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77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77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春媚兀裨蛩挡欢ㄎ蚁衷诨勾蜃殴夤髂兀的腋改附饩隽怂嵌拥闹丈泶笫拢壹跎倭艘桓龃罅淝嗄辏恢酪卸嗌偃烁行荒兀∠衷诎。液拖锏男脑甘且谎模拖M芸斓愫闷鹄础U獠攀俏颐亲龆母2皇牵俊

    听到张家新的这翻唱作俱佳的话,李玉芬笑了,虽然眼中还带着泪,却异常坚定地说:“好,妈听你的,一定好好养好身体,妈啊,还等着给你和小语带孩子呢!”

    “妈,你这是有了女婿就不在女儿了啊!”见李玉芬扶着周伟华的手从病床上坐起来,周晓语不由得嘟起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她这一嘀咕不要紧,把包括李玉芬在内的所有人都逗乐了,李玉芬也不理会她,继续对张家新说:“家新啊,你可不能太宠着小语,以后她要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来帮你教训她!”

    “妈,我还是不是你亲女儿啊!”见李平芬脸色一变,忙补了一句,“知道的是你心疼女婿,不知道的还以为家新是你儿子,我只是儿媳呢!”

    “你没听说过‘一个女婿半个儿’吗?”张家新也看出李玉芬脸色的不对劲,忙配和着周晓语一唱一和的打哈哈,“我啊,是咱妈的整个儿子。”

    “我妈才不会重男轻女呢?”周晓语靠到李玉芬身边仰着头问:“是吧妈?”

    “是,妈不重男轻女,也不重女轻男,儿子女儿谁不听话都要教训!”李玉芬哪里不知道这俩孩子是变着法的让自己开心,听了他们的插科打浑,心里的郁结倒是真的消散了不少。

    看着周晓语和张家新一左一右扶着李玉芬走向医院大门,周伟华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李玉英走在周伟华身边笑道:“晓语和家新真的很配,而且家新也真是个好孩子,听说这次要不是他们请了个律师回来,还真说不定让那一家子人得逞了去。”

    “这有向来是个好的,小语的眼光和福气都不错,不像小言……”周伟华叹了口气。

    “姐夫,你真的就这么不管小言了?”李玉英的丈夫有些沉重地说:“这两天我去打听了一下,听说已经确认吴治和他老婆伪造私刻国家印章,已经被提起公诉了,至于小言,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你也知道,怕是也逃不了被追究责任,难道……”

    “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周伟华又叹了口气,“这是法律,是国家制定的,人人都要遵守,她触犯了,我又有什么办法!”说完加快脚步去追李玉芬他们。

    李玉英拉了拉丈夫的衣襟,有些责怪地说:“你没看到姐夫心情也不好吗,怎么还提这事啊,还有我姐姐,要不是那些人,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昨晚我听医生在悄悄地跟我姐夫说,姐姐这么一下子,以前养的那段日子算是白养了,又得重新开始,好容易小语这儿把她哄高兴了,你还在这儿哪壶不开提哪壶地添乱。”

    “啊,那不是说,她又得打那种贵得要死的针了!”

    “是啊,换句话说,她前段时间的好几大万的费用都打了水漂,还连一点响都没听到。”李玉英颇为无奈地对自家老公摇头,“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我知道在俩孩子当中你比较喜欢小言,我以前也是,可是自从她对姐姐开刀前说出的那句绝情的话开始,我就对她不抱希望了,现在回头想想还是小语好,她虽然沉默少言,可是到了关键时候,你看她后退过一步吗?别说是她自己的妈妈了,就是小忠厂里因为行情不好,差点维持不下去也是她拿出钱来让他周转,现在才勉强渡过难关。”

    “小忠的问题是这么解决的啊!”听了这话,周晓语的姨父颇为意外,“我还以为是他舅舅家帮他的呢,可话又说回来,小语哪来那么多钱?不是说她没工作吗?”

    “听我姐姐说是她很早以前就开始炒股票,那种东西就跟买彩票一样,来钱快,早些年不是行情好吗?她就赚了不少,就存起来了,说起来那家超市最初的钱也是她的呢!”李玉英把从姐姐那里听来的消息透露给丈夫,他相信丈夫不会去乱说的。“而且谁说她没有工作,只不过她的工作和我们所知道的一般工作是不一样的,是通过电脑网络工作的,好像叫什么家庭办公,一个月挣的钱不比我们少。”

    “那小语炒股票的时候怎么连提都没提一下,早知道的话,我们也拿点钱跟着她炒,说不定我们家现在早成大富翁了。”姨父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只顾自己闷声大发财,小的时候我们家也没少照料她们姐俩。”

    “哼,当时她连十八岁都不到,就算跟你说了,你敢把钱交给她吗?”李玉英知道丈夫心里在想什么,冷笑地说:“再说那时你不是知道小忠也玩过股票,还赔了,你还说他不靠谱,要是小语再鼓动你去炒,就你那脾气,不给人家一顿好骂才怪呢!”

