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H文电子书 > 十年(更新外传) >

第4章

十年(更新外传)-第4章

小说: 十年(更新外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飏!为什么不看我?”郑旭比平时虚弱许多的声音,锥得我心痛,提醒着我因为自己的忽略才让郑旭变得这么虚弱。
  “……我……”我顺着衣服牵扯的力量背对着郑旭坐下,嘴张了张说了一个字,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飏!是不是我生病了,变丑了!你不愿意看我了!”郑旭用乾哑的声音可怜兮兮的说。
  “旭!你胡说什么!”我听见忙过回头,落入了郑旭带着笑意的眼里。
  “飏,我要喝水!”郑旭看着我故意用撒娇一样的口吻对我说。
  “噢!”我忙为他倒来一杯水。唉!不管是任性的郑旭,还是撒娇的郑旭,他的要求我总是无法拒绝的!
  把杯子凑近他唇边。他看看我,别过头,不喝。我想了想,伸手将他轻轻扶起,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又将水凑近他嘴边,柔声说,“喝吧!”
  他看也不看嘴边的水杯,扭过脸睨了我一眼,依然不喝。
  我愣了愣,脸上浮现羞涩的红晕,凑近他耳边轻声的说,“旭!……这里是医院,不好吧……”
  郑旭听见只是闭上眼不出声,抿了抿嘴唇,唇上细小的干裂让我的心不禁抽疼。唉!算了,不管了!我伸出手将间隔病床的布缦再遮遮严,将郑旭小心的靠在床头。他睁开眼看着我,眼睛里带着丝得意。我又无奈又好笑的看着郑旭,用手轻轻的托起他的下颚,含着水,俯下身一口一口的渡进他的嘴里。
  好不容易喂完水,我想退开,郑旭的舌头却突然缠了上来,灼热的气息随着舌头充满了我的口腔,灵巧的舌头肆意的卷袭着我的津液,心神也随之流失……
  我喘着气结束了这场激|情的哺水,嗔怪的看着眉眼带笑的郑旭。他故意的用舌尖慢慢的添了一圈唇瓣,一想到,那被他的舌头带进嘴里的液体里有自己的津液,脸就红的好像要烧起来似的,我难为情的别过脸,心里却暗暗感动。我知道郑旭这样做只是想冲淡我的自责和内疚。

