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文学电子书 > 相信中国 >

第3章

相信中国-第3章

小说: 相信中国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件事除了证明李彦宏的学术才能,也像一粒棋子,给李彦宏的人生棋局进行了定势:博士——教授——学术权威。攻读博士期间能写出这样具有国际水平的论文,导师认定他的博士文凭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这篇论文,也同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此人是华尔街的一家隶属于道·琼斯的小公司的老板,他是耶鲁大学的博士,虽然身处工业界,但在学术上也是非常优秀的。在做公司之前曾在“贝尔实验室”做了多年的研究。1994年,他邀请李彦宏去他的公司做带工程师性质的高级顾问。而此时的李彦宏,也越来越意识到他喜欢是那些实际的东西,对理论性的东西没有多大兴趣。他决定进入工业界,放弃博士学位。

自从中国清代有学童赴美求学以来,就有一种强大的传统的思维方式,认为中国学生到美国一定要学有所成,标志是读取博士,以至于一些像《围城》的方鸿渐那样的游学生,在归国前也得匆忙去买张博士文凭来掩人耳目。但美国人却对文凭并不在意,甲骨文的创始人埃里森去大学演讲,第一句话就是叫大学生们不要念大学了,结果还没有说三句话;就被校方给请下了台。这个口无遮拦的人在耶鲁大学演讲时说得甚为精彩:我,埃里森,这个行星上第二富有的人,是个退学生。比尔·盖茨,这个行星上最富有的人,是个退学生。艾伦,这个行星上第三富有的人,也退了学。再来一点证据吧,戴尔,这个行星上第九富有的人,他的排位还在不断上升,也是个退学生。他提到了艾伦,是比尔·盖茨的合伙人,戴尔,早几年前已在中国直销他的戴尔牌电脑了。——后来,有人证明,这段演讲其实不是埃里森说的。

在暑假的实习,李彦宏接触过一些很好的计算机系的博士生,但他觉得这些人的研究水平不过如此,而且,他的理想不是去当大学教授,这就没有必要去还在学校学习了。话虽如此,但在大家这种传统的思路下,没有足够的信心是不行的,尤其是中国学生。当李彦宏把告诉导师,说他的兴趣是想进入工业界时,导师像武林中的高僧,面对要闯荡江湖的弟子,没有阻拦,而是给予了祝愿:“如果你感兴趣的是工业界的事,你也没有必要读博士学位了”。

“总是在正确的地方遇到正确的人”,这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是极其幸运的事。这种幸运的人,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比如郭靖,行走江湖,处处得到高人的指点。李彦宏认为他也享有这份幸运。他的导师是就是一位能指点迷津的高人。导师的研究项目其实并不是搜索引擎类的技术,但他能因材施教,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要求李彦宏跟踪最先进的搜索引擎技术和信息检索技术。一直倾心实用技术的李彦宏向系里申请得到硕士学位,像他这样的学生,只要过了博士资格考试,是不需要再写硕士论文的,什么时候想走,去申请文凭就可以了。 




从布法罗的穷学生,变成华尔街的高级白领
其实,进军华尔街之前,李彦宏曾将它与硅谷进行了一些对比的。李彦宏去硅谷的时候是三月,加利福尼亚州虽然到处鸟语花香,但是,李彦宏看到许多跟他一样的技术人员每天都工作得非常辛苦,开的车还破。要录取他的公司也不是很大。而华尔街却处处洋溢着一种神秘感,到处都是腰缠万贯社会名流,到华尔街的公司面试,大家很讲排场,来接的都是很豪华的车,在价格昂贵的餐馆里吃饭,各方面都非常讲究。至于工作,大家看上去也不是很辛苦,而给出来的工资,比硅谷给的要高10000多美元。

