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13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13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等周晓语说话,张家就冲着对方吼了过去,“关你P事,她再怎么样也比你好,当着全校同学面‘宣布’自己成人了。”

    计慧没想到张家还会把这件事翻出来,眼圈一红,捂着嘴往教室外跑。

    于是,周晓语和张家绯闻就这么从初一班蔓延开了……

    ------题外话------

    55555555555555收藏不涨反掉了,是什么原因?

 31。舞弊的最高境界

    

    虽然即将考试了,可周晓语和张家绯闻却依旧持续不消,不仅如此,还越来越辉煌趋势。

    周晓语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同学们窃窃私语,“听说那天她和张家教室里含情脉脉地对视。”

    “是啊,是啊,好多班同学都看见了……”

    “好像是用眼睛交流……”

    “听说那个升旗台上出过丑学生说了两句,就被张家骂得狗血淋头……”

    “……”

    每每这个时候,周晓语看向张有眼神就无比怨念,可是他却只是用手掌撑着脑袋,笑眯眯地回视她。

    那次他一定是故意!此时周晓语一片空白脑袋里就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你说这些同学也是,一边大喊考试压力重,一边还有心情传这些有没。要知道那时早恋可是被学校严令禁止,如果这种话传到校领导耳朵里,她可是随时都会被教导主任请去“喝茶”,甚至严重一点,就是把她家长请到学校“喝茶”。

    周晓语可不想发生这种情况,于是她就开始向同学澄清和张家关系,可是却没人相信,她只好从张家那里下手,让他出面却澄清。

    可是他却反问周晓语:“你说了那么久,有用吗?”

    周晓语无奈地摇摇头,“嘴皮子都磨破了,都没人相信。”

    张家一副了然地说:“看吧,有些事情越描越黑,还不如让人家去说。”

    什么叫一语点醒梦中人?这就是了!周晓语不禁为自己幼稚行为感到羞愧,枉自己两世为人,竟连这点都没看通透,小孩子就是这样爱凑热闹,等鲜劲过去了,这些该死流言自然也就淡了,何况现是考试即。

    可是周晓语心里实不甘心,会出这么多流言始作俑者就眼前,她忍不住动粗了,飞踢了他一脚后反身就跑。

    张家脸一黑,倒追着周晓语跑。

    不料,绯闻就此扩大化,从眉来眼去阶段,直接飞升到打情骂俏了。

    这……这是什么世界,老天,你不带这么坑人吧,周晓语无语问苍天。

    接着,周晓语纠结中迎来了期末考试,虽说她向来不担心自己成绩,但好歹也收敛了一点其他心思,要知道掉以轻心是考试大敌。

    果然,其他同学也把精力全都集中考试上了,谁也没心思再去管谁和谁有什么绯闻,暧昧这类闲事了。周晓语觉得自己圆满了。

    考完试,心情一放松,加上她这次又考得不错,所有不开心事都被周晓语抛到脑后去了。

    领成绩报告单那一天,同学们坐教室里兴高采烈地讨论假期怎么过。可是周晓语和张家却苦逼地坐办公室里,对着一堆成绩单埋头苦写。因为他们班主任病了,代班主任就把这件事交给身为班长张家完成,说是他对同学比较了解,能写出真实评语,但是也不能为了同学友谊乱写,一定要切合实际。

    好吧,你让班长写也就算了,为毛还要拖上她这个学习委员,学习委员不是只要管学习就好了吗?

    可是每个班级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差生,不能舞弊,就不要让学生写啊,这不是明摆着破坏学生之间团结友谊嘛!

    尤其是当她看着手里成绩单,心凉得根本没空去抱怨。

    整张成绩单上红灯高高挂,成绩都五十几分上下,不看名字也知道是谁,班里出了名皮大王王大勇。

    他顽劣是出了名,学校成天打架,他老妈为了他打架事,没少来学校教导处报到,不久前才来过一次呢。但他妈宠他,这些事情都不告诉他那常年不家,当拳击教练老爸,所以他这点事儿,他老爸都不知道,等知道时候,把他脸都打肿了,还揪着他耳朵来学校,找被他打过同学道歉。

    他老爸当时就放下狠话,“学习成绩不好,那是你笨,再让我知道你动手打人,我打断你腿!”

    鉴于妻子对儿子溺爱,又鉴于那时电话还没有普及,无法常联系,他就要求老师每到期末就把成绩单直接寄给他。

    王大勇学习成绩不好,他老爸知道,也不乎,可这评语……要这照实写了,估计到时候他老爸真会打断他腿。

    这可着实让周晓语犯了难,切合实际不能写,就怕哪天真看到被亲爹打断腿王大勇,舞弊话……

    转头看看张家那边,写得那个叫一个顺畅啊,周晓语内心不平衡了,坏心眼也就这么冒出来了。

    她看向张家,把手里要捏皱地成绩单给他,说:“这个你写。”周晓语坏心地想看张家为难样子,她可是知道,这王大勇跟他关系还算是不错,很听他话。

    张家看了看,又想了一会儿,然后拿起钢笔,大笔一挥,写完,往旁边一放,继续写其他同学。

    尼玛?人家想了半个多小时都想不好评语,他几分钟就搞定了?不相信啊不相信!

