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你的身体,我做主+番外 作者:白久丸子(晋江2013-10-22完结,灵魂转换) >

第11章

你的身体,我做主+番外 作者:白久丸子(晋江2013-10-22完结,灵魂转换)-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见她还想说些什么,严霄连忙低头含住她的唇,直吻得她乱了心神,没那闲心纠结这些。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元宵终于吃了锦瑟!为了写这章看了不少肉文哇TAT
  
  卡肉是不是不道德 哈哈哈 二更在晚上




☆、第十六章 拆吃入腹

  第十六章拆吃入腹
  
  严霄在锦瑟紧闭的眼上亲了一下,一滴汗水顺着额头滑下,落在锦瑟脸上。
  
  锦瑟睁眼,看到的是他一脸的汗珠,嘴角微微抽搐,脸部扭曲。锦瑟拍拍他的手臂,细声细气的说了句:“可以了。”
  
  “轻点啊。”
  
  不放心的又补充了一句。
  
  严霄一听,哎哟,那个兴奋哟!差点没立刻蹦起来。
  
  他将坚硬抽出,偏偏锦瑟的桃源越缠越紧,差点叫他狼嚎一声。
  
  “娘子,松开些,不要咬那么紧。”这话说的露骨,锦瑟脸一红,两臂起了不少鸡皮疙瘩,不知为何,听他叫自己娘子,很奇怪啊!还不如叫臭丫头或者锦瑟呢。
  
  不过,锦瑟还是放松了些,严霄趁机拔出,双手拨弄着她的酥胸,等她准备好了,腰身一沉,猛力一刺。
  
  “啊!痛!”贯穿那一瞬间,锦瑟红润的两颊瞬间变得惨白,幸而做足了前戏,心里准备也充足,不然锦瑟肯定会一脚把他踹到床下的。
  
  严霄身子一僵,不敢乱动,仔细看着她的反应,忍耐早到了极限,下腹紧绷绷的有些疼。
  
  严霄欲哭无泪,在心里默念,小元宵,今晚就委屈你了,你看,锦瑟嚷嚷着痛呢,你怎么能自顾自的快活?!
  
  严霄也搜罗了不少的春宫图学习,他知道,这会儿应该叫锦瑟放松。于是,他俯下身体,在锦瑟的身上舔来舔去,企图找到她的敏感点。
  
  舔了好久,严霄软舌滑了一圈,锦瑟便忍不住叫了出来,严霄双眼一亮,找到了!竟然是锁骨,还真是……不一般。
  
  严霄嘴一张,咬住她的锁骨,轻轻啃咬,间或伸出舌头舔舔凹处。
  
  锦瑟连连叫着,只觉得下面也没那么痛了,甚至有些痒。
  
  她扭了扭身子,觉得他那么硬的物事顶在里面,不舒服极了,于是,一收一缩的,想要将那挤出去。
  
  “嗷……嗯……”严霄被她刺激到了,闷哼了几声,不管不顾得动了起来。
  
  先前忍得够久了,这会儿爆发起来,眼都红了,像只发情的野兽在她身上驰骋。
  
  锦瑟被他顶得身子不停往上窜,私密处有些疼,却又带着让她无力招架的快感,他的每一下都很深,每次都撞到她的敏感点上,锦瑟浪【河蟹】叫声一声比一声高,早将羞耻心丢在十万八千里了。
  
  严霄听到她欢悦的媚叫,受了鼓舞,更加卖力地撞起来。动作之猛几乎将要锦瑟撞飞了,两团柔软随着身上人得抽【河蟹】送而上下跳动,仿若翻卷的白浪。
  
  又卖力得挺动了好几下,严霄全根没入,抵到她的敏感点,迸射出一股股热浪。
  
  锦瑟身子颤了好几下,也流出一股股的暖流。
  
  两人都喟叹了一声,搂在一起,他的汗水混着她的汗水,他的发纠缠着她的发,两人仿若合为一体了一般。
  
  严霄第一次开荤,这么一次压根无法满足他。小元宵还埋在她的桃源里,随着呼吸渐渐平缓,也慢慢抬起了头。锦瑟从早折腾到晚,又被他这么无所顾忌的冲撞,只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瞟了一脸春意的锦瑟,严霄忍不住又动了起来。
  
