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6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6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纳希皇撬阅歉稣砸幻鳌

    下午上课时,沈老师看了周晓语发型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她倒没有当场说什么,只是课后又把周晓语叫到办公室里去了。

    于是周晓语不得不把原因又说了一遍,老实说,要不是因为沈老师是班主任,她才懒得解释来解释去,不过,后她还是忍不住拜托沈老师向个位老师转达一下,她可不想一遍一遍地解释了。

    下午放学后,学生们都陆续回家了,周晓语才走到门口就看见张家和周晓言带着张明辉门口等她了,原本她想把赵一明也叫上,可是他斜着眼睛看了看周晓言,冷哼一声:“我看她不顺眼,就先走了,省得你为难,明天早上别吃太饱,我给你带好吃来。”说完转头就走。

    “哼,我们也不理他,这种人离得越远越好!”周晓言见赵一明走远了才一副义正言辞地站出来,冲着他背影大声说。

    又转向周晓语训着:“你也真是,和谁做朋友不好,偏要和他,听你班里同学说,整个班级学生里,就你和他走得近,真不知道你脑袋里装都是些什么。”说完顺手就要往周晓语额头上戳。

    周晓语往旁边一偏,躲过周晓言手指,不服气地反驳:“赵一明有什么不好,他并不是笨,只是不爱学校学习罢了,而且他也有很多优点,待人真诚不做作,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体育成绩也很好……”

    看着周晓语如数家珍般地掰着手指头说赵一明好,张家忍不住打断道:“晓语,你姐姐也是为你好,你还小,怎么能分辨一个人好坏,你姐姐毕竟跟他同过学,怎么说也比你了解赵一明一点,你还是听你姐话,以后离他远点,省得带坏你。”

    “原来你也是这么看。”周晓语看着张家有些失望地说:“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相信我辩别能力喽!你也别忘了,赵一明现不但是我同学还是我同桌,你还真把我当小孩了啊!”

    “你简直是无理取闹嘛!”一旁周晓言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对周晓语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家呢,我和他都是为你好,还有你头发,你敢说不是他挑唆,你别这么不识好人心好不好!”

    “哦,为我好!”周晓语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晓言,点头承认,“我是无理取闹,反正你眼里,我不按照你说话做就是无理取闹,反正你是姐姐我是妹妹,你总是对,可是这头发是我自己要剪成这样,和别人无关,我头发我作主!”

    说完转头就要走,一旁一直没开口张明辉忙拉住她,“晓语姐姐不生气,你现很漂亮啊。”

    说着又挑眉看了一眼周晓言,不知为什么,他对这个姐姐没好感,总觉得她有点假,还是他晓语姐姐好,可是现哥哥竟然帮着这个姐姐一起骂晓语姐姐,他不能不管。又拉了拉张家衣服,“哥哥不要骂晓语姐姐,也不要和她吵架,你不是一直告诉我,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一点吗?”

    “小辉,你不懂,我和你哥哥不是骂你晓语姐姐,我们是为她好。”周晓言拉过张明辉手,好言相劝。

    “可是晓语姐姐很生气,我知道晓姐姐姐是不会做坏事!”张明辉抽回自己手,看着张家,“难道哥哥也觉得晓语姐姐做错了吗?她只是把头发剪得跟小辉一样,这有什么错?”

    “小辉,哥哥不是为这个生晓语姐姐气,是因为……”张家为难地看着张明辉,他能说自己是因为看周晓语和赵一明一起生气吗?何况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股气从哪里来,又怎么跟小辉解释。

    ------题外话------

    怎么这么冷清,是文文不好看吗?

