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 >

第38章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第38章

小说: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亲约海×种略渡锨凹覆剑鼗潮钢恋奈实溃霸趺囱忻挥惺苌耍硖寤购妹矗俊
    林洛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哥哥,对方一定能理解现在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的期盼,都说兄妹之间是有一种奇妙的感应沟通能力,只稍稍用一个眼神,就能很好的传达彼此的心意。
    林上将看了看自己妹妹娇小孱弱的身体,瞅见了那白皙肩膀上的十分刺眼的淤青,怒上心头,却是担心让林洛再次被吓到,而尽量舒缓脸上的表情,见妹妹微微张着干裂的小嘴,双唇轻轻颤动,似乎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他心有所感,声音温柔的问道,“是不是渴了?”说罢拿着部下递过来一瓶水,给女孩喂了好几口,看这可怜见的。
    林洛:“……”尿意更浓,这是亲哥?



  第76章 甜蜜的鱼

最后她还是在一直忍耐着,到了医院后,先不检查身体也不做包扎,一条鱼的最快速度是多少,林洛不知道,但是目测自己鱼尾划地板蹭过去的速度,肯定比两条腿的还要快上不少,说真的,憋得太久,她觉得差一点点就要在男人怀里一泄…千里,顺便滋润下对方的白色衬衫……那以后可要怎么活!还有脸么?!
    林致远和温宣将这条一脸纠结的人鱼送到医院后,便看见对方挣扎着要下地,尾巴刚刚伸直,就嗖的一下消失在了医院的卫生间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把门关上。这里是医院中的贵宾区,为了避免好奇的人们围观过来,而导致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事先林家就派人过来进行了小范围的清场。
    地高权重的商所长,就这样被两名上将彻底遗忘在了别墅,自然会有军部的人过去料理,他已经昏迷在地,如果那样都还能让人跑了,想必军部屹立不倒的时日也就不长了。
    “反动组织的领袖被捕,剩下的人应该也成不了气候了。”林上将靠在墙上,隔着手术室透明屏蔽墙,目不转睛的看着医疗室内正在接受检查的女孩,对方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但是医生可不敢怠慢这名林家的掌上千金,恨不得什么好药好技术都拿出来,可惜目前只有祛除淤青的手法可以使用……居然没有大展拳脚之地,好忧伤。
    温宣微微颔首,对此不置可否,秦奕跑了出去,但是还和他们私下留有联系,绕过军部不说,反动组织的大部分兵力,恐怕也都掌握在秦奕的手中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算是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但是未雨绸缪的事情也必不可少,而且必须从商权口里,得知当年实验的具体情况和遗留问题,尤其是试验品的身体变化情况,会不会造成其他严重的后遗症。
    林洛在轻轻松松的从卫生间出来后,就被直接抬上了担架,即便她表示自己虽然没有脚,但是走起路来十分自然,可医生们却不这样看,鱼尾巴本来就是很柔软的部位,这样在地板上滑动,不小心摩…擦到了怎么办,鳞片也好好好护理起来,时不时还要喷点水……
    ……她真不是从海里边捞出来的人鱼!
    林洛顿时无语,鉴于不让家人伤心,她也便顺其自然,只是觉得尾巴处依旧有些痒痒的,兴许可以变回完全的人的形态?譬如再抹一点那种药剂。
    从医院出来回到家中,林家父母又是一顿关心和安慰,让林洛觉得幸福感满满的,而且又能继续和温青蛙睡了!在没有任何危险情况发生的可能下,居然还能继续保持这种十分和谐的睡眠方式,她觉得世界顿时美好了不少,至于被抓过去差点没命这样的小事,早就掩埋在了男人那滑着水滴的结实腹肌下。林洛咽了咽口水,今晚吃为了庆祝她回来而举办的宴席,丰盛的食物被做成了美味的菜肴,全部出自林母之手,而温家那边也派人过来表明了态度。
    “儿子随便调用,亲家不用客气!”
