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

第16章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第16章

小说: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什么都不用说,”萨古斯望进他的眼睛,“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我见证过你对他的付出,如果不是发生过不可原谅的事情,你今天也不会跟我一起站在这里。”
  
  “你不必向他妥协。”
  
  “没有人能逼你回头。”
  
  萨古斯坚定的话语像一股力量注入到了凌远的内心,切断了他最后的犹豫。
  
  四目相对,凌远郑重地点了点头。
  
  萨古斯似乎又跟对方交涉了片刻,最后潇洒地拍了拍手,“谈判破裂。”
  
  “你跳船吧,运气好的话会遇到NPC的救生艇。”萨古斯对凌远道。
  
  “那你呢?”凌远皱眉问。
  
  “我是梦魇号的船长,当然要跟船一起共存亡。”
  
  凌远闭上眼,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重现。
  
  他拜托萨古斯袭击泰坦尼克号。
  
  萨古斯把到手的海青石如约交给他。
  
  他为镇远号制定了最顶级的配置。
  
  他亲手把船契交付到那个人手上。
  
  如今,那个人正用他送给他的船酝酿着对梦魇号进行毁灭性的一击。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点亮图里的每一颗星星,总有一天,我要驾驶着梦魇号,游遍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在每一个岛屿上都留下我的足迹,这就是我的征途。
  
  凌远慢慢睁开眼,“你不走,我也不走,我要跟你一起留下。”
  
  “这里的死亡惩罚很高的。”
  
  凌远镇定地摇摇头,他不在乎。
  
  萨古斯见对方心意已决,也不再劝,摸摸他的头,嘴角又扬起二人初次见面时那种狂妄自大的笑容,“也好,权当充实游戏体验了。”
  
  【船队】萨古斯:弟兄们,一起永生吧。
  
  甲板上传来一阵欢呼声,很快有人把朗姆酒从货舱里搬了出来,一群人就像庆祝重大节日般举杯相庆。
  
  ——CHEERS!
  
  欢呼声盖过风声雨声直冲云霄,那力量仿佛能撕破黑暗,拨云见日。
  
  从镇远号传来几声炮鸣,梦魇号船体剧烈晃动了几下,开始慢慢倾斜。
  
  暴雨越下越大,像天庭泼下来的水,又像老天爷在恸哭,凌远努力撑住眼皮,尽可能多看面前这个无所畏惧的男人一眼。
  
  船身很快倾斜到了他无法保持平衡的程度,凌远慌乱中本能得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截冰冷触感的金属。
  
  很快从对面伸出一只温暖有力的手,回握住凌远抓住铁钩的手,那手的主人力道如此之大,就像抓紧对方从此不会再放开。
  
  海面卷起滔天巨浪,无情地将曾在海上不可一世的海盗船吞噬。
  
  最后出现在凌远屏幕上的,是鲜红到刺眼的系统消息。
  
  【环岛播报】捷报!由天堂海军上将凌霄率领的镇远号在天堂海域一举歼灭恶名昭著的NIGHTMARE海盗团,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从此海上再也没有梦魇号。
  
  屏幕彻底黑了下来,房间没有开灯,今晚是阴天,连月亮也没有,凌远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闭上眼睛,感觉自己仿佛缓缓沉入了海底,因空气被剥离而窒息,肢体也慢慢变得冰冷,唯独从右手传来的温度还在,真实而清晰。
  
  那热度起初只停留在手心,接着弥漫到整个手掌,顺着大动脉流入心脏,最终扩散到全身。那温度也越来越高,仿佛一团火焰,燃烬他的整个躯体。
  




☆、青琦的告白

  凌远不知道屏幕暗了多久,等光亮再度恢复时,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萨古斯正站在他面前,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这里是哪里?”
  
  “重生殿,人物死亡后都会被送来这里。”
  
  凌远想到那个死亡惩罚,赶紧检查了一下,果然,随身携带的金钱和物品都被清零了,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碎布条,凌远特地打造的一把用来防身的精致匕首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干枯的树枝。
  
  全身上下除了萨古斯的那条章鱼还紧紧扒着他的脖子外,凌远现在看起来真得像海难后被救起来的幸存者。
  
  萨古斯的情况比凌远好不到哪里去,上身几乎都全|裸了,露出黝黑精壮的肌肉,他肩头的鹦鹉正在高傲地啄着自己的羽毛。
  
  “还好我出发前没忘了把大宗钱存银行,不然真变穷光蛋了,”凌远挥了挥手里的树枝自嘲道。
  
  “还好我的钱都在你那儿,我从来没存钱的习惯,”萨古斯不知想起什么,反倒乐了出来,“咱们被洗白了,你老相好这趟可发了。”
  
  凌远想想那一船海盗,个个赏金不菲,光是萨古斯一人身价就抵得上丝绸之庐一个礼拜的收入。
  
  “对不起,”凌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萨古斯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损失,你说出来吧,我接受得了。”凌远见对方似乎有话想说,却吞吞吐吐,不像他平日的作风。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凌远一怔,哪里不对劲?他仔细看了看对方,又低头瞅了瞅自己,突然……
  
  “啊!”
  
