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

第18章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第18章

小说: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其实是这样的,”于荣刻意压低声音,语气沉重又凸显犹豫,“李警长他……”
  
  于荣拉长尾音,欲言又止,就等对方迫不及待追问,可等了半天都不见动静,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李云霆警长他…………”
  
  凌远半天不见对方说下去,只好顺着他问:“他怎么了?”
  
  妈的,于荣心中骂道,这种时候,听了这种话,你难道不应该表现得更为激动一点吗?这平淡无奇的口吻是神马?这感觉就好像在听一个无关的路人,老大之前还说你对他态度有所好转,那不好的时候是横么样的??!
  
  “他三天前在暗巷里被我们以前对付过的歹徒报复袭击,不幸地……”
  
  “殉职?”
  
  于荣吐血三升。
  
  “还没有,”不过听到你的话估计快了,“但是现在情况很不容乐观。”
  
  “哦……”凌远算了下,三天前,不正是从自己家里离开后发生的事情么。
  
  哦你个头啊哦!你起码表示一下礼节性的紧张啊!
  
  “能拜托你去医院看望一下他吗?这恐怕是他最后的心愿了。”对不起老大,剥夺了你未来拥有心愿的权利。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明天……”
  
  “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等到明天!” 于荣忍不住提高了声调,他真得很想上门直接把凌远捆了送上李云霆的床。
  
  “……那好吧。”凌远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
  
  于荣飞快得报上医院名和病房号,摔了电话。
  
  老大,你对你的小情人实在是太仁慈了!




☆、307号病房

  于荣觉得自己已经操心成老妈子了,李云霆何德何能,居然能让自己心甘情愿帮着他斗小三,追原配,这事要是还不能成,于荣都有阉了他的冲动。
  
  他挪了挪屁股,把摔出去的手机又捡了回来。
  
  “喂,老大!”
  
  “你当海盗太入戏了吗?老大老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黑社会。”那边传来李云霆懒洋洋的声音。
  
  “行了李队,又没别人儿,知道叫你不就行了吗?”于荣不屑地啐了声,“哪个老大能混得像你一样惨,难得休个假,还休到医院里。”
  
  回想起几天前第一眼见到浑身是血的李云霆,于荣现在还心悸不已,那一刻他真得以为他要不行了,哪想到这人的生命力比蟑螂还顽强。
  
  “有屁快放,没屁就挂。”
  
  “有屁……呸,有话跟你说,你大爷的,”于荣隔空对李云霆比了个中指,“我怕你听了之后哭着跪着感激我。”
  
  “是~吗~”李云霆语调拐了好几个八度,“我倒想听听,你用什么让我跪。”
  
  “刚才你的一位爱慕者找我……”
  
  “爱慕我的人那么多,你指哪个呀?”
  
  “有钱又大方,细心还和气,为人低调不张扬,外貌出众有气质,很是人|妻的那位。”
  
  “听上去好像是你爱慕人家琦老板吧。”
  
  “哎,可惜啊,人家眼里只有你,一朵鲜花非要插在牛粪上,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行啦,说正经的,他找你干嘛?”
  
  “打听你呗,不然还打听我吗?他问我你为什么始乱终弃,留他一人独守空闺好寂寞。”
  
  李云霆一听就知道是于荣满嘴跑火车,估计是青琦见自己几天没上线所以随口问问,“那你怎么说?”
  
  “我实话实说,说你过二人世界去了,让他不要打扰。”
  
  李云霆嗤笑了一声,“二人世界?跟你吗?”
  
  “我还没说完呢,”于荣继续道,“为了证明我所言非虚,我特地送了个人过去今晚陪你二人世界。”
  
  “……你点了个MB?”
  
  “你这是在侮辱他吗?”
  
  “不许盗用和篡改我的名言警句。”
  
  “警察说的句子简称警句吗?算了不跟你说了,估计他一会儿就到了,要不要把握机会你自个儿看着办,我先挂了,拜拜啦~”
  
  “你还没说是什么人呢……喂?靠。”
  
  这个于荣,搞什么呢。
  
  李云霆把手机拿下来,翻到通讯录里凌远的那一页,犹豫再三。
  
  这几天他都没有给凌远打电话,之前是因为身体情况不允许,现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他不想让对方担心,不过话说回来,凌远会担心他吗?
  
  说不定凌远听到自己受伤的消息只会淡淡地说一声“哦”吧……(李sir,你果然是凌远的知心人。)
  
  凌远来到于荣所说的医院,居然跟自己上次住院的地方是同一间。
  
  值班的护士拦住他,“对不起,已经过了探病时间了。”
  
  凌远愣了愣,他答应了于荣今晚就过来,倒是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可是……他快要死了……”凌远犹豫着说。
  
  “快死了还住住院部?”护士淡定地摇头,“这不太符合我们的流程。”
  
  凌远想了想,说得也是,看来自己是被耍了。冲护士道了声谢转身要走,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说话。
  
  “诶?是你呀?”
  
