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wow记事本 >

第6章

wow记事本-第6章

小说: wow记事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这种recount里面的打断次数也不是铁板数据……有道是:“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既有绝对性,又有相对性……”
  可是小虫一定不懂,所以团队里总会出现一个冤大头的。
  再一次开打,上弦月倒数3、2、1,然后他自己给自己套盾,我给他也套盾,开局没问题。
  一路打下去很纠结,血量总是会在大家觉得快要到终点的时候又回上来很多,然后法师开始唤醒,术士开始换蓝,最苦不过治疗,你他妈换蓝是用血换的好不好……治疗的蓝也是很有限的啊!
  所以还有一条真理就是,做人永远都不要惹到治疗,他们怒起来绝对不会给你们加一口血!一口都别想!
  


☆、过了!F4!

  我打到后面直接面临没蓝的危险,可我是负责FST的治疗啊,怒开YY吼了一身给我激活!
  这就好像希瑞变身之前那种豪言壮语,不放都不行。
  只是没想到一个叫点烟的猫德激活已经给了泡泡,他帮着我也开YY催身为鸟德的我来野要他施法,我来野却说:“我给高兴了!”
  高兴是看台子上的稻草人的,即刻他也打了一个“1”表示的确如此。
  我觉得脑袋上的汗都滴下来了,1w1的蓝现在只剩下1千左右,我只能站着不动靠五秒回复来维持上弦月的生命,小快速和愈合祷言轮流放,套上盾之后就恢复,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时间漫长且难熬。
  我又想到一首歌,也是一首翻唱:“只要跟着我就请放心,请放一百二十颗心,治疗祷言和神圣新星,噢!满天都是小星星!”
  星你他妈妹妹……焦头烂额、困苦不堪,虽说古有饿其体肤、劳其筋骨之言但也不能弄死我。
  我的身上可是担负着两个人的性命啊!!
  晃了晃脑袋赶走这首歌,然后看了看身上的debuff。
  我的暗影魔CD还剩1分多钟,勉强磕了一瓶蓝药,撑到了4千多,然后再给上弦月一系列服务,重复以往,boss的血条在五分之一不断波动,可就是像血压计达到顶点时那种上不去下不来的样子,尴尬到不行。
  小虫怒吼着:“快打啊!法师打断好!稻草人那边行不行啊!”
  男人不能说不行!
  所以稻草人赶紧回答:“怎么不行!牧师要环了准备!”
  所有法师精神高度集中,斗鸡眼也在所不惜的将全部活力转向牧师,只待下一秒,3、2、1!
  “咔嚓!”
  “打断的好!dps赶紧输出!马上过了!!!”
  伴随着悦耳的音效声,我听到胜利的脚步声渐渐响起,整个大殿除了枉死的几个废物之外还剩下20个人在那里奋斗。
  再快点……你他妈再快点。
  手机电话铃声欢快的唱着“小娃娃与大雄跳舞”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我都没有心思去接听,因为只差这几秒……几秒!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时刻准备着!
  “还有10w血!”
  “8w!”
  “5w!快快快!!!”
  “2w!”
  “啊!!!过了!!!”
  我草!
  “啪”的一声我便把鼠标给糊墙上了。
