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仙侠电子书 > 末世生存准则 作者:唐小虫(起点2012-8-31vip完结,种田) >

第22章

末世生存准则 作者:唐小虫(起点2012-8-31vip完结,种田)-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罗索道:“咱们速度要快一些了,咱们要早些出发,去打探更多的消息。”

    白小羊默然,昨天本还想着可以在这里住久一点,稍微休整一下,现在才发现真的是时间不等人,如果稍微一懈怠,就会成为末世的牺牲品。

    最后白小羊道:“等你们解决了那个一级变异动物咱们就走吧”

    杨正阳看了一眼白小羊,点点头道:“我同意小羊的。”

    罗索也微微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开始有人大声道:“村长,要不要派人去接应中旺他们啊?如果遇到了危险可不得了”

    下面有不少人在附和,应该是因为有家属在那个队伍里。

    吵吵嚷嚷了一会儿,村长左手微微抬起,下面的人便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村长道:“这件事是可以商议的,大家不要着急。我们也不能贸贸然去找人,不然的话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时候再来后悔就迟了。咱们需要先订一个计划。中旺他们才出去没多久,传来的消息都是好的,我们先不要自己吓自己。”

    这席话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但是还是有些人面露不甘。

    这一晚上什么主意都没有定下来,白小羊觉得是村长还没有决定好,所以决定先拖一拖,村长应该还要与那些老人家商议,还要和巡逻队那边商量,自然不能急在一时。

    罗索在回家的路上道:“如果他们决定派人去,咱们两个就去吧”

    杨正阳点点头,有时候还是需要主动出击的。

    白小羊皱眉道:“这样安全吗?”

    杨正阳笑着道:“这你有什么不放心地?我们可是从丧尸狂潮中逃出来的。你放心好了。而且,你不信我,难道不信罗索?”

    白小羊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自己对罗索很是依赖很是信赖?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其实杨正阳最后的那句话有点酸酸的味道。

    接下来几天村子倒还是平静,不过白小羊敏感的察觉到这里面有一丝不安稳。

    这一天,白小羊仍旧用藤条钻进泥土里收集信息,虽然这几天一来一直都没有什么收获,但是白小羊不愿意放弃,至少有的收获就是,白小羊不会那么快就觉得累了。

    闭上眼睛感受到周围的各种信息传入到脑子里,白小羊发现藤条能够收集到越来越远的信息了,比如现在,白小羊就能够收集到外面的孩子正在玩石子,而且陈禹看上去还是蛮受欢迎的,耳朵在那里刨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

    突然,白小羊猛地睁开眼睛,她刚刚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奇异的声音,那个声音不知道来自哪里,但是白小羊可以确定,它是来自地下的。

    难道还有什么东西在地下不成?白小羊的心里不由得一跳,急忙再次闭上眼睛,感受底地下的信息。

    可是这一次没有出现那个声音,白小羊很是失望,怎么突然就消失了?不过那个声音来的奇怪,让人不得不多加一个心眼。

    白小羊可以很确定地说,她没有听错。

    搜寻了许久,就在白小羊觉得那个声音不可能再出现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白小羊一喜,急忙指使藤条寻找那个声音。

    这次那个声音没有再消失,而是一直在响。

    白小羊的藤条在黑暗的地下穿行,突然,被地下几根细细的根拉住,那细细的根很是依恋的样子,一直不愿意把白小羊的藤条放开。

    白小羊静静的等着,那根系就是那植株的根,细细嫩嫩的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那么抓住了藤条。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些断断续续地信息传入白小羊的脑子里,但是白小羊被她弄糊涂了,根本不知道那棵植株要表达什么意思,她说的东西太混乱了,而且其中还有些东西是白小羊不知道的。

    白小羊收回藤条,有些开心又有些颓丧,沈玉清见白小羊有些异状,急忙过来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进展?”

    白小羊轻轻点点头道:“我收到了它的信息。”

    这个它沈玉清自然知道是谁,顿时惊喜道:“真的吗?那你听到了什么?”

    白小羊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它表达的信息很混乱,我一时也摸不清头绪。”

    沈玉清顿时像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焉了,不过她还是打起精神拍了拍白小羊的肩膀道:“不过现在也很不错了啦,能够收到它的消息是我们的进步。”

    白小羊点点头,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应该是高兴地,因为从来都不知道,木系异能是可以和植物进行交流的,虽然白小羊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至少证明白小羊的木系异能有那样的能力。

    晚上,白小羊还没来得及说自己的异能的事情,杨正阳便道:“小羊,我们后天要准备出去接应那些人。”

    白小羊奇怪道:“怎么突然有这样的决定?”

