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秘密恋人 >

第11章

秘密恋人-第11章

小说: 秘密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咝吡场
  此时那两人已坐进车子内,没过一会儿便开走,他们目送车子远离后,才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若不是亲眼看到,我真不敢相信。”周璇喃喃地说道。
  尹桀仁轻抚下巴。“管他的,反正他们没有看到我们。”自从今天下午历经一切,他再也不会小觑周璇之前对那BMW的评断了。
  因为女人最懂女人。
  想到他被那些流言蜚语弄得心绪大乱,烦躁不安,疑云丛生,他就火大。
  “那已无所谓了,现在重点是那个男的……”周璇脑中正飞快转个不停。
  无所谓?“怎样?他是谁?他好眼熟呐!”尹桀仁努力思索着。
  周桀没好气丢给他个白眼。“你居然没认出他?他是我们会计课的课长卫建成!”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露出恍然。“原来是他——你也别怪我不认得,都是你叫我少到十一楼的财务部,所以财务部有大半的人我都不认识,不过那两个B字级的害虫,我倒是知道甚详。”
  “唉!卫课长一向以爱老婆、疼小孩、顾家庭著称,怎么会、会……而且是跟她……”周璇边说、边摇头。
  尹桀仁终于意会了,他膛大眼睛。“哇!他搞婚外恋?”
  “从刚刚那样子看起来——是的。”她继续点着下巴惭愧,眼睛瞄到他脸上的大笑容。“怎么了?你干么笑得那么开心、邪门?”
  “嘿嘿!你不觉得我们抓到了她的把柄吗?我们就来反将她一军,让她尝尝说人长短的后果。”他愈想愈兴奋,想到可以为这段日子,包括今天所受的折腾出一口气,不禁摩拳擦掌了起来。
  “不行!这件事情说不得。”虽然周璇也很想,可是一想到随之而来的麻烦,她还是摇头。
  “若是到时有人问我们是怎么发现的,怎么说?他们一定会追问我们跟‘谁’来这?而且——”周璇叹了口气。“我见过卫太大和他那两个小孩……”
  尹杰仁明白。“我知道你不想让他的家人受伤害,可这件事不是你所能控制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你呀!该受指责和惩罚的是那个背叛的男人。”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周璇摩擦着双臂。“常看他上班时打电话回家,问老婆要不要带什么东西回去?或是假日要去哪里玩……他可是办公室内的模范老公耶,连经理都对他赞不绝口。”
  “人本来就不可貌相。”他嘴巴虽然这样应着,可心下却开始担心,让她见到婚姻的背叛,不知会不会更增加她的恐婚症。
  “人尤其会在办公室表现更为‘完美’一点,因为事关升官。”
  蓦地,周璇止住了步。
  “怎么了?”
  “我只要一想到那两人在一起,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怎么说?”有那么严重吗?
  “若是说她那样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探寻别人的隐私、情报,全都是为他,是为了隐藏他们自己的恋情所做。”
  尹桀仁若有所思。“唔!攻击往往是最佳的防御。”
  周璇愈想愈觉得可鄙。“真这样的话,就太卑鄙无耻的!”她咬切齿地说道。“我本以为她是闲得无聊没事干,可是却弄得所有人鸡飞狗跳,整个公司的人以挖人隐私为荣,可恶!我、绝、不、原、谅,哼!什么看到好男人就不要放过,至少要找个单身吧!做人第三者,有什么好说的?自欺又伤人。”
  他眨了眨眼睛,难得到周璇骂人一长串,可见她真的动怒了,发现她也满会叨叨念念的,令他觉得很有意思。“那你打算怎么做?”
