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

第23章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第23章

小说: 网游之海贼王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船队】YUL:不就是琦老板的心意吗,反正你也快修成正果了,大不了我连人带船一起收了,也不亏。
  
  【船队】无功不受禄:YUL副你可以再不要脸一点。
  
  【船队】古月:虽然我不知道琦老板是谁,不过这船我挺喜欢的,我也可以一起收了!
  
  众人:……
  
  【船队】古月:咳咳,开玩笑的,话说这船贵不,我也想攒钱买一个,看了这个不想再要别的船了。
  
  众人:…………
  
  【船队】无功不受禄:小胡,攒钱就算了,不如你努力努力看有没有琦老板那样的大款愿意包养你呀。
  
  【船队】古月:咦??还要卖身吗?原来那帖子上说头儿被人包是真的啊!
  
  众人:………………
  
  小田从底舱跑到甲板上透气,负责排水的女人你伤不起啊,一直待在见不得阳光的船舱工作,不过好处是不怕日晒雨淋。
  
  一到甲板她就看到自家船长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张大得不像话的帝王椅上,浑身都散发着“我很NB,不要惹我”的王八气场。
  
  这船到底是谁设计的,这又不是宫殿,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的存在啊,根本就是无端给船增加负重啊啊啊。还有老大,你这是来打仗呢,还是来过皇帝瘾呢?小田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船队】古古:田田姐,你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老大看,是不是迷上他啦!
  
  【船队】无功不受禄:啊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
  
  【船队】YUL:平常脸皮挺厚,关键时刻还会害羞。
  
  【船队】无功不受禄:普利兹滚!
  
  【船队】古月:哈哈哈哈!!
  
  【船队】无功不受禄:我是想那里缺了一把椅子啊,一般不都是成对的吗?为什么只有帝王椅没有皇后椅?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总督府二楼正厅就放着两把呀。
  
  【船队】莫西干尼:你要坐?
  
  【船队】无功不受禄:给老大的小情人儿坐啊,不然他来了坐哪,难道还像我们一样干粗活吗?
  
  【船队】YUL:你眼神不好?没看到那儿铺着张羊皮吗?
  
  【船队】无功不受禄:……怎么听你一描述老大还是个抖S?
  
  【船队】YUL:要不怎么说你们女人什么都不懂呢。
  
  小田忍不住又偷偷往萨古斯那儿瞅,正好看到先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萨古斯收回视线,懒懒地瞟了她一眼又移开视线,望向自己的右手边。
  
  小田顿时浑身一抖,打了个哆嗦。
  
  不、不会被说中了吧?!
  
  【船队】萨古斯:YUL……都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下一回合右舷要中弹了。
  
  【船队】YUL:不可能,我明明计算好的……靠!
  
  YUL的话还没说完,凌云号就晃动了一下,不过还好很微弱。
  
  【船队】YUL:MD,不愧是特种船,真让人嫉妒得牙根痒,老大要不我拿海狼号跟你换?
  
  【船队】萨古斯:这回是船尾储藏室。
  
  又是一抖。
  
  【船队】YUL:日,加勒比那帮孙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小胡,走着!
  
  【船队】古月:来喽!
  
  【海域】古月:加勒比的孙砸们,你古爷爷我来疼爱你们了!
  
  围攻战不像海战有沉船保护,在战场可以把敌对船只船损轰至100%,船一旦开进围攻区域,只有两种宿命,要么坚持到围攻结束,要么被击沉。
  
  在凌云号和镇远号两艘火力变态的特种船的攻击下,防守方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沉船通知不时在系统中刷新。
  
  【环岛播报】加勒比海盗团船队的骷髅号在天堂围攻战中被NIGHTMARE船队的凌云号无情地击沉,一时间风云色变,从此海上再也没有骷髅号。
  
  【环岛播报】捷报!由天堂海军新兵凌霄率领的镇远号在天堂围攻战中一举歼灭恶名昭著的加勒比海盗团海盗团,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从此海上再也没有泰坦尼克二号。
  
  【环岛播报】佣兵海上船队的雇佣军三号在天堂围攻战中被NIGHTMARE船队的凌云号无情地击沉,一时间风云色变,从此海上再也没有雇佣军三号。
  
  【环岛播报】捷报!由天堂海军新兵凌霄率领的镇远号在天堂围攻战中一举歼灭恶名昭著的佣兵海上海盗团,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从此海上再也没有雇佣军七号。
  
  斯洛站在他的私人爱船海上幽灵号上,表情凝重地看着系统频道里的不断刷出来的沉船记录,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那个人停机维护结束后就上线,在海域频道里不间断地骂着青琦,问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还雇了许多枪手一起辱骂人家,于是才有了凌霄冲冠一怒为蓝颜,以海军的身份,对效力的总督宣战。
  
  以及后面陆续站出来的联合宣战方,斯洛都不陌生,当初正是这些人放加勒比进驻天堂,开出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青琦同意。
  