离开象牙塔,进军工业界,是李彦宏的又一次重要选择。高中分科,高考填志愿,以及出国的决定,有太多可供参考的因素在影响着他,而这一次选择,他做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另类,尽管,创立微软帝国的比尔·盖茨、玩转电脑直销的迈克尔·戴尔早就这样做了。若干年后,李彦宏评判这个决定时说:“这个选择是不对的,只是看了一些表面的东西,而没有去分析我真正在乎的是什么”。他感到,在华尔街的三年,是浪费过去的。

华尔街(Wall Street)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区南部,它长不超过一英里,宽仅也仅仅11米。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条街上的联邦厅曾是美国第一届国会的所在地,首任总统华盛顿就是在这里宣誓就职的,现在,大门前依然立着华盛顿像。

不过,人们提起华尔街时,首先想到的绝非是其政治上的意味,华尔街是金融和投资高度集中的象征。华尔街两旁很早就矗立起无数的摩天大楼,这使得街道如同峡谷,抬头只能望见一线天。数不清的大银行、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和交易所都在这里驻扎。华尔街设有纽约证券交易所、美国证券交易所、投资银行、政府和市办的证券交易商、信托公司、联邦储备银行、各公用事业和保险公司的总部以及棉花、咖啡、糖、可可等商品交易所。每天,成千上万的白领阶级涌到这里上班。而住在郊区的金融巨头们,则不必受挤车堵车之苦。他们上下班乘飞机,直升机场就设在华尔街东端不远的东河畔。

立志“用技术改变人们的生活”的李彦宏,先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尽管兜里装的是硕士学位,但在华尔街却拿到接近博士工资。26岁的李彦宏从一个布法罗的穷学生,变成华尔街的高级白领。有钱了,一个人租了一套很大的房子,买了新车。在美国,相比于同龄人,几乎算是年轻的成功人士了。

开明的老板给了李彦宏很多自由的时间,让他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热衷于技术的李彦宏为公司设计了一套实时金融信息检索,这个系统至今还被广泛应用于华尔街各大公司的网站。在技术层面,李彦宏最大收获,是获得了超链分析的专利。这项1996 年的发明,解决了如何将基于网页质量的排序与基于相关性排序完美结合的问题,我们不妨举浅显地解释一下:李彦宏学信息检索时有一门课叫做页面链检索,根据一个关键词,如何去查询相关的论文,反过来想,你会发现一篇论文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反映在有多少其他的论文在引用这篇论文,被引用的次数越多,这篇论文的影响力就越大,它的价值也就越大。

对于互联网来说,超链其实就是一个引文,就是引用。而超链分析,就是在辨析引用的质量。网民都希望在互联网上找到有用的信息,但是互联网上的网页良莠不齐,比如,当你检索“超级女声”的时候,跳出来的网页,也许只是一个泡网吧的孩子做了一个网站贴满了“超级女声”这个词而已。这种情况下,按照传统的信息检索理论,这个网页就跟“超级女声”有技术关联,尽管它不是超女的的官方网站。这就是当时搜索引擎的狼狈之处。而超链分析,运用的是引文索引,他关注不仅是一个网页的内容,更关注一个网页的内容被引用的次数,对于一个网页来说,看互联网有多少链接指向它,一个垃圾的无聊网站是没人去引用的。而被引用的次数多的网页才有价值,才值得被搜出来优先推荐。

这就是李彦宏归纳的搜索第二定律——人气质量定律。




仅仅6个月,李彦宏如愿让马东敏成了自己的新娘
务实的华尔街,并不知道李彦宏归纳的搜索第二定律——人气质量定律——有多大价值。那时候,股票市场中最激动人心是IT领域,在1996年前后,IT业的发展突飞猛进,《华尔街日报》的重要版面却几乎被来自硅谷的消息充斥着,1996年4月12日雅虎公司股票上市,开盘每股价位定在13美元,由于需求惊人,价格迅速被推到24。50美元,最高时达到每股43美元,最后以每股33美元收盘。上市当天雅虎公司的市场价值即达到8。50亿美元,比一年前行家估计的价值高出200倍。当然,这一切,在兴奋的华尔街眼里,只看到飘红的网络概念,而对近在咫尺的李彦宏的专利视而不见。对于一个技术人员来说,超链分析的专利,就是行走江湖的剑客之剑,刀客之刀。身怀利刃的李彦宏,在华尔街却深感英雄无用之地,毕竟,道·琼斯只是一家金融公司,对技术发明并不敏感,更别说推广了。

