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仙侠电子书 > 末世生存准则 作者:唐小虫(起点2012-8-31vip完结,种田) >

第13章

末世生存准则 作者:唐小虫(起点2012-8-31vip完结,种田)-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白小羊的头不小心磕在了玻璃窗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白小羊摸着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杨正阳道:“不知道,你还好吧?疼不疼?”说着便要伸手过来替白小羊摸摸被撞着了的地方。

    白小羊不好意思地避开,后座上还有三个外人,陈禹也正睁着眼睛看着呢虽然白小羊对于杨正阳这种亲密的举动并不怎么反感。

    杨正阳的手不自然地收回,道:“我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你们在车上坐好”

    白小羊点点头,杨正阳下了车,耳朵便想要跟着下去。

    白小羊急忙拉住耳朵道:“好了好了,你乖一点,不要捣乱”

    耳朵呜呜了两声,显然是对白小羊不满,白小羊没有心思去理会耳朵的情绪了,她心里担心着前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竟然使得整个车队停了下来。

    要说这姚兴还是有些能耐的,车队的前面和后面是精壮的小伙子和异能者坐的车,老弱妇孺都在中间的车里。前面有几辆车在探路,虽然整个车队速度不快,但是基本上能够保持不停下来。因此现在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白小羊才觉得有些不安。

    这个时候不安的不仅有白小羊,还有耳朵,耳朵一直在那里呜呜地叫,爪子不时刨两下车门,想打开门却不得其章法,泄气之后便转过头来看着白小羊,好像是求白小羊帮忙把门打开一样。

    齐大爷看白小羊坐立不安的样子,道:“小羊,你不放心就去前面看看吧这里有我们守着,又是车队里,应该没关系的。”

    白小羊听了齐大爷的话有些心动,虽然她知道齐大爷是误会她担心杨正阳,但是她也没有去解释,这种事情是越描越黑的。白小羊有些不放心陈禹和耳朵与齐家爷孙在一起,白小羊现在是看明白了,不管她怎么欣赏齐家人的亲情,可是欣赏归欣赏,不代表齐家人会用那份心对待白小羊和她这边的人,这一两天齐家人也受到了姚兴不少的照顾。

    “不了,我就在车里等着吧或许只是小事情。”白小羊既像是解释又像是安慰自己道。

    白小羊的话刚落音,就听到前面一阵惊呼,还有哀嚎,白小羊心一跳,再也坐不住了。

    “齐大爷还有两位齐家弟弟帮忙看着点,我去前面看看”说罢白小羊便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白小羊也说不清心中到底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心慌慌的,跳得很厉害,是不是为杨正阳担心,白小羊也不知道,她只是很想去前面看看。

    突然一个黄色的影子冲了过来,跟在白小羊身边,白小羊回神看了一眼,才发现耳朵竟然跟着溜了下来。

    看见白小羊瞪着自己,耳朵哼哼了两声,夹着尾巴跑得飞快。

    白小羊无奈地跺跺脚,只能赶紧追上去,现在白小羊的心里,耳朵比陈禹还需要保护。

    还好白小羊他们的车在车队的前面一些,经过了十几辆车以后,终于看到了围观的人群。

    车队前面是并排四辆车停着,人们都聚集在车前,有些惊恐地看着前面。

    “怎么回事?”白小羊不由得出声问道,没有人回答。

    挤进人群,看到眼前的景象,白小羊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些灰不溜秋的东西是田鼠?可是他们的个头怎么会这么大?那门牙闪着的寒光,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只是他们怎么好像是在惝恍逃命?

    “快拿药来要赶紧止血”

    “他已经被这怪物咬了,肯定会变成丧尸的还救他干什么”

    “真是浪费药我上次弄伤了那么大一个口子都没看到用药”

    ……。

    一旁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白小羊看过去,便看见一堆人围在那里。而且白小羊好像看到了杨正阳的身影也在其中。

    白小羊挤了过去,才看见地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人,他的一只脚已经是鲜血淋漓,那伤口看上去是被什么咬伤的。

    白小羊挤到杨正阳身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杨正阳看见白小羊,有些惊讶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呆在车里的吗?”语气里包含着浓浓的关切之情。

    白小羊摆摆手道:“我不放心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正阳苦笑了一声,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好像说是这个人被那些大老鼠咬了。”

    白小羊眨了眨眼睛,虽然刚刚是这样猜测,但是听到杨正阳说出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前面的田鼠潮显然是在赶时间,虽然有不少人在,但是也没看到他们做出什么伤人的事情来,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倒霉?

    “你觉得这个人应不应该救?”杨正阳低声问白小羊道,热气吹在白小羊的耳朵里,让白小羊觉得耳朵里痒痒的。

    白小羊努力忽略掉心头的那丝不自然,看了看那人的伤口,道:“是可以救的,你看他的伤口还是红色的,是新鲜血液与皮肉的颜色,就说明没有感染丧尸病毒。”

    杨正阳微微点点头,道:“你不认为那些是怪物?”

