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 >

第22章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第22章

小说: 尘香玉倾 作者:织梦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那个人,我竟然可以麻木,对于这个事实,我好像自己也很难接受。
  我抚上他的脸,在此刻,我没有当他是皇上,而是以往的容芷哥哥。
  “容芷哥哥”我唤了他一声。他听到这个声音,眼睛突然发亮,抬起头看着我。
  “玉儿,你终于肯叫我了。”他竟然很欣喜。
  “玉儿,你知道吗,今晚,我设宴邀请那些大臣,实际上我是为了见你,当然也是一举两得,你哥哥我是早就邀请他了。可是,我最想见的人还是你啊,玉儿,你可了解我的心意。”
  “容芷哥哥,你已经有皇后了。”
  “皇后,是啊,可是她只是皇后,不是爱人。”
  “可是她也是你的妻子。”我心突然有些压抑,虽然麻木了,但是好像还是抑制不住的要挣开来。
  “妻子?”
  “我的意思是是你的结发夫人。”终于开始有些隐隐的痛。
  “玉儿,此生,可以与我结发的人只有你 ,其他人我只能给他们一个名号。”听到这句话,我心反而是疼痛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跟我说这个,为什么不早说,我本来是不想困在这个宫里,可是为了容芷哥哥你,我本该也是愿意的,可是当我每天抱着希望可以见到你的时候,每当我又想起那天葡萄架下的场景时,我又如何能够忘记那些伤害,那些期待破灭的感觉呢。”我突然控制不住哭泣起来,心中的那份压抑终于释放出来。
  “玉儿,对不起,玉儿,是我不好,我。。。”他抱住了我,我仍是不停的流泪。他用手轻拍我的背。终于过了好一会儿,我安静下来。
  “玉儿,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容芷恳切的看着我。我心里犹豫,挣扎着,我不知道,我心里真的不确定,可是刚刚我确实又感受到了心痛的感觉,我以为我要麻木了,可是最后一刻我还会崩溃的心痛。我承认我心里还是有他,可是,也许抛弃气调一切我还是愿意给他机会,但是现在情况更加复杂,面对琉璃,面对以后各种妃子,我始终还是不能那么放怀。
  所以,我犹豫了。
  “玉儿,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好吗?”他看我这般犹豫,又开口。
  “皇上,玉姑娘,你们怎么还不来赏花啊。”突然玉墨的声音出现。
  容芷显然很惊讶,不过还是很淡定的说道:“皇叔怎么过来了?”
  “久不见皇上,所以来看看,原来你们还在这里啊。”
  “是啊,我跟蓝姑娘叙旧。”
  “哦,皇上以前和玉姑娘是旧识,我倒是忘了这回事。”玉墨瞥了我一眼,不过只是这一眼,我发现他似是在警告我一般。他肯定看到我脸上还有挂着的泪珠了。可是他有什么资格警告我呢,我便转头不理他。
  “王爷有礼,皇上确实刚刚与我有事商量。我与皇上自幼相识,今日一见,也倍感亲切,于是多聊了几句。”
  “恩,那这回聊的差不多,我们一起去御花园吧,大臣都等着呢。”这不怕死的玉墨竟然还催着我们去御花园。没看到皇上好像不像看到你的样子嘛。
  “好的,那我们现在过去吧。”我很惊讶,皇上竟然同意了,我看了下玉墨,他警告的看了我一眼,又似笑非笑的走了。
  

☆、受伤

  到了御花园后,皇上招呼各位大臣,也就无暇顾及我了。玉墨走在我旁边悄悄问我。
  “玉儿,刚刚皇上跟你聊了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叙旧而已。你知道的,我们好久不见了嘛。”
  “那皇上跟我也好久不见,怎么没话跟我说。”
  “额”,我无语,“那他肯定没话跟你好说呗。”
  “是吗?”
