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

第25章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第25章

小说: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绒松了口气:“刚才是怎么回事?”
  慕白环顾四周微微的勾起嘴角,又抬起头:“迷宫被破坏掉了。”说着他抬起手向天空招了招手。
  众人一看他的动作也纷纷的抬头看天,只见一只巨大的灰鸟正往他们这处飞来,背上的张霖兴奋的拼命挥着小手,满脸喜色。
  袁渊摸摸下巴,满脸兴味:“我们可能带了个小福星。”
  “不枉费我平时这么疼他。”容绒一拍手掌,特别的欣慰。
  两人说话的功夫,张霖不等大灰鸟落地就直接跳了下来被慕白接了个正着:“你在外面干了什么?”慕白拍拍他的脑袋笑着问。
  张霖扭了扭小屁股,眼神躲闪,是不是闯祸了呀?
  “躲什么?”慕白揉揉他脑袋,“放心,你没闯祸。”
  “真哒?”张霖眼睛亮闪闪的。
  慕白点头:“真的。”
  一听,张霖就瞬间兴奋了起来:“我把那石碑踹塌了,那东西可讨厌了。”
  众人面面相视,这迷宫的存在是因为石碑?
  “那石碑怎么讨厌了?”容绒疑惑的问他。
  张霖边比划边说:“你们进去的时候那石碑发光了,可是我去看又没有了。找了老半天都没再看它亮过。”说到这张霖有开始不好意思的扭了扭,“然后我一生气就要想打碎它,哪想到那么硬。之后又不知道怎么的踹了一脚它就塌了,我真没怎么用力。”
  慕白张了张嘴正想再说些什么,慕容突然拉住他:“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迷宫消失只是暂时的。”
  众人心神一凌,一看,果然,已经正常了的场景又在不着痕迹的复制开来,若不是慕容提醒众人可能都发现不了。
  慕白把张霖放到大灰鸟背上:“飞上去,越高越好。”
  大灰鸟也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不顾茫然不知所措的张霖,展翅,长鸣一声,飞向了天空……
  必须在迷宫完全恢复之前离开这里。
  不需要谁来说明,众人同时提速趁现在还能分辨方向的时候向前方极速前进。
  迷宫的恢复就好像原本的宽敞的大道越来越窄,直至完全合拢,消失了路径。在路径消失的时刻便是迷宫完全恢复的时候,众人必须在前方的道路完全合拢之时冲过去,不然保不准会被永远留在迷宫里,最后变成一堆白骨。
  在最后关头,众人终于卡着冲了出来,但是眼前的场景却丝毫不能让几人放松。
  冲天的血腥之气铺面而来,满地的累累白骨和生长在白骨之上的血色树木。这便是慕白几人冲出迷宫后所见的场景,血腥恐怖!
  “这些树未免太整齐了些。”袁渊一语道出了众人莫名的违和感。这些血色树木不像是自然生长的样子,树与树之间的距离都相差不大,而且树的生长姿态都差不多,更像是有人种植在这里并且定期修剪的感觉。
  容绒向前踏出一步,咔嚓,踩碎了一节骨头。她蹲下身想要去捡脚下的碎骨,感觉身前一阵血煞厉风扫来,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躲了开来。她刚一躲开就被人抓住手腕拉了过去。
  十三扯开容绒,瞪大了眼,一脸惊悚的看着前方:“那是什么鬼东西?”