    周晓语放下笔,打开王大勇成绩单看下面评语一栏,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该同学成绩稳定,动手能力极强。

    什么叫舞弊高境界?这就是,都舞弊得找不出一点不合理地方来。周晓语怀疑眼前这个人脑妇里装是什么,就连自己这个两世为人人都想不出话,他轻轻松松就可以写出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题外话------

    为毛收这两天与随风健康一样直线下降!

 32。过年

    

    拿完成绩单,周晓语又以全校第一名成绩拿走了学校设置五百元奖金。

    为此,好多同学都私底下抱怨,每次月考虽说都设了高额奖学金,但对他们来说都是遥不可及。刚开始时候,也有人不信邪,拼了命地复习,想超过周晓语一直占据第一位置,可是从没有人成功过。

    于是,有段时间,二中学习氛围空前低迷,后来还是周晓语向校方建议,把只有第一名才有奖励方式,改成考试前三名都有,虽然还是按照名次分奖励大小,可毕竟比一点希望都没有要强得多,于是二中学习风气又有了一个大逆转,这是所有老师都所乐见,现稍微多花一点钱有什么,学校名声可比这重要多了。

    现周晓语也算得上是一小富姐了,上学有生活费补贴,考试有奖金可拿,而且她又不住校,吃住都家里,唯一消费也就是偶尔到书店买几本书,就每个月生活费都能省下近一半还多,再加上每次月考得奖金,她已经积累了一笔小小财富。

    曾经,周晓言挑唆李玉芬要把周晓语私房钱收过来保管,说是她还小,怕她乱花钱,或者不小心弄丢了。

    周晓语则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这些都是我钱,不是别人无缘无故给,是我凭自己能力挣,要是姐姐也想要,怎么不自己去挣,据我所知镇中也有奖学金制度了,可为什么不见姐姐拿回一次?

    周晓言被她堵得没话说,现周伟华和李玉芬对周晓语偏心已经很明显,就连外婆都偏心,甚至有时对她比对小表弟还要好,这让周晓言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尤其是现她都没有借口去找张家玩了,以前以为他会上镇中,才想方设法让自己上镇中,可他却上了二中,而且还是和周晓语一个班,这件事让她懊脑了一个学期,又没办法跟周伟华他们说,谁叫当初学校是自己选呢!

    其实不但是周晓语收到过李玉芬警告,周晓言也被警告过不许跟班里男生走得太近,又怎么会允许她无缘无故地找张家去玩呢!周晓言只觉得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有苦也说不出。

    现二中传出周晓语和张家绯闻,倒让她看到了一个契机,说不定借着这个机会可以让周晓语转到镇中,或者让自己以监督之名转到二中去,不管是哪种情况,对自己都是利。

    于是她添油加醋把从计慧那里听来传闻以不经意方式跟李玉芬说了,她深深地了解自己母亲,虽然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识字了,但骨子里还是保守,对男女大防还是看得比较重。

    于是李玉芬趁着周晓言出去玩时候和周晓语进行了一次谈话。其实周晓言是知道这次谈话,也很想场旁听,但李玉芬要求她回避,因此她只好去找表姐玩。

    当她回来时候,李玉芬做饭,周晓语看电视,两个人脸上都很平静,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周晓言奇怪地看了周晓语一眼,便到厨房问李玉芬:“妈,怎么样,小妹怎么说?”

    “她不想转学,何况以现学校对她重视程度,学校也不会充许。”李玉芬眼光有些锐利但一心沉浸自己想法里周晓言并没有发觉,只是作出一副心急样子说:“那你们可以让我转到二中去啊,这样我就可以看着她了。”

    “是吗?你确定你是为她好?”李玉芬停下手里活,抬眼看着周晓言,“当初让你们选校时候,你可是说过不愿意和妹妹同校,怎么现又愿意了?”

    “那不是因为当初谁也想不到她会早恋嘛!”周晓言早为自己想好了一套说词,“妈,你也知道早恋会害学生学习成绩下降,甚至还会发生严重事,所以我们必须把这个萌芽扼杀摇篮里。”

    “你就这么一心为妹妹好?”李玉芬盯着周晓言有点心虚眼睛,说:“可是小语成绩从来是第一,一点也没下降,反倒是你,听你爸说,你老师找了他两次,都说你成绩不稳定,而且有下降趋势,原来你不好好学习,成天就去‘关心’小语事了。”

    “我只是不希望小语走歪路,毕竟有这么个成绩优秀地妹妹,我也脸上有光。”周晓言为自己辩驳道:“何况张家以前就对小妹挺好,现又是同班同学,我就是怕有些人知道以后,没事都会被他们说出点事来,所以才想……”

    “好了,你别想了,你好意,妹妹我心领了。”已经厨房门口站了一会周晓语突然开口,不客气地说:“不就是想转到二中,好还是和张家一个班吗?你以为学校是我们家开,想转就转,你想转,还要问问二中肯不肯收了!”

