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61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61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周伟华边说边给周晓语递了杯水,“你看看,这几天很忙吧,嘴角都起皮了。”

    “我没事,只是有点上火。”周晓语心里暖暖,家里出了这种事,周伟华居然还能注意到这样小细节,“回头多喝点菊花茶,金银花茶之类就行了。”

    “爸,你们怎么可以让姐姐去奶奶家呢?”周晓语突然记起周晓言说过话,“她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们,除了外伤她还有别地方不舒服吗?”

    “哪里不舒服?难不成还打成内伤了?”周伟华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她就没说过她挨打时候已经怀孕了吗?”周晓语憋不住了,本来她以为这件事情用不着她来说,周晓言自己会说,毕竟当时为了她不孕,她也吃了不少苦,现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就算为自己身体着想,也不会马虎。可是她竟然没说,这是为什么?

    “你说是真?”周伟华唬地一下站起来,“你怎么知道?”

    “她自己跟我说。”周晓语说:“所以我才不敢把她留下,何况她一上来就对我发火,我没有义务当她出气筒。”

    “也许是她怀孕了心情不好吧。”周伟华难得替周晓言解释了一句,“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先不去管他,如果真是这样话,我得马上打电话给你奶奶,请她劝回来,不管怎么样,她身体要紧。”

    才要拨电话,门口进来几个人,一见周伟华拿着电话就扑了上来,“爸,是不是给她打电话,让我跟她说。”吴德勇说得满脸诚恳。

    “你怎么又来了,告诉你了,她人不这里。”周伟华怒气冲冲推开他手,“你打开时候倒是一点也没留情,现又来可怜巴巴装什么样子!”

    “亲家公你这话就说不对了,我家勇勇那天是喝醉了,小夫妻吵架是难免,我们做长辈当然只能劝合不劝告离了,现我家勇勇已经知道错了,你就让小言回来吧。”随后进来中年妇女开口,想来她就是那个溺爱儿子母亲了。

    “吵架?”周晓语忍不住哼了一声,“我姐姐脸上伤可不是‘吵架’能‘吵’出来,这位大妈你说话也凭凭良心好吗!”

    “你就是小语吧!”中年妇人对她可没好脸色了,脸色一沉教训道:“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听说你以前还勾引过我家勇勇,想拆散你姐姐和我们勇勇,你安那是什么心,说不定你现就巴不得他们离婚呢?”

    真是有其子必有其母,周晓语不怒反笑,“倒底是不是我勾引他,你儿子心里跟我清楚,我敬你是长辈,不要逼我说出不好听话来。”虽然说话时候她仍然笑,可是眼睛里透出一种冰冷气息却让吴母三人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正当吴母还想说什么时候,吴德勇突然开口,“妈,算了以前事就不要提了,我们今天来只想找回我老婆。”吴德勇暗暗吃了一惊,没想到昔日小女孩外面多读了几年书,气势也变强了。

    “爸,你让小言出来吧,我亲自向她道歉,那天我不该喝那么多酒,一时失手就对她动起了手,过后我也很心疼……”吴德勇继续对周伟华说。

    “你会心疼?”周伟华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亲家公,你开什么玩笑嘛,小言是我们吴家明媒正娶儿媳妇,他们小俩口偶尔闹点别扭,说不定对他们来说还是一种情趣呢,你看……”

    “情趣……”周伟华拦住要开口周晓语,冷冷地看吴父,“我实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人打得鼻青脸肿也算是一种情趣了,看来我是落伍了,不过我想知道,如果你儿子被我女儿打成这样以后,算不算也是一种情趣!”

    吴家人一时说不出话来了,周晓语看着周晓华认认真真,慢条斯理表情,忍不住捂嘴偷笑,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爸爸是这么可爱一个人。

    ------题外话------

    怪不得家里会出那么一个极品,原来父母都是极品,那就不能全怪他了,家教如此!

 93。你妈到更年期了

    

    正这时电话铃响了,吴德勇想去接,却被周晓语瞪了一眼,伸手拿过听筒放到自己耳边,也不知是对方说了什么,周晓语脸刷一下就白了,颤抖着声音对电话那头说:“我知道了,爸爸现不方便接电话,我会转告他们,请你们好好照顾她!”说完立即挂断电话,抬头冷冷地看着吴家人,“你们可以走了!”

    “不见到小语我是不会走!”吴德勇表现得像一个痴情汉。

    可惜,这一套对周晓语不管用,她把玩着手中手机,看了看吴家父母,冰冷地说:“是你们带他走,还是我报警?”