  而同样是这些人,同样是为了青琦,又准备收回他们的权利。
  
  即使面对这么多强大的敌人,那个人仍然不肯示弱,仍然在海域频道上叫嚣,该说他蠢呢,还是蠢呢,还是蠢呢。
  
  可即使知道对方就是这样一个蠢货,为什么自己还是不能放手,为什么在看到他被沉船的消息后还是忍不住心疼。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加勒比海盗团的实力,在几个负责人退出后,加勒比现在只剩下空壳,幸存的船不会超过十艘,资金更是几乎没有。之所以会有雇佣兵船队来帮他,完全靠得是人民币攻势。
  
  看了论坛上的帖子后,斯洛最惊讶的不是青琦竟然就是昔日雇佣萨古斯抢夺海青石的幕后主谋,也不是罗丝利用那个白痴的感情与萧镇合谋盗窃,而是至始至终都有人高高在上审视着这一切的发生,却不动声色,甚至还帮着瞒天过海。
  
  他匍匐多时,就为这最后一击。
  
  而这个人,就隐藏在他们船队中间。
  
  他要对付的不是青琦,而是……
  
  背后传来脚步声,接着斯洛听到熟悉的一声。
  
  “斯洛哥。”
  
  来人的声音很柔美,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就像在口腔里发颤,听上去让人无比舒服。
  
  但不知是不是斯洛多心,他总能从那三个字中听出风尘的味道。
  
  他转过头,就见到他最信赖的左右手踏着优雅的步子向他走来,曾经他只是公会最底层的一名普通帮众,在许给他一个舞台之后,他发挥出了惊人的能力,令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看着他,斯洛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第二次在晚上八点以后出现,第一次是杰克生日,也就是他们占领天堂岛的那一天。
  
  “又没上班?”
  
  “请假了,”撒加来到他面前,面带担忧得望着他,“斯洛哥好像心情不好,是在担心?”
  
  他没说担心后面的定语,不过两个人心里都明白。
  
  斯洛神情复杂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那个人就真得值得……?”
  
  值得你这样担心他?值得你已经离开了还对他念念不忘?值得你完全无视别人对你的付出?撒加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他就是无法控制。
  
  斯洛摇摇头,“我去抽支烟。”
  
  殷祈其实是不抽烟的,他一直随身携带香烟和火机不过是为了应酬,他把香烟点着,夹在指间,就那样任由其燃烧着。
  
  殷子杰的书房就在离他十米开外的地方,自那日后,两个人就陷入冷战,即使碰面也不说话。
  
  这还是有生以来,自己第一次跟殷子杰冷战这么久,估计这结果也超出了对方的预期。毕竟从小到大,殷祈对殷子杰的态度,一直可以用溺爱和纵容来形容。
  
  殷子杰出生时的样子他已经记不清,从有记忆开始,小子杰就已经会跑会跳,会用软软的童音叫他“祈哥哥”,他从那时就下决心照顾他,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虽然年龄差距不大,殷祈却在各方面都成熟许多。
  
  他们家甚至原本不姓殷,连姓都是殷家给的,他的祖父伺候了殷子杰的祖父一辈子,他的父亲从出生起就跟着殷子杰的父亲,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殷祈,认为把自己的毕生献给小少爷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
  
  直到自己十几岁的时候,被同班同学骂自己是三代家奴,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与别人的不同。
  
  想当然尔,处在叛逆期的他无法接受这种人格上的羞辱,愤然离家出走,想藉此离开殷家的摆布。
  
  可他没想到傻傻的殷子杰竟然发现了他的意图,偷偷跟在他后面,而他发现对方时,正是一直跟踪他们的绑匪将奋力呼救的殷子杰掳走的时候。
  
  经过三天三夜的痛苦煎熬,殷子杰终于被警方救出,坏人也绳之以法,但年幼的殷子杰因为受到巨大的心理刺激,变得怕黑、怕狭窄空间,更害怕殷祈离他而去。刚被救出来的那段时间,殷祈24小时陪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很长一段时间,殷子杰都赖在殷祈的房间里睡觉,晚上经常被噩梦惊醒,如果殷祈不在身边,就会恐惧得尖叫痛哭,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殷子杰到了青春期才慢慢改善。
  
  殷祈抱着愧疚之心留在殷家,然而昔日同学不懂事的话语却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就像一个打不开的死结。
  
  直到殷祈高中毕业,他的父亲跟他一夜促膝长谈,这才让他第一次正面认识自己的出身。
  
  殷祈祖父从小无父无母,乞讨为生,战争爆发后就报名参军,混口军粮。
  
  在战场上他认识了殷子杰的祖父,之前殷祈一直以为是殷家有恩于他们,没想到却是自己祖父救了对方的命。为报答救命之恩,殷祖战后把恩人安置在自己家中,并且共享姓氏,意思是将他当一家人看待。
  
  殷子杰祖父在战争中立功,战后得到优待,籍着做小买卖发迹,家境逐渐富裕。虽然对于殷家来说,养一口人完全不在话下,但是殷祈祖父个性很强,不肯白吃白住,殷子杰祖父无奈,只好让他当了管家。
  
