪力乱神,照说医者也该如此,但有几句话,若是瞒着王爷,胡某心下不安啊…” 
      纪凌看他躬身候着,自己不给个台阶老头儿这话断断是不肯往下说的了,冷笑一声:“什么乱不乱神的,你只管说。” 
      “这谢公子在京中也是颇有名声,人称他能通阴阳,见鬼怪,伏魔除妖,请神做法,无一不通,胡某也是将信将疑,但今日一见…” 
      “哦,伯乐能识马,你还能识巫师?” 
      “不敢。谢公子是否真能通灵,老儿不知,但他脉象,气血却是不同常人。他的虚症并非新染,应是沉疴已久,按他这个宿疾,早该是缠绵病榻的人了,再经这次的事,换了旁人只怕已没了性命。只是他…他那脉中有股子阴气托在那里,浮浮薄薄,却也不散,这才延了性命,胡某行医数十年还是头一次遇见。” 
      “你想说什么?”纪凌长眉一轩。 
      “胡某也是臆测,这谢公子身上怕是有不干净的东西,这样的人恐是会吸人阳气,王爷千万谨慎。” 
      纪凌听了抿着唇,半天没言语。胡大夫以为他是怕了,仔细端详,纪凌嘴角轻轻勾着,却似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胡大夫正诧异间,纪凌忽地伸出手来:“你帮我把把,看我脉中又有什么?” 
      胡大夫到底是深知纪王府内幕的,惊是惊的,脸上分毫不露,帮纪凌轻挽袖子,立在厢房前诊起脉来。 
      “王爷脉搏有力,气血顺畅,是安泰之相。” 
      纪凌拢了袖子,挑起眉毛:“我这脉里却没东西托上一把?” 
      “王爷是大贵之命,鬼神都不敢近,怎么会沾那些东西?” 
      胡大夫说得恭敬,纪凌却冷哼了一声:“照这么说,我也不必‘谨慎’了。”说着一挥手,进了厢房。 
      长廊之上,清风过处,内院馥郁的花香架着这风载浮载沉飘了过来,中人欲醉。童子见胡大夫呆立原地,轻轻叫了声:“老爷。”手指碰到老头肩膀,胡大夫浑身上下一阵哆嗦,童子抬头,见他一张脸都青了,定定看着自己,似入疯魔。童子怕了,再唤了声“老爷”,胡大夫这才如梦初醒,眼珠子一错,冷汗淋漓而下,他一把抓住童子的胳膊,疾行而去。 
      ++++++++++++++++++++++ 
      3 
      却说西厢房里,谢清漩正似睡非睡靠在床上,只听门帘一响,一阵脚步向这边过来,床前的使女低低喊了声“王爷”,他以静制动,也不做声。 
      “睡了三天还不够吗?”床往下一陷,人靠了过来,不等谢清漩说话,下颚已被人捏住:“这脸倒是越发的白了。” 
      “王爷。”谢清漩挣了一挣,奈何纪凌手劲奇大,竟挣不开,下颚处一片生疼。 
      纪凌见他轻蹙了眉头,病后体怯,难得显出几分楚楚的味道,一时心痒,腿一抬,也不脱靴子,径自上了床,一手把谢清漩揽了过来,一手自他的领襟探入,轻轻摸索。这男子的胸脯,比不得女子,有两团馨香酥软,只是那细细的乳首,摘取之间,软腻可爱,也颇可把玩,只是捏揉了半天,也不见乳头硬起,纪凌便有些扫兴,想到交合那日,任凭自己百般撩拨,却只听谢清漩呻楚,也不见他情动,想到这里一股怨毒自胸中升起,指尖贯力,掐捏着小小的乳尖,不似押玩,倒像是上刑一般了。纪凌一边折辱谢清漩,一边含了他的耳珠恨声道:“你还真不能经人事啊!莫非你胯间那东西是假的不成。”说着手从他胸前滑下,一路经腹及股,直探如双腿之间,可摆弄了半天,手中那个东西,依旧软柔如棉,竟连那天的光景都不如了。 
      “王爷,”谢清漩轻轻按住了纪凌的手:“我早跟王爷说过,我是个废人,留在身边,只是扫兴。” 
      纪凌反手握住他的手,谢清漩的手指纤长,手心干爽,抓在手里,虽不旖旎,却有种莫名的安心之感。纪凌将他扣住,一手抬起他的下巴,凑过去吻他,谢清漩病后嘴唇有些干涩,他不会迎合,那舌头也是木的,纪凌一个人辗辗转转,好没意思,真正觉出怀里的毕竟是个男人,那滋味跟女人比真是差了很多。可他偏不想放下手中这个男子,仿佛意在形外,纪凌总觉得那身子里有什么东西是他要的,看不到,摸不到,锤他,打他,也出不来,吐血受苦的似乎是谢清漩,可独个儿焦躁的却是纪凌。 
      纪凌最恨自己一团火,对方一块冰的处境,他偏要他难耐,火烧城门,还能让池鱼跑了不成! 