    杨正阳耸耸肩,道:“我觉得不是突然的,应该是村长他们商量了很久的,我们两个已经主动请缨了,我们出去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还有陈禹和耳朵。”

    白小羊点点头,难怪罗索又在擦他的刀,那刀寒光一闪一闪的,让人有些心惊。不过白小羊觉得罗索拿着他的刀地时候,感觉完全不同了。

 048 解决办法

    048 解决办法

    白小羊想了想,还是用空间里的布料给两个人缝了两个小背包,里面放上水,自制三明治,肉干和治外伤的药。拿着小包,杨正阳不由得咧嘴笑道:“小羊,我们又不是去行军打仗,你准备这个干什么?不过还是满贴心的。”

    罗索掂了掂小包裹,点点头,算是谢过,看也不看的就绑在了身上。

    送走两个人的时候,白小羊道:“小心一点。”

    杨正阳笑嘻嘻地点点头,而罗索淡淡地瞥了白小羊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回到房子里,白小羊觉得屋子里空了不少,虽然两个人在家的时候一点都不吵闹,可是他们走了之后,白小羊还是觉得屋子里空了不少。

    这一天白小羊在大棚里坐着,现在她还是能够与那些植物联系上,甚至有更多的植物和她说话一般,可是她不懂那些植物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小羊坐在那里,看着沈玉清忙碌,微微有些呆愣。

    突然沈玉清撞了撞白小羊道:“有人找你”

    白小羊奇怪道:“谁啊?”

    回过头来才发现,原来是沈斌。

    白小羊露出笑脸道:“你好。”心里觉得奇怪,虽然沈斌时不时往大棚这边跑,看看他的草药长势如何,却是很少和自己说话,不知道今天突然找自己到底是为了哪般。

    沈斌还是那样害羞,局促地摸了摸后后脑勺道:“这个,给你。”

    白小羊看了看他手上的药包,有些奇怪,沈斌解释道:“我想着你的药应该是吃完了,才给你送来了。”

    白小羊接过药道:“谢谢,吃完这些,我应该差不多好了吧?”

    沈斌点点头,“论理是差不多了。”

    白小羊哦了一声,沈斌太内向了,和他说话有些累。

    两个人都没话说了,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沈斌突然道:“你……你好好注意身体,我先走了。”说完转身逃似地离开了。

    白小羊不知道沈斌怎么突然跑了。回到原处坐下,沈玉清笑着道:“那个呆子找你干什么?”

    白小羊听了不由得道:“呆子?”后来想想,呆头呆脑的,可不就是个呆子。

    沈玉清继续道:“我和他是一同读书的,小学的同学,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有时候同班有时候不是,印象中那个家伙就一直是这样的,他最喜欢看书,可能就是因为那样,反而不怎么会和人交流了。”

    白小羊点点头,果然是性格使然。

    将药包随手放了,白小羊重新开始与那些植物交流,这次她不再仅仅从地下与他的根系接触,而且开始从地上的叶子也开始试探,白小羊的藤条像一双温柔的手,将小苗温柔的捧在手里。

    虽然沈玉清已经看到过很多次,但是每一次她都觉得很惊奇,看着白小羊的手里冒出一根跟藤条,就会显得很有兴趣。

    “为什么你能有这样的技能而我没有?”沈玉清很是不甘心道,“明明我和植物打交道比较多。”

    白小羊笑了笑,没有接她的话,如果她知道了自己在获得这个异能的时候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她还会羡慕自己,还会也想拥有这样的异能么?

    白小羊缓缓的闭上眼睛,沈玉清也乖乖地不再说话,因为她知道白小羊现在是在全身心地感受这个植株的信息,不能受到打扰。

    过了好一会儿,白小羊才睁开眼睛,道:“玉清,我听见她说什么了”

    沈玉清一哆嗦,激动道:“真的吗?”

    白小羊点点头。

    沈玉清急切道:“那他们说了什么?”

    白小羊皱眉,竟然有一种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感觉。

    白小羊干脆什么也没说,直接自己动手起来,沈玉清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将一些菜苗都连根拔起,然后将那些粗壮一点的菜苗按照一平米一颗的距离种好了,菜地里顿时一片狼藉。不少的看上去很是瘦弱的植株被白小羊直接扔掉了。种好以后,白小羊又在植株旁边挖出了一条浅浅的沟壑,好像是排水的一般。

    沈玉清激动道:“你疯了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白小羊手上不停一边道:“你不信就算了,这些菜是这样告诉我的”

    沈玉清在一旁犹疑不定,最后咬了咬唇,就算是白小羊不动这些菜,她们也只有在这里永远都是这样矮小,永远都长不大,或许按白小羊的方法,这些菜就是真的能够活过来了。这样想着,沈玉清也开始着手帮着白小羊。

    白小羊惊奇的看了她一眼,见她表情坚定,不是头脑发热的样子,应该是想通了。

    两个人很快就将所有的菜都弄好了,看着稀稀拉拉的秧苗,再互相看看狼狈的对方。两个人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你怎么突然想明白了?”白小羊戏谑道,沈玉清是个直爽的人,什么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

    沈玉清无所谓的甩了甩手,道:“我想着反正如果就像现在这样,永远都找不到原因,这些菜就永远都是这样,还不如用一下你的法子,说不定还会有些收获。”

    白小羊点点头道:“还好你不是个死脑筋的人。”

    沈玉清白了她一眼,道:“你放心,如果这些菜都活了,功劳都是你的,我不会和你抢。”

    白小羊笑着摇摇头,道:“你快去配一点营养液吧这些菜苗都喜欢的很”

    这话果然让沈玉清眉开眼笑起来,道:“是吗?那我多弄一点。”

    白小羊点点头道:“是的,多弄一点,越多越好。”

    沈玉清道:“你不会匡我吧?”

