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57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57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憾嗍掳椎P牧耍思胰妓慵坪昧耍静挥米约憾嗍拢孟袷且恢植槐恍枰芯酰庵指芯跞盟醯煤懿皇娣

    “当然是回我家。”张家小心地看着周晓语面露不愉脸,“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让你很生气,可是你也知道,那个人如果外面是很危险,而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名正言顺独自出入我们家又跟我们家有关人,所以……”

    “我是很生气。”周晓语大声地说:“可我生气是你怎么事先什么话都不跟我说,现那人也抓住了,我也没有危险了,我还是回自己家去吧!”说着她推开车门就要走。

    张家一见急了,忙伸手拽住她,“宝贝,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听我说好吗?”张家吐了口气,“这事别说你不知道,就是我爸他们也不知道,只是我要就是这种真实感觉,要不然,那个人那么精,就不一定会出现了,我可不想让大家再生活这种心惊担战生活里,所以只好出了这个下策,可是很有用不是吗?”

    “你怎么会认识那两个警察。”周晓语可以肯定,刚刚那两个人是认识张家。

    “我怎么会认识他们?”张家替周晓语绑好安全带,一边抬头看着她说:“那是罗林朋友,他家里是警察世家,我刚刚打电话就是找他帮忙。”

    周晓语呼了一口气,伸手解开安全带,拿了自己包包还是要下车,“我还是回去住吧,你知道我不太习惯外面住,不然我早搬学校去住了。”

    “你还是生我气。”张家语气十分肯定。

    “我没有。”周晓语现尝到以前老是耍小脾气后果了,“为什么我说真话你不信呢?”

    “那你跟我回去!”张家坚持。

    “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不习惯住别人家里。”说着跨出车门打算往小区里走去。

    “那我住你那儿去。”张家妥协。

    周晓语回头看了看他,“我要搞清楚了,我那儿就那么一点点地方,住我一个人还可以,再多加你一个,怕是很挤,而且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不应该回去陪陪你爸妈吗?”

    “这些都不是问题,我自己能解决,你只要说愿不愿意吧?”张家脸上轻松,实则紧张得双手都捏得紧紧得了,“我只你这儿住一个假期,假期满了之后,我就要真正实习了,也不能常常陪你了。”

    “你要是坚持,就先把这车处理掉。”周晓语也退了一步,“不过我现还是暑假期间,有时候要回去,你怎么办?”

    “你回去时候我就回去陪我爸妈,这有什么问题。”张家脱口而出,“只要你记得家里还有个我,不要回去了,就到开学才回来就行。”

    周晓语点点头,“既然这样我先回去,一会儿你还完车自己上来好了。”说完把包包甩肩上,大步地往回走。

    张家则高兴地去还车,顺道还回了家一趟,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才说完,就被张明辉一拳打到后背上,“幸亏晓语姐姐没事,不然我要你好瞧!”

    “就是啊,家,你怎么能让小语陷入那样险境呢,要是真有点什么闪失,我们该怎么跟人家父母交代!”秦永莲说。

    “小子,一个真正男子汉不应该把女孩子牵扯进来。”张有民皱着眉头说:“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家连累了她,你怎么好意思再把她作饵,难怪她会生气,活该!”

    张家郁闷了,如果现有人说他不是这个家孩子,他一定会信,虽然这也是事实,可是张有民等人从来没有让他有过这种感觉,除了现。

    “妈,我是你亲儿子吗?你怎么也这么说我,我当时也是想着早点把那个人送进去,这样我们大家才能安全,如果用我自己作饵可以话,我一定会用自己。”张家无奈地看着秦永莲,“可惜他看不上我!何况晓语都说了不生我气了!”

    “她说不气你那是她气量大!”张明辉又插嘴了,“可是要是她这次事里受伤了,就算她不生气,我都会生你气。”

    张家看了家里其他两人一眼,两人都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跟他们说实话,他们全都站周晓语那边,自己做法他们眼中是不能被容忍。还好,还好,接下来一段时间已经决定住到周晓语那边去了,不用担心天天被人耳边念了。

    于是他一边认错一边往自己房间移,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要拿,就是行李箱里拿出几件换洗衣服,又趁着家人商量对他惩罚时,偷偷地溜溜出了门,关上门时还听到张家辉大叫声音。

    出了门,张家拍了拍自己胸口,长长出了一口气,有一种逃过一劫感觉。

    正要拦车去周晓语那里,电话又响了起来,拿出电话一看,他心里一抖,按通电话问:“妈,什么事?”

    “……”

    “我交给杨森去办了,他应该会有分寸。”张家正了正神色,“我知道,只是给他一个教训,然后让他不能再做出什么疯狂事来伤害我们家和我们家有关人。”

    “……”

    “放心,我知道!”

