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秘密恋人 >

第3章

秘密恋人-第3章

小说: 秘密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发现自己有成为自做多情的傻瓜和“话题人物”之前,她毅然决然自动放下心中的闸门,将两人给隔开。
  天知道那让她哭了好几天——很不甘心哪!多气自己为什么那样没用,为什么不敢放胆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男人呢?
  她的心就像悬在空中一般,在想要又不敢要之间荡来荡去。
  当了几天的缩头乌龟,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问她为什么没再搭同一班公车。
  就只有老天知道那时她的心有多苦涩,口有多干燥,说出的理由加自己都觉得可笑的难以置信,然后,如落荒般的开,不敢看他那受打击的愕然神情。
  那天她如行尸走肉般的工作着,一方面告诉自己,就这样了吧!但内心清楚地明白,自己就是无法甘心,真的不甘……
  最出入意料的是他在下班时堵住了她,当见到他的刹那,一阵强烈的释然刷过她全身,在那一刻,她决定不顾一切了,她要向他告白,至于他要接受或拒绝都无所谓,但她不想再背叛自己的心意。
  人生苦短,并没有多少男人曾让她如此动心过,她不想什么都没说的就这样错过。由于事出突然,事先没做什么准备,多亏以前曾帮母亲煮菜,随便弄了几样还算得上了台面的小菜,他也不以为意,反而面露惊喜地将每盘菜几乎都扫光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满足,令她发现自己真愿意煮一辈子的菜给眼前这个男子吃。
  吃完后,她泡了一壶茶让他在客厅里喝着,她在厨房洗碗,一边洗、一边凝聚勇气想着待会儿该怎么跟他说……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超出她的预料——
  他向她告白了!
  他那直接、坦白的言语,还有他那变得专注、认真的眼睛,如一把炽热的箭,直射进她的灵魂之窗,她觉得整个人都被穿透了……
  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仍会全身发热悸动不已。
  她伸手轻抚他脸上的线条,多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更早一点儿认识他?最好是从一出生时,这样她就可以参与他的过去,而不是只有现在、未来,她想知道有关他所有的一切,最好的情况能能够是他就是她,她亦是他,能完全地合而为一。
  多可笑怪异的想法,明知不可能,却又任性地希望可以成真。
  当然,她并没有真的让独占欲到处肆流,因为那太可怕了,而且也会吓跑他吧!将心比心,若有人对她的独占欲太强烈的话,她一定也会喘不过气来。
  她真是自私,想独占别人,却又想保有自己的自由。
  轻轻地,她想要不惊动地离开他那温暖的胸膛,然而她才一离开,他便睁开了眼睛,结束短暂的假寐。
  “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你要回去吗?”她柔声问道。
  他呻吟了一声,翻个身,整张脸埋在枕头中。“不想……”声音闷闷地从枕头中发出来,转过脸,用着无辜的黑眸瞅着她。“可不可以不回去?”他撒娇地说道。
  她嘴角扬起。“可以呀!明天六点起床,慢跑回去换衣服。”
  一想到要比平常早起一个小时,又呻吟了一声。
  “……我们同居好不好?”他支起手肘。
  “不行!”她起身,披上睡袍。
  他随之翻被起身,一丝不挂地跟在她身后,然后像只无尾熊挂在她背后。“好啦!”发动耍赖攻势。
  “我们现在情况跟同居又差不多。一同吃、喝、玩,还有一同……咳!做爱做的事。”
  “差很多!”她边说、边“拖”他进了浴室。
  “哪里有差?”他不懂。恋人同居在美国是件很正常的事,而且日趋西化的台湾青年男女,思想也没那么古板。
  她回头瞅着他。“想要听真话,还是好听话?”
  他吞了口口水,根据这几个月交往的经验……
  “呃!先说好听话吧!”