  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实乃25人干F4也。
  而与此同时YY里除了预想得到的狂欢和此起彼伏的捶桌子声之外,更多的是公会频道上能看到的如同大叹气似的心情语录。
  比如稻草人会说:“真是他妈的眼睛都直了,扛牧师电脑频幕调太亮整个就一金闪闪,里世界的大爆炸。”
  又比如同样当T的小虫道:“扛QS
  才累啊,我靠,那家伙每打一下我血条就跌掉半条,还好泡泡和凝香强力治疗……”
  然后终于有人提到了我,是上弦月和圣光两个人:“你们搞毛了,我们这边阴暗的小角落才难搞,我就看暗黑那蓝条从1万多降到1千多然后又慢慢回升,你们小德真是畜生,连个激活都不给人家的吗?!”
  我点了点头,继而谦虚道:“没有啦……”
  说谦虚是假,邀功是真,我觉得要成为一个伟大的治疗我已经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节奏问题。
  是要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这般的继续加油,还是去混G团一边打工一边混装备,【当然是指海山的G团。】
  世界就开始多变起来了。
  从一元化到二元化再到多元化是有很大的时代跨步的。
  就好像1979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画了一个圈……
  话题扯回来。
  我想感叹的是,F4都过了,还有什么不能过的吗?!
  嗯……
  当然,F4的公会首down也造就了一代名T上弦月。
  除非他们所管片区死了人出了命案,从那以后上弦月便做上了我公会的第二把交椅,就如同船舰上航海长的地位。
  后来我跟阿皓说了这件事,他倒是眼红了一会儿,不过也只是一会儿。
  他淡淡的说:“要不要跟我去做成就?”
  我的心情还很激动,问他:“什么成就?”
  他说:“tbc所有五人副本的成就,去吗?”
  我大概是忘记回答了,我没回答他。
  他也没有再问下去,像是知道了我的回答,QQ头像也跟着暗了下去。
  我的心情从一开始的激动变得又扭曲起来,他的意思是什么?
  单纯的做成就吗?
  我只希望是我想多了,他并不是想要没有遗憾的离开,只是想要做成就了……对,就是这样。
  我失去了原来的朋友,多了公会里他们的存在。
  他们带我看到了快乐的彼岸,那是沉舟千帆过后才到的了得地方,不是服务器首Down,却能享受到同样的快乐,如果要回到从前……
  我想不到什么过去,所以只能看到未来。
  于是这一天的活动就这样过去了。
  小虫为了奖励我们开荒成功,就给每人多加了三十分的DKP。
  我也和公会里的朋友们一起开始想着下周要过伊利丹,要去开荒SW……
  因为实力强了,所以想的就多了;一旦想的多了,我的荣辱感就更强了。
  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开始憧憬SW开荒时的情形。
  我们会和蓝龙卡雷苟斯打交道,还会和很多艾瑞达恶魔相遇……
  这些都是小虫带给我的快乐,如果现在放弃……我连想都没有想过这种如果。
  作者有话要说:里世界:是指由隐匿在现代社会黑暗中活动着的,犯罪组织和杀手等等形成的社会。
  或者说是一种精神力的产物,是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还有那首歌:是冷月舞者的《牧师们都有爱》有爱的可以去听一下,不错的。