  锦瑟实在没什么力气阻止他,喉咙更是像火烧似的,只能侧着脑袋,将半边脸蛋埋入软枕中,不管他如何折腾了。
  
  于是,又一轮压榨开始。
  
  屋内一片春光,屋外却黑漆漆的。
  
  仔细一瞧,还能看见一个女人趴在门外,右眼紧闭,左眼睁得老大了往门缝内望。
  
  听着屋内的响动,她捂唇偷笑,恍若豆蔻年华的女子,“想不到嘛,严霄这小子这么能干。”
  
  “好了,哪有娘亲偷听儿子墙角的,快回去了。”
  
  一旁的男人捏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抱,语气有些强硬。
  
  女人一把甩开他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乐意,你管得着吗你!哼!”
  
  说完,又继续趴回去,干着光不明正大的事。
  
  男人幽怨得看着她的背影,两人好不容易好好游玩了几天,正打算逍遥一番呢,这会儿肉就在眼前,还不能开荤,实在不好受。
  
  于是,他伸出右臂,从后面捂住她的嘴,一把将她抱起,不顾她拳打脚踢,将她一路抱回寝殿。
  
  毫不怜惜的将她扔到床上,觉得自己最近太宠着她了,如今他说些什么,她都不听了。这还得了!定要叫她服服帖帖的。
  
  他黑着一张脸将她剥得一干二净,看着她白皙的肤色,清凉的眼神,猛地扑过去,将她压倒,舔【河蟹】弄了一番,等她准备好了,褪去衣裳,猛地冲了进去。
  
  舒服得吐出口气,动作越来越勇猛。女人两眼含着春波,两腿挂在他的背上,配合着他的频率。
  
  这几十年来,哪还有什么羞涩了,两人不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很默契。
  
  他要她,她便配合他,反正她也不吃亏,得利的总是两人没错。
  
  ……………………………… 
  
  “嗯……”锦瑟是被闷醒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发现严霄那货正趴在自己身子,美滋滋的吻她。
  
  怒气“腾”得烧了起来,锦瑟使劲一把推开他,自己也一下栽倒在床上。手臂发麻,让她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严霄怕她生气起来不理自己,狗腿得捧起她的手臂,揉捏按摩。
  
  锦瑟翻个身,觉得骨头都在“咯咯”响了,腰酸背痛,明显是纵欲过度,而罪魁祸首却一身清爽,炯炯有神。
  
  锦瑟不满意了,手不能动了,不代表其他地方不能动,于是她凑过脑袋,张开嘴,一口咬在撑在一旁的手臂上,狠狠扭了一下才松口。
  
  哪晓得那人不但没痛呼,还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继续献殷勤。
  
  见他这个反应,锦瑟也没了兴趣欺负他,翻身趴在床上,让他给自己捶背。
  
  严霄看着她背部美好的线条,被子已被掀开,微微露出半个挺翘的臀部。
  
  早上是多么难熬啊!严霄仰头无声呐喊。
  
  然后顺从得用大掌给她按摩,俗话说的好,床上顺从男人,床下顺从女人,这是没错的!
  
  为了日后的“性”福生活,这算什么!要他吃素禁荤才是要命呢!
  
  “你不去上早朝么?”锦瑟被他揉捏的很舒服,没那么难受了,倒让她有些昏昏欲睡了。
  
  “恩,祖上规定能免去早朝三天。”严霄很满意这个规矩,在他看来,就这个规矩才人性化些,要是时间再延长些,就最好不过了。
  
  三天啊!这三天能干的事可多了…… 
  
  “嗯。”锦瑟懒懒的接了一句,又说道:“这三天你不许碰我。”
  
  沉浸在美好幻想的严霄犹如当头一棒,满腔的热血被冷水一泼,熄灭了!
  
