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72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72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脾气,自己都给了他这么明白提示了,他应该不会让那两人好过。

    果不其然,又过了片刻,张家捂着嘴进来了,一看到周晓语就放声大笑,“宝贝,你是没看见,刚才那个男人脸很像调色板,我想他一定很后悔来这一趟。”

    看着张家得意样子,周晓语翘了一下嘴角,“又把你那些整人招数拿出来了!”却一点也没有怒气,活该,谁叫他没弄清楚张家是个什么人就上门来纠缠不清,真以为别人都是软柿子,任他拿捏啊!

    “我刚刚跟我妈通了电话,她说她也不知道他们俩会到我这里来,现吴德勇又开始好吃懒做了,而且他们也经常吵架,我就弄不懂了,他们怎么还能一起到我这儿来!”周晓语对此很是不解。

    “你就不用去操心这些事了。”张家神秘地笑着,“等到我们结婚那天,我会送你一样神秘礼物,包你喜欢。”

    “真?是什么?”周晓语迫不及待地问。

 109。遭遇敲诈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任周晓语怎么闹腾,正面还是侧面都打听不到,她那个未来老公张家新给自己准备了什么神秘礼物。

    开始几天她还有时间去追问,后来几天,就是给她时间她也没那个空去问了,反正到了那天自然就知道了,她倒是不急了。

    新房已经装修完毕布置妥当,宴客名单和喜宴场所也全部搞定,至于婚礼流程和宴客时的菜色,全都跟张明辉他们一样,因此也由他们一起敲定了,只是因为周晓语还要在乡下宴客,这部分的菜色得由她自己去搞定。

    好在最后张家新给她出了个主意,索性把那天中午的宴席包给镇上某个饭店的大厨,到时候,场地他们自己来,其余的都由饭店提供,这样大家都省事。

    张家新在婚前还在做他的空中飞人,反正周晓语也习惯了,倒也没说什么,反倒是秦永莲一逮到儿子就开始对他念经,大多是什么,以后是个有家的人了,不能再这么没有责任感的全世界乱跑了之类的,听得张家新连连点头,周晓语满头冷汗。

    “莲姨,你就别说他了,家新对我很好的。”周晓语搓一着秦永莲坐到一边,看了眼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张家新说:“你也知道他的工作是什么,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也不是有意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的,再说他答应我转正以后就申请国内航线,到那时就天天可以准时下班回家了。”

    “还莲姨呢,要改口了。”秦永莲亲热地拉着周晓语的手,“就你会替他说话,你就宠着他吧,当初我说不让他去学什么飞机师,你偏要赞成,空等了他六年不说,现在临到结婚了他还把什么事都撂出你一个女孩子去办,真是有点不像话。”

    “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张家新听了这话,不由得起了怨念,“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抓着不放,是不是等到我有小孩了,你也准备这么说给他(她)听!”

    “谁叫你小子那么不地道,”秦永莲扫了一眼耍宝的儿子,“你啊,就是被小语惯的,本来当着人家父亲的面说得好好的,她去哪儿你也去哪儿,可临了怎么样!你小子来了个‘临阵变卦’也亏得小语一家人好,没跟你计较,不然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周晓语憋着笑听着两母子的对话,所正类似于这样的对话,只要张家新在家,都会上演一两次,家里的其他人都见怪不怪了,实在忍不住了,他们就都往外躲,可怜周晓语又不能躲,只好拼着肚子疼也要乖乖地听着。

    时间终于到了2月13日,按照事先商定好的,今天周晓语得回娘家去住,等着张家新第二天从那里把她迎回上海的家里。

    周晓语回到家里,自己的房间早已被李玉芬找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夜里她正窝在床上跟张家新打电话呢,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周晓语跟最话里的张家新依依不舍地道了别,这才跳下床去开门。

    门外竟站着周晓言,白天她不是还不在娘家吗?这会儿这么晚了,她怎么出现在这儿了,虽说镇子不大,可是现在是冬天,半夜三更的没人愿意出门。

    “有事吗?”周晓语的态度很淡。

    “我们谈谈!”也不等周晓语答应,周晓言自己就进屋了。

    “房间布置得很漂亮。”进房周晓言第一句话就是这句话,“倒底是有钱的好啊,想当初我结婚的时候是多么的寒碜,那时候我们家还不住在这里了吧,那时我是从乡下的家里出嫁的。”像是回忆,也像是在提醒。

    周晓语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插嘴,这次见面还是那天周晓言到上海去找她后的第一次见面,这段时间里他们倒没闹出什么事情来,希望以后也不要闹出什么事情,大家都这么平平静静地过就完了。

    “你知道张家新那天是怎么说阿勇的吗?”周晓言突然话风一转,问她。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周晓语冷冷地说:“你们没结婚之前你就知道我对他没好感,现如今又把他往我家带,你以为我家是什么,你家的后花圆吗?”