  袁渊不着痕迹的分开十三还拉着容绒的手,同样惊愕的看着前面:“我也想知道。”
  容绒手里还拿着那根碎骨,她一抬头脸色瞬间一变,原本安安静静立在满地枯骨上的血色树木哪还有刚刚看到的模样。血色的枝桠根根分明,没有任何叶子,每根枝桠都像极了人手,只只利爪。一眼望去就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厉鬼。
  刚才攻击容绒的就是这些长的极像人手的枝桠,而且这些枝桠看着不长,但是一旦伸张开来就像鞭子一样,指哪甩哪。
  容绒退出了枯骨的范围,这些利爪又渐渐恢复了最初的样子,一棵棵除了颜色以外其它方面看着就非常普通的树木。
  容绒捏了捏手中的碎骨,咔嚓,骨头又碎裂了一小部分:“是我自己没注意,生长在这种地方的树又怎么可能是正常的。”
  “这骨头……”袁渊在骨头上一个弹指,它碎的就剩下一小块,“骨质疏松了吧!”
  容绒一瞄手中的骨头:“何止是骨质疏松。”拿在手上触感分明,容绒轻轻合拢手掌,揉捏了几下,再张开手心一小撮白色的粉末。这根本就是还保留着骨头形状的骨粉。
  “我们该怎么进去?这些东西的数量有点多。”十三问。
  慕白看了容绒一眼,笑着说:“阿蓉说晚上进去。”
  众人恍然,容蓉说的晚上不会就是因为这些树吧!可是晚上进去对于之前的迷宫可没有任何好处。
  众人看了看天色,距离夜晚可还有不短的时间,难道就这么在这里等到夜晚?
  十三看向在天空盘旋不已的小黑点:“要不要让张霖先回去?让他老这么在上边待着也不是个事。”
  “就不该心软带她一起出来。”容绒也对怎么安排张霖而愁了脸。
  “不带他出来我们现在还在迷宫里混着。”袁渊毫不犹豫的道出事实,实际上这次最明智的决定就是把张霖带了出来。
  慕白依然二话不说就朝上面招了招手,这么远的距离张霖看不到下面人的动作,但是大灰鸟是能够看到的,而且还一清二楚。
  众人自然是明白慕白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既然都不放心让张霖回去也不放心让他一直待天上,那就暂时先把他放眼皮子底下看着,等到晚上时再让灰鸟载他上去。
  可是灰鸟降到一定的程度就死活不再往下飞,而这时一人一鸟距离地面还有好几百米的距离。以往灰鸟都是飞到差不多几十米的距离才停下来的,这回灰鸟显然是忌惮着这些血色树木而不愿再往下飞。
  张霖怎么拍灰鸟的脑袋它就是不肯落下,一着急有段时间没说过的鸟语有冒了出来。
  “咕噜咕噜咕噜……”
  灰鸟鸣叫的几声作为回答。
  也不知灰鸟讲了什么,张霖只能瞧瞧下面,然后找好方向自己跳了下去……
  这回伸手去接张霖的换成了慕容,几百米的高度不算太高但也不低了,张霖跳下来的力道也只有慕容能够稳稳的接住,没有丝毫压力。
  “小灰怎么不下来?”慕白奇怪的问。灰鸟其实谁都没有给它取名,但是为了有个好称呼大家一般都是根据它羽毛的颜色来叫它小灰,有时候直接就叫灰鸟。
  张霖郁闷的鼓着张脸指了指血色树林的方向:“它说不能太靠近这些树,不然会被攻击的,这些东西很危险。”
  众人了然,变异兽对于危险的本能,不过灰鸟本身就是八级变异兽,它的本事可不低,能让它都忌惮的变异植物……众人更加警惕了起来,不晓得到了晚上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之前容绒一踏上白骨就被血色树木攻击,现在众人站在这里许久也没看这些树有什么反应,众人推断它们的领域应该就是白骨所在了范围了,只要不踏上那片区域这些树木对他们绝对是视而不见的。
  于是众人稍稍远离那片白骨铺满的地域,找了个空地纷纷坐下休整一番。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这片绝地猜测了起来。
  袁渊隐隐知道这里几人与‘神域’的恩怨但并不是特别的了解:“你们说这‘神谕’有那么大的本事来操控这里吗?而且这种地方还不止一个。”
  慕白几个深受其害的实验体对视片刻,齐齐看向十三,那意思,你还没跟他说明白?