    白小羊有些无奈道:“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怪物?看它们的样子是长大了不少,除了体型,其他的地方好像没什么变化。”

    杨正阳道:“力气肯定也大了不少,不然难以把他咬成这个样子。”

    白小羊点点头,道:“这个世界变了,动物也要跟着变才能适应,不然只有灭绝的可能了。”

    杨正阳赞同地点了点头,上前道:“我看他的伤是可以救的,他的伤口颜色没有变化,所以说明他没有感染病毒,难道你们要看着一条命就这样没了?”

    杨正阳是说的有些夸张了,但是他需要的就是激起这些人还没有完全消磨殆尽的良知,让他们没有理由去拒绝。

    一旁的姚兴也不能装透明人了,咳了两声,道:“杨先生说的对,不管怎么样,咱们都要试一试,如果建松兄弟不幸感染了,咱们再处理也不迟。”

    这下一旁有意见的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对了,因为姚兴的话很在理,又没有把话说死。

 026 耳朵的变化

    026 耳朵的变化

    白小羊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倒是个会做人的,一下子就拉拢了不少人的心。虽然有些人反对,但是有些人心理却是不忍的,想到以后如果他们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也和这个人的命运一样?只是反对的声音出奇的一致,而且很多都是异能者和变异者,那些普通人便没有发言权,也没有发言的勇气了。

    姚兴的话一出口,马上就有人去拿出铺盖垫在车上,另外有人七手八脚地将建松抬上车。

    虽然还是疼痛难忍,但是建松还是咬牙挤出几个字道:“谢谢”

    姚兴马上上前拉住他的手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建松疼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道:“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不对劲,你们就下手吧我不愿意伤你们”

    姚兴一路将建松护送到了车上,至于后面姚兴怎么安慰建松的,白小羊就不知道了。但是后来听说建松是被绑在车子的后座上治的伤,也大概能够猜到姚兴到底是说了怎样一套仁义礼让的说辞。

    伤员被抬走,大伙儿见了建松的情状,自然也不敢上前去了,只是远远地观望那些田鼠如潮水般从右边往左边涌。

    就在白小羊和杨正阳因为鼠潮挡路而一筹莫展的时候,右边却传来了汪汪的狗叫声。

    白小羊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这个叫声白小羊很熟悉,就是耳朵的。耳朵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才一改往日温和的样子?

    白小羊急忙拨开人群朝右边跑去,杨正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刚刚那两声狗叫他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也只能跟上。

    愈靠近耳朵的声音就越清晰。

    “耳朵”白小羊忍不住出声唤道,那边的狗叫便更加大声了。

    白小羊忍不住奔跑起来。

    等到白小羊找到耳朵的时候,确实是有些吃惊,因为她正好看到耳朵将一只变异的田鼠压在爪子下,准备咬死。

    “耳朵快停下”白小羊急忙喊道,虽然刚刚那个被咬的人没有出现什么不对劲,但是这些田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异,如果耳朵咬下去,还不知道会不会沾染上丧尸病毒。

    耳朵很听话的停了下来,但是爪子一点都没松。

    白小羊只好道:“耳朵,到这里来到姐姐这里来”

    耳朵犹豫了一下,松开了爪子,摇头晃脑地跑到白小羊面前,那只变异田鼠很快就刺溜一声钻进了田鼠大军里了。

    白小羊一把抱住耳朵,揉了揉它的头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听话?连变异的田鼠都敢咬,几天没罚你,你就要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耳朵将头靠在白小羊的怀里扭了扭,又伸出舌头舔白小羊,白小羊忍不住笑起来,道:“你这促狭鬼下次再这样我可饶不了你”

    耳朵将两只前爪搭在白小羊的肩头上,嘴巴碰了碰白小羊的额头,白小羊惊讶不已,这是自己教了好久的吻额头,没想到这些日子因为末世没有练习,它倒是自己学会了。

    这个时候一个人在一旁道:“多谢小姐了”

    白小羊回过头,只见一个妇人抱着一个瑟瑟缩缩的孩子。

    白小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道:“不用谢”

    那妇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絮絮叨叨道:“我们家安安调皮,见到了这些大老鼠就想去上前招惹,没想到倒是把大老鼠引了过来,要不是您的狗,安安怕是比刚刚那人伤地还厉害,所以我特地来说声谢谢,谢谢您和您的狗。”

    白小羊听这事倒是惊奇,平时她一直让耳朵注意躲起来,因为耳朵没有任何攻击性,没想到今天他倒是偷偷地展了一下神威。

    那妇人走开了,杨正阳笑着上前来道:“没想到耳朵倒是个深藏不露的,这下子你放心了吧?”

    白小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他一声不响的跑过来逞英雄,倒是把我吓一跳。”

    杨正阳知道她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很高兴的,就像是陈禹,哪怕对他再好,也不忘狠心让他接触那些怪物。

    “姐姐”陈禹突然冒了出来。

    白小羊感觉一阵无力,只得把他也揽进怀里道:“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地呆在车里吗?”

