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 >

第39章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第39章

小说: 一条鱼的都市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男人的神情愈发的冷漠,寒冽的气息硬生生的将周边的气温降低了几度,林上将为商所长默哀,有的人就是喜欢作死,居然想拉着自己的妹妹一起走?在默哀完后,他决定狠狠的捅上一刀子,敢打妹妹的注意?!
    秦奕摸了摸下巴,心满意足,想着自己不能把那些鞭子抽回去,拜托别人来做,也是一样的。
    林洛最近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睁开眼不见温青蛙,闭眼前人家还未回来,唯一能确定对方留在自己身边的事情,就是起床之后,能感受到隔壁被窝还有一些余温……最近男人实在是太忙了,就连吃饭都见不到面,这让林洛有一点淡淡的忧伤。
    一忧伤,她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尖。林家上下立马警惕起来,林母靠上前来各种嘘寒问暖,林父叫管家去通知研究所特别派遣过来的专员,检查一下身体的情况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点心水果摆满了桌子,林母恨不得女儿胃口大开,吃完了两条腿就变出来了,按照研究人员的说法,这样的不完全形态,其实并不有益健康。
    虽然人鱼很美,也不是说非得就要转变为人,但是不同的形态对于身体的负担模式,都是不一样的。就比如在有的时候,林家大小姐维持人鱼形态,其实是有好处的,而有的时候,就需要恢复到人的状态,更甚至者,还会触发完全鱼体,这三种形态之间的转变过程,本来就很难研究明白,但是对于变化形式的彻底掌控势在必行,这就要看林家大小家的身体状况了。
    林洛也很纳闷,她痒得抠了抠自己鳞片,还想用点力的时候,看见母亲一脸心疼,和父亲一脸担忧的表情,便有些犹豫,一直这样痒痒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舒服的感觉,证明此时她并不适合这样的形态,但是不管怎么样,也无法努力变出两条腿来。
    她白嫩嫩、滑溜溜的修长大腿啊……
    此时林家大少爷回来了,一进门就面带笑意的说道,“洛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林洛趴在沙发上回过头,小尾巴还翘在一旁,看得林上将顿时心里一萌,恨不得把妹妹整只揉在怀里,但是他这个想法还没有开始付诸实践,背后就传来一阵冷冻视线。
    温宣大步走入客厅,看见一脸惊喜的小黄鱼后,冷峻的面色微缓,将一小瓶药剂递给女孩,神情沉稳的说道,“喝下这瓶药物,只要经过适当的刺激,就可以完全掌握形态转变的能力。”
    对于这个消息,林家的人表示莫大的欣喜,于是林洛开始接受各种刺激之旅……比如吃好吃的?喝好喝的?穿漂亮的?玩刺激的?然后偷偷亲亲温青蛙……
    夜晚上床的时候,林洛害羞得耳朵尖都红了,方才男人真的就这样依靠着床头不动,任由她按住舔咬,但是低头悄悄看了眼自己的小尾巴……心都扑腾扑腾快要跳出来了,怎么还是带着鳞片的?!
    莫非刺激还不够?
    那就是需要更多的亲亲!
    林洛一边暗爽一边继续努力,不料冲着温宣胸肌去的小爪子还没有碰到那诱人的蜜色肌肤时,男人稍微一翻身,没用什么力气就将小鱼整条压在了下边,她顿时微微一怔,一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萌蠢样子,温宣似乎轻笑了一声,低头亲了亲那微微张开的红润双唇,声音低哑而悦耳,“刺激不够?试试别的。”
    对,是要试试别的,所以她打算亲亲其他地方,林洛心里这样赞同着,却发现自己的尾巴被掀了起来,上边的某处鳞片开始变得柔软,她巍巍颤颤的低头看着男人某个昂扬的部位,全部的痒痒顿时集中在了一个地方,“……”
    这刺激大了!