有一次,在加拿大开了一个关于互联网的学术会议,李彦宏去讲超链分析的应用与前景,来自硅谷的诸如Microsoft、Infoseek等公司都去了,他们对李彦宏做的东西都很感兴趣,硅谷做事的风格,不讲学历,不看阅历,看到好东西就动用拿来主义。只有在那里,会聘用根本没有在美国留过学的中国人在做工程师。

许多公司对李彦宏发出邀请,但Infoseek公司的威廉·张更能明白李彦宏的心思,他说:“Robin,我知道你是技术工程师,对于工程师来说,除了技术创新,最有成就感的东西是能够让千百万人使用它。但你现在的公司是没有能力实现它的,如果你到Infoseek的话,你做的东西很快会有近千万人使用。”。这一番话打动了李彦宏。他到硅谷的Infoseek看了看,感触很深,当他讲到他认为很精彩的东西的时候,听者的眼睛里面也在放光。大家家说这个东西真的很棒,这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而在东部的华尔街,大家表面也会尊重自己,但那是社交味道很重的礼貌,他们不会因为这项技术创新而尊重你。

尽管李彦宏曾感叹华尔街工作的三有些虚度岁月,但他也很难假设自己一出学校就选择硅谷将会怎样。1994年,李彦宏去华尔街时,互联网的概念尚未形成,几乎是零。到了1997年的时候,在纳斯达克已经有四五家互联网公司上市了,这个时候他选择了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很自然的事。

在东部,有失也有得,李彦宏收获了爱情。在百度贴吧里,一大群网友在探讨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打动李彦宏。也有网友在贴李彦宏夫人马东敏的照片。马东敏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两人认识时,她正在美国新泽西州大学生物系攻读博士学位。看到马东敏的第一眼,李彦宏想到了一见钟情这个词,仅仅用了6个月,李彦宏如愿让马东敏成了自己的新娘。 李彦宏所说:“反正我认为,只要自己想清楚了的事情就要做,有意思的是,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她当时为什么只用6个月也能想清楚。”

谨慎稳重的李彦宏会因为一见钟情和一个认识不到6个月的女孩结婚。李彦宏还曾开玩笑地说起这种直觉小学五年级时就出现过,因为和一个女孩的作文经常同时被老师当范文念,于是觉得和对方是一类人,就给女孩写纸条,结果被老师和父母狠狠教训了一顿。这个例子恰恰说明他不靠直觉,而是靠搜索——确定好气质、学识、外貌,众里寻她千百度。

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搜信)的威廉·张说动了李彦宏。那时,他刚被提拔起来,要找个人替代他原来的位置,这个人必须能够了解搜索引擎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了李彦宏对搜索技术的讲解,他知道他遇到了他要找的人。李彦宏虽然一直在做搜索技术,但对于工业界来说,实用的搜索引擎系统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他也不是很清楚。他来到后的头两个星期没干活,威廉·张把他关在办公室里像武功宗师传授秘笈武功般一一讲解,哪些地方度很关键,哪些地方用了小的技巧可以避开一些难解决的问题,同时威廉·张也把实现各个模块的很优秀的工程师叫过来给李彦宏讲细节。在他看来,李彦宏是惟一一个能够听懂所有模块的人。

