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 >

第21章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第21章

小说: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以为我一生下因为这个王爷头衔而轻易拥有荣华富贵就错了。我自小在军营长大,在军营跟那些士兵一起吃饭睡觉,15岁便上了战场,你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没有一定的基础你上战场就是等于送死,战场上没有三等五分,只有拼命击败对方,一招错,就可能丧命。想必你也听说,我一直在边疆,直到这两年我才回来,边疆地域辽阔,但是天气实在不适合生存。所以你看到的我这些王爷就是享富贵的命你就想错了。再说那些普通百姓,哪家不是有本难念的经,种庄稼的要是遇上干旱水涝,颗粒无收,那一年的日子就难过,那些做生意的,哪个不是每天起早贪黑,只是为了讨生活,他们不能闲下来 ,一闲下来可能失去了落脚之地。所以,玉儿,不要以为换了种身份就可以解脱了。人固然有命,然而那些不公平你无法抗拒,只能接受。“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想不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虽然知道他是出兵打仗的战将,但是却不知道他的战绩得来也是不易,他说的没错,工农政商,哪个都是不容易,我实在不该抱怨这些吧。
  “好了,前面就到城王庙了”
  “城王庙?”
  “呵呵,没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我陷入了沉思,这不仅仅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还是我和娘亲每年来祭祀的地方。看到那庙门,我感叹物相似,人不在,仅仅是两年时间,转变竟如此之大。玉墨不知我感叹我的母亲,只知我多愁善感的毛病又犯了,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拉着我的手走了进去。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啊。”我们不是来拜佛的吗?
  却见他带我来到一个幽静的院子,这个院子,我看着有些熟悉,却是想不起来,从一个屋里突然出来一个小和尚,对着我们合手迎了迎。接着就带我们进入那间屋子。我诧异的看向玉墨,玉墨朝我点了下头,便拉着我一起进入屋子。
  屋里正中央坐着一个老和尚,正在闭眼默念,那小和尚上前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那老和尚就睁开了眼,看到我们忙起身,恭敬的叫我们坐下,我们还了礼,一起坐下。那老和尚我看着面熟,脑中突然一闪想起了,原来。。。。
  原来是他。
  那老和尚看我惊讶的看着他,便问道;“女施主以前见过我?”
  “你可记得蓝将军的夫人?”
  “你是。。。?你是蓝将军的女儿?”那老和尚显然也是一惊。
  玉墨在一边莫名看着我们,虽然惊讶却是没有很大动静,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
  “正是。”我回答。
  “当年,蓝夫人来庙里的时候,我给她算了一卦,那一卦是下下卦,我那时知你们家里会出事。”
  “怪不得我娘当时脸色极差,莫非当时高僧就已预料到了?”我苦涩的问道。
  “我只知将军府会出事,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他显然知道我家的结局。
  “既然高僧可以算出,那当时难道没有化解的方法吗”
  “蓝夫人从不信这些算卦,因此来庙中,也只是和我讨论禅修之道,直到那一次她提出要我算一卦,我心中料到可能家中或有变故,心中有震惊,便算了一下。果然我算的卦象中显示不久有灭顶之灾,但由于算的时间已经太晚,我也是无法天之力,要是早一个月我尚且有办法。可是我无论怎么算,总是要晚一步。蓝夫人后来摇摇头,无奈的走了,后来再来庙里时,也再也没来找过我。”老和尚脸上也似有痛苦。
  “高僧不必谴责,这事本和你无关。”
  “哎,蓝将军和蓝夫人都是善良的人,为人又清廉,竟是这样的结局。”他不无惋惜的说道。
  我们沉默了会。玉墨率先打破沉默。
  “既然这事已是过去,那么我们都要重新振作,玉儿,知道吗?”他握了握我的手。我点头示意。他接着说道:“今日再次拜访高僧是有一事想问。”
  “王爷请说。”
  接下来玉墨问了一句更让我震惊的话,看着他们连个都郑重其事的问答,我便强自镇定,这些事都是我不能控制的,何必再多想呢,心竟然不自觉的神游起来。
  “玉儿,玉儿。”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到玉墨叫我,才知道自己刚刚竟然神游了。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不好意思来。
  “笑什么笑啊?”
