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74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74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稻褪鞘裁垂叵担凑胍欢俜挂不ú涣硕嗌偾

    自从周晓语他们一回来,吴德勇就热切地看着他们,谁料,周晓语张家新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不由得有点生气了,扯了扯周晓言的衣角。

    周晓言回头看了他一眼,才插嘴,“小语,我们好久没在一起聊天了,不如现在你们跟我们一起到房间里去聊聊天,玩玩牌?”

    嗯,这一点点时间就等不及了,而且看这个样子,他们向自己借钱的事并没有让周伟华两人知道,那自己就偏要让他们知道,反正今天周涛也不在,听说是那天婚礼过后就到一个老战友那里去小住了。

    “干嘛要避开爸妈呢?”周晓语笑得和善,“这事他们也可以作个见证。”

    “什么事?”周伟华看吴德勇的脸色有点变,不由得疑惑地问。

    “小妹在跟你们开玩笑呢,能有什么事啊?”周晓言打着圆场,趁大家不注意还偷偷瞪了周晓语一眼,“我们就是想着那天也没有好好玩,平时家新工作也忙,今天难得凑在一起,不玩个痛快可惜了。”

    周晓语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周晓言睁着眼睛说瞎话,没人注意吴德勇悄悄凑到张家新耳边,“你不想让她姐姐难堪吧!那还是听话一点。”脸上却露出一脸的笑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跟张家新交流感情呢。

    “既然是这样,那小语家新,你们去玩吗!”李玉芬一点也没感觉出来四人中间微妙的气氛,很是开心地说,她最开心的就是看到姐妹两和和气气地相处。

    周伟华却是从四人脸上看出了不同的神情,周晓言肯定不会单纯地找周晓语玩,只是他们四人中间会有什么事呢?

    “爸妈,玩的事先不关急,最近两天我和小语找到一部好片子,相着你们一定想要看就刻成CD带过来了。”说着到播放机那边把手中的碟片放了进去,还冲着吴德勇笑笑说:“姐姐和姐夫也坐下来看看吧,看过的人都觉得很有意思。”

    这是进门,张家新第一次那么带着善意称呼周晓言吴德勇,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坐了下来。

    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一个背影,是个女人正在看电视,让人一眼注意到的是她腹部的隆起,看来就快要生了,周伟华一看到这女人的脸就愣了,这不是当初在吴德勇家出现的女人吗?那个被吴德称为表妹的女人?小语怎么会无缘无故让他们看这些?再看看吴德勇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而周晓言有脸色也是异常苍白。这是怎么回事?

    “小语,这个女人是……”正当几人各样心思时,李玉芬指着画面中另一个中年女人问周晓语,“她是……”

    “你看得没错,那就是姐姐的婆婆。”周晓语看了一眼眼色惨白的周晓言,“那天姐姐刚被接回来时,先去看了吴德勇,结果在家里就看见这个女人,她婆婆当时也在,说什么那女人肚子里怀的是吴德勇的种……”

    “你胡说,那是我一远房表妹。”吴德勇突然打断她,“那天我来接小言时说了,她只是借住到我家,恰好就被小言看见了,第二天她和我妈都走了。”

    “走了,到哪里去了?”周晓语逼进地问:“是回你妈妈家了,还是你们给她另找了房子住了下来?”

    “她是我表妹,当然是跟我妈回我家了。”说这话时,吴德勇有点心虚,声音也不由得拔高了,“不就是问你借点钱吗?不借就不借好了,干嘛把我家里的事情牵扯进来,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犯法?”张家新闲闲地说:“那你再看看这个。”说着把一个文件袋递到他跟前。

    吴德勇疑惑地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夹打开,看完立即合上,眼睛像是要喷火一样的看着张家新,“你们想干什么?”

    “阿勇,让我看看!”周晓言小心地走到丈夫跟前,盯着他手中的文件夹。

    “给你看,给你看,你们一家都不是好东西!”吴德勇像疯了一样,大力地撕扯着手上的东西,顺手还推了周晓言一把,把她推了个趔趄,幸好周晓语眼明手快地扶了她一把,不然她非摔倒不可。

    “发什么疯呢!”周晓语大喝,“有这么对待自己老婆的吗?你难道不知道她怀着身孕吗?”

    “她怀孕关我屁事。”吴德勇眼睛赤红地说:“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种,怎么那么巧,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怎么也怀不上,被骗出去一趟就怀上了,我可是听说那里的男男女女都混杂在一起,谁知道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有啊,说什么被骗走的,我那哥们说的,他就压根没见过她,谁知道她跟外面哪个相好的跑了……”

    “吴德勇你说话可得凭良心,”周晓言甩开周晓语跑到他跟前,“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当时我被爸爸接回来的时候不是直接回家,结果你妈告诉我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这点我爸也可以作证,本来我对你死心了,谁知第二天你又来劝我回去,也是我贱,相信你的满口鬼话,要不是你那个好哥们,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骗?现在居然反咬一口说没见过我,没见过我,那天在车站接我的人是谁?”