  宠溺的快乐

  在医院住了一天后,那个中年医生替郑旭做了个检查,说他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只要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就会好的。然后在嘟囔着‘年轻人恢复的就是快的’叹息中让我们办了出院手续回去了。
  回到了家,让郑旭在床上好好休息。把一切安顿好以后,一种疲倦的感觉涌上来,才想起自己也一天一夜没有睡了,靠在沙发上闭上眼,身体是很累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想睡的意思。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猛地跳起来接电话,怕声音太响吵醒在房间里休息的郑旭。
  电话是我家教的学生家长打来的。这时我才想起,昨天下午我应该要去做家教的。忙在电话里不断的道歉,说明原因。好在学生的家长很体谅,说我们两个大学生单独住,没父母照顾也真不容易!还很热心的问我的同屋有没有什么事,要不要帮忙!我忙感谢对方,顺便说家教可能要晚两天再给他小孩补上。对方很好说话的同意了。
  我想了想又给另外的几家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做了安排。我决定把新接的两家交给别人,我找了学校里同学,特别挑了个为人最负责的介绍给两家人。自己还是像原来那样只帮两家人做家教,这样空下来的时间可以多陪陪郑旭,不会再出现像这次一样的情况。
  又给郑旭的经纪人蔡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郑旭生病的事。经纪人蔡姐听了说,她会把郑旭最近的工作表重新的安排一下的,过几天就来看他。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精神都放在照顾郑旭的事上了。
  蔡姐做郑旭的经纪人已经好几年了。我却是第一次见到她。二十后半的年纪,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装看上去落落大方,也透着精明强干。看郑旭的眼神像一个姐姐对着顽皮的小弟弟。
  “生病啦!挺享受的吗!”蔡姐对着正靠在床上,悠闲的吃着我削了皮、去了籽的苹果的郑旭语带戏谑的说。
  “你这女人来干吗!我在生病,现在不工作!”郑旭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
  蔡姐的脸上突然换上了一副受伤的表情。“旭!,别这样说话!蔡小姐是来看你的。”我不忍心的轻声对他说。
  “我是这么不近人情的人吗?我照顾你这么多年就换来这样的结果吗?好,好心来看人,还要被人误会……”蔡姐一双大大的眼睛里突然蓄满了泪水,泪珠在眼眶内打着转,她一脸委屈的垂下头,声音越说越轻,语音中还带着哽咽。
  “喂!你别在这里装了!快说!到底来什么事?”郑旭对蔡姐伤心的样子,完全的无动于衷,不客气的问。
  “旭!你怎么……?蔡小姐……”看见蔡姐这么伤心,我不禁皱了皱眉,上前柔声安慰。手刚碰上蔡姐的肩头,她“哇”的一声扑进我怀里,双手紧紧的抱在我的腰上,脸贴在我的胸口哭起来。
  “啊!蔡铃,你这个女人……”郑旭一见像被踩了尾巴一样从床上跳起来,猛地一把将蔡姐从我身上推开,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狠狠的瞪着蔡姐。
  “郑旭!”我看着“啊!”的一声跌倒在地上的蔡姐,对今天郑旭出格的举动有点生气了,平时郑旭的脾气虽然不好,但还不至于这么不讲道理。我想挣脱郑旭的双臂去扶蔡姐。
  郑旭死死的抱住我,看我真的生气了,急忙解释道:“飏,别理这个女人!她在演戏!这个女人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演起戏来连酝酿也不用。她才不会哭呢!飏,别生气!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不信你看她……喂,蔡铃,你玩够了没有!”