  第78章 鱼度蜜月

刺激着刺激着,也就习惯了。俗话说得好,不怕没经验,就怕随便来,但是男人似乎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至少连林洛这种看了许多电视剧,没事还在脑海里面自己模拟一番的,都比不过人家动作熟练,技巧了得。特别是温宣在抬起身子的时候,低沉的呼吸声带着炙热的气息,身上匀称结实,弹性鼓起的胸肌和线条分明小腹,让人看得目不转睛,偶尔几滴汗液顺着那棱角分明的下巴滑落,几乎要灼烧了她的肌肤,林洛到后边觉得自己的声音都要哑了。
    只是一晚过去了,鱼尾巴还在□□着!
    林洛:“……”
    突然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她在晨光里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熟睡的男人,英俊而令人着迷的睡颜,看上去温暖而柔和,林洛弯起自己的小鱼尾巴,又觉得,相比不能变成人腿的焦虑,似乎现在应该好好的享受下把温上将吃干抹净后的欣喜!有想法是要付诸行动的,不能光说不做,林洛很快就加快了自己食用的步伐,不就是需要多刺激么,重点在于“多”,多多益善,有的吃就吃,没得吃创造机会也要吃!
    在各种羞耻磨合之后,林洛突然发现自己的尾巴不痒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个部位的萌动,在温宣孜孜不倦的探索之下,最终那条鱼尾巴在一天的清晨,变成了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她起身后坐在床上,看着自己可以分开的部位傻乐……这样就能夹住男人的腰了。
    多么无节操的想法,林洛可不管这些,到手的就是好的,吃干抹净不说,偶尔的小情…趣也是需要两个人互相配合才行,比如在床上叫着叫着,突然翘起了一条尾巴……还说不准有把男人掀翻的可能性,她想想都恨不得捂脸,太丢鱼了!
    得知自家女儿恢复成人身后,林家上下欢欣鼓舞,温家也很高兴,小辈们的身体健康不成问题,那接下来就是考虑人生大事的时候了,20多岁,不算年轻了。林家倒是不愿意太早嫁女儿,但是温宣这种人品好、家世好、对林洛关心备至的上将,错过了有点惋惜,最重要的是,女儿似乎没有丝毫抗拒……偶尔漫不经心的提到此事,也只是羞涩的微微垂下眼帘,双颊飞过一抹淡淡的米分色,女孩子总是比较敏感而矜持。
    红着脸的林洛眯着眼,暗想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下嘴了?
    “妹妹,你要嫁出去了吗?”林致远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他还想要让林洛在家里多呆几年,让自己有一个做好哥哥的机会,尤其是有一个能够和其他男人叫板的机会!妹妹嫁出去可就多一个男人指手画脚的了,林上将觉得吃了个大亏,妹妹都还没有焐热呢。
    林母笑骂了一声,“你不愿意,温家可已经上门提了几次了,不过我也不想这么早把洛儿嫁出去。”
    林父表示他和儿子站在统一战线,不都说什么“恨嫁”么,既然如此,往后推推也是可以的,不着急,别人家的儿子好,他们家的女儿更珍贵,越想越觉得该好好护着,不能这么快就被其他人娶了去。
    林洛在一旁听了,顿时哭笑不得,她没说就要马上嫁人了,似乎从头到尾都是家人在各种纠结,不过全是为了自己好,林洛坐到母亲的身边,亲昵的抱住林母的胳膊,“我才不要嫁人,在家里多享福呢。”
    林母有些好笑,揉了揉女儿的娇挺的小鼻子,“话不能这么说,既然有了好归宿,那就不要放过,你也该有自己的人生,不过我们真是舍得不啊,才回来没几天……”就算是即便嫁出去,若是愿意也能每天回家吃午饭,同一个地方没有什么距离问题,但终究是另外成家了,自然不能一天到晚都窝在娘家不出去,日后也会有自己的家庭要经营,自己的孩子要看顾,多少还是会有一些不同的。
    林致远却是附和妹妹的话,“多呆几年怕什么,还年轻着,温宣想必也是可以等的,他一点意见都没有!”