    “所以啊,现在也别看人家钱多眼红。”李玉英见丈夫讪讪地笑了,再接再厉地说:“我算是看出来了,小语绝对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姑娘,只要你不伤她的心,你有事,她一定会帮,连小言,她都暗地里帮过好几次了,何况是一向对她不错的人呢!”

    “我没眼红,我不就是说说嘛!”姨父弱弱地说了一句,“放心,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倒处去说的,至于小言……唉!”最终他只能以一声长长的叹息来结束这次谈话。

    ------题外话------

    小言要被亲戚朋友放弃了,谢谢宝贝卖火柴的小屁孩和宝贝18911792458的花花,同时更谢谢宝贝18911792458的闪亮大钻和月票,大么么!

 117。人去哪儿了?

    不顾李玉芬的千般拒绝万般推辞,周晓语张家新以及周伟华把她从医院接出来就直接把车开到上海,那家曾为李玉芬做手术的医院,随后一大堆检查在李玉芬抗议无效中默默进行,可以说从内到外查了个遍。

    其实从那天晚上,周伟华就有所准备,可是听到检查结果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周晓语在旁边风轻云淡地说,“没事,不就是多花点时间和财力嘛,只要能再养,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能保持她的心情愉快,别的都不是问题。”

    “可是万一……”周伟华有些犹豫。

    “没有万一,”周晓语加重了语气,“如果不放心,就让她搬到上海来,这里没那么多闲人会说闲话。”

    “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可是你妈她肯定不会习惯这里的。”周伟华看了女儿一眼又说:“再说那边家里还有你爷爷在,他已经打电话来说,近几天就会回来,我们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吧。”

    周晓语听了这话也沉默了,百善孝为先,她不能阻止周伟华尽一个为人子女的孝心,但母亲的健康也让她担心。还有李玉芬,她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镇上或是周围,在上海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这其实对她养病也没有好处,可是回去……她犯难了。

    看出周晓语的担心,周伟华想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我们先回去,我会留意周围的一切,如果实在不行再带她过来,放心,一切都有我在,而且那天的事也有那么多人亲眼目睹,他们也不都是不通情理的人,相信会分得清谁是谁非!”

    有了周伟华的保证,周晓语心里踏实了一点,又留他们在家里住了两天,才亲自开车送他们回家,本来她还想为李玉芬再请一个看护,却被她严词拒绝了,说是她又不是不能自理,要什么看护。

    周晓语周伟华商量着询问了医生的意见,医生倒觉得,她能自己动的地方还是让她自己动手,“生命在于运动”如果是一般的生活,病人是能够自理的,只是不要让她干重活,说不定恢复起来反倒是更好更快。

    俩人一想也是,何况李玉英也住在镇上,如今也是闲在家里,有空的时候也可能到家里陪陪李玉芬,帮她做点事,也不算是没人陪,所以俩人都默许了。

    一回到镇上,秦爱宝唐财香等一大帮远近亲戚都来看李玉芬,看得周晓语直皱眉,虽说亲戚之间关系好是好事,可是人来断地来,会影响李玉芬休息,周晓语想了想,把表哥李忠拉到一边,把心里的担心跟他说了,希望他能帮着想办法,毕竟周晓语平时和这帮亲戚没什么来往,也就说不上什么话。

    自从周晓语拿出钱来帮李忠的厂子渡过难关以后,他对周晓语是打心眼里的喜欢,何况这些天关于周晓言帮着外人谋取自家的产业的事早在镇上闹得纷纷扬扬了,他也有点后悔以前对周晓语冷淡的态度,别看她外表冷冷的,也不常回娘家,可是对自己的姑姑却是真心的好,对自己这边的亲戚也很上心,比那个只会耍嘴皮子的周晓言好得多,可惜他到现在才看清楚,真是白活了那么大的岁数。

    如今她提出的这个要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不尽人情,可是出发点却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帮她完成呢!所以只想了一下,就点头应下了,同时拍了拍她的肩,“你现在就是我唯一的表妹了,哥一定争取早点把钱还你,虽然你说不定不在乎。”

    周晓语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是他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因而笑笑说:“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天秤,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反正我也不大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如果说什么不中听的话,我完全可以当成没听见,反正我无愧于心就好了。至于那些钱,真的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我可不会白送给你,慢慢还吧,反正我们都年轻。”周晓语说到最后又俏皮地加了一句,听得李忠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周晓语是知道李忠的个性及能力的,虽说这一世和他接触不多,可在前世,和他的接触却是不少的,因此才把这事交给他去办。

    果然,也不知道李忠和前来探病的人都说了些什么,那些人基本上都很快就走了,只有秦爱宝,周晓语毫不犹豫地让她留下来陪妈妈,有李忠在那里杵着,唐财香倒也没多说什么就放人了。

    家里的事安排好之后,周晓语又回了上海,这回她的工作又耽搁了不少,不过她不后悔,即使是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干,反正现在对她来说,工作只是一种兴趣,又不指着它吃饭养家。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通过网络向周伟华那边的亲戚解释最近发生的事。

    虽然前段时间周伟华已经电话通知了一下关于周晓言的事,但说得并不清楚,所以她还得挨个去解释,亏得现在网络发达,一封密密麻麻的邮件,群发一下就行了,至于向来不沾电脑的奶奶,如果有需要就自己关自上门一趟,谁叫这些亲戚除了叔叔和婶婶以外,每个人都喜欢周晓言胜于喜欢她呢,周晓语自嘲地笑了一下,自己做人还真是有够失败的,前世如此,没想到今生还是改变不了多少。

    “宝贝,怎么啦?好像很不开心地样子!”刚刚下班回家的张家新看到坐在电脑前苦笑的周晓语,放下行李箱就从背后拥住她,轻声地问:“不会是家里又出什么事了吧?”