    哎哟这都叫上了,林母笑着回了话。
    “哪里的事,明明是要拜托温上将多多照顾林洛才对。”
    家长之前的其乐融融,互相通讯,自然没有当着小辈的面,吃得饱饱的林洛,还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被愉快的定下了,而且并不需要她思索先婚后爱的羞耻度高一点,还是婚前带球跑的羞耻度高一点。
    此时看见用浴巾擦拭胸前水珠的男人,林洛可耻的又饿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鱼尾巴,突然觉得有点重口,居然真的有那种功能么,但是对于不同物种……至少是稍微和人类有点不太一样的身体构造,温宣会不会介意呢?
    男人把浴巾挂回去,熄灯后准备抱着小黄鱼让对方好好休息,今天累坏了,就算回来后表情平静,神色温和,但是总归是被惊吓过的,充足的睡眠可以很好的缓解掉心里的疲劳,这种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其他的事情。
    林洛就这样满怀希望的看着温宣关了灯,黑暗的色调多么适合干坏事!
    然后男人就睡了……
    尼玛迈出一条腿伸进被子里,记得为她掖好被角,还温柔的摸了摸自己的尾巴,便闭上了那深邃沉稳的双眸。
    林洛眯着眼思索片刻,确定温宣真的没有打算欲擒故纵,或者是暗地里偷偷摸摸做点什么事情,唇角开始微微抽动,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暖玉温香在怀,在夜里细语轻言的抚…慰那可怜的孱弱心灵,并且将这种抚…慰付诸于行动,从精神层面上升到身体力行的么?!
    一沾床就睡是什么个情况……
    她耐心的等了一会,见吃肉无望后,只能认命的自给自足,把尾巴微微弯起,闭着眼睛,一副我已经睡着了接下来都是梦游的无辜表情,把扁扁的鱼尾巴滑进了男人的大长腿之间,在某个地方用力的蹭了蹭,磨啊磨,搓啊搓……
    温宣睁开眼,沉默了几秒,伸出手将女孩往自己身边揽了揽,轻轻拍了着她的背部,“怎么,睡不着?”结果还是因为被劫持后留下了阴影么,这种情况下,的确会出现失眠的现象,而且可能持续许多天,导致精神不好,食欲不振。
    不,其实我现在饿得很!林洛在睡梦里嘟哝了几句似的,翻了个身,顺着温暖的来源方向,往男人怀里一头扎了进去,顺理成章的霸住了最佳位置,用额头抵着温宣的下巴,双唇不经意见擦过那韧性紧致的胸肌,好想伸出舌头尝一尝……要忍住!
    男人无奈的轻笑一声,将林洛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直起腰,手撑在下方,低头亲了亲那诱人的红唇。
    她整条鱼尾巴都僵住了,一动不动的,和死掉的黄鱼似的,完全不能弯了!好紧张,好激动,好……甜美。林洛心里一阵荡漾,刚准备做出睡美人醒来的模样,然后继续和王子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的时候,低沉而富有韵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热气铺洒在肌肤上,带起丝丝颤栗。
    “你的身体需要休息,乖。”温宣又亲了亲女孩的额头,调整姿势让对方躺得更加舒服一些,将手臂枕在她的后脑,渐渐的,房间内的呼吸声变得低缓而平稳起来。
    林洛这才稍稍睁开半拉子眼皮,黑夜中看不清男人的面容,安心的温暖包裹着自己,即便是在水中都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全方位舒畅,她眯了眯眼,对于那个“乖”字不置可否,自己向来都是一条乖乖滴小黄鱼,多么合格的宠物首选,居家必备,镇宅之宝!
    但是“身体需要休息”的意思是……休息好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个认知是否正确,让林洛纠结了许久,翻了翻身,感受到男人强有力的手臂,她心安理得的进去了酣眠之中,存在即是合理,不合理也要硬掰成合理的,事在人为!