☆、键盘坏了

  最近一段时间,或许说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公会一直有个很奇怪的特征,那就是没术士。
  虽然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术士的存在可有可无,因为没有buff的加成,在这个物欲横飞的年代没有用的人就该去一边儿玩蛋。
  外加公会里也没人注重这个问题。
  小虫曾在打副本之余告诉我们说,最早的时候公会里其实什么都不缺,有一个叫黯然销魂球的术士大哥在的,同样是建会元老,所以大家都没想过要找第二个术士。
  但好景不长,就和暴风城的月亮也总会下山一样,后来他和前会长小冷一起去非洲工作了,于是这个空缺就大大的暴露了出来。
  小虫也的确是重新招过人,也叫来了一个叫“床上搞搞”的术士小哥,不过后来小哥失恋了……
  所以他的故事也跟风来山倒的悲惨结局一样收了场。
  一开始开荒海山的时候可以在沙塔斯直接传送,所以术士的存在也觉得无所谓。
  只是后来打到BT我们就发现了术士的重要性,虽然没有buff但是可以开电视机拉人,还能放马桶拉糖,怎么看都觉得这是既带着物质也追求精神层面的高端玩家才会选择的职业。
  于是小虫便在大家的鼓舞之下重新寻觅起了术士的踪影。
  过了两个礼拜,就在那艳阳高照之日,楼下小卖部新开张敲锣打鼓好不热闹之时,公会终于迎来了一个叫波雅汉库克的术士。
  只是此人一进来的地位甚至要超过我们治疗,小虫给了他官员级别的待遇,还夸下海口说:“以后QMS的T6优先你一件。”
  这招虽然俗套,但是的确留住了人。
  波雅汉库克不走了,就像他的名字搁浅了一般,他不走了。
  那时候我们所有治疗外加QST和惩戒骑一脸愤恨的瞪着小虫,有道是亲兄弟明算账,竟然敢和外来者喜结连理,这不就是等着被扒一层皮吗?
  结果牧师长高兴过了没几天就对小虫道了别:“小虫,我走了。”
  然后高兴一脸高兴的退了会,身上早就已经6T6的人不会被怀疑是来偷装备的,而且作为老会员也不用担心别人会怪你没有开荒精神。他号称是同事找自己去帮忙开荒,实则也是为自己能够脱离苦海而高调的唱起了赞歌。
  我当时一脸羡慕的看着他,就连心也有些颤抖。
  我是个很内向的人,即使受了委屈也不会大胆地说出来讨回公道。
  以前有凝香爸爸和高兴帮着我,我以为牧师都是一家人,该亲的,后来他走了,他在半夜里一点多退的会,是因为不想我们看到后惊讶或者挽留,我却还是把这份怒气撒到了新来的术士身上。
  我就和凝香爸爸还有圣光三个人去YY找小虫理论,告诉他谁都要讲个正理,不
  能搞假公济私,收贿受贿那套。
  小虫也语重心长的边吃着泡面边和我们讲:“我这不就是想留住人吗?你们也太当回事儿了。谁是兄弟我不明白?高兴走我真是没想到。”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公会少了一个高端治疗,你哪里找个回来?”圣光比谁都要着急的问。
  小虫很快转换了场景,又以一副手夹香烟嘴吐烟圈的姿态呈现在了我们脑海里,继续深沉道:“还有什么办法?要么叫东方夫人回来看看?不然你们有没有治疗朋友?”
  东方夫人是谁?
  这是我的第一想法,我是后来的所以不知道,我和凝香爸爸都把目光投向圣光,他也十分凝重的开口道:“不好吧,人家去涅槃也没两天。”
  简言两句,像是不愿多说一般的混了过去。
  “那你说怎么办?!”
  小虫切换到了战斗姿态,怒气值提高到了100%的咆哮起来。
  我不小心就把拿在手上的茶杯里的水给洒了出来,满键盘都是。
  水流顺着键盘的凹槽蜿蜒而下,带着一些灰色的团团和有些恶心的黏液,我想起来以前喝绿豆汤的时候也有翻到过一次,但是因为凹槽太深擦不到根本,所以这次混合物质顺流而下的时候我顿时便把键盘抽出桌子背过来往桌面上砸起来。
  我忘记关YY的自由发言,没想到声音会透过麦克风传进电脑里去,当我再注意他们说了什么的时候,屏幕上却只剩下许多个圆点了。
  我问:“你们讨论出结果了吗?”
  小虫有点虚的回我:“……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我“啊?”了一声,立马回到:“当然没有,你们刚才有没有讨论出结果来?”
  “没有啊,就被你‘哐哐哐’的声音给抢白了。”
  圣光叹了一口气。
  我摸了摸湿湿的键盘,手上却多了三个塑料壳,拿出来一看,竟然是ctrl和两个alt。
  这样一来又要买键盘了,谁说明基的键盘硬如铁,真是骗人的。
  悲伤之余我也就圣光的问题动了动脑筋,觉得还是先告诉他们我的想法才对,于是直接对麦克风大喘气起来:“我有个骑士朋友,是个奶,要不要?”
  其实我早就想把他拉来我们公会的。
  小虫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急忙问道:“装备怎么样?”
  我想了想,回说:“牌子毕业。”
  小虫便打了个ok。
  


☆、伊利丹?一粒蛋!