    “没有!”周晓语收拾好心情,回头冲还穿着飞行员制服的张家新展开笑颜,“家里一切都很好,妈妈现在有外婆陪着倒也不闷,心情也好多了。”就是爷爷周涛在家里有些闹腾。这句话周晓语没有说出口。

    “那你还担心个什么劲啊!”张家新挑了挑眉,“让我猜猜,是不是爷爷在家里闹腾了?”

    “家新,你不上班的时候可以摆摊替人算命了,赚的钱肯定不比工资少。”周晓语惊讶地看着他。

    “那有什么好难猜的,爷爷虽然一向不怎么喜欢周晓言,可她毕竟是他的长孙女儿,何况吴德勇刚开始的时候是很得爷爷看重的,爸妈这么突然的不认他们了,以他那爱面子的脾气,不闹腾才是怪事好不好!”张家新平静地说:“要不先把妈接过来一段日子,等他闹完了再说,省得影响妈的心情。”

    “不用,我爸说,让他闹去吧,实在不行,就把他安排到别的房子里住,反正最多他两边跑跑,他说,还是让我妈呆在家里,有外婆和小姨在,她的心情会好很多,医生不是也说了嘛,心情放松对她是很重要的。”周晓语想起刚才与周伟华聊天时,他表现出来的决断,心里着实有点不忍,这个决定怕也是他想了很久才下的吧!

    这些天她故意不去听关于周晓言的消息,可是她心里明白,如果对她的指控成立的话,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也就是说她们俩姐妹已经彻底没有和好的可能了。

    “别想太多了,周晓言的结局是注定了的。”张家新像是看出沉默中的周晓语在想什么似的,伸手按上鼠标,打开一个网页,让她看,“有些事你不能逃避。”

    周晓语顺着他的手指看向网页,是他们镇上的门户网站,随着张家新的点击,关于吴德勇被判刑的新闻呈现其上。

    “只判了两年,那么轻?”周晓语不解地问。

    “听说是有人暗中使力的结果。”张家新突然沉下脸说:“不过两年也够他受的。”

    “他们家亲戚?”

    张家新自然知道周晓语问得是什么,有些不屑地说:“说了你都不信,就是他那个外面的女人,她爸爸在市政府里当一点小官,也就是一个秘书,居然可以干预到法庭的量刑。”

    “那个女人的脑子被驴踢了吗?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居然不计代价地帮他,凭她有这么个家世背景,什么样的男人不好找,非要做人家的小三?”周晓语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你忘了啊,你自己说的,那男人可是很会使美男计的,有一个被他迷得晕头转向的周晓言,就会有第二个,甚至如果以后有可能的话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张家新一脸不以为意地说,“况且那女人的孩子都快出生了,哪个做母亲的都不想让孩子没有爸爸,要不是铁证如山,他还真有可能被缓刑。”

    “唉,那个孩子虽然无辜,可是他的父亲却太作孽了,也不知道经他的手,毁了多少女人,让多少人家的孩子成为没有母亲的孩子,让多少男人失去妻子,听说那些失踪的女人没找回几个,你说他们都把人弄哪里去了呢?”周晓语歪着头问,吴德勇参与徐浩一伙人买卖人口都是查实了,可是却一直找不到那些被卖的女人的去向,所以案件才能这么草草了事。

    可是周晓语却不想就这么放过他,这个人如果不趁此机会一举拿下,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他就会如毒蛇一般咬上自己一口。

    ------题外话------

    张家新自然不会放过狱中的吴人渣,可是小语会只是静观其变吗?今天是南京大屠杀七十六周年纪念日,是每个国人都应该记得的日子,让我们一起为那些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中丧生的人默哀,勿忘国耻!

 118。蛛丝马迹

    这几天日子过得很平静,听说周晓言已经被放出来了,只是她却无家可归,回到镇上的娘家,周伟华扔给了她一纸证明,是通过法律途径断绝父女,母女关系的证明,那里已经没有她的亲人了。

    又转去找一直对她还不错的李忠,李忠只是塞了一些钱给她,然后就把她晾在一边了,态度是不言而喻了,至于外婆和小姨,她甚至连面也见不到,而其他的亲戚又跟周晓语一样的不太熟悉,最后只好去找一直在与丈夫闹别扭的李丽,李丽倒是收留了她。

    对于她的去向,周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