  他闷哼一声,表示不满。
  
  “怎么?不愿意?”锦瑟面目狰狞得转头看向他,“你想累死我啊!哦,你现在把我娶到手了,吃干抹净了,就没了兴趣了,自然不愿意听我的了。”
  
  她一脸恍然大悟,双眼瞪着他。
  
  严霄嘴角一抽,这丫怎么这么会编,算了,就先答应着吧,夜里偷吃不就行了,反正她也打不过他。
  
  “没有的事,听你的听你的!”多没骨气的一句话啊!严霄扶额,形象全毁了!
  
  锦瑟这才满意,一仰头,心里那个得意啊。
  
  “小姐,皇上,可起了?”揽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听这称呼严霄很不满意,什么小姐啊,锦瑟都嫁给他了,应该是皇后好伐!
  
  某女倒是没注意,笑眯眯得应了一声,叫揽月准备些粥来。
  
  揽月笑道:“早就猜到您一早起来要喝些开胃的粥,奴婢已经准备好了。”
  
  锦瑟满意的连连点头,心里无比骄傲,不亏是她一手教导出来的啊!(→ →这妞忒自恋了,明明是她亲亲娘亲教导的。)
  
  揽月不急着推门,在外估摸着两人都穿戴整齐了,才推门而入,双手抱着托盘,放着几碗热粥,色泽诱人。
  
  锦瑟口水快速分泌,吞了好几口唾沫,迫不及待的跳下床,哪知双腿酸涩无比,腿一软,向地面倒去。
  
  严霄眼明手快,连忙一把拉住了她,没让她摔了个狗□。看她有些埋怨的眼神,只能一把抱起来,抱着她走到桌前,就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一大早上就能吃嫩豆腐,福利啊福利!
  
  他将一碗白粥端到面前,用勺子舀了一些,锦瑟却拉住他的手,摇头,“不吃这个,要那碗薏米红豆粥。”
  
  她对于吃食一向挑剔,难免娇气了些,严霄自是了解,也不气,连忙将那碗冒着热气的薏米红豆粥端到前方。
  
  味道是要香些,闻着就有些流口水的冲动。他舀起一勺吹得温热,然后递到她的嘴边,这是要喂她。
  
  锦瑟也不客气,微微张开小嘴,任他喂进去,然后眯着双眼嚼了几下便吞下去。
  
  朝他张张嘴,这是还要的意思,严霄会意,立刻又舀了一勺喂她。
  
  揽月在一旁偷笑,只怕这两人哑了也能好好活下去,仅仅一个动作和一个眼神就懂了,这默契哪是他人能比的。
  
  锦瑟不知是心情好还是胃口大开,竟把那一碗吃了个一干二净,往日硬塞也只能吃下半碗,严霄很满意,自己随意端起一碗几口喝下,就抱着锦瑟出去了。
  
  今天天气晴朗,去御花园逛逛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
  
  嗷嗷!终于吃了锦瑟了!撒花~撒花~~




☆、第十七章  冷落

  chapter。17 冷落
  
  “锦瑟,咱们去御花园逛逛吧。”严霄搂紧了怀中的人,也不给锦瑟拒绝的机会,就抱着往外面走去了。
  
  锦瑟睨了他一眼,不满他自己就做了决定,也不问问自己的意见。虽说今日阳光算不上毒辣,但好歹还是有些晒人的。再说了,昨天晚上他那么不知节制,腰酸背痛的,哪有心情去看那些个争奇斗艳的花,还不如回去睡个懒觉呢。
  
  抬眸一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没说什么,只窝进他的怀里,算了,反正也累不着自己,就这样吧!
  
  就这样,两人一路无语走到御花园,只因……锦瑟内丫睡着了!
  
  ‘锦瑟,你看,这花好看吧’严霄低头看她睡得香甜,欲出口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可能是真的累了吧,睡着的时候她的眉头还微微蹙着,严霄轻轻颠了一下,将她抱高了些,俯身将唇瓣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严霄就这么抱着她将御花园绕了一圈,风景没瞧在眼里,憋屈倒是吃够了。锦瑟睡觉一点也不老实,似乎是不怕会掉在地下,就在他怀里蹭了又蹭,有时还会一口咬在严霄胸上,他既怕她闹腾得厉害了掉地上,又被她勾起了谷欠火,冰火两重天啊!
  