  周璇将他拉至浴缸边坐下,她则站在他大开的大腿中央,微低下身,让眼睛能平视他的,不敢乱膘,免得被他的“胴体”所惑。“距离就是美,你不觉得现在有点黏又不会太黏的情况,很好吗?”说完后,她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待他想要更深入时,她却已退开了,令他略感怅然。
  “那——实话呢?”
  她笑笑,并没马上回答,打开水龙头,拿起菜瓜布开始刷浴缸,干净了才开始放热水,然后转过身,面对正耐心等着回答的他。
  她拿起泡绵,在上面加了一些沐浴乳,搓出泡沫,拉过他,开始刷他的背,他也温驯地任她摆弄,闭上眼感受那轻柔又不失力道的触感。
  “实话就是,现在呢——我还很任劳任怨地煮煮饭给你吃,偶尔帮你洗衣服——”她拿着泡绵慢慢从背后游移到他身前,刻意在他平坦的胸前多停留了一下,听到他的吸气声后,才开心的继续向下移去。“然后……又像个女奴一样,伺候你洗澡,洗得很干净、很干净……”声音愈说愈低,整个浴室渐渐散发出旖旎气息,她若无其事般的将更多的泡沫堆积在他敏感处,就像亚当只“配戴”一片无花果叶,然后很仔细的清洗,他强烈吸气声和难抑的呻吟断断续续在狭小的浴室空间回荡着。
  她不为所动,在情况失控前,又继续往下洗去,这……吊人胃口的女人,尹桀仁强忍将她的手拉回的冲动,只是握紧双拳,咬牙忍耐那教人既狂喜又痛苦的折磨。
  周璇细细地将他全身涂满了泡沫后,退了一步,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后,才用莲蓬头为他冲净,无视他的昂然扬起,径自将他整个人塞进浴缸中,任由大把水泼洒在外。热气氤氲烘得全身毛细孔无一不舒张,两人身上都是水珠,只不过一个是热水,一个却是汗水。
  他伸出手,用满含热力气的眼神望着她。“进来!”
  她笑笑,扯下自己的毛巾在脸上擦掉汗水,在浴缸边蹲下。“可是,你知道吗?一旦同居了,我可就不会那么勤劳了,剩下的——你自己来吧!”扮个鬼脸,趁他不留神,往他脸上泼了水后,便迅速溜出浴室,将大吼声关在门的另一头。
  不过她的得意没多久,浴室门在几秒钟后便被推开,一个湿漉漉,怒气冲冲、一丝不挂的大怪物冲了出来,把她整个人连拖带抱地拉回浴室,尖叫和笑声四起,一场火热的鸳鸯戏水就此展开。
  嬉闹了好一会儿,两人才从浴室出来,此时也快一点了,时间这么晚,她也不好赶他回去,就让他成功地留宿下来,好在他留了几套干净的衣物在她这儿,不愁明天上班没有衣服穿。
  看着原本只有挂着她衣物的衣柜多了几件男人的衣服,浴室多了一个牙刷、一条毛巾,还有一个电动刮胡刀,她暗暗在心中苦笑,他就像蚕一般,正慢慢侵蚀专属她的空间,让她渐渐地完全习惯、臣服。
  其实她真的很心动,想跟他一起生活,不过“恋爱”这件事恐怕也会提前夭折?没看过几对同居男女最后会有好结果的……
  吹风机音在身后响起,还来不及回神,他已经拨乱了她的头发为她吹着。
  “轻点!”
  “是!主人!”头顶传来他带笑的声音。
  主人?有些纳闷,可惜发丝遮住了她的眼,没让她见着他的表情,没一会儿头发微干了,他停下吹风的动作,拿起梳子开始为她以梳发,他的动作很轻柔,像怕梳疼了她,先将发尾抓起梳开所有的结后,才从上往下梳,她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温柔“伺候”。
  “喜欢吗?”
