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

第24章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第24章

小说: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绒在追出去一段路后就找不见那只肥虫子的身影,只能先回慕城。但是一回慕城才知道那只虫子竟然戏耍了三人掉头跑到慕城给了慕城一个重击,她直接气的在那边破口大骂:“千万别给老娘再看到你,死虫子!”
  姐姐容蓉一贯的淡定在那边安慰:“别老娘老娘的,下次见到了狠狠的揍它就是了。”
  容绒瞪眼:“这还用说!”
  慕城战后修复同样没有慕白和容绒什么事,两人商量了下打算再去看看‘神域’……
  “伤好了?”慕容不赞同的看他。
  慕白安抚的笑笑:“本来就没什么事,再说又不止我们去,十三和袁渊过几天也会过来。他们呆荆棘城也没什么事情。”
  慕容虽然还是不赞同但他知道最后妥协的依然只会是他,慕容沉默了片刻:“那就十三他们来了一起去。”说着微微一顿,“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可是……”慕白疑惑,“你不忙着?”
  慕容难得扯开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摸摸慕白脑袋:“这点时间还是有的,再说不是有柳青吗?”他现在正在慢慢的把一些工作移交给柳青,他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放下慕城一直陪着慕白了。
  “嗯。”慕白突兀的在慕容脸上印下一个吻,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溜达着走了,如果无视他染红了的的耳尖的话。
  “会害羞呀!”
  “害羞了。”
  容绒(容蓉)从墙角出钻出了个脑袋,看热闹的盯着慕容看,天知道她们说的害羞又是哪个人。
  “嗯,害羞了。”不知何时冒到她们身后的章倩也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点头。
  慕容脸刷的一下就黑了!
  出乎意料,十三和袁渊竟然在第二天下午就到慕城了。几人一问才知道,他们那会跟慕白通话的时候已经是在路上了。
  他们这么急着走主要也是被刘敏烦怕了,没见过这么烦人的简直是死皮赖脸的想尽办法想让两人留在荆棘城,所以说两人算是逃出来的。
  袁渊本就和刘敏相熟,对他什么德行自然是一清二楚,在兽潮过后就准备着及时走人。十三虽不清楚但从袁渊的动作上就知道荆棘城大概不宜久留,但是就如袁渊熟悉刘敏一样,刘敏对袁渊也是极为娴熟的,最后袁渊和十三就被堵了个正着。
  在路上十三还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家伙是怎么当上荆棘城城主的,而且威望还不低?”
  “咳咳……”袁渊满脸尴尬的咳了下,“他正经起来还是很有能力的。”
  对着十三一脸的不相信,他只能硬着头皮努力让自己显得真诚点:“真的!”怎么说刘敏也是他朋友,不能太丢分。不然连带的幺幺对他的感官也不好了怎么办。
  听了两人的说明,慕白和容绒一脸黑线,这刘敏也算是个奇葩了,偏偏人缘却是很好。
  容绒和他也是朋友来着,虽然她现在都不大愿意承认她和刘敏认识,太丢人了。
  第二次前往绝地‘神域’就没有像上次那么赶了,而且人也不少,尤其是张霖也跟着出来了,正坐在大灰鸟的背上在高空中飞着。这是在众人勒令在进入‘神域’的时候他必须乖乖待在大灰鸟背上在天空待着的情况才允许张霖跟着,毕竟这趟的目的地充满着未知。
  所以众人依然是坐着悬浮车去的。
  一上车,容绒自觉的从兜里摸出豆子一个个分过来……
  袁渊吃着豆子嘴巴还不停:“早就想问了,这些豆子你到底哪来的?”
  容绒晃着腿:“厨房里顺的。”
  “哪的厨房?”慕白不解。
  “城主府啊!”