    “那时二中给了我入学通知!”周晓言气呼呼地说,

    “你也说是那时,一个学期前你不是已经放弃了吗?”周晓语淡淡地看着有点气急败坏地周晓言,说:“难道你不知道过期作废这四个字吗?”说完不再理她,对李玉芬说:“妈,我饿了,能吃饭了吗?”

    周晓言一时之间被周晓语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忿忿地看着周晓语干瞪眼。

    “好了,好了,你们两别吵了,点吃饭!”李玉芬见姐妹两脸色都不太好,于是说:“眼看着过年了,我们吃过饭上街置办年货去。”

    听了这句话,姐妹俩都乖乖吃起饭来了,那时候过年还是很让人,特别是小孩子期待。

    李玉芬买无非是一点家里过年用吃用,周晓语却街上买了许多礼品,反正她也没用李玉芬钱,她倒也没多说什么。

    初一一大早周晓语早早起床,给外婆等亲戚拜年,并送上礼物。大家得知这是周晓语用奖学金买礼物,少不得又把她一顿夸讲。

    周伟华亲戚都外地,因此周晓语特地到公用电话给他们挨个拜年,这礼当然省了。不过夸讲仍就没少。

    李玉芬见周晓语做得这么周到,跟周伟华商量了一下,也给周晓言一些钱让她买礼物给当地亲戚拜年,外也打电话拜年,不过有了周晓语打头,这些亲戚都对周晓言淡了一份,要说姐姐带头还差不多,可现却是姐姐跟着妹妹学着来,让他们觉得周晓言这个姐姐当得有点不称职。

    ------题外话------

    对不起,今天随风去做帮了个小手术,得有点晚了,请亲们不要见怪!为什么评论区会那么安静?

 33。防患于未然

    

    过了元宵,学期就开始了,周晓语觉得这个寒假自己没有浪费,完成了例行寒假作业以后,就开始看高年级书,这些书都是托叔叔才她找来,除些之外也还有不少闲书,整个假期天气都很冷,除了必要走亲戚,周晓语大都呆家里。

    那时家里条件并不好,还不能让她有一个属于自己小空间,她是和姐姐周晓言同屋同床,这当时乡下是很正常,有人家甚至是姐弟或兄妹都同住一间屋。

    可是这对周晓语来说却是极不舒服,虽说前世里也是这样生活,可那时她神经比较粗,而周晓言也没有从一开始就对她冷言冷语,可能这世她表现出来早慧,让周晓言提前就开始对她不亲了。

    所以她现首要目标是争取一个人住,这样做起事来也方便,有些时候她可以光明正大地看高年级书了。

    很到了开学日子,为了表示自己与张家之间真没什么,这个年周晓语原本打算到张家去拜年计划也泡汤了,而且那时电话也没普及到小镇上,连打个电话拜年也不可以,唯一方式就是写信,可是周晓语觉得这么个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距离,写信实有些可笑。

    所以算起来,张家足足有一个月没见周晓语了,报到那天据顾婷婷说,他一早就到教室等着了。

    “晓语!等你好久了,,签个到,中午到我家去吃饭,我奶奶可想你了,小辉也想,成天唠叨他晓语姐姐不要他了……”张家见周晓语出现教室门口,马上迎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噼哩叭啦一阵唠叨。

    “形象,形象!”周晓语感受到周围同学暧昧目光和班主任吴老师玩味笑意,脸红了一红,忙拉着张家走到一边。

    “这有什么不好形象,大家都知道我们很早就认识,我爷爷奶奶也认识你,去吃顿饭怕什么,难不成还真成了罪大恶极?”张家微笑地朝四周看了一圈,眼里露出一丝狡黠。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走吧!”周晓语无奈地苦笑,一旦这人露出这种表情,就代表着他又要算计什么人了,还是赶紧把他弄走来得实,“不过我们得先去接我姐。”周晓语讲着条件。

    “为什么你总是要拉上她?”张家边走边问,反正周晓语报到比一般人简单,只要到个人,签上自己大名就可以了,什么学费之类都与她无关。

    周晓语笑笑,说:“她知道我和你闲话,还告诉了我妈,现我妈看我看得可紧了,要不是没办法转学,差一点就把她转到这儿来天天看着我了,而且我妈也叫我不要跟你走得太近了,譬如说今天去你家,如果只请我一个人,她是肯定不同意,但你把我姐也拉上,不用我说话,我姐也会想办法说服我妈。”

    张家一听周晓言差点转到学校来,吓了一跳,他可不想天天见到她,虽然她是周晓语姐姐,可是他和张明辉一样不愿意跟她相处,可是照目前这个情况,他还不得不请她一起去,怪不得周晓语一个寒假都没联系自己,原来问题出她亲姐姐身上。

    周晓语让张家先到镇中去接周晓言,自己则是速地到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些水果和糖果,还有给张家爷爷奶奶礼物。

    三人汇合后,果然如周晓语所料,周晓言不知用什么办法说服了李玉芬,甚至还答应让她们镇上李玉英家过一夜。

    到了张家,周晓语送上礼物,此时就是与周晓言关系再不好,也只能说是姐妹两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