  “喜欢。”
  “若我们住在一起的话,我愿意天天帮你梳头发喔。”他在她耳边轻柔的贿赂。
  天!他还真是不容易死心,她睁开眼睛,有些无奈地与他在镜中相望。
  “你大可不用担心其他事,我一个人在美国生活了那么久,早就习惯什么都自己来,你也不用帮我洗衣服、打扫房间,甚至也不用帮我煮饭。”他很认真地说道。
  唉!她不禁叹了口气,转过椅子和半跪的他直直相视。
  “你唷!现在话当然可以说得那么好听,可是一旦生活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见他的头发仍末干,她拿起肩上的干毛巾,开始为他擦干。
  “两个人一旦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定会产生依赖感,为了省水、省钱绝对会共用许多事情,拿洗衣服来说,两个人各洗各的实在不划算,所以一定会一起洗,其中一个忘了或累得不想洗时,另一个人自然会接手做,可是当两个人都很累的时候,谁做?”
  他静了一下。“这只是生活习惯不一样,久了自然会有我们的模式,当然能各自处理是最好的。”
  “没错!这是最理想的状况,可是久了一定会有问题,连家人生活在一起都会有摩擦,为了一个马桶盖有没有放下来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吵的天翻地覆,可是家人有血缘关系,不容易割舍,但情人呢?”
  她摇摇头。“绝没那么好说话,常为‘生活习惯’这种问题吵架,再多的‘爱情’也会被慢慢消磨殆尽。”
  尹桀仁有些明白她的意思。“……我都有记得把马桶盖放下来呀!”他喃喃地说道,
  她微哂。“其实我现在很享受这种‘恋爱’的感觉耶。”
  “哦?怎么说?”他瞅着她,心中再一次暗叹,怎么会爱上这么理智的女子,不过话说回来,若非她如此聪慧,他也无法爱上她吧!
  “每当要跟你会面时,我总会尽可能的把最好一面呈现出来,你要来我这里用餐之前,我一定会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衣服挂好,接下来研究食谱,想着该煮什么可口的好菜招待你,然出去买好菜、好肉,顺便买一束花回来布置一下,想办法让你有个感觉。”她笑吟吟地说道。
  “什么感觉?”他好奇地问。
  “我会是个很捧的老婆。”她眼睛一闪一闪的。
  他忍俊不禁。“没错!我总是对你有这样的感觉,娶你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好的选择。”
  周璇心头一甜,不过距离被冲昏头还差了一点。“可是你知道,当我一个人独处时,是什么德行吗?”见他头发也干的差不多了,便停止擦拭。
  “说来听听,我都没看到过。”他兴致勃勃地说道。
  她白了他一眼。“被你看到就不叫独处,好吗?”她将手中毛巾扬起,随意往地上一丢。“当我一个人时,我高兴什么时候整理房子就整理房子,衣服丢了一地,想煮饭就煮,不想煮的时候,一碗泡面再加上一罐土豆面筋就可以解决,衣服也随便乱穿,有时穿着内衣,或者……”
  他眼睛一亮。“什么都不穿,我喜欢。”刻意吐出舌头,露出色狼的模样,色迷迷地盯住她的胸部。
  她给他一记爆栗。“别闹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也常什么都不穿?”她好奇地插进了一个问题。
  “没错!”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有时候我会彻底解放自己。”突然之间,他发现她笑得很诡异。“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唱!不!你说得真好,就是这两个字——‘解放’!”她笑吟吟地说道。
  他狐疑地盯着她。“请‘说清楚,讲明白。’”
  “当一个人时,我会很自在、很自由,不用考虑的太多……”
  “你是说,你跟我在一起时都很不自在?”他有些伤心的打断她的话。
  “呃!那是当然的喽,当自己一个人时是彻底解放,因为可以不用介意别人的看法,能够任意的邋遢。”