  “等着看吧!我要让她以后都不能说人长短,也别想再摆出自以为是的架子教训人。”
  看到周璇目光闪闪,磨刀霍霍的模样,他毫不同情地想着——林慧惠,你活该倒大霉了。
  “听说业务部的Mary和小柳成一对了。”一早来,方玲便惊天动地宣告,好像那是件多了不得的事。
  “咦?小柳不是想追乳酪?怎么会换成Mary?”林慧惠不悦地皱起眉。“我们就看走眼了?”情报有误,大失快意。
  “谁知道?Mary看起来很乖巧,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跟小柳这种玩世不巷的男人在一起的人。”方玲也不悦地说道。
  “唉!我看——也不会多久,小柳那人定不下来……”照例,又开始下“结论”了。
  “最近业务部的男人很红喔!那个尹桀仁不是也有对象了吗?”
  “上回不是有不少人跑去AB影城晃,可都没看到尹桀仁和他的女朋友。”
  “唉!他女朋友是那样见不得人呀?干么不带来给我们看看。”方玲在那唉声叹气地说道,还没见过S女郎,她已经把人家贬的一文不值了。
  “谁知道——咦!这是什么?给我的吗?”林慧惠拿起一个没有写上任何姓名的信封,从中抽出了一张用普通A4纸,上面只用了雷射印表机印出几个字——
  看完后,林慧惠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什么?上面写什么?”方玲欲凑过去看,林慧惠立刻将纸塞回信封。
  “没……没事,只是……呃!广告。”林慧惠慌乱地说道。
  “是吗?”方玲一双锐利的眼睛盯在林慧惠身上。
  “是呀……呃!我去洗手间一下。”林慧惠脸色难看地离开座位。
  方玲眯着眼,过了一会儿,转向对面的周璇。“你觉得她是不是有问题?”
  周璇抬起脸,一脸茫然。“你说什么?谁有问题?”
  发现她根本就没注意,方玲摆摆手。“算了,没什么,待会儿她回来我再问个清楚。”
  “噢。”周璇不在意低下头,继续做她的事,镜片后的眼睛闪着一抹清光。
  她完全明白林慧惠为什么会如此惊惶失措。是的!她比谁都还清楚那张纸上写了什么。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某月某日,晚,猫空。
  简单一行字,就足以扭转乾坤了,不过,她也打算只留这张纸条,不会再多做或多说什么了,她和尹桀仁并没打算大肆宣扬,至于对方是如此胆战心惊地过日子,那是他们无法顾及的。
  一个月后,纸终究包不住火,林慧惠愈是想谨慎小心,但却适得其反,如杯弓蛇影般的疑神疑鬼,反而是卫建成被她弄得心慌意乱,不小心自个儿露了馅,让老婆抓到他外遇的线索,跑到公司当众跟林慧惠打了起来,连带也把在旁劝架的方玲扯进战局,可谓战况激烈。
  又过了一个礼拜后,卫建成被降职处分,而林慧惠也自知待不下去便走人,不过她在走之前,也拖了方玲下水——因为她认为是方玲“泄底”的,遂向上面报告说方玲有藉着透露他人薪水多寡来交换情报行为,当然那也是事实。
  多可笑,狗咬狗一嘴毛,原来林慧惠竟是这样看待方玲。长期以来共谋玩弄他人的把戏,所以林慧惠认定是根本什么都还搞不清楚的方玲害她的。
  而薪水资料是除了少数几个财务人员才能知道,若当甲发现乙做的事没他多,钱却拿的多,一定会心生不平,开始想办法去打击乙、泄乙的底,没把柄落在甲手上也就罢,有把柄的话——就等着好看了。
  因此泄漏了薪水便等于是开启了乱源,上层大为震怒,方玲因而被革职,整个财务部大洗牌,最后竟让周璇保管、处理整个薪资管理系统。
  她想把这个工作推掉,可抵不过上面施加压力,所以只有乖乖地认命,不过她是抵死也不会泄漏出去,毕竟公司好不容易烟消尘弭,才不会再自寻麻烦。
  当然BMW(woman)或BMM(man)还是存在,可势力已小很多,只要不去附和他们的话,以讹传讹,耳根子是可以清静许多。
  嗯,周璇暗忖:搜集情报的确重要,但不可滥用情报伤人,而是要懂得利用,在那最关键的时刻,才能发生重要决定性的力量。
  第九章
  爱情是不需要牺牲的,爱情需要的只是爱——真心实意的爱。彼此心心相印,互以对方自豪,这才是爱情。——伊戈洛索夫斯基
  婚礼上。
  “是你!”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了惊呼。
  周璇惊奇地打量薛冠郁和尹桀仁。“你们认识?”