    “……”

    “拜,好好休息,有事打电话给我!”张家又笑了,“当然,我也会经常带她去看你。”

    ------题外话------

    谢谢缘水玲珑火辣辣评价票,文文求评,求花求钻什么都求!谢谢大家支持,因为这两天家里事比较多,文文改晚上8至9点上传,要是给亲们阅读带来不便,请原谅一二。

 88。地下恋爱

    

    “莲姨电话!”周晓语明知故问,“早就跟你说了,应该回去多陪陪她,尤其是出了那个人事以后,她心里一定不好过。”

    周晓语看了一眼默然不语张家,“话说你倒底把那人怎么样了,就算是送进监狱,他也有出来一天,而且那时对你名声不好。”

    张家听了她话,一脸惊喜地看着她,“你不生我气?”

    “又气什么?”周晓语真觉得莫明其妙了,自己他心中就是那么一个喜欢生气人吗?既然这样,他又怎么忍受得了!

    “你不觉得我太狠了吗?”张家小心翼翼地说:“都说百善孝为先,他虽然不成样子,但终究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父亲,我这么对他,你不生气吗?”

    “这有什么好生气。”周晓语安抚地看了他一眼,“本来就是他做得太过份了,如果他只是来问你正大光明要点钱,你就把他弄成这样,我可能会生气,毕竟那样他没有损伤到别人,可是他现连纵火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了,而且有意想害人,你再心慈手软话,我倒要不开心了,现他要害可是你养父,人家都说生恩不如养恩大,何况他只是供献了一颗精子,之后就没有管过你,如果这种人你还认他话,我想你不值得我付出。”

    “谢谢你晓语,谢谢你理解我!”张家抱着周晓语腰,把自己头埋她怀里闷声说:“你放心,以后他不会出来搞出什么事了,我没有让杨森把他送进监狱,送到效外疗养院去了,如果他肯安份地呆那里,我会养他一辈子。”

    那个疗养院周晓语听说过,其实就是个精神病院,那里对陈世祖来说倒是个好去处,反正这个人就算现没疯,他做事也够疯狂了,那个地方对他来说倒是正好,主要是,张家不必背负太深心理负担。

    家里休息了两天,周晓语赶回去看家人,因为两人说好现阶段先不让李玉芬知道,张家只好送她一个人去车站,自己也去家里住。

    “晓语,我想你了。”当天晚上,倒过时差来张家就电话里说。

    “那你想怎么样?”周晓语满头黑线,她这才刚刚到家,总不能马上就回去吧!话说现她怎么觉得张家越来越粘人了,“再过一个星期你假期也完了,我也要上学了,那地你就是想很陪陪莲姨她们也没时间了,现还是好好陪陪他们吧!”

    “明天我打算和小辉一起回镇上。”停了一会儿,张家又爆出了一个消息。

    “出什么事了吗?”周晓语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忘了啊,我爷爷奶奶还镇上呢!”张家笑道:“我也几年没见两位老人家了,来看看他们不也是很应该吗?”

    周晓语也不跟他计较他语气,淡淡地说:“那跟我没关系喽,跟我说什么呀,你张奶奶不是上海人吗?你们是不是想把他们也接到上海去。”

    “是有这个打算,我让我爸妈不要开店了,小辉现大学完全可以半工半读地完成了,他们么就陪着爷爷奶奶倒处去玩玩走走好了,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张家把这几天家人讨论决议告诉周晓语,“要不你跟你爸妈也说说,让他们干脆也关了店,两家老人一起到外面去玩好了。”

    “我爸爸可能想得通,我妈……”周晓语停了一下,“可能现还想不通吧,等等吧,等我大学毕业再说,那时他们也没有什么借口了,让你爸妈先出去玩好了。”

    周晓语其实早就有这个心思,可是她也知道李玉芬固执,向来只有她命令自己做事,自己不大可能劝得动她,好很多话可以借助周伟华嘴说,可能是一物降一物,也或者是古老三从四德让李玉芬很听周伟华话,所以这件事倒可以让周伟华提出来。

    但是她也知道起码得等自己大学毕业以后,不然李玉芬有是借口,周伟华也不放心。

    “小语,想什么呢?”正想着,已经出嫁周晓言走进她房间,现她对她态度好多了,虽然还不是很亲热,但至少没了敌意。

    周晓语笑了笑并没有马上开口,看到周晓言如今脸上笑意,她觉得有点讽刺。

    “小语啊,我知道以前你对你姐夫有偏见,可是毕竟现他是你姐夫了,你面子上总不能做得太过,没得让他们家人认为我们家人容不下他。”

    “我还上大学呢!”周晓语面无表情说:“又不是常常回家,再说了就算回家也不会到你们家去,跟他根本见不着,有什么态度不好吗?”周晓言婚后就住自己家里,听说是吴德勇他们家特地为他们买婚房,周晓语也只是当初他们结婚时去过一次,现听到周晓言这么跟自己说,有点莫名其妙。

    “这倒也是,这样就好!”周晓言似乎松了一口气,又说:“你常不家,有没有听说爷爷想搬到我们家里来住事?”

    “没有。”周晓语很干脆地回答,“我才回来不久。”她指出事实。

    “听说老人家想落叶归根了,以后可能会住到这里来。”周晓言再说:“不过以后你结婚时反正要重买房子,也不受什么影响哦?”