  “我不介意你邋遢啊。”他嘟囔道。
  “我介意呀!你知道吗?当我跟你在一起时,都会有一点点紧张。”
  “……”真是愈说、愈让他觉得糊涂了。
  “可是我真的很享受这份紧张。”她很认真地望着他。“因为这份紧张会让我陷入‘备战状态’,想尽办法、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最完美的那——面呈现在你眼前,也因此如此,在不知不觉间,提升了自己的价值,不过呢——若是要我全天候的这样紧张,不能放松……”她对他扮个鬼脸。“我会‘失调’。”
  他失笑。“有那么严重吗?”可当这话一出口,见她的表情,他立刻知道说错话了。
  她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你是说……跟我在一起时,你都不会费心为我打扮、做准备。”
  “当然不是。”他连忙举起手告饶。“你哪—次见到我不是干净清爽、整齐清洁的。我会先刮胡子、刷牙除口臭,知道你不喜欢古龙水味,所以我就先洗澡去除汗臭味,衣服也是穿着最干净的……”唔!这样如数家珍般道来,发现自己也满有这种恋爱的紧张意识,他蓦地住了口,皱起了眉头开始陷入思索中。
  她已经说的够清楚,相信他有足够的智慧可以在她趁这个空档,赶紧清理浴室,当她正将两个人换下的衣物丢进洗衣机时,他来到她身后。
  “难道你不想我们每分每秒都在一起吗?”他一脸怨地望着她。“在公司时,想要好好看你、跟你说话都还得避三躲四,像个陌生人一样;有时因为加班、出差,就不能跟你共进晚餐;星期假日,你有时得回台中家看你爸妈、而我则得回高雄,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吗?”
  唔!瞧他说的多委屈,她好气又好笑地转过身子,捧住他的脸。“笨蛋!有些事是在‘质’而不在量,虽然不能天天在一起,可是只要在一起,我们都很快乐、开心就好了。而且——”她顿了一下。“你有没有听过人说过这样的话?”
  “什么话?”
  “如果——婚姻是一种买卖行为,同居就是和种试用阶段。试用结果大部分都是退货,原因并非品质不好,而是不够新奇了。”忘了这话是出自哪儿,只记得她看到时笑了好久。
  他愣了一下,待领悟出时,他为之绝倒。“你……真会说。”
  “说真的,与其同居还不如直接结婚算了。”当“结婚”二字从口中吐出时,她的心不禁怦怦然。
  他眼睛一亮。“好!那我们就结婚吧!”
  她愣了愣,然后害羞低下头。“讨厌!哪有人在洗衣机前跟人家求婚的。”
  “还不都一样。”他拥紧她。“好不好啦?”
  她抬起脸,眼底有着无限的喜悦和娇羞。“先别急嘛!人家现在还很享受单身,被追求的乐趣。”
  “你啃——”他朝上翻个白眼。“好!那你说——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嫁给我?”他有些无奈地问道,天!她真的足以让圣人抓狂。
  她眨眨眼睛,谨慎的退出他的怀抱,在洗衣机按下钮——起动,然后拉开两人距离,抿嘴一笑。“我想……当我觉得可以在你面前很从容的放屁,且面不改色时就可以了。”
  他瞪着她半晌。“周璇——”
  听到这声音、她立刻警觉。“干么?”双脚开始往屋内走。
  “你、讨、打、喔!”
  “打不到——哇!不要啦!放下人家……放开啦……快点睡觉,明天还要上班……你……你别乱来,哇!尹桀仁,不准你对我可爱的小屁股上下其手……哇!”
  在凌晨快两点的时候,台北市某一栋公寓突然爆出一声怒吼。“混蛋家伙!三更半夜不睡的,吵什么吵?”
  喔!抱歉!嘘……
  第三章
  性关系对男女而言,是传宗接代的过程,同时也是种游戏、情感的某种催化剂,在相融的刹那完全回归到了人类最原始的本性,谈不上文明,更与道德无关,纯然的追求欢愉和亲密……
  “公司见。”周璇拉住尹桀仁的衣领,甜甜地在他的唇印上一吻,齿间还残留咖啡的香味。
  “你知不知道——”他眼袋有着明显的黑圈,瞄了一眼手表。“在六点半时赶人出门是件很不人道的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