    林洛狐疑的看了看大言不惭的哥哥。
    然后第二天,林上将就被拉去军部的练习室里边,美名其曰,切磋切磋战技……回家便和自己的宝贝妹妹哭诉所谓的威武不能屈是怎么炼成的。
    林父和林母最终同意了这门亲事,并且同温宣父母商议了几天,订下所谓的黄道吉日,有时候传统还是要遵循的,也算一种习俗上的喜庆,如果挑一个4月4号4时4分结婚,以后一提到结婚纪念日就嚷嚷着死死死,听着都让人有点不太舒服。最后日子选在了一个秋高气爽的时节,不会太热,但冷意也还未到,正是一个适合装逼的温度。
    前几天还在和父母墨迹人生大事这样的严肃问题,突然之间就被告知结婚的时间、地点、人物全都订好了,就连礼单也已新鲜出炉,林洛想了想电视剧上那些为了婚礼各种奔波劳累的平民女主角们,为家人的保护和疼爱所感动。温家那边宴请了不少客人,林家也不甘示弱,势必要让女儿得到世界上最梦幻的婚礼。
    低调?人生就这么一次,不然什么时候才高调,葬礼的时候么。
    请的客人多太热闹?又不是围观新婚夫妇度蜜月。摆个酒吃个饭,将这个喜讯和亲朋好友分享,大家满怀祝福的恭贺新人,并沾沾喜气,这也是挺好的人际互动,平日里工作忙碌,在生活中能让喜庆的气息传染一会,也可以调剂身心。拿什么不好意思收礼钱,觉得婚礼低调点一桌就好,旅游结婚也不错,摆酒实在太累等借口……那其中的百分之一是个人爱好,百分之九十九是没有钱。
    林家不愁钱的问题,林洛也没有陌生人恐惧症,更不会想要找一个荒郊野外定终身,她需要这样见不得人么?又不是工作很忙抽不出时间来完成人生中的大事,美好的那一瞬间本就难得,何必想太多。
    温上将也给同僚发了请帖,事实上这种上将级别的军…婚,很多时候,都会公布于众,就像是下面的士官中希望知道谁是嫂子,而不是等哪天在自己的军营里边发现一个陌生的女的,大呼小叫解决一系列乌龙误会后,才发现对方的真面目……没事找事。╮(╯_╰)╭
    而民众也很关注温宣这样的男人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妻子,传说中的林家大小姐又是什么样的性格、容貌、兴趣爱好等……八卦之心,人皆有之,他们也是想要衷心祝贺一番的。林家和温家的联姻更是惊动了几大家族,彼此间政治、军事、经济上的实力划分,又要重新洗牌,时代在变化,没有人能一语定江山,所以几大家族习惯了这样的变动,就算私底下再怎么暗潮涌动,表面上还是一派友好和谐,就连现任反动组织的领袖秦奕,也都私底下送来了几份挺有心意的小礼物。
    林洛特意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边拆开,最近为了筹备婚礼,温上将住回了自己家,她终于有了一小段时间是可以独霸卧室,并将其改造成未婚小姐的闺房!尽管只能持续到新婚典礼的那一天。林洛用器具将那个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盒子们给拆得七零八落的,这些东西已经经过安全扫描,不会出现什么□□或者生物毒液的因素,之前秦奕也通过通讯器和她简单说了下里边的内容,这让林洛兴奋非常。
    那个男的是很讨厌,之前还抓过她,不过想想事情都过去了,林洛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几份新婚礼物,暗道她是一条宽宏大量的小黄鱼!绝对不是看在礼物的面子上!
    坐在床上,柔和的光线将整个卧室营造出一种轻盈舒适的氛围,墙是浅蓝的色调,窗户上还挂着雪纱小花做成的窗帘,而正正中中摆在床垫中央的那些捆…绑…道具,束…缚…衣物,定制装饰,润…滑…液体等等,便显得相当的不和谐,尤其上边全都注明了“男士专用”。林洛开始在床上打滚,笑得乐不可支,秦奕是怎么想出来这种新婚贺礼得,她总觉得反动组织现在很不安全啊,如果被男人看见的话……
    “洛儿,温上将来看你了!”林母喊了一句,在家里他们都很随意,不会特别的讲究那些见客的礼仪,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林父朝温宣点点头,也就允许了对方上楼。
    林洛神色一正,不禁抖了抖可怜的小肩膀,等等,这些东西首先要收起来!