  “怎么了?”准新娘汪美兰拎着白纱礼服来到她身边。
  “你老公好像认识我的男朋友。”这两个人是何时搭上线的?
  “也算不上认识,只有一面之缘”尹桀仁露出笑容,伸出手和新郎倌相握。“我还以为这辈子不会再碰见你,没想到——”尹桀仁摇着头,真不敢相信此人居然会是周璇好友的老公。
  薛冠郁握住他的手,将之拉到一旁。“你说想娶的女人就是周璇吗?”
  “是的!”
  薛冠郁露出了解的神情。“你们交往多久?”
  “还不到一年。”
  “她点头要嫁给你了没?”
  “还没……”
  薛冠郁松了一口气。“对嘛:这样才有天理。”
  尹桀仁瞪着他。“哪来的天理!”
  “开玩笑,我认识我老婆三年又零五个月,婚却求了近三年,才让她点头,周璇跟我老婆都是同一茬的,超级难追、超级有主见,所以说……怎么可以让你的苦难时间少于我呢?”
  这……这是什么论调呀!尹桀仁差点没吐血。
  另一旁,周璇瞪着在一旁嘀咕个不停的两位男人,这两人全都高大英挺出色,站在一起很引人注目,只是——她仍旧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凑在一起?
  汪美兰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们。“我想他大概就是冠郁口中那位求婚被拒的失意人,应该是在PUB遇到的,听说冠郁传了不少切身经验给他。”
  “切身经验?”周璇扬眉看她。“你?”
  “是呀!冠郁有媲美一O一次求婚被拒的经验,算老手了。”汪美兰耸耸肩。
  一O一次。“你真狠!”
  “唉!我问你,若我现在想逃婚会怎样?”
  “你等着被杀吧!”周璇瞪着她。“你哪根筋不对呀,婚前恐惧症吗?”
  “对!”汪美兰老实招认。“突然觉得好烦,不想面对这一切。”拉里拉杂的事弄得她心绪大乱。
  “你想清楚喔!说结婚时要两眼一闭的人可是你。”
  “但是我现在闭不起来嘛!”汪美兰苦着一张脸。
  可怜的薛冠郁,周璇突然同情起他来,碰到这种像汪美兰善变又很有主见的女人……有苦头吃了。
  “你爱那个可怜的男人吧?”
  “这是什么笨问题?”丢出个卫生眼。
  “那就好!”语毕周璇走向薛冠郁,低声跟他说了几句话,没过一会儿薛冠郁丢来一记锐利的眼光。
  呃?周璇到底跟他说了什么?汪美兰吞了口口水,人开始慢慢往后退,同一时间她“老公”却迈着大步向她走了过来,脸上表情是莫测高深的,令她想也不想地往后跑。“周璇!你算什么朋友?”她大喊道。
  “一个希望你能幸福的朋友,好好跟他‘谈一谈’,在正式上路前,沟通清楚呀!”
  哼!为什么她的话听起来有幸灾乐祸的意味?“你给我记住!冠郁,你听我说,人家只是稍微闪神一下,我不是真心想‘逃婚’的……”话一说出口,她就知道讲错了。
  原本还称得上平和的表情突然风雨交集。“逃婚?周璇只是告诉我,你想要在结婚前‘发昏’,要我来‘帮忙’,而你居然是想‘逃婚’?”这两个词可是有天壤之别。
  “哇!真的是‘发昏’,不是‘逃婚’,我讲太快,语误、语误!”
  “我、不、信!”这可是一个经历过一O一次求婚被拒绝男子的深刻体悟。
  “放我下来啦!我的礼服会被你压坏,你……你再这样,我真的不嫁你……救命呀!周璇!你害惨我了!”