  “城主府的厨房有这东西吗?”众人异口同声的问,他们怎么从来就没法发现过。
  容绒眼睛一眯:“你们是不是都不知道这东西是做营养剂的材料之一。”那是相当肯定的语气。
  众人彻底息声,该干嘛干嘛去,他们的确不知道。”
  容绒看向专心开车一言不发的慕容:”慕容也不知道?”
  慕容犹豫了会,然后果断说:“嗯,不知道。”
  容绒瘪嘴,才怪!心里这样想着,容绒也不忘将手伸出窗外向天上的张霖招了招手。
  一声鸟鸣,大灰鸟低空飞着,张霖直接从鸟背上跳到了车顶又被容绒抱进了车里。
  容绒摸出一把豆子和糖果塞了小孩一手,又塞满了他的兜兜:“慢慢吃着,吃完了还有。”
  小孩笑眯了眼,露出一口白牙。
  三个来小时的路程在众人笑闹中很快就过去了,这处绝地慕容和袁渊以前其实都来过,但是都只是在外围一圈没有深入。并不是他们不想深入查看,而是无法深入。
  “为什么进不去?”慕白奇怪的问,十三和容绒也疑惑的看着他们。
  慕容和袁渊对视一眼,眼神同样的古怪,最后袁渊开口解释:“里面是迷宫。”
  三人依然不明白,这里不是末世前的城市废墟吗?
  袁渊摸摸鼻子:“在‘神域’的石碑出现之前这里这里就是绝地,因为进去的人从来就没有出来过。但是在石碑出现后这里反而有了生还者。
  慕容接下去说:“也就是说被人为改造过。”
  容绒依然不明白:“那也不至于真的进不去,如果是迷宫的话直接直线走就好啦!”最多一路破坏过去。
  “应该没那么简单。”慕白若有所思,“不然也不会被划进绝地的范围。”
  十三也问:“那迷宫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现在在外面看过去和其它城市废墟真没什么区别。”
  容绒拍拍手:“管那么多干嘛,进去了不就知道了。”
  这时容蓉突然开口:“最好等到晚上再进去。”
  “为什么啊?”容绒问。
  然后容蓉又不再开口说话了。
  容绒跺脚:“又这样!”虽然有点郁闷但容绒也没真的生气,毕竟自家姐姐很多事情是无法详细的说出口的,能够有一点点的提醒也已经不枉费她预言的能力了。
  “如何?”袁渊抱着胳膊问众人。
  容绒看慕白,慕白看慕容。
  最后慕容拍板决定:“先进去看下再做打算,就算晚上进去也是要有所准备的。”通常情况下,晚上的危险性比白天要高出不少,但是容蓉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提醒众人。
  既然决定了,众人也就不再犹豫的直接进入了城市废墟,然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在他们进去的时候石碑上闪过一道细弱的光芒,除了张霖。
作者有话要说:  

  ☆、困境

  残破的建筑,杂乱生长的植物,一个拐弯又是残破的建筑杂乱的植物,再一个拐弯又是同样的场景,一模一样往复循环……
  进了这里慕白几人才明白慕容和袁渊所说的迷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般的迷宫让人分不清方向乃至走不出去。但这里的迷宫众人行进至此,不仅分不清东南西北,甚至连前后左右都分不清了。
  几人全都晕头转向,有时候走几步就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入口,一个拐弯却又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好像原地踏步。
  慕白在其中一个建筑上做了记号,然而走了几步一个晃神,一模一样的场景,同样的记号。就好像这里被立了无数个镜子,层层叠叠无数个分毫不差的场景,让众人迷失了方向。
  容绒捶了捶自己的脑门:“不行了,我好晕啊!”
  十三也垮了脸蹲了下来:“这里哪边是左哪边是右啊?”他现在看东西都是重影的,再这么下去他连自己有几个都搞不清了。
  “别停。”袁渊颜色也不好看,“停下来我们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慕白搭着慕容的肩抬着脑袋看着天空,过了一会他说:“我没看到张霖。”
  什么?