  “哈哈……”看到跌坐在地上的蔡姐发出笑声,就知道郑旭说得是真的。她抬起的脸上完全没有泪痕,看似满是眼泪的眼睛里是藏也藏不掉的笑意,还不放过得揶揄的看着郑旭,“哈哈……好开心!郑旭,终于看到你慌张的样子了……哈哈……”
  “飏,别理这个女人!她有病!公司里的每个人第一次见面都被她耍过。她才不会哭呢!你不用把她当女人看!”郑旭看也不看笑得夸张的蔡姐,只是忙着安慰被事情突然的变化有点弄闷了的我。
  “喂!喂!郑旭你用的着说得这么毒吗?^_^……哈……啊哟……哈”
  看着耍了我一下,笑得直不起腰的蔡姐。明白了的我并没有太生气,虽然她闹得有点夸张,但我没有感到她有什么恶意。
  我拉开郑旭紧紧抱着的手臂,对一脸不解的他安抚的笑了笑,走到蔡姐面前伸出手,“蔡小姐,对不起!旭的反应太大了,有没有摔伤,起得来吗?”
  “呃……谢谢!”蔡姐停止了笑声,有点意外的看着微笑的我,“嗯,没什么事。那个,孙飏,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那个……不好意思!”她从地上站起来,有点尴尬的看着我。
  “没事的,你不用介意!我知道,郑旭平时太拽了,是吧?”我睨了眼满脸不快的郑旭,转过头对蔡姐轻笑着眨眨眼。
  蔡姐定定的注视我良久,突然冒出一句,“孙飏,你很不简单!”
  呃???
  “飏,我饿了,弄点吃的吧!”郑旭打断了我满脑子的疑问。
  “噢,好!想吃什么?”我问。
  “嗯,随便吧,只要是甜的!”郑旭想了想回答我。
  “好,我去做。你快回床上躺着吧!人才刚好点!”我笑着答应转身问蔡姐,“蔡小姐,你也坐吧!要吃点什么,或者喝点什么?”
  “那就麻烦你了!给我杯……”
  “给她杯自来水就行了!”躺回床上的郑旭继续吃着苹果,刻薄的接了句。
  “旭!”我好笑的看了眼郑旭那副别扭的样子。看来刚才是我多虑了。这个蔡姐应该是他信任的人吧!郑旭是不会让不亲近的人看见他这副样子的。
  如果我先前的态度是有礼貌而和善的,那么现在应该称为热情了吧!“蔡姐,你喜欢蓝山咖啡吗?郑旭上次带了些回来,要不要尝尝?”
  蔡姐深深的看了看我,恍然一笑,一边回答我,一边故意的对郑旭做了个挑眉的动作,郑旭太阳|穴上微微突起的青筋让她笑得更开心,“好啊!我很喜欢!少奶少糖,麻烦你了,孙飏。”
  # # # #
  我把点心先递给郑旭,再把咖啡端给蔡姐,她对我笑的说了声谢谢,只是笑容没有刚才明朗。
  我转头看看端着碗发愣的郑旭,“怎么了?不好吃吗?是不是太甜了?”我进来前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怪?
  “没!很好吃!”郑旭抬头会给我一个笑容,笑容有些勉强,还带着一丝强掩藏着的惊慌。惊慌这个词好像不应该出现在郑旭身上??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我有点担心的想要问,却被蔡姐的问话打断了,“孙飏,你泡的咖啡真的很好喝!什么地方学来的?这么棒的手艺可以自己开店了!”
  我听见谦虚的笑了笑,顺着她的话转了方向。这么明显的打岔!算了,找机会再问郑旭吧!“你过奖了,蔡姐。没有你说的那么好,郑旭一直说我泡得难喝呢!”
  “呵呵,那是他太挑剔!好东西到他的嘴里就都变得什么都不是了!”蔡姐笑得接口,故意拿话损他。
  “哼!那是你的品味太差!把垃圾当宝物。”郑旭毫不客气的讽刺回去。
  “你这个臭小子……哼……呵呵!”蔡姐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满脸的怒容变成了诡异的微笑。
  郑旭看见好像醒悟到什么,脸上露出‘糟了’的表情,忙开口,“不过蔡姐对咖啡的品味肯定是一流的。”讨饶似的把话硬生生转了过来。
  蔡姐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一副气愤难耐却无可奈何的郑旭,笑了几声,什么也不说的喝着咖啡。
  而我则满头雾水的看着气氛诡异的两个人……