  “玉儿竟然这样也能神游。”
  我沉默。
  “你可知刚刚我问了高僧什么话么?”他笑道。
  “不就是那些事吗,我可不感兴趣。”我不屑的说道。
  “哪些事?”
  “不就是你们的那些破事。”
  “不是你们,是我们。”
  “我们?”我疑惑的望向他。
  “是啊,我刚刚问他我们是否会在一起。”玉墨笑着说道。
  “你好无聊啊。”听到这句话不知怎么我便心慌起来。脸也有些不自觉的红起来。
  “玉儿这是害羞了?”
  “少来,我可不知害羞为何物?”
  “哦?那这么说我下面的话说下去你应该也没什么事了?”他以调侃的语气说道。
  “你说啊。又无妨。不论说什么,这个东西我心中可以掌控的。”
  “呵呵,他刚刚说我们是天数一对,势必会走到一起。”他哈哈大笑起来。
  “切,我才不信这些。”
  “你还不信?”
  “要说他卦那些灾难,我倒是要认真考虑,但是这个嘛,我心中是清楚的,我们是没有。。。”说道这里,我瞥了他一眼,看到他的脸色有些冷,我便不敢往下说了。
  “怎么不说下去了。”他突然冷冷的说道。
  “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我也没好气的说。
  “哼,玉儿,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他此时竟像一个小孩似的发誓一样,我沉默不语。他没再勉强我,只是牵着我的手走出去了。
  “我带你去吃饭。”
  “哪里去?”
  “你只管跟来?”他不容置疑的态度,让我有些不爽,这人就是这样,霸道,以自我为中心,吃饭去哪里吃还不让我知道了。
  走到一处,才知道,他带我来到“”,这是。。。我以前和容芷来过的餐馆?他没带我去达官贵人常去的‘珍品轩’,却带我来了这里,莫非是知道我。。。
  “玉儿应该喜欢在这里吃吧。”我看他的眼神,此刻是温柔的,看来他是认为我喜欢这里的饭菜了。我心中还会感动了下。吃完后,他便送我回去了。

☆、容芷设宴

  第二天早上起来,外面竟是白雪皑皑,空中还飘着星星点点的雪花,我披了衣服出去,望着这场景,想起的竟是那日他为我拂去头上雪花的场景。我苦涩的一笑,如今物是人非,岂能再念着过去。想他今日,照旧是在宫中环拥美人吧。算了吧。
  想着,感觉身上有点冷,我进了屋。
  刚进了屋,碧玉就过来跟我说,“小姐小姐,听说宫里要摆宴。”
  “那关我什么事?”我白了她一眼,怪她大惊小怪。
  “不是啊,小姐,他邀请的正是公子和你。”
  “我?邀请我干嘛?”我吃惊道。
  “据说皇上这次设宴是专门为公子的,但是说也要邀请小姐你,还有紫嫣夫人。还邀请了小王爷,都是皇亲国戚。”
  “哈哈”我听到紫嫣夫人的时候笑起来,因为以一次听到这个词。“好吧,那什么时候设宴呢?”
  “今天晚上。”
  “这么急,今天不是下雪吗?”