 14。叔叔

    

    不出意料,回家之后当李玉芬看到周晓语发型,气得直戳她额头,“你看看你现像什么样子,男不男,女不女……”她意识里,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样子,即使是剪短发,也不能太短,何况周晓语现头发比周伟华还短。

    “小言,你是怎么看妹妹,怎么能让她剪这么短头发呢!”李玉芬似乎觉得还不够,转头严厉地问周晓言。

    周晓言眉头一皱,一副果然如此样子,狠狠地瞪了周晓语一眼,有点委屈地说:“妈,你也太不公平了吧,每次她闯什么祸,你都连我一起怪,小语现也是三年级学生了,我总不能老跟她后面看着她吧!”

    周晓语看了看一脸委屈周晓言和等着她说话周伟华,慢吞吞地说:“这次不怪姐姐,是我自己找同学陪我一起去剪。”看着李玉芬眼光又说:“我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头发少,洗起头来也方便不少,这样也就不会长虱子了,而且起床后也不用再担心头发难梳理了。”周晓语说出了自己理由。

    “同学,是哪个同学?”李玉芬有点紧张地问,

    还没等周晓语开口,周晓言就说:“是她同桌,以前也和我同过学,一个男孩子。”

    “和你同过学男同学怎么又成了小语同学?”李玉芬有点搞不明白了。

    “他留过两级!”周晓语大方地说,又看向李玉芬担心目光笑着说:“不过他人很好,从来没欺负过我!”

    “那怎么行?”李玉芬显然对周晓语话有点不信,转头对周伟华说:“伟华,我看你明天抽时间去她们学校找一下小语班主任,请他给咱们晓语换个坐位,不要跟那个男同学坐一起了,依我看八成,小语会剪这个头发也是被他逼,就是不敢告诉家长是不是?”后一句话是问周晓语。

    “妈,你别多事好不好?”周晓语有点受不了李玉芬自我猜测,不耐烦地说:“一明哥哥一向很照顾我,他是我好朋友,我学校事你就别管了,反正请你相信,你女儿不会任人欺负!”

    “啊,你这么小就嫌我多事了,想当初你小时候生病,我一个人……”周晓语见李玉芬又要翻旧帐了,额头上青筋不禁跳了一下,连忙道歉:“妈,你别说了,是我不好,你也是全为了我好,我知道,可是你也知道爸爸很忙,就不要让他去学校了吧,我保证以后受什么委屈一定回来和你们说,那时你们再找学校老师好吗?”

    “好了,好了!”周伟华出来打圆场,“既然孩子都说没受委屈,我就这样冒冒失失找上门去也不好说话不是?”周伟华揽过李玉芬肩膀,“你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小言和小语都一个学校,凡事会互相照应,再说还有家那孩子呢!”

    “可是他怎么说也是个男孩子,男女之间走得太近不好!”李平芬有点担心地说。

    “唉,他们这些孩子才几岁啊,就分得那么清楚!”周伟华不禁失笑,“哪那么多讲究,我倒是觉得家这孩子不错!”

    “那小语头发……”李玉芬突然觉得他们好像跑题了,又有些担心起来,“这走出去多丢人啊!”

    “唉,小孩子嘛,有什么!等她长大一点,你就是叫她留这种短发她也不愿意了。现也省得你给她洗头了,省了你不少事不是?”周伟华一边安抚李玉芬,一边对周晓语使眼色,周晓语笑了笑,转头钻进屋里写作业去了。

    转眼到了期末考试,周晓语不出意外地又考了第一,她读了三年书,每次大考小考都得第一,每个学期都是三好学生。

    虽然周伟华对两个女儿学习要求并不高,但能有这么一个成绩好女儿也不是什么坏事情不是?也因为这样,李玉芬也觉得脸上有面子多了,村里那些些孩子成绩没一个能赶得上周晓语。大家总夸周晓语聪明,又叫自己孩子好好向她学习,于是,周晓语这群孩子中加孤立了。

