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

第26章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第26章

小说: 末世之独行者by妖精客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会不会是弃子?像‘神域’这种组织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利用的。”
  正好牵着十三走来的袁渊听到慕容的话说:“我倒更倾向于是实验失败或者这就是实验完成品。”
  十三、慕白、容绒神情一致的瘪嘴,异口同声的反驳:“狩猎者全部都是失败品。”
  袁渊点头:“那这就是个实验失败的结果,然后被丢过来废物利用。”慕容接着他的话说:“绝地原本是十进十不出,但是自从‘神域’出现后反而有了一线生机。”
  慕白若有所思:”就像夜晚它们在睡觉,还有打破石碑后迷宫出现的缺口。”
  “就是这样。”袁渊总结。
  容绒也点着头:“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可是‘神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谁知道呢!有些问题我们直接问他不就可以了。”说着十三一指人脸的方向,“现在他可不是什么狩猎者,而是一棵被废物利用的棋子,你们说他还会不会对‘神域’忠心耿耿?”
  “如果他已经没有神智了呢?”慕容泼了盆冷水给他。
  十三摇了摇头:“没了神智的东西等于不可操控,这些实验品才不会被废物利用而是被直接销毁。‘神域’是不会允许这种东西存在的。”
  既然已经有了打算,众人也不再疑迟,不再遮掩声响,打定注意吵醒那张正在好眠的人脸。
  但是深度睡眠是要不得的,在众人故意弄出响声跑到那张脸前面的时候看到的依然是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睡眠状态的树皮脸。
  耐心不足的容绒直接一巴掌招呼过去,这下那张脸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他先是迷茫的看向众人,然后才缓缓的缓过神来。表情瞬间扭曲,痛苦、绝望、憎恨,几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可以在这张脸上看到。
  那张扭曲的人脸极力的想要脱离树干,但却束缚在上不得寸进。他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众人看,张着嘴似乎在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们……
  杀……杀了……我……
  拿掉……芯……片……
  在……天亮之前……杀我……
  芯片……里……你们想……知道的……
  “芯片在哪里?”慕白最先回过神来,冷声问。
  耳朵……后……面……
  “天亮之后你就会攻击我们?或者说你就会被芯片控制攻击一切闯入的东西。”慕白继续问他。
  人脸艰难的点了点头。
  杀……了我……
  “我明白了。”慕白神情冷肃,手成利爪,找准位置快很准的插入树皮人脸的耳后,轻轻一勾,就挑出了一块薄薄的透明晶片,用另一只手接住。随后,水汽凝聚树身上凝结了薄薄的冰霜,很快冰霜变成冰块冻结了整个树木包括树上那张扭曲的脸庞。
  哗啦,整棵树成了一地的冰渣子。
作者有话要说:  