    “这么说你知道?”周晓言有点怒了。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周晓语挑眉看着她,“反正都已经发生了,正如家新所说,有没有明天这场婚礼对我们来说其实并不太重要,如果你们要想在那里搞花样的话,丢脸的只会是爸妈和你,大不了我以后尽量少回来就是了。”

    “我知道阻止不了你们,也不想做什么!”周晓言摇摇头,“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们不会干的。只是你也知道其实我比你更早喜欢上张家新……”

    “停!”周晓语打断她的自语,“这些事情都不要再说了,是你先选择结婚对象的,既然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再对别的男人说‘喜欢’两个字,老实说,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现在对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有意义吗?”

    “我知道我有的时候很过份,可是我忍不住去想要让别人都和我一样,尤其是你。”周晓言又换了个话题,“你是我妹妹,可是从小你就比我优秀,我一直很妒忌你,我也试着努力赶上你,可是总是失败,于是我就有点自暴自弃。”

    “可是当我遇到阿勇,他对我尽心呵护,哄我开心,于是我很快把自己交给了他,我以为他会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可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都证明他不是,那天到上海,我本来是不愿意去的,但是他逼我,他用我肚子里的孩子逼我。”说到这里,周晓言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你恐怕也知道,我打掉过几个孩子,医生当时就说我怀孕的可能性不大了,所以这个孩子我一定生下来。”

    “你又怀了他的孩子!”周晓语倒没想到这点,皱着眉头扫过她的腹部,说实话,对孩子,她没有成见,可是有了孩子,周晓言这一生都会和那个男人纠缠不清了,“这件事爸妈知道吗?”

    “还不知道。”果然如预想地一样的答案,周晓语很是无语,“那你要我怎么帮你?”

    “他想要借十万块钱炒股。”周晓言说:“不然他就在你婚礼在把我被那个团伙骗到外地几个月的事情告诉我们所有的亲戚朋友,让我们家丢尽脸。”

    “你以为他真是借吗?”周晓语微眯着眼睛,这是明目张胆地敲诈好吧,倒不是因为十万块钱是什么大数目,而是如果这次让他这么轻松地得逞了,下次他会变本加厉地索要,只要周晓言一天不和他离婚,这个借口就一天存在。

    想了想说:“这么大笔钱,我现在身边没有,而且明天就是我的婚礼了,我也不可能有时间去处理这种事,回去告诉他,如果他要钱,等我回门那天给他带过来,不想要的话,尽管去说,到时候,身为丈夫的他同样也会丢脸。”

    “可是……”周晓言似乎还有点难言之隐。

    “不要可是了,明天我还要忙,就不送你了。”说完坐到床上不再理会她了。

    周晓言停了很久,见她似乎真的不想说话了,只好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她一退出房间,周晓语立即睁开眼睛,这个吴德勇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

    周晓语想了想,拨了个电话出去,只一会儿,电话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新娘子,你怎么知道你家男人现在跟我在一起,你在他身上按了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了吗?”

    “家新也在?”周晓语有点意外,但想想又释然了,明天就要正式成家了,他和一帮好朋友在外面聚一聚也是很正常的事,正想着呢,电话被另一个人拿走,“宝贝,想我了吗?”张家新好听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我不找你。”周晓语吐了口气,“不要玩得太晚,把电话给杨森,我有正事和他说。”

    “嘿,嫂子,就你那点事情,家新都知道,你跟他说也一样。”杨森凑到电话面前说,后面又小声地加了一句,“你就别害我了。”

    “你说什么?”电话那头立即吵了起来,似乎杨森被什么人揍了。

    “好了你们,我不管你们谁知道这事,马上找个清醒点的人过来跟我说话。”周晓语大喝。

    “哎,好勒,我来,晓语妹妹,我们又好久不见了,明天我在上海等你哦。”赵一明嘻笑地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一明,关于我让杨森查的事情,你帮我问问他查清了没有?”周晓语也不知道他知道多少,也不敢说得太清楚,只好含糊地问。

    电话那头似乎在问杨森,几乎立刻,电话里就传来杨森清楚的声音,“是不是吴德勇家暴及重婚的事?”

    周晓语刚想说是,那头的电话又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中,“宝贝,是不是他又做了什么事?”声音很清楚,一点也没有醉意。

    “你没喝多啊!”周晓语脱口而出。

    “哼,他们也敢灌我!”张家新霸气地说:“宝贝,倒底是怎么回事?”