      “你睡了三日,这可又添了三条人命。”纪凌说着手指悠然地沿着谢清漩的眉毛勾画着:“你看那些女人,知道是王府召妓,又有黄金白银堆在眼前,即便耳中刮到两句闲言,也巴巴地一个个赶来受死。你说这人命怎么那么贱呢?” 
      谢清漩笑了一声:“王府威严,谁敢违逆。来是死,不来就躲得过了吗?” 
      “真是个明白人。”纪凌捧住谢清漩的脸:“可到了自己身上怎么就不明白了呢?做个法,真能要了你的性命不成?” 
      谢清漩不吱声,纪凌也不逼他,柔柔地抚着他的脸:“你不明白也没关系。你城东那别院里还住着个妹妹吧,十三岁的丫头该是明白人了,我今晚就让人把她抬来!” 
      ——'待续'—— 
      谢清漩一把握住了纪凌的手指,真是急了,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既然是你的亲妹妹,姿容应该不差吧,不知会是怎样一番滋味。”纪凌盯着谢清漩促狭地笑了,只恨对方是个瞎子,看不见自己得意的样子。 
      “王爷。”谢清漩低低唤了一声,叹口气,忽地凄然一笑:“你要怎样,我便怎样。只求你放过她罢。” 
      一个“好”字吐出,纪凌反有些懊恼,语气未免含酸:“你倒真是心疼妹妹。”他放开谢清漩拧身下床,靴子沾地,想起了什么似的,加了一句:“骨肉分离总是不好,干脆把他接来王府吧。你也安心,我也跟她亲近亲近。”说着嘿嘿一笑,正要起身,却发现谢清漩还握着自己那根手指,兀自不放。纪凌挣了挣,谢清漩忽地将他的手指狠狠往后一掰,竟似要把这指头拗断一般,纪凌算是吃得痛的,也惊得喝了一声,他劈手一个耳光,把谢清漩抽翻在床上,这才挣出了自己那根手指。 
      这纪凌自小是娇宠惯了的,莫说是打,真是骂都没被骂过一声,今天这事儿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羞愤一时盖过了疼痛。他咬着牙,拽住谢清漩的头发,把他拖到地下,一脚一脚直往那人心窝子踢踏过去。床边的使女早吓懵了,那谢清漩也不求饶,咬着唇一味隐忍,房间里只有纪凌自己气咻咻的鼻息,怒意渐退,纪凌倒觉出几分索然,又往谢清漩身上重重加了一脚,他在床沿坐下,狠狠地盯着伏在地上的人。谢清漩脸冲下蜷着身子,看不清面目,纪凌用靴尖勾起他的下巴,只见谢清漩闭着眼,嘴角挂着血丝,脸色煞白,神情却是坦然,纪凌火气上涌,再次将他踹翻在地。 
      “你活腻了啊?” 
      谢清漩从地下挣扎着坐起,面向纪凌,睁开空洞的双眼,纪凌头一次在白天对上他的眼睛,心下也是一惊。谢清漩那双眼睛生得极好,再配上两道秀眉,真所谓眉目如画,清俊非常,只是那黑漆漆的双眸没有焦点,恍恍惚惚,蒙昧如纱,对着你,似看非看,盯得久了,竟叫人后颈发凉。 
      谢清漩悠悠开了口:“我命如草芥,生死对我,算不得什么。王爷是千金之体,有个闪失就不好了。” 
      纪凌喝问:“你敢威胁我?” 