  没错,是视野!自己的视野变得很奇怪,似乎看不到右侧的东西。
  
  他慢慢把手举起来,朝着自己右眼所在的位置摸去,摸到的不是自己的肌肤,而是有着绒毛触感的布料。
  
  “我的右眼……失明了?”
  
  萨古斯没说话,脸上写着“你没有想错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说……沉船后残疾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吗?”
  
  萨古斯扬了扬左手的钩子,“我这个也是死亡一次就得到的。”
  
  “对了,”凌远指着对方的钩子,这个问题他一直想问了,“这个是怎么来的?”
  
  “当时还没有梦魇号,我也是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海盗,有一次我开小船出去,遇到远洋号,我所处的地势又很差,跑不掉。”
  
  “对方也知道以大打小胜之不武,事后也没有声张。”
  
  “但是因为我的手,大家都记得我被凌霄打败过。”
  
  凌远想了想,“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很有缘?”
  
  萨古斯乐了,“也许吧。”
  
  凌远又摸了摸自己的眼罩,“帅吗?”他不确定地问。
  
  萨古斯认真瞅了瞅,点了点头,“很帅。”
  
  这回凌远也乐了。
  
  萨古斯觉得好笑,也伸出手去准备感受一下,“有没有觉得不适应的地方?”
  
  凌远突然收了笑容,与他四目相对,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喜欢你。”
  
  萨古斯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
  
  “萨古斯,我喜欢你,不是好朋友的喜欢,也不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你知道是哪种喜欢。”凌远郑重其事补充道。
  
  李云霆愣了,青琦没点破时,他苦恼如何委婉地暗示对方,如今他告白了,他又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答复。
  
  他活了三十年,不是没有被别人告白过,可接受就是接受,拒绝就是拒绝,不跟别人玩暧昧是他道德的准则,可从没有谁让他这般左右为难过。
  
  他从来没想到过,这个淡定到有些冷漠的小朋友动了情后会如此这般得……坦率?
  
  “你……”萨古斯踌躇着,不知道怎么说才能避免对对方造成伤害。
  
  “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你不需要回应,这是我自己的感情,我只是想说出来而已。”
  
  “哈?”萨古斯越来越跟不上对方的节奏。
  
  “我之所以表白是因为我不想暗恋,我之前暗恋过别人很长一段时间,那种滋味并不好受。虽然说出来会被拒绝,但是比起憋在心里让自己难受,还是说出来让别人为难好。”
  
  萨古斯以拳扶额,“你现在已经成功让我为难了,然后怎么办呢?”
  
  “不怎么办,我们之前是怎么相处的,之后维持原状就可以了,我喜欢你,你继续喜欢你喜欢的人,我们不冲突。”
  
  萨古斯被他的思维模式逗乐了,“我的小兄弟,你可真有意思。”
  
  “还好吧。”
  
  “你刚才说你以前暗恋过别人,谁?镇远号的舰长吗?”
  
  凌远不说话了。
  
  “你知道那天我们谈判对方的条件是什么吗?”
  
  “嗯?”
  
  “只要我们返航不去硫克岛,他就罢手。”
  
  凌远惊讶,“那你为什么不同意?硫克岛改天再去也是一样。”
  
  “还有,从此跟你断绝来往,否则他见我们一次就打沉我们一次。”
  
  凌远皱眉,“我跟他已经没关系了。”
  
  “可对方恐怕不这么想。”
  
  “你怕了?”
  
  “你这是在侮辱我么?”
  
  凌远好久没听到对方说这句口头禅,不仅莞尔,“他怎么想是他的事,跟我无关。”
  
  “你就这点最讨人喜欢,动情起来很直接,无情起来也很干脆,就怕别人觉得你任是无情也动人。”
  
  凌远冷笑,他能猜出萧镇的用意,分手之后,无论现实还是游戏中,萧镇从来都没有联络过他,但是拒绝离婚也好,威胁萨古斯也罢,萧镇这是要凌远主动去找他。
  
  在萧镇的认知里,先开口意味着认输,他始终还以为,自己只要勾勾手指,凌远就会立刻回到他身边。
  
  只可惜,他已经不是当年校园里用视线毫不掩饰地追随对方身影的无知少年了。
  
  李云霆见对方不说话似乎陷入沉思,松了口气,他还真是不适应这种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的对话,平时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说,青琦在听,偶尔冒出一两个问题。
  
  这种相处模式跟他和凌远倒是很像,每次通电话都是他在问,凌远视心情偶尔回答他一两句。
  
  李云霆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做不到干脆回绝对方的原因了,这个小青琦给他的感觉跟凌远很相似,这或许就是他最初起调戏对方之心的原因,他天生就对这一型的有好感?
  