    门开了。
    林洛:“……”她为什么忘记了锁门?!
    温宣迈步走入房间之中。
    男神你是什么速度,从一楼跳上来的么?!而且为啥不敲门……
    林洛目露幽怨之色,男人反手将门合上,然后在门锁上按了几下,她听见咔擦一声轻响,似乎是落锁的声音。
    “门没关好,我一敲就开了。”温上将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悦耳,尤其是在目光扫到床上的那一堆道具的时候,音调稍稍变了一点,不仔细听便听不出来,一仔细听……有点捉摸不定的意味。
    “……”以前和温青蛙一起住的时候,林洛很少自己动手去碰那扇门,而且正常人回去关注一扇门的正确用法么,技术狗伤不起!她下意识的先把床上的东西拢到一旁,准备用美□□惑下男人。
    然而失败了。
    “这是什么。”温宣淡淡的开口问道,军人的速度注定林洛战胜不了,她看着男人先是扫了眼包裹上的地址和寄件人,心想,不好意思,秦奕同学,抱歉鸟,俺救不了你了。
    温宣似笑非笑,“他寄给你的?”
    林洛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不知道是什么,看上去很奇怪,可能反动组织的领袖爱好特殊。”这个时候一定要保持纯良。
    “呵呵。”男人把床上的东西收了起来。
    男神你不要这样,这两个字不适合你!这两个字是贬义词的知道么,快点收回去!林洛心里百般纠结,她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一丁点,小小的好奇啦,用在男人身上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呢……
    麻痹光是想想就觉得要流了一地的口水!
    “你想用?”温宣冷不丁问了一句。
    林洛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怎么会,说什么呢,完全不可能好么,像她这样娴静的女子……
    “我们可以试试。”男人的声音低低的,迎着窗口吹进来的夜风,似乎带着些许凉意,却是沁人心脾。
    啊?!林洛眨眨眼,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温宣轻笑一声,将女人揽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脸颊,道,“这没什么,你喜欢便好。”
    林洛已经沦陷在这醉人的温柔之中,她觉得灵魂都在颤栗,男人居然答应了!!!
    “不如让秦奕试用下类似道具的效果,这些先收起来,等新婚之夜随你用”温宣似乎漫不经心的提议道。
    林洛觉得自己现在就和那种点头鸡一样,疯狂颔首,“随你用”这三个字,惊天地、泣鬼神,足以将她所有的矜持都轰杀殆尽,一丝不留。林洛开始在为秦奕默哀点一支蜡烛的同时,万分期待自己的婚礼……尤其是婚礼后的洞…房阶段。
    白泽抽了一个时间登门拜访,特意来看看林洛,曾经的那条朝自己脸上吐口水的小破鱼,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大美人?!简直不可思议,而且据说就是之前温宣的绯闻女友,能说这边是所谓的缘分么,他围着变成人的小黄鱼转了转,心理啧啧称奇。
    “林小姐,你的腿长得不错。”白大褂一边用脑海里的鱼尾巴做对比,一边点头称赞道。
    林洛:“……”二货永远都是这样的二。
    她傲娇的在一旁坐下,双腿交叠起来,因为难得的从一根变成了两根,所以最近比较喜欢穿裤子,当然是相对淑女许多的款式,林家对于心肝宝贝总是想宠爱成小公主,不然穿一身职业装不累么……
    白泽其实就是想夸一下这个形态转变堪称完美,结果发现说出口了怎么听着有点奇怪,林致远恰好从楼上走下,听到了这一番话,微笑着带着难得上门的白家公子,到后院的习武场里去切磋切磋了。
    温宣不顾好友那一脸苦逼的哀求模样,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