      “不敢。”谢清漩微微一笑:“只是关心则乱,我怕自己身不由己。” 
      风入窗棂,散落的纱帐翩翩欲飞,纪凌一手捺住。这个宅子,这个院子,乃至这个京城,都是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界,谢清漩再扑腾还能扑腾出他的掌心?想是这样想,心头黑压压一层阴雨却总是不散。眼前这个人是个棉里针,看着可心可意,软顺非常,冷不丁扎一下,却也入骨见血。 
      ++++++++++++++++++++++ 
      纪凌走后,谢清漩迷迷糊糊躺了一下午,掌灯时分,使女服侍着他喝了些粥,刚在收拾碗盘,外面一阵人声。谢清漩一怔,推被坐起,侧耳倾听。 
      使女扭头一看,原来是纪凌来了,他边走边侧身跟一个少女说话。那少女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长得娇媚可人,身姿窈窕,面若芙蓉。 
      少女见到床上的谢清漩,登时红了眼圈,扑过去,哽咽着叫了声:“哥。” 
      谢清漩伸手揽住女孩,眉目间流露出稀有的温存。 
      “哥,听说你病了,好些了吗?你怎么也不捎个口信回来,急死我了。”说着,少女抱住谢清漩的腰,嘤嘤哭了起来。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别哭,小汐。”谢清漩摸索着抬起她的下巴,为她拭泪。纪凌立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们。 
      “哥,王爷说你要静养,让我过来照顾你,等你好了,再送我们一起回家。” 
      谢清漩点了点头,背对着纪凌说了声:“多谢王爷。” 
      ++++++++++++++++++++++ 
      小汐毕竟年幼,一路颠簸,已是劳累,再加上这一哭,很快倦了,哈欠连天。纪凌吩咐使女带小汐去休息,屋子里只剩下他和谢清漩两个。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听得灯花“噼啪”轻响。谢清漩不知纪凌在干些什么,也不想问。良久床前响起一阵衣物落地的悉索声,身上的被子被人掀开,一个灼热的身子蓦地压了上来。不等谢清漩作声,纪凌抓住他的腰,一把将他翻转了过去。下体地亵衣被剥了个干净,上身衣物却分毫未动,耸动之际纪凌狠狠咬住谢清漩的肩头,谢清漩挣扎不开,便也由他强取豪夺。纪凌的喘息越来越重,他俯下身子,攥住谢清漩的手,两人十指纠结,汗液濡染,倒似有几分缠绵。颠倒至极,纪凌将谢清漩的腰往下一按,腰间一送,顿时酣畅淋漓。与此同时,谢清漩发出一声惨呼,原来纪凌登顶的同时,竟捉住谢清漩左手的中指,硬生生将它折断! 
      纪凌从谢清漩体内退出,望着身旁满头冷汗的男子冷冷一笑:“我叫你身不由己。七天之内,给我除了这院子里的魔障。若是不行,今日这番苦楚,七日后便是你那妹妹领受!” 
      纸上的字谈不上章法,倒也圆润可爱,真是字如其人,接过单子,纪凌望着执笔的小汐,长眉一轩:“就这些?” 
      小汐点了点头:“我哥说了,置下东西,今夜子时就可做法。”说着低下头去,自顾自地在宣纸上涂画起来。 
      纪凌拈着那张单子,眉头微蹙,单子上的东西没什么古怪,不过是黄纸香烛一类,只是谢清漩这次答应得未必太爽快了一些。断指后的第二天,一早谢清漩便打发使女来说,他愿意做法,只是要掐算吉时,置备法物,请纪凌再宽限几日,起先纪凌以为这是谢清漩的推诿之词,谁知谢清漩倒真的筹措了起来。纪凌白天去厢房,总见谢清漩在那边念念有词,一派装神弄鬼的样貌,小汐随伺左右便如他的双眼一般,兄妹两个默契非常,谢清漩要什么东西,无须开口,眼眉一抬,小汐便已奉到他面前,纪凌是独子又兼父母早丧,家中虽说仆从如云,但他心高气躁,最是个难亲近的,所以这么多年下来,身边贴心可意的人,可以说一个也没有,谢氏兄妹虽是贫贱,但这份骨血亲情,却是他无缘体味的,纪凌看了,面上声色不动,心下却又嫉又恨,夜里床榻之间总不免变着法的折腾谢清漩,许是顾忌着小汐,不管纪凌怎么羞辱,谢清漩都隐忍了下来。那小汐到底是个孩子,根本没觉察出谢清漩和纪凌间的瓜葛,看到谢清漩裹住的中指,问了两声,谢清漩只说是扭到了,她竟也没有深问。 
      “嘿嘿。”见纪凌眉头深锁,小汐伸出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纪凌回过神来,说来有趣,这王府上下个个见了纪凌都是战战兢兢的,唯有这谢氏兄妹不同,谢清漩敢逆龙鳞,而小汐对纪凌身上的戾气全无知觉,丝毫没有畏怯之相。 
      “对了,我哥还说,今夜的法坛设在后花园紫藤树下,一到子时,闲人摒退,只留你,我,他三人做法。”女孩说着嫣然一笑:“王爷,你怕吗?” 