  在众目睽睽下,准新郎拦腰抱起准新娘,就像“飘”中白瑞德抱起郝思嘉的那一幕,一脚端开新娘休息室,开始进行让新娘“发昏”的工程,至于是怎么做?门一关,任凭众人天马行空的想象喽!
  周璇望着那紧闭的门,含笑不语。
  “你不怕以后她整你吗?”
  “怕呀!”可现在己来不及收回了。
  冷不防,尹桀仁搂住她的腰,将她圈在怀中。“答应我,你千万不能这样对我。”看到薛冠郁那副被整的快白了头发的模样,他很担心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下场。
  周璇眨眨眼睛。“怎么会呢?我跟美兰不一样。”她笑吟吟地说道。
  是吗?满脸狐疑地盯着她,人家不是常说物以类聚,刚刚薛冠郁也说了,这两个女人频率异常相近,所以——
  她拍拍他。“真的嘛!我才不像美兰那样善变,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改变,你要对我有信心。”
  “嗯!”嘴巴虽这样应着,可心底知道,除非把她娶到手,心才会安下一大半,他脑海中浮现薛冠郁方才跟他传授的那一招……
  “你在想什么?”周璇推了推他,不晓得他脑中在打什么主意,眼神变得好古怪,令她心里毛毛的。
  “没什么?对了!我们大概要让他们‘发昏’多久,才要他们举行仪式?”尹桀仁巧妙地转移话题。
  周璇看了看表。“十点才开始,有二十五分钟供他说服她,若还是不成的话,那也是命了。”她还是很够朋友的,有给汪美兰五分钟“逃婚”的机会。
  想当然尔,三十分钟后,一对新人乖乖地站在牧师前宣誓,男女双方在讲出终生誓约时,都还有些气息不稳,而新娘更是双眼迷蒙,有些虚软地靠在精神奕奕,露出像吃饱的猫般满足神情的新郎官怀中,显然“发昏”工程彻底成功,尹桀仁暗暗记了下来!
  仪式结束后,新娘神智渐清,一反新娘丢捧花的习俗,她直接走到周璇面前,把花束塞进她怀中。“我会等你的!”语气半真半假的警告。
  周璇不怕死地嘻嘻笑。“尽管放马过来,我给你三年时间养精蓄锐,够吗?”
  三年?尹桀仁暗冒冷汗,她不会真的打算三年后才嫁他吧!
  汪美兰摇摇头,伸出一只手指头。“一年后!”
  周璇扮个鬼脸——谁理你!
  一年后
  “你真厉害,居然让你花了一年时间就让她点头同意。”薛冠郁露出崇拜的表情。
  尹桀仁听了之后表情变得有点怪异。“呃!基本上……不是我让她点头同意。”
  薛冠郁微讶的张开嘴。“那——”
  “这次的婚是她求的。”
  啥?
  新娘休息室
  “你向他求婚的?”汪美兰——脸快昏倒样。
  “是呀!顺了你的意嘛!让你可以在一年后,如愿以偿的‘报复’我呀!”周璇顽皮地说道。
  “我只是跟你说着玩,哪是真的!”汪美兰抓住她。“你该不会真的因为我的戏言,而逼他跟你结婚吧?”
  她送了一记白眼。“婚姻大事可这样儿戏吗?”
  “那你——”
  周璇露出微笑,今天她的妆扮,完全将她那独特的气质转化成动人的灵秀,看来化妆师有抓到她的特色。
  “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总之,就是有一天早上醒来,睁开眼,发觉自己已经准备好可以为另一个生命和另一段人生负责了。”
  “你是指一个小孩吗?”
  “不只。”她笑得更灿烂。“是一个家庭。”
  新娘室外。
  “啊?她是怎么做的?”薛冠郁忍不住追问道。
  “就是……趁一次连续假期,她把我拉去爬玉山,然后在山顶上对我说——”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薛冠郁插嘴说出那最有名的广告词。
  “呃!很像,但——不是。”尹桀仁清清喉咙。“她是说——‘我想要有点改变了——关于你们’……”
  想起她那时求婚的模样,他心头不禁一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