  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自然是有的。要知道慕白几人能够有现在的实力,认真的算起来有大半的功劳要归‘神域’。虽然很讽刺,但这的确是事实。
  十三看到几人的眼神,耸了耸肩,还没想好怎么说。
  袁渊看不仅没人回答他的问题,慕白几人还开始了他完全理解不能的眼神交流,不过很明显跟幺幺没跟他说的事情有着绝对的关系。
  于是袁渊果断的把哀怨的眼神投向十三。
  十三浑身一抖,被他这眼神看得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磨磨蹭蹭的蹭到袁渊旁边坐下:“咳咳,回去跟你说。”
  袁渊这下满意了,幺幺既然说了回去就跟他解释清楚那么就不会食言,他可以放心了。
  就在众人抓紧时间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的时候,夜幕悄然降临。
  随着夜晚的到来,本就安静的环境更加的寂静了,静的整个世界好像就只有几人的呼吸声。
  慕容迅速的把张霖放到灰鸟的背上,众人视线全部转向血色树林的方向。
  今晚的月光明亮,月色下的血色树林安静温婉,静静的低垂着脑袋,似乎正在安眠!
  容绒小心翼翼的踏出一步,毫无声响的踩在骨头上。哪怕再小心依然保持着原状但是内里早已变成粉末的骨头依然碎了,众人神经紧绷,全身戒备,但是等了半响这些树枝依然软软的垂挂着毫无反应,就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码字都想睡觉肿么破(>﹏<)

  ☆、树上的人脸

  “它们这是睡着了?”容绒不确定的回头问着众人。
  “应该是的。”慕白捡起一块石子,“绒绒,先回来。”
  容绒依言退了回来,她一看慕白的动作就知道他是想要试探这些变异树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伪装。
  慕白用力将石头掷出,石头砸在了树干上又反弹了回来掉落在骨头堆里。而这些变异树却是真的毫无反应,白天的张牙舞爪就像是错觉一般。
  虽然如此,但是慕白依然不放心,以防万一他又拿起数块稍大点的石块齐齐扔了过去。寂静的黑夜里,石头坠落的声响清晰明了,这些变异树依然安安静静没有丝毫动静。
  “我们过去,小心点。”慕白打了声招呼率先走了过去,慕容紧接着跟上。
  几人动作轻缓,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去碰到这些延伸过来的枝桠。这片血色树林出乎意料的大,众人虽然小心但是怕突生变故速度却是不慢。就算这样几人也花费了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才走出这片林子,幸运的是这一路这些变异植物都沐浴在月光下安安静静,没给他们出什么幺蛾子。
  出了林子众人齐齐舒了口气,说到底能走到这里运气成分居多。先是张霖阴差阳错的将迷宫破了个口,再是容蓉的提醒使得他们没有强行突破这片血色树林。不然他们可能真的就会陷在这里永远都出不去,说来还是他们不够谨慎自负了些。因为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也不多做准备就贸贸然的闯入了被称之为绝地的地方。
  这次,也算是一个教训了。
  出了林子,眼前依然是破败的城市废墟。建筑设施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是众人依稀还是能够辨认出这里应该是一处垃圾回收站。
  “说起来……”容绒不解的偏着脑袋,“这里什么哪个城市的废墟。”  对于这点众人自然是从来没有研究过的,他们把头同时转向慕容,慕城就建立在附近他应该是知道的。
  慕容一摊手:“我也不知道。”
  自然这个问题众人也不会去深究,慕白打断几人的发散性思维:“我们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
  他们总不可能一直直线前进,先别说浪费时间,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找出有关‘神域’的线索。像现在这样毫无方向的横冲直撞,别说危险性大大增强,也极有可能毫无所获。
  身后是那片血色树林,前面是垃圾废墟,其实走哪个方向根本容不得他们选择。
  袁渊叹了口气:“我们根本没得选,只能继续向前。”
  “我先来探探路吧!”十三活动了下筋骨,“现在是晚上,正好适合我发挥。”
  夜晚,十三化身成影子融入黑暗根本神不知鬼不觉,这点众人自然是毫无意义的。
  看到十三变成影子失去踪迹,容绒也有点跃跃欲试:“要不然我也去看看。”自此进了这个绝地简直各种憋屈,什么能力都用不出来。