李彦宏在硅谷的生活舒适而悠闲。SILICON VALLEY,硅谷,不是一个城市,它是由许多小城市如圣荷西桑尼维尔、佛利蒙市、圣大克拉拉、库帕蒂诺等小城市组合而成;硅谷,也不是一是山谷,它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在旧金山市和圣何塞市之间一块30英里长、10英里宽的狭长地带。在这个背靠山脉,面朝大海的海湾边,星罗棋布布满了与高科技有关的公司,著名的苹果、惠普、升阳、英特尔、IBM等都位于此。




公司在不断犯错误,在这样的公司里,他感到了迷茫
中国传统文化中,田园生活是一个符号,陶渊明代表了一种对现实的失望,归隐田园,“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但往往弄得“草盛豆苗稀”。而《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寄身曹操篱下,也伺弄了一个菜园子,天天浇水施肥,那是韬光养晦。在硅谷,李彦宏和马东敏也在院里种瓜种菜。花开花落,每年都会品味一次种收获的踏实感。只是,寄情田园的李彦宏,没有误入尘网中的感慨,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读了博士的马东敏,有根深蒂固东方价值观,跟随李彦宏来到硅谷,以李彦宏的公司为半径,画一个圈,寻找工作的第一个条件,是离家近。百度上市成功后,在北京,许多记者采访李彦宏时,通常会被安排在李彦宏家楼下的一个茶馆。李彦宏选择这里也是因为离家近,他一脸坦诚地向记者们解释:家里4岁的女儿还要他照顾,他不能走得太远。

(我曾经这么恶毒吹捧李彦宏说:“你这样不太好。现在的男人,或者有钱却不帅,或者帅但没钱,或者又帅又有钱但对感情不专一,或者既帅又有钱又专一却不喜欢异性,可是你却具备了所有的优点,让我很有压力。”)

李彦宏的住所离网景公司很近。网景当时是华尔街的宠儿,它开发的一个称作“领航者”的浏览器软件,在市场中披波斩浪,独领风骚,公司股票也颇受股民追捧,是大家心目中的“富翁速成机器”。李彦宏常去网景公司附近散步,看着一栋栋办公楼拔地而起,尘土飞扬的工地几个月就变成了漂亮的网景工业园区,让他一次次地感叹新经济的魔力。

Infoseek作为早期的互联网公司,李彦宏进去的时候股票5块钱,一年以后涨到100块钱。在美国,对成功的定义是,在30岁时拥有100万美金。Infoseek股票起起落落,让他在三十岁不由感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个努力的时间,是1个月。李彦宏在30岁零1个月时,成为美国标准的成功人士。不过,在他手中仍有50多万美金的股权没有兑现时,他却决定要离开Infoseek了。1998 年,Infoseek公司的决策者认为,以后的发展方向是传统媒体,于是引入了迪斯尼40%的股份,由此,对搜索引擎技术的重视程度越来越低。这无疑会让李彦宏感到很郁闷。更糟糕的是,市场部那些人是从MIC请来的,MIC是什么?那是美国的百货商店。他们行事的方法,传统而保守。

比如,当时大家都看好E…mail业务,那个时候Yahoo!还没有推出E…mail,但有许多专业的E…mail服务提供商。经过一番准备,公司拿出提供的服务域名后缀是@Infoseekmail。com,李彦宏对此强烈反对,说这样的东西到市场上是没有吸引力的,它个地址比任何能见到的都长,谁愿意放弃一个已经用惯了的东西再申请你这个。他建议,不如就用Infoseek。com推出E…mail服务。Infoseek当时在美国有很好的名誉,大家都很尊重Infoseek,虽然Infoseek本身的名字也比较长,但是名誉好毕竟是优势。市场部却并不认可,他们有种担心,如果公司用Infoseek。com去提供E…mail,用户在使用中一旦有问题,会来告Infoseek,这个风险不能冒。李彦宏意识到,他们这些人不是一个领导者的心态,而是一种跟随者的心态,尽管争论的场面很激烈,却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 

公司在不断犯错误,在这样的公司里,他感到了前途渺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