  慕白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愣了下。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又说了句:“云都不动的,没有风。”
  慕白收回看向天空的视线随手指了个方向问:“那边是哪边?东面还是西面或者说左边还是右边?”
  容绒:“左?”
  袁渊:“右?”
  十三:“那不是前吗?”
  慕容:“有区别吗?”
  众人都不大明白慕白想要表达的意思,齐齐疑惑的的看他。
  “都不是,也都是。”慕白摇了摇头有点了点头。
  这下众人更是一头雾水,猜谜呢这是。他继续说:“根本就没有方向。绒绒说是左边是对的但是对袁渊来说那是右边也是对的。十三说那是前面,其实也没有错,在我眼里那边是我的后面。”说着两手一摊,“你们看,大家都是对的也都是错的,因为这里根本就不存在方向这种东西,无论那个方向其实都没有区别。”
  袁渊皱眉:“怎么可能会没有方向?”
  这时慕容又重复了慕白之前的话:“没有看到张霖。”
  容绒突然恍然大悟:“对啊,没看到他。”
  十三和袁渊稍一思考也明白了过来,没有看到张霖。
  众人因为担心张霖因而没有让他跟着他们进入绝地,但是张霖坐在大灰鸟背上就算不跟着众人进入也会在天空跟着众人,但是众人从进入这里开始就没有见到过他。天空晴空万里白云几朵,乍一看很正常,但是就是因为没有看到张霖让慕白注意到这片天空就跟这里的景象一样千篇一律,没有丝毫的变化。
  地面的迷宫是重负着一模一样的景象,前后左右无论哪个方向的场景都是从建筑到植物都是复制复制再复制,偏偏又衔接的毫无违和感。而天空,却是始终不变,那几朵白云的位置都不带变的,也没有丝毫的风,甚至没有虫鸣没有出现任何变异兽和变异植物。
  这里太安静,也太平和,甚至连空气都是平平稳稳温温和和的,若不是这不断重复的场景,可能会让人觉得这里是无害的,安全的。
  “是幻觉?会不回又是什么变异植物搞的鬼?”容绒说着就伸手去触碰墙壁,真实的触感,这真的是假的?
  众人沉默片刻,最后慕白摇了摇头说:“应该不是,我怎么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熟悉。”是错觉吗?感觉同样的场景似乎在哪见到过。
  “我也觉得很熟悉。”慕容干脆的折下了一根树枝,真的,不是假的。
  看着容绒和慕容的动作,十三也从地上拔着草,连根拔起……一根、两根、三根、四……十三的手直接穿了过去……
  十三动作一顿,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众人,众人也正好低头看向他穿过的那根小草,这场景可不就是熟悉嘛!
  “这里也有那棵树?”容绒试探的问,可是感觉又不一样,那颗树虽然让图书馆里的书变的真真假假,但是也仅限与那些书而已,而这里却是整个城市废墟都成了个真真假假的迷宫。
  慕容直接打碎了一面墙:“就算不是也是差不多的东西。”说完又一拳,塌掉了一面墙。
  十三将手中的草屑拍掉:“要不要一面面墙打过来看看哪些真的哪些假的?”
  慕容收了手:“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他刚一说完话,眼前的场景又是一变。就好像软件更新一样,这边慕容刚破坏了几道墙,下一瞬间所有重复的场景也出现了被破坏的墙面。到时候就算众人一时间分辨出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一个刷新全部变回原样。
  容绒彻底了蔫了:“所以说到底该怎么办?”
  众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算知道了不对劲的地方也无法走出这里,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原地打转。
  “其实小白之前已经说出办法了。”慕容突然间开口。
  慕白愣了下猛然反应过来:“天空?”
  慕容点头:“看看我们能不能飞的出去。”
  众人嘴角一抽,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办法一直都想不到,果然被这里转的头晕脑胀,智商也下降了。
  这里能飞的也就慕容了,但是容绒的瞬移其实能够更好的完成这一任务,按容绒的话来讲就是:“我能看到那朵云,就看我能不能直接瞬移到那里。”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
  十三奇怪:“你怎么还在?”