    陈禹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身子,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有听姐姐话。

    “我坐在车里闷得慌,那几个哥哥爷爷我也不熟悉。我听见了耳朵的叫声,担心他,就出来看看。”

    白小羊摸了摸他的头,因为这一路逃命,白小羊和杨正阳总是要研究许多问题,白小羊不能时时刻刻陪在陈禹身边,所以耳朵倒是成了他最好的玩伴,一人一狗的感情越来越深了。

    白小羊玩笑道:“那你应该早点来的,没看到耳朵大展神威多可惜。”

    陈禹摇摇头,道:“我知道耳朵会有这么厉害的”

    “你知道”白小羊和杨正阳惊讶地对视了一眼,道:“你说说你怎么知道的?”

    陈禹掰着自己的细嫩的手指道:“因为我发现耳朵的爪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尖了,长得也高了不少,壮了不少,牙齿也变得尖尖的,上次吃核桃,姐姐没给我弄开,还是耳朵帮我咬开的。”

    白小羊不由得在耳朵身上摸了摸,果然如陈禹说的那样,连皮毛都厚实了不少,毛也光滑了许多,比以前经常去宠物医院洗澡的时候还要干净。

    白小羊心中涌起一股内疚感,最近她对耳朵的关注度远远不如以前了,这次耳朵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还是陈禹告诉自己的,实在不是一个称职的主人。

    车队那边突然有人用喇叭喊道:“请各位回车上坐好,车队即将出发请各位……”

    白小羊急忙收拢了情绪,带着陈禹和耳朵朝自己的车子走过去。

    杨正阳在一旁看见白小羊情绪低落的样子,以为她是因为耳朵的异常情况而担心,劝解道:“小羊你别太担心,我看除了身体的变化,耳朵还是一样很依赖你的,它不会有什么事的。”

    白小羊只是低声说了句谢谢。

 027 紧急时刻

    027 紧急时刻

    回到车上,白小羊便一直将耳朵抱在怀里,现在耳朵果然长大了不少,白小羊都快有些抱不住了。

    鼠潮过去后,渐渐地又恢复了平静,很多人很快脱离了阴郁的心情,又变得兴致高昂起来。

    白小羊抱住耳朵,心里只装着耳朵的事情,细细地回想着耳朵最近的行为,可是因为白小羊的注意力很少在耳朵身上,想了半天竟然想不出什么头绪来。

    “快看”齐胜全指着右边高声喊道,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被牵引了过去。

    在远方天际处,有一条黑色的线,也不知道齐胜全是怎么看到的。

    杨正阳顿时沉了脸,道:“小羊,把望远镜给我一下”

    白小羊急忙从包里掏出望远镜给杨正阳,杨正阳松开了方向盘,白小羊急忙替他稳住。

    望了一会儿,杨正阳的脸更加严肃起来,把望远镜递给白小羊道:“你自己看吧”

    白小羊急忙趴在窗户上看,首先是看见那天黑线能够移动,等到慢慢看清了以后,不由得张大了嘴

    “正阳,那个……”白小羊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她看见是一大群丧尸那条黑色的线就是丧尸的身影,整条线两头都望不到边

    杨正阳看了她一眼,示意身边还有别的人,白小羊怕吓着了陈禹,急忙转口道:“要不要和姚兴说说?”

    虽然白小羊不喜欢姚兴,但是他是这车队的领导,需要告诉他让他拿个主意才是。

    杨正阳一边稳稳地开着车一边道:“不用了,我想他应该早就知道了。”

    后座的齐大爷见两个人打哑谜似地说话,急忙道:“小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可不要瞒着我这把老骨头关键时刻我还是能说上两句的”

    白小羊无奈地看了看这个受了伤都不怎么消停的大爷,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就听见有人道:“天啊是丧尸狂潮吗?那些全是丧尸”

    “我们死定了”

    ……

    前后的车子里都传来哭喊声,可是杨正阳又不能把对讲机关掉,因为害怕姚兴会有什么计划传下来。

    后座的三人顿时都变了脸色,丧尸狂潮听起来就很恐怖,昨天晚上听了收音机里的介绍,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大家也都有个概念,现在丧尸狂潮就到了眼前,意思就是死神已经来到眼前吗?

    这个时候对讲机里传来姚兴的声音,道:“大家注意,大家注意,想必大家已经看到了,在咱们的右手边出现了丧尸群的影子,越是关键的时候咱们越不能乱。前面有一个粮站,我们加快速度赶过去,争取时间加强一下防御,相信我们能够躲过这次灾难,所以还请大家振作起来,不要自己先乱了阵脚”

    听了姚兴的话,果然是安静了不少,对讲机里没有了绝望的呼号,倒是有不少人附和姚兴的话。

    白小羊也微微安心了,齐家爷孙三个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

    车队加快了速度,在姚兴的指挥下,车队没有因为加快了速度而出现什么大问题。

    白小羊现在才觉得,姚兴这个人果然是有着不一般的头脑和手段的,一般的人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出这样的解决办法。

    不过现在不是佩服人的时候,白小羊问杨正阳道:“前面真的有一个粮站吗?”

    杨正阳微沉的脸上闪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