  事情顺利的有点不太自然,我也纳闷得有点不知所措。
  我推荐的奶骑不是别人,就是阿皓。
  而这件事我也还没事先和他商量过,仅凭着他应该不会对我发火的猜想帮他做了这个决定。
  小虫也借着杆子就往上爬,还有越爬越高的趋势跟我说:“你一定要把你朋友带到!不然扣你DKP!”
  我当时就“哈”的吼了出来。
  阿皓会不会到我是不知道,我这他妈为你排忧解难现在反倒成了你威胁我的把柄了,凭什么?!
  于是我随即釜底抽薪把小虫杀了个措手不及,和公会里所有战士商量下次出装备一定要和他顶分直到他成负分才行。
  事情解决了,大家都高兴了,后来我跟阿皓说了这件事,他跟我说:“我不会每次都来活动,要是少人就叫我,进公会挂名可以。”
  我点点头,说“哦”。
  周四晚上开荒伊利丹,阿皓来了,阿皓的骑士号很威武,因为德莱尼男人长得就很强壮。
  人之所以会觉得人类男猥琐,是因为他们的脑袋无论长不长毛都很难看。
  玻璃渣故意把男人设计的那么个性化难道是为了凸显人类女的傲娇?我想不出来答案,也许有人能告诉我。
  我们直接黑了阿皓和波雅的CD带他们进入了黑暗神殿最高层,那个唯一可以看得到天空的王座。
  这也是伊利丹第一次在我们面前和阿卡玛进行深入的交流,“你的两面三刀”和“说的好,但这毫无意义”还有经典的“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说实话国服的配音做得到底不错。
  我最喜欢凯尔萨斯的声音,特别是风暴要塞的那段,奸诈的语气外加入戏的深沉,还没打就能感觉到他的仇恨要冲破天际。
  现在面对的是他基友伊利丹,两个人相爱相杀,最后一个走投无路去了外域,另一个只好在魔导师平台落脚。
  魔法、能量,他的子民早就遗忘了从前过去,每日将他轮一遍才是真……
  话题转回来,我们打蛋蛋。
  受苦受难的上弦月如同耶稣一样被小虫记在心里场场遭罪,由他负责清理中了debuff的人身上的暗影魔,然后分站位。
  我和阿皓要分开了,他主刷圣光,而我是负责团刷的,他被分到了第一小队,而我又顺利的空降到了法师组。
  讲到这个我又想起来上次打F4,矮子最后被我刷死了。
  可是这还真不能怪我,叫他二要躲在MT身后放唤醒,人家boss一个顺劈之类的技能就直接升天,况且治疗还都在缺蓝的情况下,谁会管你死活!
  事后矮子有单密我:“你太过分了!”
  像女人一样的抱怨,我并没有理睬,但是以为他就会这样罢休的我也的确想得太简单了。
  他继续单密道:“本来dps一直
  第一的……死了一次直接第十,你让我情何以堪。”
  我挑挑眉,回他道:“第一也就200G,你看你为了200G死了一次,修装备多少钱?50G?”
  他说:“靠!”
  然后我就乐了。
  眼睛一闭一眨,就给他算了本明帐出来:“dps第一能不能制造治疗第一还有待商榷,你和我做的是单方向利益的生意,我费蓝你涨红,他妈股市还有涨停板你这索取倒是无限需求的?”
  他没懂我什么意思,只是回答:“大家都是朋友嘛……”
  要说真的,这台词还真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用的。
  比如我打了他一拳,然后跟他说“大家都是朋友嘛……练练手。”这样他也不能反驳我什么,我是不是算做出了正当防卫?
  丫丫个呸……我是内向不是智障!
  他看我没说话也站在旁边干等着,像是讨好又像是报复般的朝我身上扔了三个祖阿曼的骷髅头,我看了他两眼,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