    整个暑假,她不是呆家里看书写作业,就是被张有军接到他们家,和张家兄弟玩。张家父母又到外地去工作了,家里除了张有军,就又只剩下老老,小小了。

    其实到张家家玩时候,周晓语还是常常去书店看书,只是从不买书,反正现以她记忆力,买书也是浪费,一本书只要翻看过一遍就能深深印她脑子里。

    这一天,张有军送周晓语回来后,她把张家奶奶带给外婆一盒点心送过去,又陪她聊了一会儿。回到家里,看见一个意外人,她亲叔叔周伟国。

    “小语,听你爸说你年年是三好生,真是好孩子!”一看见周晓语,周伟国就夸上了,从小他就蛮喜欢这个侄女,只是她很小时候,自己就出去上学了,后来也不常见她,只知道她身体很弱。

    “那也不算什么。”周晓语淡定地笑了笑,“才小学,说不准,说不定我以后成绩会越来越不好呢,所以叔叔你还是先别夸我了!”

    听了她这句小大人似话,周伟国哈哈大笑,“你呀,真是人小鬼大!不过我看好你!”

    周晓语瞟了眼旁边脸色有点不大好周晓言,只有心里苦笑。

    “我刚刚看了你写字,你字也很漂亮嘛!”周伟国拿起手上本子笑着说:“所以,我给你们姐妹准备了一人一支钢笔,相信你们会喜欢。”说着拿出一红一绿两支钢笔递给俩人。

    周晓言犹豫了一下,伸手就要先去拿笔,却被一旁李玉芬拍了一下,“你做姐姐怎么不让着妹妹一下!”

    “妈……”

    “妈,没事,平常都是姐姐让着我,现她喜欢当然可以先挑。”周晓言和周晓语同时开口。

    “看看小语多懂事!”李玉芬瞪了周晓言一眼,“你还是多用些心思学习上吧,进去,看书去!”

    “妈,现放假了,而且今天也晚了,要看书明天也可以啊!”周晓语求情。

    “不用你假好心!”周晓言瞪了周晓语一眼,随便拿了支笔就进屋去了。

    周晓语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趁着李玉芬给周伟国添茶时候,靠近周伟国,小声地问:“叔叔,能把你联系地址给我吗?以后我可以给你写信!”

    ------题外话------

    求各种各样支持!不要这要冷清,难难是这两天天凉缘故!

 15。好主意

    

    顺利得到叔叔地址,周晓语很高兴,她印象中,叔叔是所有亲戚中有学问,也是她佩服人,因为他是工作几年后重考大学,之后外飘泊了一阵,才成了首都某大学教授。

    为此,妈妈曾不止一次地说爷爷偏心,说他当时让叔叔周伟国考大学,却不让大儿子也去考大学,说不定周伟华上了大学之后,成就不周伟国之下。

    可是,当周晓语渐渐长大,才想明白,叔叔和爸爸是完全不同两个人,倒不是说他们俩人谁比较笨,她也相信,如果当时给周伟华一个机会,他必定也能考上大学,只是周伟华和周伟国性格本质上就有着差异,周伟华偏向于安定生活,这一点从他为李玉芬放弃市里工作就可以看出来。

    周伟国周晓语家里住了没几天就回学校了,而周晓语也开始重早出晚归于张家家里。有时赵一明听说周晓语到镇上来,也会到张家家门口去堵她。张家周晓语坚持下,偶乐也会带她一起跟赵一明去玩。

    也不知赵一明是怎么做到,居然收集了不少各种各样书,虽然他自己也看不懂,也不相信周晓语能看懂,可是他还是这么做了,其中还有好多女孩子爱看神话传说。

    “谢谢你,一明哥哥!”周晓语道谢,虽然这些书对她现来说都已经没什么用了,因为书店,她早已看过这种书,前世记忆也有很多这种故事影子,但他这一份心,没是不能不让她谢。

    “晓语,早知道你爱看这种书,我叔叔那也有好多,你怎么不早说呢?”一边拉着她手往外走,“走,我带你去叔叔房间看,他那里还有很多大人看书呢!”说完还不忘瞪了赵一明一眼。

    周晓语当然没有忽略赵一明黯下来眼神,过去拉住赵一明手安慰:“一明哥哥,你不用意家哥哥说话,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可以处理好这些书。”她也知道要赵一明去看这些书,还不如直接揍他一顿来得爽。

    因此又走到张家面前,“你也不要老是这么针对一明哥哥,他又没惹你。”张家不高兴周晓语为赵一明说话,不过也不想若她不高兴,于是勉强点了点头。

    “这样就对了嘛!”周晓语才不管张家有多么不情愿,把俩人拉到自己身边,神秘地说:“我有一个好主意,你们要不要听?”