  “不知道,是公子让我速来通知你的。”
  我没再说话,只是陷入了沉思。
  晚上我随夙鸣、紫嫣一起进了宫。一个太监带我们进了筵席厅,这里就是专门给皇帝宴请大臣的地方从门外看出去便是对着一个戏台。
  看到正上方明晃晃黄色的影子,我立刻低下头,跟随夙鸣一起跪下行礼。只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说道:“爱卿快快平身。”我突然有种个人恍然隔世的感觉,那熟悉不过的声音有一天会是高高在上的,是让人恐慌的。
  侍从将我们安排在左侧的宾席座上,对面还坐着一排人,这时候我才发现玉墨竟然在我对面,此刻他正笑着打量着我。我连忙转过头,现在可是在宫中,他的眼皮底下。
  一转头,却感觉上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但是这次我是万万不敢抬头看的。
  “今日不谈国事,只论茶余饭后。各爱卿不必拘谨,尽管放开。待会筵席后会有京戏,大家一起鉴赏鉴赏。”
  这顿饭我可吃的真实忐忑,
  “夙爱卿,听闻你的妹妹也是才女,尤其是吹的一首好笛子,可否献艺一首。”
  刚刚听到他说我的名字时,我已是惊了一惊,更况他说完这句话时,我心里又多讶异,他竟然让我当众吹笛子,睁眼说瞎话,我的笛子根本不就是为了他而学,也还没有足以到了献艺的水平。
  只是皇命已出,不管他提了多过分的要求,我们都得遵从。一旁的夙鸣已经帮我在回话。
  “臣妹学艺并不精,怕污了大家的耳,惹人笑柄。”
  “无妨,今日只是聚聚,为大家助兴而已,”我知他今日是必要我吹一曲了,而且今非昔比,他的身份说出的话我们不能再公然违抗,因此,我坐着,朝着他的方向作了下揖,眼睛却不敢瞥向他。
  “遵旨。只是皇上,今日没有带笛子过来。”
  “这有何难?叶楠,去取我那根笛子过来。”
  “是。”
  “说了今日是家宴,不必拘谨,玉姑娘不必太紧张,抬起头来吧。”
  “是,皇上。”我缓缓抬起头来,终于对上他的双眼,他正肆无忌惮的看着我,只是我看到旁边坐着的还有琉璃。琉璃见皇上看着我,此刻也正警告的看着我。只是我觉得他们这样都看着我实在太招摇,过于明显,就转开了眼,正好笛子也送过来了。转开眼的时候我余光瞥见他的笑。在这个场合,已不容我想太多了 。
  我拿起那根玉笛,我见过这根笛子,是那以前送我那根笛子之后经常佩戴身上的另一根,不容我细想,我手指按上笛孔,故意不再吹那首我最熟悉的曲子,(风信子啊,
  你就像林中的仙子,
  比蒲公英更孤独,
  比风儿更渴望自由。
  你享受了天上的雨露,
  吸食了人间的精华,
  你是林中的仙子,
  蝴蝶为你起舞,
  蜜蜂围绕你转
  可你相信,
  你的王子还没有来到,
  你在继续等待,
  雨露走了,
  风儿平静了,
  连小虫儿也不见影,
  枯萎之前,
  你模模糊糊的看见那个影子,
  曾经为你洒雨露的人,
  他的脚步渐近,
  风信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
  抬起曾经闪耀的花瓣,
  她不知道,
  那些花瓣已经不那么迷人,
  也许他会记得,
  然后他的脚步一刻都没有停留,
  风信子终于垂下头,
  再也没有迎接阳光。
  再也没有。。。。
  曲毕,我朝他又行了礼,他眼中神色复杂,我却没有心思探究这些,将要退下。
  “蓝姑娘琴艺有所进步,可否再吹一曲?”他笑着对我说,我说你就不能放过我吗,一定要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吗?可是这个话,我当然不能说口。
  “民女会的曲子不多。”我低低说道。
  “还有一首你应该会,再吹一首吧。”靠,他就料到我会的曲子不多吗,就还有这一首会吗,可恶的是偏偏我真的只会那一首了,这首还是玉墨教我的。
  “那民女献丑了。”吹起我熟悉的曲子,也是他最熟悉的曲子。
  曲毕,我看到他脸上满意的笑容,却看到一旁琉璃妒忌的目光。我不知所以,只能避开她。