    第二天刚从床上爬起来,林洛就被告知要面见将来的婆婆公公,这么不科学的突然举动,让她整条鱼都惊呆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温宣答应了?不对……等等,她都还没有开始努力追求呢!为什么世界顿时如此的善意,不会是背后隐藏着什么终极恶意……胡思乱想都不能表达此时林洛凌乱无比的内心,木呆呆的任由母亲给自己梳妆打扮,穿上娴淑得体的连衣裙,披上柔软的小外套,戴着简单而大方的首饰,然后再对着镜子端倪一下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完美容颜。
    林洛一直觉得自己长得一般般,毕竟十多年来都是以一条鱼的眼光来看世界,不能奢望她对女人的外貌评价有多么高的造诣,但是在林母看来,这个小女儿,简直漂亮得不像话,还真就和从画里走出来得一般,现在得科技水平甚至都模拟不出如此惊艳的容貌。
    “还是我家的洛儿最美了。”林母由衷的感慨道。
    林洛摸了摸自己白皙滑腻的脸蛋,低头看了下她的尾巴,是长得不错,这样的鳞片,就算放在帝卡斯鱼身上,那也是绝无仅有哒!
    于是充满自信的母女俩,下楼接待客人了。
    温宣的父母,林洛之前已经见过,而且两位长辈对她的印象都不错,现在看着盛装打扮下的美人儿,更是心里暗想自家儿子有福气,还好下手得早,不然林家得千金还指不定被谁近水楼台先得月呢,现在得年轻人还是比较厉害的,并不是说上将就能占据全方面的优势,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些事情还真强求不得。
    林洛突然有些紧张,不过温家的长辈也只是和蔼的问了问她一些日常事情,便主要和林父林母交谈了,比较孩子才被救回来,让她好好放松放松,他们也只是来看看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看下温家那边多年的底蕴库存有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现在见林洛精神不错的模样,便也就放心了。
    温宣从军部处理事务回来,先到自己家中去,见父母不在,询问了下管家后,便神情自然的往林家这边来了,开门的林家管家就和迎接自家大少爷似的,姿势轻车熟路,态度殷勤周到,刚走进客厅就看见一只萌蠢正端庄的坐在椅子上,假装纯良,一想到昨晚的事情,他不禁唇角微扬。
    林洛侧目,麻痹,每天看见男神都帅我一脸!

  第77章 鱼要刺激

三个月后,关于人鱼的事情,便被群众抛诸脑后,毕竟比起那种稍微有一些虚无缥缈的生物实验,还是近期军部发表的一系列和反动组织有关的声明比较吸引人的眼球和视线。以秦奕为首的反动组织也开始从其他的方面,以较为平和的方式来和军部抗衡,内战足以避免,经济的飞速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也使得社会进步的方向大体没错。
    但是上将这个岗位,却并没有因为形势的平和而清闲下来。
    温宣依旧十分忙碌,林致远也抽不出时间来,两大家族的联合,使得不少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尤其是在政治和军事方面,也让人感到有种日新月异的进步节奏,优化与改革,是两个家族联手后的第一要务。
    “没想到只是短短的三个月,我们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边闲聊,你们两个家族联合起来的力量,竟是可以撼动军部的根本,怎么以前默默无闻,现在就突然崛起了?”秦奕坐在军部密室的椅子上,原先还想着翘起脚丫子显摆一下逼格,但是想想对面坐的是温宣,还是认命的坐得端正了一些。
    打不过,就得低头,这是硬道理,反动组织的领袖也是很难做的,既要管理好下属,又要和军部大点好关系,对外保持形象,对内不能变态,实在是很考验人生的丰富性。
    “商权的实验,你知道多少?”男人单刀直入的问话,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让准备一边扯皮一边打听点军事秘密的秦奕很是为难,不过也心下了然,原来是为了保护那条小黄鱼么,如果军部的大权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迟早有一天,军部会将手伸入生物研究的领域内,而林家的那位千金大小姐,就是眼皮子底下一个现成的试验品,还不用前期投入,直接拿了商权的研究成果,多么划算的一件事情。
    “我真不知,他的实验有自己的团队负责处理,当年似乎在一次事故之中,全部参与人员都死亡了,目前恐怕只有他一人知道人鱼实验的重点和细节,你们不是在地下室找到了残留的药剂吗,没能研究出来?”秦奕摸了摸脑袋,他也很想帮上小鱼的忙,但是没办法,自己的智商就不往研究那一块发展,当年并未跟着商权参与生物实验。
    林致远叹息了口气,“研究所的人说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洛儿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总觉得尾巴有些不适,恐怕拖延不了太久。”
    秦奕拍了拍他的肩膀,考验审讯技巧的时候到了,“从商权口中,或许能问出点什么,不然我来试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不定面对曾经的下属,对方打击过大就招了呢?