  “额,当然是啊。”
  便是一阵安静,晚上的花园很安静,只听见风吹动树叶的声音。突然看到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虽然黑漆漆的,但是我感觉那是双宝蓝色的眼睛。我朝四周一看,没看到什么所谓的可疑人影,自己摇了摇头,应该是我敏感出现了幻觉。
  随即我看着那黄色的身影,他正在跟大臣们谈笑风生,此刻的景象我自己都不能相信,好像似在梦境中出现过,总是看到一个人的背影,是那么近,又是那么远,总是接近不了。眼神有些恍惚。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大概是远处哪个随身宫女发出的声音,接着我发现有一支箭朝我射过来,我难以置信,一时间竟然不知作出反应。
  “玉儿。”
  “玉儿。”
  我听到同时有两个声音在叫我。可是我愣是没作出反应。眼看那箭要□□我胸口,我已经开始胸口隐隐疼痛,好似等待那箭就是要□□一般。突然一阵撞击,我摔倒在地上,天旋地转的。待清醒过来时,容芷正担心的看着我。
  “玉儿你还好吧,你。。流血了。”他看到我手臂上的血担忧道。
  “怎么回事?”我不知所以然,看向另一边,玉墨正坐在一块石头上,胸口鲜血剌剌的,那根箭还是插在胸口。
  “来人,赶紧去抓刺客。”容芷命令道,又是一阵骚乱。
  “叶楠,赶紧传太医,给皇叔和玉。。蓝姑娘医治。”
  我走到玉墨身边,他抬起头吃力的朝我一笑,我担忧的看着他,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谢谢实在太苍白,我只能在他旁边。
  也顾不得容芷了,毕竟现在玉墨正受着严重的伤,而且还会为了我受伤的。
  这时候又有一阵骚乱,原来是此刻被抓到了,我很好奇此刻是谁。凑过去听。
  “皇上,这是我们抓到的刺客。”
  “此人是谁?竟然能够闯进皇宫。”容芷威严的说道。
  “回皇上,从外形看,此人应该是文渊国人,据探子说,这两天文渊国国王不在国内,可能来到我们境内,文渊国国王长相特别,生有一双宝蓝色的眼珠。此人不是。但应该是他的贴身侍卫。”
  “不管怎么样,加紧防卫,将他待下去拷问。”
  “是。”
  宝蓝色眼睛?听到此我心中一惊,闪过我刚刚出现的幻觉。难道那不是幻觉,真有此人?那么文渊国国王已经混进了皇宫。
  我赶紧将我看看的情况给容芷说,他听了之后表情很严肃,只说叫我不用担心此事,好好养伤,我也无法。
  我和玉墨都被太医诊治,我的根本无大碍,只是在玉墨推我的时候受了轻伤,而玉墨的伤看太医的脸色好像有些严重,胸口接近心脏,我担心他会不会有事,不过太医跟我说,虽然伤势严重,但不会致命,他会尽全力的。我便放心了。
  由于伤势严重,不能轻易移动,玉墨便被安排在宫里养伤。我担心他的伤势,再说此伤也是因我而起,便对皇上说我要留下来照顾他。容芷颇有深意的看着我,却终是没有说话,后来说:“也好,那你留在这里照顾他吧。不过这里的丫鬟你可以随意差遣,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叫人告诉我。”就转身走了。
  他走了之后,我就开始尽起照顾玉墨的责任。太医刚刚给他拔出了胸口的箭,失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了。其实我也不会照顾人,不过好歹也得留在这里,要不是他,也许躺在床上受苦的人现在就是我了,我我走到他跟前,用毛巾擦擦他的脸。擦到一半,就开始端详起他的脸。其实我还真的从没有好好观察过他。
  他的皮肤是呈现古铜色的,应该是长期待在边疆的缘故。他身材魁梧,五官却像书生一样秀气。要是你没见过他说话,你肯定以为他是个极其有教养的绅士,开口之后却会说出轻佻的话,所以女人千万别被男人的外表所迷惑,长着一副好皮囊,也有可能是道貌岸然的人。他的眉毛很浓,鼻子也很挺。额,我这是在分析他的长相吗。真是的,想到哪里去了。
  不过,看到他平时总是坏笑的眼睛,和说出轻佻的话的嘴巴都是紧紧闭着,我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就继续给他擦拭,他不停的在出汗,我有些担忧。不过太医嘱咐过,夜晚可能会出汗,这是好转的征兆,可是我一摸他的额头,好烫。这。。。真的没事吗?哎,只能相信太医了。