卷四·深海之密

  ☆、来自海底

  “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慕白毁掉树身人脸等于毁掉了‘神域’放在这座废墟里面的核心,天亮之后这里就会恢复成最初的样子,十进十不出,真正的绝地。
  几人当机立断让在天上的张霖给他们指路,挑选最近的方向离开这里
  最初整个绝地都是迷宫的范围。也不知‘神域’用了什么法子让迷宫局限在了一块区域,种植上了血色树林,并且能够让Nineo控制这片区域。
  他们想或许在那块小小的芯片里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
  因为张霖的指路,众人有惊无险的在天亮之前成功离开了这片绝地。天光微亮,众人站在外面清晰的看见断壁残垣的城市废墟重重叠叠,一眼望去毫无特点。谁能想到里面又是怎样一条令人绝望的死路。
  他们进入绝地是从西南方向的入口,出来的却是东南方向:“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完全认不得路的慕白茫然的看看四周。
  “那边。”慕容指向北面,“而且我们得绕过这里。”
  ……
  “慕白,有人找你。”秦悦蹬蹬蹬的跑了进来冲着慕白喊。
  正在和容绒对打的慕白停下动作,奇怪的问:“找我?谁?”
  秦悦摇头:“不知道,那人戴着副鬼面具,肩上还坐着个奇怪的猴子。就在门口,指明了找你的。”
  秦悦这么一说慕白就知道是谁了。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张霖兴奋的跳了起来:“是爸爸。”
  容绒伸了个懒腰:“张易初怎么过来了,他不是死不挪窝的吗?”
  “找霖霖的吧!”说着慕白一把抱起张霖往训练场外走去,边走边问秦悦:“十三他们呢?”
  “嫌无聊,去任务大厅接了任务出去了。”秦悦跟在后面满脸好奇的回答,那个怎么看怎么奇怪的人是小霖霖的爸爸?
  自此慕白几人从绝地回来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但是研究院的科研室对于芯片的解读却是没有什么进展。因此在芯片里的内容解读出来之前几人暂时还是待在慕容。从Nineo身上抠出的芯片里面加了十三级密码,这三个月来科研室里几乎所有的心力都放到解密去了。
  并且这三个月来,慕容断断续续的已经将城主的权利缓步交给柳青和章倩,慕城的管理层多多少少都知道慕容的打算,就算慕容到时候宣布让位给柳青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阻力。
  还没走出城主府,张霖一见自己的爸爸就扭着身体从慕白身上下来,迈着小步子向张易初扑了过去。
  张易初张开手臂将他接了个满怀,他肩膀上的鬼面猴也吱吱吱的向张霖打着招呼。
  慕白和容绒一看那猴子就不由的笑了,这只不就是迎接他们的那只猴崽子嘛!
  “你怎么来了?”看到父子两续完旧,慕白笑着问。
  “想这小子了,你信吗?”依旧是沙哑的破嗓子,但不能分辨出张易初此时的心情应该不错。
  “另一半的原因?”慕白可是不相信仅仅只是因为想张霖了。
  “就知道瞒不过你,猴谷不能待了。”
  慕白点了点头:“详细的,进去再说。”
  几人进了会客室,坐定,慕容正好也来了。
  张易初继续刚才的话题:“那片山脉最近出现了‘神域’的活动迹象。我探查过,发现他们打算在那片区域建设一个全新的实验基地。”
  “那边有什么吸引他们的?”慕白不解。
  张易初摇了摇头:“这个我暂时还没发现。不过我知道辽城是怎么消失的。”
  众人心神一凌,慕容冷声问:“不是因为兽潮?”
  张易初再度摇头:“不是。”他扫视了一圈,“你们是不是从没想过‘神域’做这些实验的目的,甚至是那些远古基因的来源。”
  慕白几人对视一眼:“好奇过,但并没有想过深究。”慕白一心想要的就是毁掉‘神域’,这些目的原因什么的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
  “呼……”张易初低头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扔下了个重磅炸弹,“末世的出现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宇宙辐射。虽然很难相信,但是地球上的确出现了通完未知的时空裂缝。而最先发现这个的就是‘神域’。”他抬起头看向众人,“起码在五十多年前就出现的时空裂缝。”
  想起雾气最先出现的地方,慕容肯定道:“裂缝在海底。”
  “对。”张易初点头,“我跟踪那些人发现不止那片山脉,在被淹没的辽城废墟里也有一座在海底的实验基地。虽然听到的不多,但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能够判断出海洋里的变异兽是‘神域’做了手脚的。辽城能够这么快就被攻破也是因为里面有内奸。”说道这张易初手握成拳,语气里带着一丝愤恨,“辽城里的低级变异者和普通人全部丧命,高级变异者也被植入了芯片被控制了起来。
  他们说‘这些劣等人当仆人正好驱使’。”
  “劣等人?”慕白眉头一挑,笑容冰冷。
  容绒嗤笑:“他们哪来的优越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为那些远古基因?天晓得,这些基因是不是劣质品。”
  向来对‘神域’一知半解的秦悦张大嘴,不可置信。那个‘神域’简直就是一群神经病。 
  平缓了情绪的张易初继续说:“‘神域’对空间裂缝的存在听之任之,但是我们要阻止‘神域’首先就是要堵住空间裂缝,还有那种芯片。我怀疑‘神域’的芯片是分等级的,最高等级的那人应该就是‘神域’的创造者,而所有芯片的控制核心应该就在那人身上。”
  “可是我们现在连‘神域’的总部在哪都不知道,更别说其它了。”容绒疑惑的问。
  “那就让他们注意到我们,或者说让幕后的那人对我们这些人感兴趣。”张易初的深层意思就是,对我们这些死而复生的人产生兴趣。
  秦悦捧着脸不解:“那海平面上升是不是也是因为空间裂缝?”
  秦悦一问,众人诡异的沉默。她疑惑的眨眨眼,怎么了?
  张易初清清嗓子:“那只是自然现象而已。”
  好半天秦悦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可是:“那岂不是迟早有一天所有的陆地都会被淹?”
  张易初忍不住摸摸秦悦的脑袋:“思想很深远,继续保持。”
  众人忍不住黑线。
  张易初将他所知道的告诉慕白等人,慕白也告诉他慕城已经在研究其中的一块芯片,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进展。但是芯片里的内容应该正是他们想要的。
  惊喜总是接踵而至,晚上,在十三两人出任务回来的时候科研室里也传来消息,十三级加密已经破解,剩下的就是在不损毁芯片的情况下解读出里面的内容了。
  十三和袁渊对视一眼,一回来就听到了两个消息,一个劲爆,一个惊喜。话说,他们只不过去做了个任务而已,到底错过了什么!
  解读内容要比破解重重加密要简单不少,一个星期后众人齐聚科研室。
  秦柯是研究院院长也是科研室室长还是一名高级药剂师,好吧!总的来说他就是个全能型人才。其他基地的高层一度嫉妒眼红慕城有这么一位高级技术人员而且还是全能型的。
  “芯片里设置了自毁装置,并且里面的内不可复制。我最多只能让里面的内容显示一次,一次过后芯片就会自毁,能记下多少内容就靠你们自己了。”
  这是众人一进科研室秦柯就对他们讲的话,就算这样也已经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毕竟最开始众人就不认为能够全部解读出芯片的内容,能够解读出一部分已经很好了。现在不过是过目不忘的快速记忆而已,对于众人来说并不是个难题。
  科研室里巨大的光屏上一连串的代码显示出来,很快代码又被转换成了文字。出现一条,消失一条,众人全神贯注目不转睛的盯着光屏上显示的文字看,在看的瞬间还要将其记到脑子里。
  整个科研室静得落针可闻,秦柯食指成影的在虚拟键盘上飞快的按着,其余研究人员个个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不去打扰慕白几人。
  光屏上的内容几乎一闪而过,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阅读并且记忆的,不愧是慕城的顶级高手,这种可怕的动态视力和记忆力。
  明明从头至尾也才过了十几分钟,但是所有人都觉得时间太过漫长。
  终于,秦柯停下动作,光屏不再显示任何文字,众人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慕白几人因为太过于精神集中,个个脸色隐隐发白,精神力消耗太大。
  秦柯从计算机上抽出已经完全烧毁了的芯片问:“全都记住了?”
  几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并不能说真的一字不落的全部几下,但是几人综合一下应该也是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都给我滚回去休息,别在这碍眼。”秦柯毫不犹豫的开始赶人。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解读出芯片里面的内容整个科研室的人包括他自己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好好休息了,火气大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预计十几万字就完结的文,被我拖了那么多字⊙﹏⊙‖∣我真的没有在托剧情啊@_@
  现在都不晓得该怎么完结了肿么破!