  凌远不确定这话是不是在问他,于是回头看,一个小护士刚从某病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支吊完的点滴。
  
  这小护士他认识,上次住院时就是她负责凌远这一床的,李云霆似乎跟她打过招呼,她对凌远很是关照。
  
  “啊,你好,之前麻烦你照顾了。”
  
  小护士笑盈盈瞅着凌远,露出两个小酒窝,“不麻烦,你和你朋友都让人印象深刻。”
  
  凌远想起自己上次住院的理由,不由红了脸。
  
  他哪里知道李云霆利用自己的警察身份威胁了医生,强迫他把自己的病历改成痔疮手术,这才没给一干护士留八卦的机会。之后还特地跟负责凌远的小护士通了气,请她特别照顾好他的“男朋友”。
  
  “你们两个真有意思,上次你住院,这次轮到他了吗?”
  
  “这个……”
  
  “我知道你白天不方便来,没事,我放你进去,”小护士扭头指了指,“他就在那边的307号病房,去吧。”
  
  凌远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还是礼貌性得打个招呼再走吧。
  
  “那谢谢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呀。”
  
  “……”
  
  凌远用“她只是热心,她什么都没想歪”来安慰自己,慢慢走到了307门口,却半天不伸出手去敲门。
  
  自己之前以为李云霆真如于荣所说,已是回天乏术,再不然也是重伤昏迷,根本没想好说辞,既然对方没事,那该怎么说呢?听说你要死了,所以我来看看你?还是……听说你受伤了,所以我来看看你?
  
  前者太不礼貌了,后者如果说了,以对方打蛇随杆上的性格,尾巴估计会翘到天上去吧,现在已经够黏了,以后只会更难摆脱掉。
  
  凌远还在迟疑,李云霆已被自己的犹豫不决惹恼了,想自己从小到大就是个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人,几时像现在这样畏首畏尾、举棋不定了?不就是打个电话吗?
  
  说做就做,李云霆立即按下了凌远的手机号。
  
  几乎是同时,门外传来了电话铃声。
  
  还在发呆的凌远吓了一跳,掏出手机没等看清名字,面前的门就被打开了,两个人拿着手机大眼瞪小眼,一个惊讶对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另一个觉得面前这位别说是快死了,无论身体还是精神状况都过于良好,完全看不出有住院的必要。
  
  凌远的手机还在唱,在寂静的医院走廊里显得很突兀,李云霆先反应过来,连忙把拨号取消掉。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会凑巧对方也在住院吧,可不是住院的话,这个点儿早过了探病时间,凌远是怎么进来的?
  
  “我听说……你快不行了,所以来看看……”凌远考虑再三,选择了一个比较折中的说法。
  
  李云霆乐了,“是于荣给你说的吧,那小子说话一向夸张。”
  
  凌远黑线,这已经不是仅仅是夸张了好嘛,这根本是虚构。
  
  想起刚才那通电话,李云霆心想好你个于荣,居然骗我说凌远是MB?功不抵过,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你。
  
  于荣打了个喷嚏,约摸着这是凌远人到了,老大心里正表扬自己呢,心中不住得意。转念又一想,老大刚才居然说凌远是MB?这会儿不定怎么懊悔呢,得意之色又加重了几分。
  
  “不过你能来我还是很高兴,可见你心中有我。”
  
  凌远开始后悔今天的行为,这个人蹬鼻子上脸的功夫自己又不是没见识过。
  
  “就算是路边的流浪狗快死了,我也会去看一眼。”凌远丝毫不留情面地回答,他不想给这个人留下任何肖想的余地。
  
  “你说我是狗,那你不就是我的小母狗?”李云霆一脸痞气接道。
  
  凌远脸色沉了沉,“既然你精神不错,我先告辞。”说完转身就走。
  
  李云霆哪容他说走就走,探身出去抓住对方手腕,一个使劲,凌远就被拉进病房,左脚顺势一钩,门啪踏一声在凌远身后合上。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今晚留下陪我,嗯?”李云霆用充满诱惑的声音低声说道。
  
  “你想得……”最后一个“美”字生生被凌远吞掉。
  
  李云霆奇怪对方为何突然住了口,顺着凌远的视线低头看去。
  
  方才李云霆站在门口只露了半边身子,另半边被门挡住了,如今凌远进了屋才发现,李云霆的左臂赫然打着石膏。
  
  “怎么回事?”凌远盯着那一点,蹙眉问。
  
  李云霆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有人拿铁棍砸我,随手挡了一下。”
  
  他说得轻描淡写,不过凌远可以想象,但凡李云霆有还手的余地,也不能用胳膊硬生生挡下铁棍的攻击,可见当时情况之凶险。
  
  “其他地方呢?”应该不止这一处吧。
  
  “都是些皮外伤。”
  
  骨折加皮外伤用得着住院吗,凌远想,你唬小孩呢。
  
  见凌远抿着嘴不说话,李云霆调戏之心又起,“还说你不关心我?现在知道心疼老公啦?”
  