  突然有一丝低沉的声音响起,我确认声源来自玉墨之后,靠近他仔细听了听,原来他说的是“好渴。”我连忙给他去倒水。给他灌了些水后,我又坐在他身旁坐下。又听到他开始嘟囔,这次他叫的竟然是我的名字。
  “玉儿,玉儿,不要担心,我会救你的。”我看着尚在昏迷中的玉墨说出这番话,不能不说我心里有一丝暖意,玉墨,谢谢你。
  “玉儿,玉儿,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你不要担心。”我握起他的手。他竟然回握了我,而且力气还蛮大。‘受伤了还力气这么大。’我嘴上嘟囔着。不知不觉我靠在床边睡去。
  第二天醒的时候,发现他还握着我的手,我欲站起来给他倒水,他却不松手,我说:“喂,我要去倒水给你喝啊”。我跟他说道,不过我知道他应该听不到,只是习惯的认为他听到之后会放开吧。
  我要挣脱,不想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吓了我一跳,还说:“倒完水立刻回来哦。”
  “喂,你早就醒了啊,干嘛突然吓我。放开啊,我去拿杯子。”我气瞪他。
  “对病人要温柔些。”随即放开了我。
  倒水回来后,我将杯子递给他,他却不接。
  “人家现在受伤,喂给我喝嘛。”我一阵鸡皮疙瘩。
  “你现在清醒了,应该可以自己喝了。”
  “像昨晚那样喂给我喝呗。”他继续无赖道,
  “昨晚?昨晚的事你知道?”我惊讶,他昨晚不是在昏迷中吗。
  “昏迷的时候也还是有知觉的啊,我只知道有个天仙美女在喂我喝水。”
  我嗤鼻。仍是要他自己喝。
  “真是的,一点都不体谅患者。”他无奈的接过杯子。
  我唤了侍女伺候他吃了早饭,接着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喂,接下里还要我帮什么忙吗?”
  “帮我换纱布吧,将那边的纱布取过来。”我朝他指着的方向拿来纱布,为什么他明明昏迷还对这些东西放在什么地方还这么清楚啊。
  “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哦。。。啊?”我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来啊。”看我一副为难的样子。又说道:“想多了吧,换药难道不需要脱衣服吗?小脑袋里在想什么呢。”说着敲了我的头。受了伤的人劲还这么大,等你好了,我一定要报复回来,现在,我忍。
  “哦。”说着只能帮他脱衣服。
  “我说,这些事可以叫那些婢女做的吧。”
  “是谁在皇上面前说要亲自照顾我的啊,当然这些事也应该让你做的啊,要不然这么让你尽到照顾我的义务呢。”他刻意强调了亲自二字。
  “这。。。”这人不是昏迷了吗,我真怀疑他是不是装出来的痛苦,他昏迷了竟然这些事都还知道。
  好吧,我帮他脱下衣服,然后帮他换药,有点害怕看到那溃烂的伤口,我眼睛不敢盯着。只能迅速的帮他上药,可是我怕碰到他的伤口,手一直在抖。
  他抓住我的手,“我自己来吧。”看了我一眼后,我松了一口气。上个药真是受罪啊。
  “好了,帮我包扎起来吧。”
  “哦。”
  由于纱布需要环绕固定住,所以我不得不绕过他的腋下,他把两个胳膊抬起来,我在他背后打结。这个姿势要是现在有人看到肯定会吃惊,因为就像我主动抱着他,我不敢想太多,只想赶紧给他弄好。不过越是紧张我手越是慌乱,反倒是拖延了时间,我都感到他在笑我了。总算给 他打好了结,而且还是死结,我心里偷偷笑着。正想退出来,不料他不顾他受伤的胸口,把我紧紧抱住了。
  “喂,喂。”我提醒某人。
  “不要动,如果你不想为我再次包扎的话,最好乖乖别动。”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玉墨!”我生气的喊道。
  “叫我可以,不过声音要温柔啦,哈哈。”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开玩笑。
  “放开我啦。”
  “不放!”