      “怕?那也是鬼见了我怕!” 
      ++++++++++++++++++++++ 
      午后平地里刮过一阵冷风,转眼天边低低地压了层灰云,不一会儿惊雷阵阵,下起了瓢泼大雨,这雨一下便没了停的势头,铺天盖地,绵绵不绝,直到掌灯时分兀自下个不住。眼看子时的法事是做不成了,纪凌心下焦躁,使女上茶时一个不留神,略略泼了一些出来,被他一脚蹬翻在地,挥袖将桌上的东西统统拂到地下,纪凌拧身出屋,直奔西厢而去,见此情景,一边的小厮忙撑起把伞匆匆赶上了纪凌。 
      耳听得长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门帘一摔,纪凌大步进屋,小汐正坐在床沿跟谢清漩说话,猛抬头,见纪凌满脸阴云,不觉也是一惊。 
      小厮拿过把凳子,恭恭敬敬地伺候纪凌坐下,纪凌也不说话,冷冷瞪着床上的谢清漩。 
      谢清漩听这动静,心下已是分明:“王爷找我有话说吧,小汐,你先回房去,子时带上东西直接去紫藤树下等我。” 
      小汐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小厮冲屋中的使女使了个眼色,使女心领神会,引着小汐回房歇息了。 
      小汐她们前脚出屋,纪凌“啪”地将手边的一个茶盅甩下了桌:“子时,子时!你还要哄我到几时?你眼瞎了,这耳朵也聋了不成,这么大的雨你听不见吗?”说着欺身一步坐到床上,一把扣住了谢清漩的颈项。 
      他手劲奇大,谢清漩透不上气,伸出双手想把他抓开,纪凌嘴角轻杨,握住他左手被拗断的中指狠狠一折,谢清漩倒抽一口冷气,险些昏死过去。看着冷汗淋漓的谢清漩,纪凌胸中郁卒稍解。床上的男子脸色惨白,为了忍痛,他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唇,淡粉的唇已见血色,纪凌小腹一阵灼热,他就爱看他在锦衾绣帐间痛苦的模样,即便不能用情欲引他动容,他也要他销魂荡骨,所谓至乐至痛也不过一线之隔,他就不信自己摆布不了他!纪凌按住谢清漩的双肩,整个人压了上去,床檩摇曳,幔帐轻晃,纠缠反覆间两人都已衣衫半褪。 
      凳子“喀”地响了一下,俯首谢清漩颈间的纪凌才想起来小厮还在屋中,向帐外低喝了一声“滚”,那孩子如蒙大赦,忙不迭地退了出去。十四五岁的男孩已通人事,血脉喷张的画卷入眼入心,只怕这一夜也不好熬。 
      纪凌给他一搅倒有些分心,这才想起因何而来,他分开谢清漩的双腿,从容而入,几日下来彼此都惯熟了,比起初时少了几分新鲜,却也更有滋味了。纪凌捧住谢清漩的脸,低声问:“你是不是算准了今日有雨,特意耍我?”说着猛地一刺到底,谢清漩浑身一颤,半晌轻叹一声:“到了子时你自然明白。” 
      纪凌最恨他这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他要他哀求,要他臣服,要他心甘情愿,予取予求,只是他不,他隐忍,他包容,却不过是虚与委蛇。纪凌又是一气猛攻,双手抓住谢清漩的腰身,指尖毫不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