  这会儿才后悔起来,要是他昨晚忍着些,现在也不必被这么折磨了。双眼流连在她红红的脸蛋上和粉嘟嘟的嘴唇上,吞了吞口水,真想吃啊。
  
  她昨日的甜美似乎还留在嘴中,严霄咂咂嘴,觉得今晚不能放过她,嫩豆腐就在身边,哪有不吃的道理。
  
  又逛了半圈,一眼望去全是一片葱绿和花团锦簇,到没见到什么人,估计是被小影打发走了,严霄暗咐,什么时候该给他涨涨月钱了。
  
  他应该会很高兴吧?!严霄脑中自动浮现小影捧着钱,脸上笑开花的样子,额……还是算了吧,想想就寒心。
  
  太阳渐渐毒辣起来,锦瑟眉头狠狠一皱,将整个脸埋入严霄的怀抱,咬了他一口。
  
  严霄苦笑,看吧,这丫头睡着了也是个会发脾气的主。
  
  顾忌到她,严霄连忙跑进四角亭,他将怀中熟睡的人颠了一下,让她将脑袋搁在自己的肩上,右手托着她的屁股,俨然一副大人抱着孩子的姿势。
  
  阳光很强烈,从四角亭四周投射进来,严霄把四周卷起的轻纱放下,总算遮住了一些,寻了个阴凉的角落坐下,小心翼翼将锦瑟抱起,让她横躺在自己腿上,才松了口气。
  
  她睡得很香,严霄只能抱着她,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盯着她。
  
  看久了,也有了些睡意,便单手撑在红木雕栏上,闭上眼也睡了。
  
  小影找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女子蜷缩着身子窝在男子腿上,一只手还揪着男子的衣服,男子则脑袋一歪,倚着支撑的手臂闭着眼,睡着了。左边还有几缕阳光打进来,照在两人的身上,有了几分不容亵渎的感觉。
  
  他常年僵硬的脸部抖了一下,嘴角勾勒,扬起一抹怪异的笑容。
  
  他想,这大概是他此生见过的最美的风景。他见多了冰冷的尸体,闻多了刺鼻的血腥味,如今见了这么一副像画似的美好,觉得内心的黑暗也净化了不好。
  
  这两人,最相配不过了,不是吗?!
  
  不过,他来是有急事的,可不是来欣赏两人睡觉的模样的,他扶正了头上的太监帽,大步走向严霄。
  
  伸手推了他一下,轻声唤道:“皇上……皇上……”
  
  推了两下严霄便睁开了双眼,他本就没睡熟,所以,听到他的声音便醒了。
  
  但是,他可没忘还有个脾气不小的正在睡呢,于是竖起中指放在嘴上,“嘘!”一声提醒他轻点。
  
  小影点点头,严霄才抬了抬下巴,问他有什么事。
  
  “马力苏动手了。”小影说完,看了看锦瑟,没吵着她。
  
  严霄眉头一皱,倒不是担心那人能闹出什么大风大浪来,只是,好容易有时间和锦瑟好好亲热亲热,这会儿子出手是想怎样?!
  
  他本来就打算怎么严惩他的,但他打扰了自己,坏了好事,哪能那么轻易放过他。
  
  小影看见他露出的阴测测的笑容,猜到了他的心思,他原先只是吩咐自己逼着他告老还乡,只怕现在有变啊。
  
  小影为那位大人默哀,您什么时候不动手好,非要选在这么个时间,看来,小命不保了啊!
  
  严霄只盼着赶快处理好这些,就能与锦瑟温存一番了。于是,他握住锦瑟的肩头摇了摇,将她唤醒。
  
  锦瑟正梦到自己吃到了西洋美食,刚要张嘴要下去,就被人摇醒了。
  
  美食没了,锦瑟不满得瞪大了眼,呲牙咧嘴。
  
  严霄没注意到这些,一门心思就放在赶快处理好此事,就能吃了嫩豆腐了。
  
  “锦瑟,我得去处理些事情了,你自己先回去?”
  
  严霄将她抱起,坐在自己腿上,双眼轻飘飘得瞪向小影。
  
  小影意会,转身走出四角亭。
  
  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