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

第21章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第21章

小说: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海上活动的这个月,胡致远没少听到自家船长的传闻,那些传说让他早早就心底发痒,希望有机会能跟李队在海上比个高下。
  
  李云霆换完石膏出来,看到的就是胡致远这样一幅傻乐的脸。
  
  “……你笑什么?”李云霆心里毛毛的。
  
  “嘿嘿,头儿,感觉咋样?”胡致远带着几分讨好贴上来。
  
  李云霆转了一下手腕,“还不是很适应。”
  
  “多活动活动就好了。”
  
  “嗯。”
  
  “那,李队,晚上能切磋一盘不?”
  
  “……搓什么,麻将?”
  
  “海战啊。”
  
  “航海时代?”
  
  “不然咧?”
  
  “不行。”
  
  “为什么?!”胡致远夸张地大叫。
  
  “晚上我要打大富翁。”
  
  “啥???”
  
  “你要跟我打大富翁?”凌远在电话里听到李云霆的话后也很意外,难道大富翁突然之间流行起来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找自己玩这个?
  
  “好嘛好嘛,看在我大病初愈的份上。”李云霆现在已经是凌远名正言顺的朋友了,而朋友的请求凌远通常不会拒绝。
  
  “……好吧,不过就一会儿,晚点儿我还有事。”
  
  “成!你说几点就几点。”
  
  凌远还是把航海时代先开上,今天他定制的海盗船就出厂了,他领了船契还没取名字,打算等萨古斯来了给他一个惊喜。
  
  双开了大富翁,建好房间等李云霆来,无聊中点开自己的个人资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ID后面还挂着萧镇的生日。
  
  不想再用跟那个人有关的名字,凌远退了出来,重新注册了一个叫lingyuan的ID,重开了房间,把房间号发给对方。
  
  不一会儿李云霆便进来了,他的ID是yunting0916。
  
  凌远一见他的名字便愣住了,“你这个ID是?”
  
  “怎么?用喜欢的人的生日做ID不是你们小年轻爱做的事儿吗?”
  
  “……你已经不年轻了大叔。”
  
  “我人老心不老。”
  
  凌远也懒得问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的生日,反正查个身份证什么的对他们都是小菜一碟,李云霆滥用职权干得事也远不止这一桩。
  
  “开了?”
  
  “走着。”
  
  二人便你来我往丢起了骰子,李云霆网上跟现实中一样话很多,就是打字不是特别快,凌远抿嘴,这大抵是大叔的通病吧。
  
  不过他滔滔不绝的样子,倒是跟凌远表白前的萨古斯有几分相似。
  
  更精确地说,是跟凌远最早认识的那个萨古斯很相像,言语轻佻,充满挑逗,好在凌远在现实中也被他调戏惯了,自动把那些字眼儿屏蔽掉。
  
  想到萨古斯,凌远切过去看了一眼,仍旧没有上线,凌远叹了口气,都已经这么晚了,看了他今天晚上不会来了。
  
  “其实你玩这个很闷吧。”凌远打字道。
  
  “怎么突然这么问?”
  
  “感觉不是你这种性格的人会感兴趣的游戏。”
  
  “嗯,确实有点像老头子才喜欢的消遣。”
  
  凌远知道这是回敬自己刚才那声“大叔”,笑了笑没有反驳。
  
  “不过……”李云霆口风一转。
  
  “不过什么?”
  
  “陪自己喜欢的人玩儿什么都不会觉得闷。”
  
  凌远看见屏幕上的话,心中一暖,论起李云霆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执着,凌远完全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虽然他没有跟对方成为恋人的想法,不过作为朋友,似乎可以试着跟对方更接近一步?
  
  “那不如我带你玩儿航海时代吧,你应该会对海战之类的感兴趣……”凌远在键盘上一字一句敲着,还没打完,就见聊天框里又刷出一句。
  
  “老婆,其实我有在玩儿另外一个游戏,你要不要来陪我一起?”
  
  凌远自动无视了李云霆对自己的称呼,偏头思索了一下,按Backspace把还没发出去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删掉,最后打上:“好,今天太晚了,改天吧。”
  
  李云霆没想到凌远答应得这么干脆,而且自己叫对方老婆他不仅没反对,居然还默认了,顿时觉得万里长征已走完一半,喜上眉梢。
  
  “一言为定!”
  
  “嗯。”
  
  “不如就明天吧,明天晚上。”
  
  李云霆高涨的情绪也感染了凌远,想象到对方迫不及待的样子,凌远不禁莞尔,“你说怎样就怎样。”
  
  “那今天早点睡儿吧,明天我再找你。”
  
  “好。”
  
  跟李云霆道过晚安,凌远退出大富翁才想起来,应该问一下对方游戏的名字,晚上正好趁机挂机下客户端。
  
  凌远拿起手机,想了想,又放下,取消了给对方发短信询问的念头。
  
  算了,明天再说吧。
  
  凌远又回到航海时代的窗口,巡视了一圈自己的产业,正准备下线,却见到好友提示中萨古斯上线了。
  
  “这么晚?”凌远密过去。
  
  “嗯,刚才有点儿事,你还没睡?”
  