    “你?”林上将一副怀疑的眼神,让秦奕不禁扬起眉梢。
    温宣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过来,似乎在思索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我好歹也跟过他很长一段时间,对一些生活习惯和行为都相对了解不少,死马当活马医,你们不也拿他没办法。”秦奕耸了耸,争取了一下,若是可以问出点什么立个小功,以后他和这两名上将之间也就有话好说,互利互惠。
    商权被关押在了军部的禁闭室内,现在虽然没有了死刑,但是有时候最让人恐惧的,往往不是死亡,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那也只能自我安慰而已,而且在没有了剩余价值后,监狱中被打死、生病死、意外死……各种死法,应有尽有,想必里面也有不少人会好好的“招待”商权,反动组织领袖所犯下的罪行,叠加起来数量不小。
    秦奕走进去的时候,便看见一个似乎已到暮年的老头,弓着背坐在椅子上,头发一片花白。
    监狱是最不养人的地方,这句话没说错,简直就是里边一天,胜过外头十年,瞬间就成了老年人,秦奕心里有些发苦,毕竟这位是自己曾经的领袖,但是想想对方的所作所为,又觉得有些庆幸,能结束掉这种完全和自由不沾边的专政理念操控,对于组织的人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没想到,你会来看我。”商所长抬了抬眼皮子,有气无力的说道,看样子是被军部的人折腾狠了,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
    秦奕面无表情,看了眼旁边的狱警,在对方退出去后,才开始了所谓的问询。
    温宣和林致远在禁闭室的外边等待,监狱里面的格局森严,对于禁闭室也有专门的监控录像,没必要在里面留人,否则还容易造成犯人的警惕,但是他们看了看监控画面,似乎商权也没有吐出多少有用的东西来。
    等秦奕结束出来后,却是带了一个好消息。
    “他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在试探问的时候,特意观察了下商权的瞳孔收缩和皮肤的细微反应,加上以前从他嘴里听见的只言片语,联系在一起,稍微能判断一点,人鱼实验应该是没有出现大的误差,而且人鱼转换的时候,需要吞下那些药剂,然后用某种刺激的方式,可以一次性完全掌控住所有的能力。”
    这个说法具体是怎么来的,林致远没有追问秦奕,他也能辨别出对方是否在撒谎,温宣沉默片刻,道,“什么刺激?”
    秦奕一副想不明白的模样,“我也不知道,能得到这些讯息已经是很好了,而且他对我也抱有戒心,似乎是打算和你家那条鱼同归于尽,没想让她好过。”
    林致远:“……”商权的这名属下,真的是抓紧机会踩上一脚。
    男人的神情愈发的冷漠,寒冽的气息硬生生的将周边的气温降低了几度,林上将为商所长默哀,有的人就是喜欢作死,居然想拉着自己的妹妹一起走?在默哀完后,他决定狠狠的捅上一刀子,敢打妹妹的注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