  “对不起。”
  
  凌远从沉思中回神,抬头疑惑地看着萨古斯。
  
  “或许是我一开始的态度太轻浮,让你误以为我对你……”萨古斯难得这么严肃地检讨自己。
  
  他这么一说凌远才想起来,最初认识萨古斯的时候,对方一口一个宝贝儿,每次见面都出言调戏他,还用章鱼来宣告所属权。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方不再叫他宝贝儿了呢?凌远努力思索着,大概是在他出院之后,或许就是那段时间萨古斯有了喜欢的人吧,那人的力量可真大,让流氓在游戏中都转了性。
  
  手机响了,凌远随手接起来,李云霆的声音在那边响起,“宝贝儿,我突然好想你……”
  
  凌远啪得扣了电话,继续在键盘上打字,“你若是一直都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原来你喜欢假正经。”萨古斯脸上又挂上了他的招牌坏笑。
  
  “我喜欢没事儿不会傻笑的人。”
  
  萨古斯摸了摸凌远的头,“其实你也挺好的,要是能早一点在现实中认识你……”
  
  “我不想在现实中认识你,”凌远打断他的话,“网络上单纯的感情不好吗,现实中让人烦心的事太多了,你再喜欢的人都可能反过来伤害你。”
  
  “原来你还是个柏拉图爱好者。”
  
  凌远耸耸肩,不反对,“反正我见你,估计也就是个见光死。”
  
  “我有那么不堪吗?”
  
  “谁知道呢。”
  
  凌远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短信。
  
  云霆:宝贝儿你再不答应我,我就要被别人追走了,你老公我还是很有市场的。
  
  小远:哪个不长眼睛的看上你,求求你快点答应人家吧,不能让人家眼残心也残。
  
  云霆:你还是第一次回我这么长的短信,虽然言语刻薄了点,心情不好?吃醋了?
  
  小远:是心情很好才会回这么多,不好意思,我恋爱了,就在刚才。
  
  凌远短信刚发出去没几秒对方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
  
  “什么叫你恋爱了?跟之前那个混蛋?好马不吃回头草,宝贝儿你懂不懂啊?”
  
  “你这是在侮辱我么?就行你有人追,不行我有新欢?”
  
  李云霆听到这耳熟的句子一愣,可凌远的话不容他考虑那么多,“别人对我表白,我可都是一口回绝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想谈恋爱,为什么不考虑我?我可是先来的。”
  
  “谈恋爱又不是买车票,还要讲究先来后到,再说了,我认识那人比你早。”
  
  “你……你今天怎么变得伶牙俐齿的?”
  
  “可能是最近跟话多的人待久了,近朱者赤。”
  
  “是近墨者黑!你等着,我去你家找你,咱俩当面说。”
  
  “别来!”
  
  对面电话早挂了,凌远郁闷得看着手里的手机。
  
  “我有事,先下了。”
  
  “哦……”凌远看着萨古斯急匆匆地下线了,顿时有些无聊。
  
  走得这么急,是去见情人?
  
  凌远发现虽然自己口上说不在乎萨古斯的想法,但心里却总控制不住要往那方面去想。
  
  他走出重生殿,发现这个建筑就位于天堂教堂的隔壁,只能出,不能近,难怪以前没有注意过。
  
  回到店里,凌远翻出套备用的衣服换上,未来的天堂服装店店长穿着一身破布在街上晃,这事传出去实在不太好听。
  
  凌远在户外走了走,想适应新身体,走着走着就走歪了。
  
  平时觉得有两只眼睛没什么,等少了一只才发现有些时候确实是不方便。
  
  就像是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把头向右扭了九十度才看到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的萧镇。
  
  “你的眼睛怎么了?”
  
  萧镇居然率先开口了,你坚持的自尊呢?
  
  “不是你送我的么……”凌远慢吞吞地说。
  
  “你为什么不跳船?”萧镇黑着脸问。
  
  凌远想了想,“我想跟喜欢的人共进退。”
  
  萧镇的脸色愈发变得难看,片刻后一道白光闪现,人物凭空消失,凌远知道那是他下线了。
  
  【海域】Cecelia:你们猜,我在码头看到了什么。。。
  
  【海域】天天天蓝:鱼斯拉?
  
  【海域】被迫当海盗:有人裸奔?
  
  【海域】小耗子:快点说,不许卖关子。
  
  【海域】Cecelia:我看到了。。。一只眼睛的。。。琦琦。。。。。。。
  
  【海域】不是海神是海参:啥?
  
  【海域】鲁滨逊:什么叫一只眼?
  
  【海域】六小龄童:我也看到了……真的是一只眼O口O
  
  【海域】娜迦女王:什么情况?
  
  码头立刻空降了一群人,把凌远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附近】鲁滨逊:靠,琦琦你怎么了,两天不见怎么变独眼龙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