    “我还要读大学,说不定还会考研。以后倒底会呆哪儿都不知道,现你跟我说这些太早了。”周晓语没好气地说。

    “你还想考研,那高峰怎么办?”周晓言似乎有点急了,脱口而出。

    “什么他怎么办,跟我有什么关系?”周晓语不解地看着她,“我记得我好像跟他没关系吧,他是你同事,我想不出他跟我会扯上什么关系,多也就是姐姐同事,如果没有你中间,我们可以算是陌生人。”

    “可是他很喜欢你!”周晓言耐心地解释,“而我也觉得你们两很合适,妈妈也很喜欢他。”

    “他喜欢什么我没有办法阻止,你认为我们真合适吗?”周晓语眼神冷了下来,“至于妈妈,我相信将来只要我喜欢人,她也会喜欢。”停了一下又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和你那个同事全适了,我们学校里有很多男生,说不上个个比他好,至少比他好人也有很多,我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你帮我选好人呢!”这点是周晓语一直想不通,周晓言为什么一定要把那个叫高峰人往自己身边推呢?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高峰怎么是那些大学生可以比,虽然他只有初中毕业,可是他很肯干活,一毕业就进厂工作了,没让家里多为他操心一点过。”周晓言说:“现大学生大多是好吃懒做,毕了业根本就找不到工作,还要靠父母养活……”

    “我不想再听你说他了。”周晓语很不礼貌地打断她,“别忘了,我也是个大学生,你相当于也是说我不是。”说完周晓语就往外走,她宁可去听李玉芬唠叨,也不想听周晓言这些莫名其妙话。

    怎么会有那么奇怪人!

    现镇上超市开得多了,不过因为李玉芬超市是早开起来,东西又比较全,所以生意仍然很好,但因现周伟华把修理店让给了徒弟明华,自己和李玉芬一起看店,店里倒也没增加人手,他们商量好了,不再扩大经营了,反正这一家店所赚已经够他们养老报用了。

    “爸妈!”周晓语一踏进门就喊。

    “小语回来了啊!”正说着话周伟华李玉芬抬头笑道。

    “爸妈你们这是说什么悄悄话呢!”周晓语不由得打趣地问。

    “这孩子学坏了!”李玉芬笑骂,“哪有这么跟爸妈说话,哪有说什么悄悄话,你以为还是你们小孩子,说个话还要讲究什么秘密,隐私之类。”

    “不得了,爸爸,”周晓语看向一边含笑看着她周伟华,夸张地叫:“妈妈都懂什么是隐私了,是爸爸你教吗?”

    “得了,小语,开玩笑也要有个分寸,再说下去,你妈该生气了。”周伟华莫名其妙地中了枪,只好跳出来帮着李玉芬一起说周晓语。

    周晓语作了个鬼脸,坐到一边不说话了。

    “你倒是舍得回来看我们了。”李玉芬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我还以为你上海那个花花世界不肯回来了呢!”

    “妈,你怎么这么说我,好歹这里也是我家嘛,你就职那么不想看到我?”周晓语嘴里是这么说,眼睛却瞟向周伟华,这次她到上海原因他是知道,怎么没有给她想一个好理由搪塞过去。

    “我不是跟你说她去陪同学几天吗?”周伟华向周晓语眨了眨眼睛,转头对李玉芬说:“你干嘛生那么大气啊,现都八月底了,她能自由蹦跶日子也没几天了,何况下半学期她都要大四了,你就不能再放宽一点儿吗?”

    “唉,一眨眼小言结婚了,她都那么大了。”李玉芬感叹。

    周晓语一边笑而不语。

    还是周伟华接过话来,“小语你知不知道你爷爷想回镇上来住?”

    “他想来住就来住呗!”周晓语一副早就料到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了,说不定这次也只是说说而已。”她对这个爷爷没什么感情。

    “这次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了,他那边都让单位办手续了。”李玉芬注意力被吸引到这里来了,“真是麻烦,以前去时候,把这里一切都卖了,卖了钱我们一点也没落着,现要回来,又得住我们家,这是个什么理啊!”

    “妈,你怎么也这么说,他不是还有一点老亲戚这边吗?”周晓语只知道有这么些人,却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从来不和自己家来往,连周晓言结婚那么大事也没人过来。

    “那些个人……”李玉芬摇摇头表示不相提了。

    “他是长辈嘛,我又不能推脱不让他来。”周伟华为难地说:“再说他回这里,有儿子家不住,叫他住哪儿去,以前事都不要说了,我们现总算也过得不错了,就当是多养一个人家里吧。”

    周晓语点点头,“爸说得没错,他要我们没办法,妈你看,实不行话,家里请个保姆,现我们家也请得起,再说照他身份,单位也是可以帮他安排一个保姆,我们用不着保姆,就让保姆伺候他一个人好了,平时你再帮一下忙也就是了。”

    “这倒是个办法!”周伟华点头,“只是这样一来家里就有点住不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