  “你不要以为让我包扎伤口,便可以让我喜欢上你,你未免低估了我。”
  我知道,男女之间有时候感情的产生始于肢体的接触,尤其是懵懂的少男少女,对于一些碰触便会情丝荡漾,荷尔蒙急速分泌。
  可是我清楚知道这些,更何况我已经掌控了自己的心,我哪里还会轻易的去动心动情。
  “玉儿”玉墨叹了声气,如我所料,他很快放开了我。我笑了,但是并没有笑意,只是觉得这种掌控在手的感觉,反而令人苦涩。有时候失控反而是一种幸运吧,说明还可以喜欢一个人。
  我以为他已经放开我,不过他却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划过我额前的发,大拇指在我眉毛上打了几个圈圈。看着他将要靠近的脸,我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开去。
  “小王爷,看来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那我可以回去了。”我淡淡的说道,只有我自己知道,他刚刚的动作让我很紧张了。
  “不可以。”他断然否定道。
  “怎么不可以。看你已经生龙活虎了。”
  “我的伤还没有痊愈,你还需要留在这里。”看我又要反驳,他又说道,“怎么,忘了吗,不是在皇上面前信誓旦旦吗。”
  “那好。今天可以了吧,那我出去透透气。”
  “不行,你走了,我怎么办,要是我想喝水上茅厕,都没人照顾我。”我汗。
  “不是有侍女吗?”
  “可是我要你陪我。”shit,这欠揍的语气。我暗暗骂道。
  “你刚刚说什么?鞋子?”我不再理他。自己一个人坐在旁边看书。
  接下来几天,还是老样子,我也就帮他换换药,皇上和太医都来过,不过待了一会后很快就走了。所以这几天几乎都是我和他两个人待在一起。皇上由于处理那天晚上刺客的事情,好像这几天都很忙。
  玉墨的伤好的很快,今天还要让我陪他去御花园逛逛,这厮,还真是有闲情雅致的。我看他在外面的等我的场景,穿着一袭白衣,站在粉色的茶花旁,望着天空,这场景,啧啧,还挺赏心悦目的啊。
  “嘿,文艺青年?”我调侃他道。
  “你说什么?”他显然不懂我在说什么。
  “哈哈,没什么。”我大笑,今天阳光不错。
  “玉儿,今天心情不错啊。”他看着我笑道。
  “趁我心情好,陪你玩会把。”
  今天阳光确实不错,令人舒畅,花园虽然是冬天但仍是充满生机。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便问玉墨:“那天晚上你反应怎么那么快?说实话,当时我都愣住了,怎么不会想到竟然有一支箭射过来。”
  “也没有,我只是看到之后马上冲过去而已。还好及时赶到了。”他淡淡的说道。好像是在说自己做了一件很庆幸的事情一样,可是这件事情明明差点要了他的命,他竟然不在乎吗
  ?
  “可是你这样差点害自己丢了性命,你不怕吗?”
  “我只知道,如果我不过去,那支箭就会插在你胸口,那样我会感到更害怕的。”他看着我说道。
  我看着他,突然移不开视线,以往对他的印象都是嘻嘻哈哈,没想到他。。。我心里某个部位被狠狠撞击了下,产生了一种叫感动的情愫。或许还有另外一种情愫在蔓延,我不知道,只是觉得我面对他时再也无法平静。一个待我如生命的人。
  “咳咳。我们去池塘看看荷花吧。”我说道。
  “现在哪里有荷花哦。傻瓜。”他刮了下我鼻子,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楞了下。他笑着摇头往前走去。
  “喂,你干嘛碰我鼻子啊。”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