    “你敢?”吴母指着她吼。

    “我为什么不敢?”周晓语按下第一个数字,“你们这是来捣乱,我想警察不会不管,我又不是报假警。”说完按下了第二个数字。

    “你以为,警察会听你,告诉你,警队里还有我几个同学呢!”吴德勇强撑着说。

    “是吗?那我们可以试试!”后一个号码拨完,只要一按发送键,就完成了。

    “小语,这不好吧!”周伟华有点担心。

    “没事爸,我们站有理一方。”周晓语看出吴德勇有点心虚,手指轻按发送键,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熟悉号码被拔打出去。

    “爸妈我们先走吧,这小丫头疯了。”吴德勇拉上他父母就往外走,他们要利用着这个时间差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哼,也就那么一点点胆子!”周晓语不屑地收起电话。

    “小语,一会儿警察来了我们怎么说啊!”见吴德勇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走了,周伟华有点了,“唉,没事报什么警啊,这可不是闹着玩。”

    周晓语嘟起嘴,“关他们什么事?我又没报警!”

    “那刚才那电话不是打出去了吗?”周伟华不明白了。

    “是打出去了,不过打到警局,打到我上海电脑上去了。”周晓语翻了个白眼,“我不信任这里警察,不过是吓吓他们,谁知道那么不经吓。”

    “那刚才那电话是谁打来?”周伟华想起之前电话。

    “奶奶,她说姐姐有点见红了,不过胎是保住了。”周晓语语气也有点不平静,“现医生说她不能坐长途车子,要不你跟妈妈商量一下,让她去奶奶那边照顾她,奶奶家住不下话,我托朋友那边先给她们租一间房子,等姐姐稳定了,再回来或者做别打算。”

    “好。”周伟华点头,“反正店里我一个人也够了。”对于周晓语能力,周伟华是相信,既然她说那边给周晓言找房子就一定会找,同时他也很欣慰,自己这个小女儿并没有因为周晓言曾经对她恶劣态度而对她采取不闻不问方式。

    周晓语听了周伟华对她夸奖,无所谓笑了笑,到楼上办公室里通过电脑找人帮忙,她记得工作室有一个同事也奶奶生活那个城市,他应该可以帮上一点忙,或者找那个城市网友都可以。

    她找那个网友本来就是那个城市房产中介工作,可是她也知道这房子不是说要就能要,于是她让那朋友先帮着找,实不行就让李玉芬和周晓言先住一下宾馆,当然如果她们不嫌住奶奶家不方便话,也可以不另外搬出去住。

    周晓语这边与朋友沟通好了,外面李玉芬也赶到了。

    “这可怎么是好?”她急得团团转。

    “妈,冷静!”周晓语一到外面就看到坐立不安李玉芬,不由得上前劝说:“姑姑说现已经没事发了,你这里急也没用。”

    “还不是怪你,要不是你把她赶出来,小言至于躲到你奶奶家去吗?”李玉芬口不择言地说。

    “你别乱发火好不好?”周晓语不干了,“你怎么跟她一样,一上来就冲我发火,难道我长得那么像出气筒!”

    “玉芬,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周伟华也觉得李玉芬过份了,“小语不是也怕小言身体出问题,才让她回来嘛,你这个做妈连女儿身体倒底怎么样都没弄清楚,怎么就胡乱怪人,小语也是你女儿,你这表现得也太偏心了吧!”

    “小语,妈没别意思,就是就是这两天被那一家人烦得成神经病了,现又听到你姐姐出事了,心里就是急了点,你能理解吗!”李玉芬不好意思地说,刚才话她确实没经大脑。

    呵呵!周晓语笑了笑,不说话,这样话才是真心话吧!“真搞不懂你们怎么想,躲什么躲呀,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躲起来反倒让人觉得理亏了一样。”

    “小言不是怕她这里,那人一天到晚来找麻烦吗?”李玉芬说。

    “她不,那家人不是照样来?”周晓语真有点想不通她们都是怎么想了,与她沟通不成,又转向周伟华,“爸,你也同意她们这么做?”

    “是小言自己拿主意,我也拦不住她。”周伟华摇头。

    “可是这样做根本没用好吗!”周晓语哭笑不得地说,又看看李玉芬,“不过现说这些也没用,先照顾她身体要紧,她现不宜远行。”

    “那我过去。”李玉芬见周晓语不想对自己说话,只好自己接口,“我刚才真不是有意说那些话,只是太急了,你爸已经说过叫我过去,可是住你奶奶家实有点方便。”

    “先住几天吧,就算找房子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找到。”周晓语也知道李玉芬脾气,跟她生气,会先气着自己,算了,怎么说她也是自己妈。

    李玉芬隔天就坐上长途车走了,周晓语和周伟华商量了一下,觉得那家人再来话,不能像上次那样假报警来吓走他们了,正好张明辉回镇上看爷爷奶奶,听镇上人说有人周晓语家超市闹事,就赶了过来,“晓语姐姐,你不会找杨律师么?”

    “找他,找他有什么用?”周晓语不解,“不是律师不是警察。”

    “可律师经常和警察打交道,何况杨律师说起来也是我们同乡,说不定他有办法。”张明辉提了一个人名,“而且他是我哥哥朋友。”张明辉知道周伟华知道周晓语和自己哥哥事,也不避讳。

    “那好,等会儿我找他试试。”既然是张家朋友,而且他还让自己知道,那用意就很明显,这个人是可以求助。既然是这样,不用白不用,省得爸爸被无端骚乱。

    “你们说杨律师是哪个?”周伟华插嘴。

    “上海名律师杨森!”周晓语回答地很简单,因为她已经开始拨电话了。

    “小辉啊,这人靠谱吗?”周伟华担心地说:“我们这毕竟只是小事,那样麻烦人家不好吧!”