    “谁知道是哪儿跑出来的野男人呢?”吴德勇斜瞄了一眼,突然对李玉芬说:“妈,你看这事闹的,我不过是想问小语借十万块钱玩玩股票,她就想把我们家闹得鸡犬不宁的,有这么做小姨子的吗?”

    李玉芬打量了他一下,“你说小言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没有,我只是说这事情太巧了,”吴德勇感觉到李玉芬的语气不对,忙硬生生地改了话风。

    “小言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怎么早没告诉我们?”李玉芬现在需要把事情一件一件地理清楚,先问自己的女儿来得比较靠谱。

    “其实,其实我肚子里根本,根本没孩子。”周晓言哆哆嗦嗦地把话说完整。

    “那你怎么说你有了?”几人同时问她,把她吓了一大跳,然后居然哇地一声哭出来了,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我也不想的,可是那天回家看到阿勇说那个女人怀了解他的孩子,我心里就害怕得不行。”

    “然后,然后阿勇来接我回去,我的心里又高兴了起来,我在那种地方呆过,怕他不要我,过了一段时间就说我怀孕了……”周晓言有点害怕地看着吴德勇,“阿勇,你不是说不会嫌弃我的吗?我可以把那个女人的孩子当亲生的一样,只是你不能不要我。”

    周晓语和张家新对视了一眼,这个周晓言还真是……怎么说呢,她都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她了,前一刻还在说自己贱,后一刻又毫无原则地贴上去,这怎么是一个贱字说得尽的。

    李玉芬听了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对周晓言说:“你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以前小时候人可不是这个任人拿捏的脾气,你又不是没这个人就活不了了,他不仅打你,还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这样你都能忍,他又不是什么美男子,也不是什么富翁,你怎么就这么离不开他了。”

    “她离开我?”吴德勇环视了屋内诸人一眼,“她离开我名声可就毁了,连带你们家的名声一起也毁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相片扔到桌子上,“这会儿家里没别人,我把这些拿出来给你们看看也不要紧。”

    李玉芬心急地拿过桌上的照片,香艳程度让这个保守的农村妇女脸上一红,可随即又变得一脸惊恐,因为这些艳照里面的男主角在不停的变换,而女主角就只有一个,自己的女儿周晓言。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玉芬颤抖的声音问着身边的周晓言。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的?”周晓言答。

    “我是问你这里面的女人真的是你吗?”李玉芬怒问。

    “妈,那时我被关在那个地方,也是没办法!”说完埋进地形玉芬怀里痛哭了起来。

    “这种照片我还有很多,你说如果我分发给你们的乡邻,你们一家的脸还要不要了。”吴德勇对看过照片的周晓语说:“我要的一点也不多,二十万,照片给你们,我从此也不知道这件事,你姐姐要是愿意的话,还可以以我妻子的身份住在我家。”

    “小语,求求你快给他。”周晓言听了这话,扑到周晓语身边,说。

    “给他钱?你真的傻了吗?”周晓语毫不留情地推开她,“以现在科学发展的技术,这种照片随处都可以储存,他说没有了你就信啊,不要再跟我说‘你信他’,你信他,我也不会信,我就是有再多的钱也不可能花在他身上。”

    谁都没有注意,他们说话的时候,张家新拿出手机悄悄拔了个号码。

    正当李玉芬也在开口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周晓言忙手忙脚乱地把桌上的照片收拾好,吴德勇闲闲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看来他还真不在乎这点东西。

    当李玉芬进来时,身后跟着好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个走到吴德勇面前问道:“你就是吴德勇?”

    “是啊,有什么事吗?”在在警察面前吴德勇丝毫也不敢托大,站起来回答。

    “据查,你与一宗非法传销案有关,希望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警察面无表情地拿出一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就冲着后头的人喊:“带走!”

    ------题外话------

    那个男人是罪有应得,可姐姐又是怎么会引起公愤的呢?请亲们继续关注。

 113。她也是高层

    吴德勇被带走了,周家的闹剧也暂时结束了。

    由于周晓语是新婚回门就碰到这种不好的事,于是他们借着这个借口,在家里呆了半天就回家了,准备第二天的蜜月旅行,倒是也没人说什么,主要是顾不过来了,虽说周晓言没有真的怀孕,可是她的身体确实变得很差,因此就在李玉芬的要求下住了下来。

    其实张家新和周晓语说是要到香港去度蜜月,实则只是打算去玩个一个星期左右就回来,其余的时间,一群人决定在赵一明家里聚会,那时赵一明已经结婚,而且自己在那镇上也有了不小的产业。

    当然其间和李玉芬通电话是免不了的,她总是时不时地提起周晓言的现状,言辞之中充满了一个母亲的担忧,不过同时她更担忧的是,“德勇不是说那种照片他多的是吗?他妈妈已经找上门来了,要我们想办法把他宝贝儿子弄出来,不然她知道那些照片在哪里,她会纷发给我们的亲戚朋友。”