  ☆、疑惑

  单单只是记下芯片里的内容并不算完,毕竟记忆这种东西谁都说不准。趁热要打铁,几人趁着记忆最深的时候将记在脑子里的内容全部写了下来。虽然是零零碎碎东一块西一块的,但不妨在众人休息过后再慢慢整理。
  这一睡众人直接从这天的下午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一个个的睡眼惺忪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
  慕白一走到楼梯口正好看到张易初抱着张霖走出房门,他依然是穿戴得整整齐齐,戴着一副鬼面具半点皮肤都不露。张霖正趴在他肩上揉着眼睛,看到慕白迷迷糊糊的打了声招呼:“小白叔叔早。”
  “霖霖早。”慕白嘴角微微勾起也笑着打了声招呼。
  这时十三和袁渊也分别从房间里出来,十三笑眯眯的歪着脑袋:“你们都站这干嘛呢?”
  袁渊看他好笑,揉了他一脑袋,揉乱了他火红火红的头发:“他们在发呆,走了下楼 。”
  下了楼,发现容绒早就坐那吃着早饭,嘴里正叼着个包子,也不知是什么馅的。她看到几人下来含糊的打了声招呼:“哟!过来吃早饭,还热的。”
  慕白拉开凳子坐下,随手拿了张饼子:“有没有看到慕容?”
  几人摇摇头,容绒反问:“你们不是一个房间的?”
  “我醒来他就没在了。”慕白就着饼子喝了粥,“一大早就没见他。”
  正乖乖的坐在位子上小口小口的啃着包子的张霖举了举手:“我知道。”
  众人齐齐看他,你知道什么?
  张易初轻轻的瞧了瞧他脑门:“你知道什么了?”
  张霖咽下嘴里的东西:“我知道慕容叔叔去哪了?”
  慕白饶有兴趣的问他:“那他去哪了?”
  “我醒来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小倩阿姨叫他,一大早就出门了。”张霖慢悠悠的回答,显得特别的乖。
  “他这个城主当的可比刘敏那家伙称职多了。”容绒忍不住感叹。
  袁渊在一旁点头应和,刘敏那家伙要多懒有多懒,能丢给手下做的事自己绝对不会亲手揽事。
  慕白怔了怔,过了会才轻声说:“忙也忙不了多久了。”
  “他真决定了?”容绒感觉有些不可思,袁渊和十三也看他。
  “嗯。”慕白微微点了点头就不再多说了。
  众人也不再多说,安安静静的吃着早饭。
  张霖看自家爸爸疑惑,微微抬起身体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张易初若有所思的看了慕白一眼也不多话。
  众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慕容也正好过来了,慕白抬头看他:“吃了没?”
  他摇头:“还没有,等下再吃。”
  慕白微微拧眉:“不行,现在就吃。”说着从盘子里拿了个包子塞到他手上,“我去看看厨房还有没有粥。”
  慕容看着他一下就跑远了的背影无奈的咬着包子,身为半机械人其实十天半个月都不吃饭也没关系。不过既然慕白担心他,他还是乖乖的一日三餐的吃吧。
  随即慕容脑袋一转看向正看热闹似的看着他的几人:“吃完了就去把昨天写下的内容理好。”
  几人装模作样的整了整神色,擦擦嘴起身往书房走去。走在最后的容绒在上楼的时候还转过脑袋向慕容挤了挤眉眼,这一幕好巧不巧的被端着碗粥过来的慕白看了个正着,他没好气的等了瞪了容绒一眼,看热闹也有个限度。
  慕白监督着慕容喝完粥啃完包子,才满意的点点头。
  ……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书房里的几人已经将昨天记录下的内容整理的差不多了,可是整合了所有人的记录后发现当中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