  但是慕容直接驳回了容绒的提议:“十三一个人够了,你的瞬移反而没有十三的影子化那么安全。”
  就像技能读条,容绒的瞬移时间间隔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并不代表不存在,如果她正好瞬移到变异兽和变异植物的攻击路线上,那简直是自投罗网。
  如此,容绒只能偃息旗鼓,乖乖的待着等十三回来。
  就在众人以为要等候一小段时间的时候,十三竟然已经回来了……
  只见地面上影子一立,影子就开口说话了:“放心过去吧,没什么危险。但是前面也有一棵血色的树木,是放大版的。”说到这影子稍稍扭曲了下,“而且,那树干上有张人脸,我仔细看过,那张脸应该是真的人脸,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在呼吸。”说完话,影子又缩回了地面没了踪迹。
  “刚才那个?”慕白疑惑的问袁渊。容绒和慕容也不解的看他。
  袁渊挠挠下巴:“是幺幺的影子□□,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传话什么的还是挺方便的。幺幺应该在那等我们,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众人自然是赞同的。
  一路走来,更加确定了这里是个垃圾回收站,混杂在乱石土壤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也正如十三所说的,这一路没有任何诡异的东西冒出来拦路,甚至整个环境都安静到异常。
  十三所说的地方极好辨认,因为众人一过来就看到聚精会神盯着树干看的十三的背影。
  几人来到他身后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是一张人脸,裹着树皮的人脸。
  那张人脸鼻翼微微煽动正在呼吸的模样,眼皮底下的眼珠子也偶尔会动上一动。
  众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面面相视,真的是活的!
  这时,容绒走到十三前头更加凑近的看那张裹着树皮的人脸,神情疑惑。
  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了双眼,像是看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东西。显然,她认出了这是谁的人脸。
  她转过身,放下手无声的对着几人做口型:“Nine,他是Nine!”
  奶?Nine……!
  唯一明白过来的慕白也瞪大了眼,神情惊讶,他同样朝着容绒做着口型:“他怎么会在这?还变成这副样子?”
  容绒连连摇头,我也不知道。
  对于两人的哑谜其他人完全看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慕容伸手扯了扯慕白,往身后一指,意思是先离开这里再解释清楚。在搞清楚状况之前最好不要吵醒这张人脸。
  众人轻手轻脚的远离了这棵树和树上的人脸,容绒吐出一口气压低声音:“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到底谁啊?”十三最先按捺不住的问。
  “狩猎者排名第九的Nine。”
  十三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吧!”
  “狩猎者是什么东西?”慕容还能明白一些,但是袁渊则是彻底的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容绒和慕白对视一眼,同时动手将十三推向袁渊,那意思,你自己跟他解释清楚。
  十三无奈,知道这下是躲不过去了只能把袁渊拉到一边把‘神域’、实验体、狩猎者的关系一点点的给他讲明。
  听完了的袁渊黑了一张脸,就算十三对于他的实验体生涯一句话带过袁渊也能够猜得出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他神色复杂的抚上十三的脸颊,伸过脸碰了碰:“一定会帮你讨回来的。”
  “当然,当然。”说着十三还不忘一下一下的抚过他的脊背反过来安慰他,“不生气,不生气啊!”
  这边十三向袁渊解释清楚了一切,那边慕容也明白了狩猎者NO。9所代表的含义。‘神域’最高武力值排名第九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下场可说不上好。
  “会不会是弃子?像‘神域’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