  殷子杰祖父强硬的性格同样遗传给了他的父亲,在他父亲十六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不甘心寄人篱下,同样离家出走,与殷祈不同的是,他父亲离家出走成功了,这一走就是八年。
  
  殷家似乎代代有着卓越的经商才能,八年后,殷家已是富甲一方的巨商。在殷家不懈的寻访下,终于找到了因为际遇不好而落魄的殷祈父亲,以及他身患重病的妻子和襁褓里的孩子。
  
  殷祈的母亲重病不治后,他的父亲从此心甘情愿留在殷家,担任殷子杰父亲的秘书,只是没想到自家基因世代心高气傲,连殷祈也不例外,于是发生了绑架事件,几乎害死了小少爷。
  
  由于小少爷对殷祈的过分依赖,这番话憋在殷祈父亲心中多年才说出口,无论殷祈的祖父还是父亲,都是自愿留在殷家的,从未有人强迫过他们,当然,对于殷祈也是,去留全凭他个人心意。
  
  最后,在殷家的资助下,殷祈选择了出国留学,临走那天,殷子杰扯着他的袖子哭成泪人,他毅然决然地转身。
  
  四年后,殷祈归国,选择留在殷子杰身边,从此不曾离开。
  
  那个时候的自己,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境留下来的呢?
  
  殷祈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过程过于艰辛,理由已不记得,唯独结果深入骨髓。
  
  四年的时间,终于让殷祈理清自己的感情,让他认识到,真正的尊严,不是迎合别人的目光,而是遵从自己的内心。
  
  选择屈居一个人身边,并不意味着就是低头,有时候也是为了爱。
  
  手指传来灼热的疼痛,烟已燃烬,他丢弃烟头,脚步坚定地回到电脑前。
  
  【船队】斯洛伐克:深海遗迹参战,联合防守天堂岛。
  




☆、玩家见面会前夕

  哐嘡——
  
  电脑前的少年在看到屏幕上出现这样一句话时愤怒地扫落桌上的玻璃杯,杯子飞到墙上,碎成无数片。
  
  下一刻,一脸阴沉的他走在铺着暗红色地毯的走廊上,迎面走来一位性感打扮的少年。
  
  “Tony?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
  
  被叫做Tony的少年对他的问话置之不理,头也不回得走了出去。
  
  “啧啧,今天怎么这么大脾气啊,”被无视的少年耸耸肩,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到了被指定的房间门口,整理好仪容,弯起嘴角,展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容,推开门走了进去。
  
  游戏中
  
  【频道:琦琦护卫军】娜迦女王:萧……凌霄,你说你知道,到底是谁?
  
  萧镇打字并不慢,可他总是习惯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打,给人一种很沉稳的感觉,此时此刻,众人可是被他这种恶习吊足了胃口。
  
  凌霄是海军,除了歼灭海盗,有时还会被雇佣为商船护航。加勒比海盗团业务范围广,店铺遍布钻石海域,经常需要雇人押运货物。凌霄当时军衔虽低,但很早就展露了海战才能,撒加发现了他的能力,便时常雇他跟船,一来二去,形成了稳定合作关系。
  
  海军初期薪水微薄,歼灭小海盗赏金也不高,凌霄升到少校的时候,手头积蓄仍然不多,他从青琦那里拿了一些钱,加上自己的存款,准备置办一艘中型海军舰。在订船的时候,撒加碰巧在店里,便以赊账的形式给他订了一艘大型军舰,也就是后来的远洋号。
  
  由于凌霄是服务器内最早拥有大型军舰的海军,很多海军新兵便到他的船上任职,为他积累了很多战功,这也是他军衔升得最快、不久便成为海域内唯一一名海军上将的原因。
  
  在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中,斯洛在海域上试图收买萨古斯的话同样引起了他的注意。事件结束后,他就找到撒加,想通过他购买硫克岛的海图。
  
  只可那个时候,凌远已经拜托凌露开口,从杰克那里得到了那张海图,凌霄空手而归。
  
  不过也正因为此,撒加从凌霄口中得知了硫克岛的秘密,日后才会在偶然的情况下,对梦魇号的沉没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凌霄和撒加一直都有来往,撒加是少数知道他和青琦真正关系的人之一,因此在他的设计中,凌霄从一开始便是注定被他利用的一环。
  
  加勒比第二块海青石失踪当天,撒加要凌霄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找他,凌霄去了之后,不见撒加,却只见到他顶头上司的女人,天堂总督夫人,罗丝。
  
  罗丝对他做了一些暧昧的举动,让他感到不悦,很快就离开了那里,不过,只要他出现,对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撒加只是想截到二人单独相处的图片,以此暗示罗丝偷窃海青石后,将石头交易给凌霄,凌霄又转给了青琦,因此才会有后面青琦在船厂的订单。
  
  撒加两次抹掉青琦在船厂的订单记录,不是为了帮助对方,而是为了积累更多的证据,在更合适的时机,实行更精准的打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