  信心的危机

  “好久没见了,表哥。”在解剖室外见到贺卓一还真的让我吃了一惊。
  “你怎么来的?”我脱口问道。
  “乘完飞机,坐汽车啰!”他回答。
  “……》_《 |||| ”几年不见,他倒是学会搞笑了。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看见我的脸色,他举起双手求饶。
  “……”这样子的贺卓一让我觉得很陌生。他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眉宇间的浮躁不见了,举手投足间有了些从容,看来在北京这几年有学到点东西吧!
  “表哥,有空吗?找个地方聊聊?”他问。
  “……好吧!”这小子应该不会无聊到没事坐飞机来找我玩吧!我想了想答应了。
  在附近找了家咖啡馆,寻了个隐蔽的位子,和他面对面的坐下了。
  光线在他的脸上形成一片阴影,咖啡袅袅的热气在我们之间似有似无的飘散着。
  我们言不及义的聊了几句客套话,问候了一下各家的长辈。随即陷入了一阵沉默……
  “最近过得好吗?表哥。”贺卓一打破沉默开口问我。
  “嗯……挺好的,谢谢……”我拿起咖啡淡淡的回答。
  “我在杂志上看见了,郑旭这两年在国外很红……”他举起杯子,热气模糊了脸上的神情。
  “……嗯。”我淡淡的应了声。贺卓一的语气很平淡,我揣摩不出他话里的意思。
  “你们还在一起。”语气不带什么波动,只是在单纯的说明。
  “……你找我来就想说这些!”贺卓一的意图不明,和隐隐感觉到的不祥让我有点焦躁。
  咖啡的热气渐渐的消散了,贺卓一的表情清晰的出现在眼前,眼神中一些东西让我更加坐立不安。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本能的我想结束谈话,站起身想离开。
  “表哥!”贺卓一突然伸出的手一把拽住我的手腕,猝不及方之下我被拉倒撞在桌子上,另一只手顺势紧紧抓住我的后脑,将我的脸拉到他眼前,双眼无比认真的盯着一脸吃惊的我,“和郑旭分手吧!”
  “你说什么呀!……放……开!”我猛地反手打掉他的手,冲着他大声的吼。咖啡馆里的人一下子都将目光投向这里。
  “那个……两位先生……”服务生走上前,看着气氛僵硬的两人小声的说。
  贺卓一脸色平静的看着对他怒目而视的我,转脸对服务生微微一笑,“对不起!我们会小声点的!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呃……没什么!”贺卓一从容的态度让服务生笑了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却眼含怒气的我,勉强的退了下去。
  “表哥,坐下来再说吧!”贺卓一对依然站着的我小声的说。
  “我们没什么要说的!”他的态度越平和,我心中的不安就越大。
  我转身要离开,脚步却被贺卓一的一句话给拉住了。
  “表哥,你和郑旭的事老爷子他们知道了!”他的声音不大,听在我耳里却像一道霹雳,硬生生的把我镇在那里。
  “你说……我爸他们……”舌头好像被冻住一样,无法完整把话说完,“难道你……”
  贺卓一坦然的对上我怀疑的目光,“不是我说的!表哥,虽然我在你心中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言而有信我还是做的到的!”看着我失神一般坐回椅子上,他接着说,“再说,你是你们老孙家三代单传唯一的男丁。一个人在外面读书,又连着两三年逢年过节、寒暑假都不回去,你家老爷子会不去查为什么?你真当他们傻的啊!”
  我听得出贺卓一话中浓浓的讽刺,可是偏偏却无言反驳。
  从来没有听郑旭提起他父母,逢年过节也没有说过要去见他们,可是当我准备回家过节时,郑旭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落寞,却让我怎么也没办法丢下他一个人在上海过节。
  第一次当我说要留下来和他一起过节时,他眼中强掩着的欣喜和为了掩盖羞涩的别扭举动是我自此后再也没有逢年过节回家的最大原因。
  “是我爸爸他们让你来的?”我问得有些无力。不是没有预见过这种情况得发生,只是没想到自己真的面对时,依然有不知所措得感觉。
  “不是老爷子们叫我来的!他们决定怎么做没有告诉我,不过我知道他们已经决定大学一毕业就安排你结婚,连人选都决定好了!”贺卓一摇了摇头,说出了个让我更加吃惊的消息。
  “什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以为老爷子们会怎么做?强迫你离开郑旭或者威胁郑旭离开你,不答应的话就和你脱离父子关系或者想办法整死郑旭全家之类的方法吗?人被逼极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弄得不好就可能玉石俱焚。他们可都是久经官场的老狐狸,怎么会用那些不一定有效果最后还可能两败俱伤的方法呢!怎么说你都是老孙家的独苗,他们还要靠你传宗接代呢!”贺卓一的脸上充满一种看破世情的冷漠,淡然的言语间透出嘲弄。
  “……”这样的贺卓一我从没见过,不知道是因为他脸上的表情还是他话里的意思,我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和郑旭分手吧。要不然就照老爷子们想的做,按他们的要求和女人结婚生子传宗接代。这样就算你和郑旭在一起他们也不会管。”贺卓一看着我的脸接着说。
  “不可能!我不会……”我断然的说。
  “你不会一边和郑旭在一起,同时又和别人结婚的。不知道该说你愚蠢还是正直!所以你只有和郑旭分手。长痛不如短痛!你们不会有结果的,趁早分手吧!”贺卓一打断我的话,接着说出了我的回答。
  “……我……”我吃惊的望着他。
  他看了眼我接着说,“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是得不到祝福的,不管你们是快乐、幸福也好,是痛苦、伤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