    “要,当然要!你说你有什么主意?”自从跟周晓语同桌以后,赵一明成绩也不再是全班垫底,老师看他也不是那种厌恶表情了,因此,他心里,早把这个比自己小女孩当偶像崇拜了。

    张家也不甘示弱地看着周晓语,虽然他没说什么,但他眼神却明明白白地告诉周晓语,让她说。

    “我想这些书很多人都看过,就算是小一点孩子,也听过不少遍这种故事了。”周晓语慢条斯理地说:“我想法就是,我们能不能把这些故事改编一下,只要编得奇,一定会有人借着看,甚至是买下来,我们就可以用这点书和一些编出来书开一家书店。”

    “开书店?为什么呢?”张家不明白地问:“我们现还是学生,学生不是应该以学习为主吗?”

    “家哥哥,你别这么想不通好不好?”周晓语有点生气了,“学生打工这种事国外是很常见,他们从小就开始做一些力所能及事来赚取自己学费和生活费。”

    “你学费有困难吗?”张家显然把主题给听错了,还以为周晓语有什么困难呢!立即说:“其实你不用这样,我跟我爸妈说说,他们会帮你,你不用为你学费操心。”

    赵一明是当场就把身上所有钱都掏了出来:“晓语,你什么困难就不要见外嘛!你知道嘛,自从我和你同桌以后,我成绩有了突飞猛进,我爸爸为了奖励我,给了我不少零花钱,我还打算以后多请你吃点好吃呢,不过你要用,就先拿去用好,回头我再跟我爸要。”

    “不是,我没什么困难,只是想自己做点喜欢事情!”周晓语突然觉得跟这俩个小男孩说不清楚。也对!他们之间可是差着十几二十年时间呢,自己说这些事情离他们还太远,也是他们这个年龄无法理解,是自己太心急了。

    “算了,现也跟你们说不清楚。”周晓语想到这里,连看书心情也没有了,“总之我现没有什么困难,家里还是负担起我学费,所以,谢谢一明哥哥好意了。”停了一下,见两个男孩脸色都不大好,便笑着说:“这个暑假也没剩几天了,我们也别闷家里了,出去玩玩吧!”

    “好啊!我爸爸一个朋友市里开了家火锅店,要不晓语我请你去吃火锅吧,你一定没吃过!”赵一明一拍脑袋高兴地对周晓语说。

    “可是我们怎么去呢?”周晓语皱着眉头问:“从这里到市里要一个多小时,而且为了吃顿饭,赶一个多小时路值得吗?”

    “这些都不成问题,我爸爸厂里有车,我让他送我们去好了。”赵一明拍拍胸脯回答,挑畔似看了张家一眼。

    张家接到这个目光,同样挑眉看回去,哼!你这个留级生就会想这些歪门邪道,“晓语晚上还要回家,而且她爸爸只让她我家玩,不能和你出去。”

    周晓语自然没错过他们“眉目传情”,不禁心里失笑,“家哥哥你大概也没吃过这种火锅吧,不如我们叫上小辉一起到市里去玩,反正机会难得嘛!吃完饭我们还可以市里玩一会,早点回来就可以了。”

    看着周晓语眼神,张家没办法拒绝,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题外话------

    一天没上网,这会登陆一看,又多了两个收藏,先谢谢姐妹们支持了,然后还是不厌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