    白小羊却只是看着她笑。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白小羊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些菜也要变异了?”

    沈玉清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仍旧低下头去配营养液。

    白小羊知道她心里肯定是有些不舒服的,安慰道:“你放心,我会在这里等到这些菜成熟的,我会帮你看看哪些菜可以吃哪些不可以。”

    过了许久,才听到沈玉清低低地说了一句谢谢。

    沈玉清是一个植物学的研究生,假期在家本来是想好好考察一下家乡的植物的分布和生长情况,遇上了这样的事,对于沈玉清这样的学术狂人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于是沈玉清一直致力于研究,想的就是不让这些作为食物的东西变异,如果变异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她努力了这么久,却发现人扭不过时局。

    这样的事情白小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049 一路凶险

    049 一路凶险

    接下来的日子白小羊和沈玉清便一直盯着几棵菜,有时候吃饭都是别人送过来的,村长是既欣慰两个人这么认真,将大家的事儿放在心上,又心疼两个娇娇嫩嫩的小姑娘呆在蒸笼一样的大棚里面,活活的蒸成了两颗黄花菜一样。

    沈玉清不用说,自然是因为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缘故,每天做记录都要用掉不少的纸。白小羊是不愿意呆在空空的房子里,虽然有陈禹和耳朵在,白小羊还是觉得那房子空得很,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很习惯有那两个人在身边呢?白小羊也不知道。想到两个人出去的时候全副武装的样子,白小羊就很是担心,两个人都去了,肯定是因为有了一级变异动物的消息了。

    自从将那些菜种稀了一些以后,菜果然是长得很大,几乎是一天一个样,让沈玉清惊讶不已,还不停的催促着白小羊用异能去听听消息。可是这些菜现在是正常生长了,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要表达了。

    菜长大了,他的不一样也慢慢地显露出来,就最开始那个莴笋,除了体型变大了,叶子颜色变深了,往外开着的叶子像是一朵墨绿的花。因为平时的时候两个人对这颗莴笋的关注的最多,因此它也是所有的菜里面长得最好的。

    沈玉清看着那棵菜的颜色,有些犹疑地问白小羊道:“你觉得它可不可以吃啊?我看着都觉得不敢吃。”

    白小羊闲闲的挑了挑手指道:“传来的信息告诉我是没有毒的,到时候咱们先用动物试一试吧”

    沈玉清犹豫地点点头,现在的动物也不多了,村子里仅存的那些动物都被统一养起来,而且听说动物那边也有一些异状,那边饲养的人都有些胆战心惊的。

    不过动物资源再珍贵也比不过人命吧?也只能按白小羊说的试试了。

    眼看菜就要成熟了,没想到菜的成熟速度快了那么多,听沈玉清解释是因为气候的变化什么之类的,白小羊听不懂,虽然沈玉清讲的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白小羊只当是一阵风过去了。

    “姐姐姐姐哥哥们回来了”陈禹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道。

    白小羊被吓一跳,反应过来之后道:“你说罗索和杨正阳他们回来了?”

    陈禹兴奋地点点头,道:“耳朵已经过去了,咱们也快过去看看吧”

    陈禹拉着白小羊往外面冲,沈玉清倒是留下来看着那些菜。

    跑了许久,白小羊才看到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大家唧唧喳喳地说些什么,虽然有一些喜庆的氛围,可是夹杂着一些伤悲。

    白小羊心一紧,急忙挤进人群,见人群中间包围的是一些物资和一伙人,领头的有一个人正在和村长说着什么,其他的人在和其他的村民交谈,有些人还在哭。但是这一伙人用一个共同点就是身上都是破烂的,有的甚至身上有些血迹。

    白小羊在人群里搜寻良久,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嘿小羊我们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白小羊眼睛一热,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转过身,白小羊便看到笑嘻嘻地杨正阳,他身边是永远冷着脸的罗索。

    白小羊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才道:“你们回来了还好吧?有没有受伤?”

    杨正阳摇摇头,摸了摸白小羊的头发道:“你倒是瘦了,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你看看才几天”

    白小羊白了他一眼,道:“我自是有事情忙才这样的”

    还没等杨正阳回话,前面便有人喊道:“罗兄弟和杨兄弟村长找你们两哩快过来一下”

    杨正阳和罗索只好暂时放开白小羊上前去和村长说话。

    白小羊跟在两个人的后头,肯定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