    “没事,他是我哥朋友。”张明辉笑着说,“他能量很大,而且一定会帮小语姐,那几个上门闹事人,有麻烦喽!”

    那边周晓语已经打完电话,她一说完事情原由,杨森立即告诉她,以后碰到这种事管报警,就算警队里真有那个人同学,他也有办法让他们装作不认识他。

    “不过好能让他们不要上门,我们这是开店做生意,老是有警察进出算什么,那我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周晓语又要求。

    谁料杨森却神秘地说:“这个我作不了主,我帮你去问一下?”

    “问谁啊?”周晓语莫名其妙了,可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真是莫名其妙?”

    “什么莫名其妙?他不肯帮?”周伟华问,“算了,来就来把,他们除了动动嘴,难不成还敢动手!”

    “不是,杨森意思是他们再来你管报警,警察不会站他们一边。”周晓语说:“只是我觉得老是有警察这里进进出出,会影响我们生意,所以想让他想个一劳永逸办法,可是他却说要去问问别人,我就弄不懂了!”

    “小辉你知道这是怎么会事吗?”周晓语转向一边张明辉。

    “等几天就知道了。”心里有数张明辉四两拨千斤地说。

    “没事,你肯帮忙就已经很好了。”周伟华安慰她,“你也别生你妈气,她就是这个脾气,换成是你她也会这样担心。”

    “算了,我也想通了,跟她生气,还不是跟我自己身体过不去,亏得还是我,没必要。”周晓语一脸淡然地说:“其实说起来,她现已经对我好多了,我该知足了,反正中听话就听一下,不中听就当耳边风呗!”

    听她这么说,周伟华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也不知道李玉芬现怎么变成这样,记得小时候,她对周晓语还是很好,可是随着她年纪越大,宠爱天坪就越加倾向周晓言,哪怕她有时并不领情。

    “你就当你妈年期提前了,别跟她一般见识。”周伟华说到后,也只好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噗!”周晓语和张明辉听了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张明辉赶紧转过身去,周晓语却笑眯米地说:“爸,你这样说就不怕妈找你算帐,小心她不饶你!”

    “没事她又不。”看到周晓语笑得那么轻松,周伟华知道她心里也不是真生气,也笑了,“何况这是正常生理反应,她那年龄也差不多了,我又没说错。”

    “行了,我知道你意思。”周晓语叹了口气,“她始终是我妈,可能情况下,我会体谅她。”

    “明天我就要回上海了,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周晓语又嘱咐,“不过我也才知道,你嘴上功夫也不弱,至少这方面不会落下风,而且可以给报警争取时间。”

    ------题外话------

    周爸爸真是一个很可爱人,有木有?谢谢15857548266宝贝月票,你票票是对随风肯定和支持,还是一直留言小孩,谢谢大家支持!

 94。一语中地

    

    周晓语这次是和张明辉一起结伴回上海,一回公寓,周晓语就扑到床上,也不是真想睡,就是觉得有点累,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怎么会碰见这么极品一家,好他们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多也不多是和周晓言有关,说不定以后连这个关系也没有了呢!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中,听到好像有开门声音,而且有人叫自己名字,周晓语还以为梦里,眼睛也不睁一下,翻个身继续睡。

    “晓语,醒醒!”张家无可奈何地推着她,自己下了飞机就接到杨森电话,连家都没有回,立即赶了过来,没想到她竟睡觉,拿起她手机一看,关机了,怪不得打她电话也打不通,害得自己还得回家去拿钥匙,就怕她出什么事。

    可是她倒好,睡得正熟呢!看看时间不早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有没有吃晚饭,所以必须得叫醒她。

    终于张家不懈努力下,周晓语算是清醒了点,看到眼前放大俊脸,不由得娇嗔,“你又骗我,说是不把钥匙带身边了,这不是还是带身边吗?不然你怎么进得了门!”

    “你个小没良心,我一下飞机就来找你,结果打你电话打不通,要不是担心你家里出点什么事,我才不会巴巴赶回家拿钥匙,又赶过来。”张家装作生气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现居然还被你怀疑,真是该打!”

    周晓语拿起自己手机一看,讪讪地笑了一下,“没电了!”随后手脚麻利地找出充电器充电,“对不起哦,我手机真是难得没电。”

    张家无奈地刮了她一下鼻子,“我该拿你怎么办呢?”顺手整理着她睡皱衣服,一脸正经地问:“你该不会告诉你从加来到现一直睡觉吧?”

    周晓语点点头,才要开口,肚子像是知道她想说什么似,咕咕地叫了起来。

    张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眼看又要拍下手,停她手背上方不足一厘米地方,“你说我说你什么才好?”

    “那就什么也不要说了!”周晓语自知理亏,轻声地嘟哝。

    “哎,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