  “本来是打算下的……你在哪儿?”
  
  凌远的话刚问完,就见萨古斯风风火火走进自己的店里。
  
  凌远用幸存的一只眼上上下下观察了萨古斯一会儿。
  
  “你今天好像很开心?”
  
  “是啊,有生以来最开心。”石膏拆了,小凌远也答应跟自己进一步接触了,他怎么能不开心。
  
  “……跟喜欢的人成了?”
  
  “还没,不过快了。”萨古斯大手一挥,神情中的幸福感快要溢出来。
  
  凌远低下头,心中滋味陈杂,半响才复抬头,笑容似乎有点勉强,“那提前恭喜你了。”
  
  萨古斯这才记起面前的少年对自己怀有的别样的情愫,面上顿时有些尴尬。
  
  凌远吐吐舌头,“你想远了,我真心的。”
  
  萨古斯松了口气,上前去宠溺地摸了摸对方的头。
  
  他似乎注定要对这位全心全意为自己付出的少年说抱歉了。
  
  凌远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在李云霆面前摇了摇,“不如让我为你喜上加喜吧。”
  
  萨古斯面带疑惑地接过那牛皮纸卷,打开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喜欢吗?”
  
  萨古斯沉默了一阵,“我是不是得以身相许了?”
  
  凌远笑了,“你还是留着许给别人吧,我收受不起。”
  
  萨古斯明知道收下会亏欠对方更多,可不收就是明显拒绝对方的好意,横竖都是为难。
  
  “虽然这么说太矫情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他没有问,不过他知道这船的来历一定不简单。上次那块石头是自己抢来的,这次不知道青琦又用了什么手段。
  
  “‘谢谢’这两个字由你口中说出来真是太违和了。”
  
  “哈?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么无礼的一个人啊。”
  
  “差不多吧。”
  
  “你个小东西。”
  
  凌远吐了吐舌头,“快去登记吧,我特地把命名权留给你的。”
  
  “行,等我。”
  
  萨古斯一阵风似得离开了,过了大约五分钟,凌远收到了登船邀请,点击同意,下一秒就来到了新出炉的特种海盗战舰上。
  
  “………………………………”
  
  凌远一登船就打出一长串的省略号。
  
  “怎么了?”萨古斯问。
  
  “凌云号?”
  
  “好听不?”
  
  “……”凌远不知道如何形容心中那种怪异感,“听上去不像海盗船,倒像海军舰的名字。”
  
  “哈哈,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
  
  “不如我从良做海军怎么样?”
  
  “…………”
  
  “琦琦你今天很爱露点啊。”
  
  凌远:“……………………”
  
  与此同时李云霆心里想的是,海军将领夫人和海盗头目老婆,不知道凌远更喜欢那个头衔。想到明天他就可以驾驶着凌云号跟心爱的人一起出海,内心忍不住澎湃不已。
  
  看到萨古斯在发呆,凌远这才仔细参观起凌云号来,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之下,竟吓了一大跳。
  
  凌云号竟然是一艘幽灵船!
  
  凌远第一反应就是那瓶神秘的药剂,看来那瓶药剂确实有改变船只属性的功能。凌云号比起普通船只来说有一定的透明度,站在底层船舱甚至能隐约看到下面的海水。
  
  除了船体的半透明效果,还有一层黑紫色的薄雾朦胧地笼罩在凌云号四周,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流动着。
  
  凌云号的船头装饰是一只巨大的骷髅头骨,灰白的头骨周围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微光,有黑色像萤火虫似的光亮围绕着它流动,由于是在夜间,骷髅眼窝处还发出两道金黄色的射线,仿佛两盏灯塔照亮远方。
  
  与船头装饰互成辉映得是那面巨大的纯黑色帆布,上面同样画着一只狰狞的骷髅头,下方两把交叉的弯刀,远远望去,令人不寒而栗。
  
  凌远似乎能想象到日后它能给钻石海域带来怎样的噩梦,NIGHTMARE根本就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梦魇。
  
  凌云号的装饰风格照镇远号比起来完全不同,漆黑的船身和桅杆,黑金龙纹火炮,同种质地的舵和锚,阴森中透露着华丽。
  
  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火器和冷兵器,绿色的植物在这里几乎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枯蔓和藤枝,底舱里有老鼠流窜,个别角落里甚至还可以见到蛛网。
  
  甲板上铺着一张巨大的黑绒地毯,上面织有银灰色复杂花纹,四周缝有金黄色的流苏。
  
  指挥室依旧是不符合这个时代的高科技产物的集合,监控屏竟是虚拟的投射屏,悬浮在半空,上面写满复杂的数字和符号。
  
  船长室比起梦魇号的更加宽敞,用于悬挂地图的墙壁也更大,好在航海时代中海图是跟着角色走的,只要萨古斯在,任何一艘船都可以调出他曾经搜集过的海图,否则梦魇号沉没的损失就太巨大了。
  