  李云霆说完这句话,等着凌远用他那种明明是恼怒却说不出有多勾人的眼神瞪他,等了半天竟没有等到,出乎他的意料,凌远竟然抬起右手,搭上了自己的左臂,轻轻抚摸着固定着石膏的绷带。
  
  “疼吗?”
  
  凌远的声音如此温柔,眼神中也充满了关切,那口吻就像是在询问自己的情人,第一次被凌远这样对待的李云霆看呆了。
  
  半响他才转回神来,正想掩饰自己的失神时,却发现凌远的食指还在绷带上缓缓摩擦着,视线打一开始就没离开过自己的左臂,思想也不知为何神游去了天外。
  
  “小远?”李云霆试着叫着。
  
  “呃?啊……抱歉。”被召唤回的凌远显然也是一愣,随即为自己的失态感到不好意思。
  
  “想什么呢?”
  
  凌远摇摇头,“我在想可惜没有断掉,留着也是祸害。”
  
  “断掉了装个钩子吗?”李云霆咧开嘴乐,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凌远闻言猛地抬起头,困惑地看着他。
  
  “不不,装钩子多无趣啊,”李云霆推翻了刚才的话,“不如装个鞭子吧,也好满足你呀,还是你更喜欢按|摩|棒?”
  
  “你要在左手装上按|摩|棒出门?”凌远惊了,这得多大的勇气才能办到啊。
  
  “当然不,做成可以即插拔的,出门的时候装义肢,剩下的那些只在家里给你一人儿用。”
  
  凌远深深把头向右下偏去,抿紧嘴唇,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来。
  
  李云霆脑补得欲|火渐起,自己为凌远禁欲数月,今晚说什么他也不打算放凌远走了,他打量着凌远的细胳膊细腿儿,揣测着以目前的身体状况就算用强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他上前一步,右手抵住门,把凌远圈在怀里。
  
  “小远,”李云霆隐忍的声音沙哑得连他自己都快认不出来,“我很想你,我家二弟也很想你。”
  
  “我知道你也一个人很久了,就当解决生理需求了,嗯?”
  
  “况且……”
  
  李云霆准备的长篇大论才说个开头,但见凌远身体微微后仰,稍稍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正好让他足以看清对方缓缓抬起的脸,那清秀的面庞上竟隐约带着一丝笑意。
  
  李云霆极少见凌远笑,他虽只是浅笑,眼睛却弯成月牙形,亮晶晶的,漂亮极了。
  
  带着这样夺人心魄的笑容,凌远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第二夜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有版面洁癖症,痛恨黄牌和锁章,宁可自损八百,也不愿冒被举报之风险,还请各位客官担待并移步与此专栏页面更新了一点废话,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眼。
                        
  李云霆被凌远的笑容瞬间夺去了呼吸。
  
  “你认真的?”李云霆简直不敢置信。
  
  这次凌远没有用语言回答他,而是直接掂起脚尖在对方唇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这个轻若游丝的吻胜过世间一切疗伤妙药,瞬间驱赶了李云霆所有伤痛,原本扰乱的心绪也变得无比平静。
  
  李云霆再度恢复成那个掌控一切的自己。
  
  “我的手不方便,”他勾起嘴角,“很多事情你得自己来。”
  
  李云霆用完好的那只手牵起凌远,带着他向床边走去。
  
  “自己脱,”李云霆的声音无比温柔,口吻却不容置喙。
  
  凌远只犹豫了两秒,便顺从地解开了扣子。
  
  从凌远动手的那一刻起,李云霆便松开对方的手一步步向后退去。
  
  时值初夏,气温已经颇高,凌远穿得不多,等他褪□上最后一件遮羞物时,李云霆已退到墙边的椅子上端坐好。
  
  ……………………………………………………………………………………
  
  【此处河蟹3841个字,请看作者有话说】
  
  ……………………………………………………………………………………
  
  高|潮过后的李云霆没有从凌远身上下来,就那样懒洋洋得趴在对方身上,把头埋进凌远颈窝,呼吸着属于他的味道。
  
  “宝贝儿你好棒,”李云霆找回了呼吸,在凌远耳边呢喃着。
  
  那个宝贝儿传到凌远耳中,他与对方紧扣的手不禁又使了使力。曾几何时,那个人也曾嬉皮笑脸地管自己叫宝贝儿,后来他说这一切都是开玩笑,而他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宝贝儿。
  
  他也会在床上这样称呼自己的心上人吗?
  
  没有爱的性,身体上的巨大愉悦过后,往往伴随而来的是精神上的极度空虚。
  
  “这次我是谁?”李云霆因面冲下发出的声音显得有些发闷。
  
  凌远皱了皱眉,没明白对方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