  “蓝姑娘的笛艺不错。”
  “蓝姑娘的琴艺确实不错,这首曲子我似乎以前听过啊。”一旁的琉璃开了口。我看向一边容芷,他脸色有丝不悦闪过,不过很快就不见了,他果然很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
  “皇后娘娘过奖了。民女会的不多,只熟悉一两首。”
  “蓝姑娘请坐回去吧。”一边的琉璃刚想开口,他已经让我坐会去,我朝她歉意一笑,就遵旨坐回原位。
  “众位爱卿,下面请观赏京剧表演吧。”他示意一旁的随侍,然后下面咿咿呀呀的就开唱了。
  入座后,我喝了口茶压压惊,不过对面又有两道光芒射过来,我一看,果然是玉墨那厮,我瞪回去,他却笑了。我不再理他,就自己和紫嫣姐姐一起看京剧表演了。
  京剧表演结束后,他叫琉璃先回去了,还叫各位大臣去御花园赏花,他身边的侍从引导我们去御花园,我和紫嫣姐姐、夙鸣一起走在后面,但是他突然说道:“蓝姑娘可否随朕一起走,朕有些问题要向你请教。”
  这句话吓了我一跳,本想着这么多人在,他应该也不会有机会跟我说什么,没想到偏偏他就说出这句话。那是,他是皇上,别人也不敢有什么看法,即使有什么看法,也不敢说出来,那么我这种普通百姓,那也只有遵从的命了。所以我乖乖的听命了。
  玉墨转头看了我一眼,只是和我短暂的对视了下,就先走了。
  “蓝姑娘。”容芷已经走到我身边。我心突然紧张起来,大概是好久不见他,而且是在皇宫里他以这样的身份见我。
  “是,皇上。”我低头应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他竟然抬起我的下巴,逼我跟他对视。我有些措手不及,要是往常,我早就甩开他的手了,只是现在,我真的不敢。我什么时候真的变的这么胆小了。也许是经历了爹爹的变故后,我发现人有时候真的不能随心所欲,一不小心,就会发生意料不到的事情,你怎么不相信也没用,因为那活生生的事实摆在那里。
  “从我搬出蓝府的那一刻起。”我回答道。
  “你这是在怪朕吗?”他的手依旧没有移开,我的身体也一直僵着。
  “不敢。民女只是实话实说,任何人经历了那种变故后不改变是不可能的吧。”
  “那么你对朕的心意也变了吗?”听到这句话,我心又是一跳,不知该做如何反应。
  “民女不知。”不自觉的我避开了他的目光。
  “看着我。”
  “皇上,我们不是要去御花园赏花吗,他们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要不要也赶紧过去。”我顾左右而言他。
  “他们自己赏也可以,你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
  “皇上,这个问题民女无法回答啊。”
  “怎么无法回答,用心回答就可以了。”
  “皇上,民女的心从那时开始已经关闭了,所以我并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变化。”
  “玉儿!”他终于又叫出我的名字,“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怪朕吗?”
  “皇上,玉儿,真的不知道,玉儿也没有资格怪皇上。”我还是淡淡的回答。
  “玉儿,让你受苦,我心里真的很心痛,可是,朕的心思你可知啊。”他一不小心说了我字,我也没在意。我看向他,他脸上着实是痛苦的表情,可是我心里却像麻木了一般,我本该还是很爱他的,我本该还是应该会心痛的,可是今天见到他,我发现我却像刚刚自己说的那样,心已经关闭了,已经不知道什么感觉了。看到他痛苦,我固然也很难受,可是再也没有那种针扎的感觉了。
  也许是看到他身边的琉璃,也许是看到他身上明晃晃的衣服,也许是怨恨他我在风月楼里他一次也没来见过我,也许是怨恨他对于我爹爹的死他竟然见死不救。总之,我真的真的麻木了,曾经让我那么爱的那个人,我竟然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