  这里还缺少一盏壁灯,凌远默默地记下。
  
  回到甲板上,这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舵轮后方摆放得一把巨大的帝王椅,高高的椅背,宽阔的扶手,丝质的椅垫,下方还铺着一张垫脚的羊皮。
  
  萨古斯此刻正坐在那张椅子上,双腿交叠,气质优雅得像个帝王。
  
  凌远费了很大力气才克制住自己走上前跪下的欲望。
  
  似乎感应到了凌远的目光,正垂眸思考的萨古斯突然眼皮一抬,视线凌厉地向对方射去。
  
  凌远本能地后退一步,偏过头去避免与其对视,“咳,太晚了,我先下了。”
  
  萨古斯面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嗯,早点睡。晚安。”
  
  “晚安。”
  
  凌远狼狈地逃下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反复重现着下线前见到的那一幕。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萨古斯的情感越陷越深,似乎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
  




☆、凌霄的变节

  李云霆今天心情不错,哼着小调来到警队,就看到一群人正围着小田的电脑边看边低声议论着什么。
  
  “每次看到大家这么清闲我就很高兴,这表示我们的社会治安良好,警察都可以偷懒了。”李云霆顺口挖苦道。
  
  可惜他的幽默并没有达到理想中的效果,那群人平常嘻嘻哈哈的,现在却个个表情严肃,眼神闪烁。
  
  “怎么了?”李云霆察觉到不对劲,也走了过去,想一探究竟。
  
  大家似乎想让他知道,又怕他知道,但明白拦也没有用,队长迟早要得到风声的,便让出一个位置,使得李云霆得以看清电脑上的内容。
  
  “老大,看看就行了,别往心里去。”莫礼拍了拍对方的肩。
  
  “我看发帖的根本就是捕风捉影,胡说八道。”小田忿忿不平道。
  
  李云霆扫了他们一眼,注意力转移到显示器上。
  
  这是航海时代官方论坛上的一个帖子,标题编得很震撼,《八一八钻石海域某无耻基佬的那些JP事》,正文里图文并茂地列举了该人数条罪状。
  
  罪状一:脚踏两条船,一边傍男人一边养男人。说此人一开始跟海军上将(男一)关系暧昧,甚至传出绯闻,他也借此发迹,后来有了钱,就又勾搭上海贼头目(男二),该头目被他包养过一段时期的消息在海域内完全不是秘密。
  
  后面跟着一些截图,有青琦跟凌霄独处的截图,跟萨古斯独处的截图,一看就是远处偷拍,有些角度还截得颇为暧昧。还有一些大家在海域上八卦的截图,里面清晰地反应出男主人公跟被提到的两个男主都有暧昧的关系,萨古斯沉迷赌博被凌远包养那段更是描述得惟妙惟肖。
  
  罪状二:设计让男二去打劫,男一以救援的名义前往,伪装成被陷害的样子,其实是双方合谋击沉加勒比海盗团的船,抢走海青石,为男一打造特种海军舰。
  
  附的截图是泰坦尼克号在梦魇号和远洋号的双重火力下沉没的战斗记录,被转移的货物清单,事件发生几天后青琦在船厂定制海军舰的后台记录,以及镇远号的截图。
  
  罪状三:男一和男二因为争风吃醋而反目,引起了钻石海域甚至是全服务器最轰动的一起沉船事件。
  
  这起事件当时在服务器引起了轩然大波,讨论的余韵一个月才渐消,没人不知道此事,给出的截图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就是镇远号击沉梦魇号时系统发出来的消息。
  
  罪状四:联合人妖骗财骗色,再度盗窃加勒比海盗团的海青石。
  
  这次的截图比较惊悚,有六张。第一张是杰克和罗丝结婚的截图,第二张是总督府保险箱里海青石的截图,第三张是保险箱的存取记录,显示罗丝取走了海青石;第四张是罗丝和凌霄独处的截图,第五张是海青石丢失当天青琦在船厂的订单的后台记录;最后一张是特种海盗战舰凌云号的截图。
  
  罪状五:窃取海青石事件间接害得昔日钻石海域最大的船队分崩离析。
  
  这个事情刚发生没几天,大家都只知道大副斯洛带头退队,却不知退队的理由是什么,结合上文一看,原因自然不必多说。
  
  整个帖子要文有文,要图有图,要分析有分析,要证据有证据,要深度有深度——许多截图都是私密的,只有特定权限的人才可以得到,要宽度有宽度——从时间来看,横跨了近几个月的各种事件,可见此人预谋已久。
  
  连李云霆都不禁赞叹道:“环环相扣、丝丝结合、分析透彻条理清楚、文字严谨逻辑合理,讲事实讲道理证据确凿,有动机有手法人赃并获,警察办案就要这个样子,大家把这篇当做范本,以后报告就这样做。”
  
  一旁的群众们黑线了,“李队,那帖子里难不成说得还是真的?”
  
  “本来我是不信的,甚至有些事明明不是我做的,看了之后,我都动摇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