    周晓语愣了一下,把刚才周晓言跟自己说的事又复述了一遍,然后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要吴德勇在明天失踪一天,等我们的事情完成之后再慢慢收拾他。”

    “这个简单,晓语妹妹,你确定只要他失踪一天么,”赵一明凑上来说:“你和家新之后不是还要去蜜月旅行吗,不要让他坏了你们的兴致。”

    “那照这么说,旅行完了,我和家新都各有各的事要忙,更抽不出时间来收拾他了。”周晓语说。

    “宝贝,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晚上好好休息,明天等着我来娶你吧。”张家新夺回话语权,“别让这些小事影响了你的睡眠,今夜过后,你可没那么多时间睡觉了,嗯!”最后一个“嗯”字拉长了声调,让人不想入非非也难。

    周晓语在电话这头闹了个大红脸,笑骂了声“流氓!”就把电话挂上了。

    ------题外话------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110。婚礼进行时

    第二天,老天很给面子,阳光普照,虽然是在冬天,可暖融融的阳光也帮人们驱走了不少的寒意。

    可是一大早被拉起来的周晓语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她只觉得无论什么地方都没有自己刚刚离开的被窝暖和。

    因为接下来一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地,她不得不破例把肚子填得十分满,以便储蓄一天的能量,而且不知听谁说过,每当一个人吃饱了的时候,身体也会觉得暖和不少,周晓语此时是深有体会的。

    然后梳理发型,化妆,当挂脖式婚纱穿好,外面又披一同色系的小披肩时,周晓语的气质立时显现出来了,果然女人结婚的那天是最美的公主,虽然周晓语本就长得清秀可人,可是在这一天经由化妆师的手,她平时不被人发觉的那种清冷娴雅的气质也显现出来了,竟是美得不可方物。

    由于周晓语平时朋友不多,临时把陈雨婷和叶梅拉来充数,挡的角色几乎没有,好在婚庆公司也包办这一个程序,于是她房门外就多了五六个负责给新郎出难题的姑娘。

    听着外面各种奇思怪点地为难新郎,陈雨婷不禁有点担心地问周晓语:“婚庆公司从哪儿找来的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主意怪,你那位能撑得过来吗?”

    周晓语看了看陈雨婷,再看看叶梅脸上也同样有这样的疑问,不负责任地耸耸肩,“大不了就是不嫁了呗,不过你们想,这婚礼若是办不成,这家有名的婚庆公司不是自砸招牌吗?”

    “对哦!这些都是他们安排的,要是把婚礼办砸了,他们声誉受损不说,还可能做不成这笔生意!”叶梅一拍大腿,状似醒悟地说。

    接着发生的一幕却让周晓语瞪大了眼睛,只见叶梅和陈雨婷对视了一眼,蹑走蹑脚地走到门边,几乎要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了,一边时不时地把外面的古怪问题回馈周晓语。

    周晓语却是含笑看着两人的动作,同时也为外面敢挡张家新的人掬一把同情的泪,惹到那只腹黑毒舌的笑面狼,她们也不会好过到哪里,果然赚钱都是辛苦的,自己要不是靠着作弊,哪有那么舒服的小日子可以过。

    当然外面这些婚庆公司的人也不傻,人家是要娶新娘,一发现这新郎不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赶忙互相对视了一眼,意思几句就放行了;也合该她们走运,张家新因为今天就能把自己心爱的女子光明正大地带回家,也就压根没展现自己的毒舌功,再加上对方也挺识务的,只把气氛搞起来,却没有怎么为难自己,因而倒是塞给每人一个红包。

    这些充当挡门的乐得轻松,反正她们来也不过装装样子,本来没打算着拿红包,这会儿看着手中的意外之财,几人心里都忍不住闪过一个念头,要是这对夫妻再举行一次婚礼,那该多好!当然这话是没人敢说出口的。

    喜宴本来是定在家里办的,后来统计下来,李玉芬那边的亲戚太多了,再说乡下人都比较热情,少了谁都不合适,周晓语和张家新一合计,干脆在原来订酒席的那家饭店办了,由于这些人都不住在一个镇上,周晓语他们联系了一家汽车出租公司,租了几辆大巴车,专门接送客人,这让李玉芬在亲戚里相当有面子。

    至于周伟华那一边的亲戚,因为住得远,平时不怎么来往,这次虽然早就通知了,还是没人来,对此周伟华早在意料之中,倒也不怎么失望,至少还有个周涛在,也算是过得去了。

    婚宴是传统的酒宴形式,婚庆公司本来计划周晓语中间换两次衣服的,甚至说了这两次的礼服可以免费借给她,但她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把花哨的婚礼流程弄得很简单,就一件礼服撑全场。

    一来,这大冬天的衣服换来换去有点冷,二来嘛,就是一个字,懒!

    婚宴进行的很热闹,也很成功,因为以前住的小村子里的人平辈当中不但都是亲戚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虽说周晓语不太在家,可是他们遇到这个热闹场面总会自动自发的闹起来,何况这里还有婚庆公司的人时不时地推波助澜一把,气氛就更好了。

    这一环节称了周晓语的心了,可是看着那些越来越自来熟的说不清该叫什么的亲戚,她的心里有点发怵,接下来可就是敬酒环节了,长辈们她是一点也不担心的,他们心里有分寸,可是这些平辈或是差不多年龄的名义上的长辈她可不敢保证了。

    扯了扯张家新的袖子,“你会喝洒吗?”

    “不会!”张家新答得很爽快。

    “我也不会!”周晓语看着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