    “关于这件事,爸怎么说?”周晓语知道她跟李玉芬有时候是难以沟通的,便向她问起周伟华的反应。

    “你爸现在还能说什么啊?”李玉芬有点气不过地说:“他现在被你爷爷训得烦了,成天呆在店里,能不回家是不回家,也不管小言。”

    “妈,我现在还在蜜月,这种事能不能不要来烦我。”周晓语听到她仍旧那么护着周晓言,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平衡感,因此语气也就不怎么好了,“再说,这种事我也没办法,这里的电话费贵,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不等李玉芬再说话,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张家新看周晓语挂了电话,脸色不好,走上来拥住她,“宝贝,怎么啦?谁惹你生气了?告诉老公,老公帮你出气!”

    周晓语听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妈,你敢吗?”

    “呃!”张家新没料到会是丈母娘,顿了一下,脸色有些为难地说:“老婆,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才刚刚娶了丈母娘的女儿,就上赶着去阴她,你不是叫我遭雷劈吗?”

    “切,你做的这种事也不少了。”周晓语嗤之以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在里面捣鬼,就凭那些警察,能查出吴德勇跟那起传销案有关?”意思就是说,你也别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的小白兔了。

    “那不是他罪有应得嘛!”张家新亲了亲周晓语有点紧绷的脸,“要是他没做那事情,我也没那本事去捣鼓出来不是,再说帮着警察叔叔办案,可是我们每一个好市民的责任,老婆你怎么能怪我呢!”

    周晓语心知他误会了,放松了脸上的神色,轻轻靠在他怀里,声音有点闷闷地说:“我不是说你做得不对,我是在想不通我妈对周晓言的态度,人家都说父母都是偏爱幼子的,可是我怎么觉得她处处偏袒周晓言,就算以前她说出那么无情的话,她现在还是那么护着她。”

    “那是她向来比你会掩蔽自己的真性情,而且自从看到你的能力,她也深深知道,要是跟你比能力和真才实学,她知道自己肯定不及你,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在你妈的软心肠上下功夫了,这也没什么,你爸不是疼你胜过疼她吗,相信你妈只是一时被她的花言巧语迷了眼睛,终有一天,她会明白你的好。”张家新想了一下劝道。

    周晓语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幽幽地说:“家新,这些年多亏有你在我身边,也亏得你能容忍我那么多,其实我有时也知道自己做得太过了,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

    “不说了,咱不说这些了。”张家新伸手捂住她的嘴,“我知道,我全知道!”

    周晓语听了果然不再说了,有些话说得太多反倒让人觉得矫情,不如用实际行动证明更好,于是她主动吻上了张家新的唇。

    一连好几天,周晓语把电话关了,安安心心地跟着张家新在香港的各个有名的地方游玩,顺便还给家里人带了不少礼物。

    这样平静的日子直到他们回到赵一明家住的镇上才被打破。

    周晓语他们是头天夜里到的,住的地方是赵一明早就帮着预订好的,第二天早上,两人才到赵一明的店里去看他,同时也把礼物带去。

    “晓语,家新你们来了!”赵一明似乎是早就接到通知,在他们刚刚出现的时候,就招呼过来了,并对佩瑶说了几句后,就领着他们到后面的一个小院里。

    周晓语正奇怪他们那么神秘是为什么呢,小院里坐着的一个女人引起她的注意,“金丽华,她怎么会在这儿?”周晓语拉着张家新的手问。

    她不是该在医院或者已经回家了吗?那次去接周晓言,看到神志不对的金丽华,据说她是因为周晓言才陷入那个传销团伙的,周晓语就说她治病的医药费由自己出,过后,她也的确找了人去落实这一件事,没想到现在她竟会在这里出现,难不不与赵一明或者佩瑶有什么关系?

    看出周晓语的疑惑,张家新笑了笑,拉着她走到金丽华面前对她说:“听一明说,你要找周晓言的妹妹?”

    一直盯着周晓语看的金丽华这才如梦初醒地说:“果然不是她,不过你们姐妹的脸长得还真是像。”

    “你找我有事?”周晓语听张家新这么问才知道原来是金丽华指名要见自己。

    “谢谢你找来医生治好了我。”金丽华起身对她鞠躬,“那时不但是我的亲人,连我自己都要放弃自己了,是你,让我有了重新活下去的勇气,所以谢谢你!”

    “那时也是觉得心里一软吧,”周晓语老实说:“其实那次听你说是我姐姐把你拉到那个组织里的,我就觉得挺对不起你的,虽然这里头也是你自己贪心造成的,但我姐姐在其中起的作用也不会小,那时只是想着替她还一点债吧。”

    “你觉得自己很圣母?”金丽华对周晓语说她贪心并没有否认,反倒是指出了周晓语的作法,似乎对这种做法颇不赞同,“你不是和你姐姐的关系一向不太好的吗?怎么想起来帮她了,难道还念着她是你姐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