  容绒也奇怪:“我明明瞬移过去了呀?”
  众人齐齐看她,眼神只表露一个意思,那就是——你刚根本没离开过。
  容绒的脸瞬间就黑了,瞬移方案失败。
  慕容也不耽搁,张开翅膀就往上飞。众人抬着脑袋看着慕容越飞越高直至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然后小黑点又开始变大,慕容已经往下飞了。
  等慕容收了翅膀站定不等众人问就直接开口说:“没有用,跟地面一样重复的。大概几百米高度就穿过云层,但是云层之上又是一模一样的天空。”
  这个答案显然是让众人失望的,几人不得不承认他们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
  绝地外面,张霖蹲在石碑旁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顺便还上手摸几把,但是什么名堂都没看出来。
  “明明发光了的呀?”在慕白几人进去的瞬间他明明看到这个石碑上的字闪过一道光,怎么现在没有了?
  张霖从来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小孩的想法里,他看到了就是看到了。
  张霖再度围着石碑转圈圈,见实在没看出什么名堂也只能悻悻然的坐回灰鸟的背上去找慕白几人。
  可是从天空往下看,扫了一圈一个人影都没有。张霖不解,怎么才一会的功夫人就没了。是进到建筑里面了?张霖嫌弃的撇开眼,这么破破烂烂随时都会塌的样子小白哥哥他们肯定不会进去的。
  没进去那人跑哪了?张霖挠了挠后脑勺,心里泛起一丝不安。
  张霖拍拍灰鸟的脑袋,不知道是安抚它还是在安抚自己。他乘着灰鸟在绝地上空盘旋了一圈又一圈,别说是慕白他们就连一只变异兽都没见着,下面的绝地安静到诡异。
  张霖调皮胆大,但也是个听话的小孩。心里虽然担心慕白他们的安危,但是又因为答应过他们不能进入绝地故而只能心中焦急的在上空一遍又一遍的寻找着众人的身影。
  烦躁不安的张霖突然想起了入口处的那座石碑,明明发光了却什么都没发现。他想起爸爸总是教他的,看到不正常的东西要么远离要么毁掉。
  张霖不知道什么是不正常的,但是张霖知道自己不喜欢那座石碑,感觉很不舒服,就像……就像那座石碑是活的一样。
  气性上来的张霖就指挥这大灰鸟重新飞向入口,他也不等灰鸟降落直接跳了下来,一拳砸向石碑。
  石碑完好无损,连块灰都没掉。
  张霖眨巴眨巴眼,扁嘴,捂手,双眼冒着泪花——这什么东西啊,这么硬,好疼!
  就是如此,反而让张霖更加坚定了毁掉石碑的决心,他招来大灰鸟让它攻击石碑看看。
  大灰鸟尖利的巨喙一啄,没用。
  大灰鸟利爪一挥,依然没用。
  大灰鸟刀锋般锋利的翅膀一扇,还是没用。
  张霖哀怨的看它,眼神嫌弃。
  大灰鸟却无心理会自家小主人嫌弃的眼神,它一边啾啾的叫个不停,一边单爪在那直蹦跶。
  什么东西啊,这么硬,疼死鸟了。
  张霖扁着嘴一脚踹在石碑上,正中“神域”两个大字。
  然后,石碑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夜晚

  正在慕白几人困在迷宫中毫无头绪的时候,就感觉眼前一花,周围的场景就变的光怪陆离了起来,就好像一只手搅乱了水里的倒影,错乱、扭曲。
  在众人警惕的眼神中,扭曲的场景持续了不小的一段时间缓缓趋于平缓。
  容绒松了口气:“刚才是怎么回事?”
  慕白环顾四周微微的勾起嘴角,又抬起头:“迷宫被破坏掉了。”说着他抬起手向天空招了招手。
  众人一看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