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文学电子书 > 相信中国 >

第4章

相信中国-第4章

小说: 相信中国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婧芗ち遥炊越饩鑫侍夂廖薨镏!

公司在不断犯错误,在这样的公司里,他感到了前途渺茫。那时候,李彦宏经常被国内邀请回国参观考察,他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创业机会。中国的变化是巨大的,无论是人的心态还是行动,跟李彦宏出去时已有天壤之别,这样的变化让他很激动。他印象很深,他出国的时候,大街上的餐馆大都是国营企业,要吃饭都得在那儿排队,你在那儿吃饭,后面站着一拨人等着你的座位。等他1996年回到中国的时候,都有领班的经理了,见人都特客气,对所有人都点头哈腰的。这样的变化不断地展现。

1998年4月,李彦宏与威廉·张远赴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在这次会议上,来宾的二分之一与搜索引擎有关,大家对李彦宏好奇心很重,要求与他交流技术的人士一个又一个。于是临时搞了个小型聚会,在会议的留言板上把自己的姓名和聚会地点留下,一下子就来了100多人,颇有武林大会的感觉。这群人中,有两个人,也曾与李彦宏交换过心得,一位叫塞吉·布林(Sergey Brin),一位叫拉里·佩奇(Larry Page),没多久,这两个当时只有20出头的小伙子推出了Google引擎,相继把Infoseek、Yahoo砍于马下,颇有宝刀一出,谁与争锋的劲头。这次大会,让李彦宏坚定了做搜索引擎的决心。



寻找·百度
连载稿
11
在送上门的大把美元面前,李彦宏希望投资者对搜索引擎的前景要乐观。
李彦宏,这个纽约华尔街的技术高手却到了硅谷。他在美国的那几年,从1995年开始,每年都要回到北京看一看。他在寻找创业的最佳时机。(当然,据说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乱糟糟的集市时里蹭一蹭,挤得很舒服,在美国,人少到常常让他感到不自在,就凭这一点,他都只能是个中国人。)

到了1999年的10月,那个时候搜狐,新浪都呈现一派蒸蒸日上的劲头,网民把上网当成时髦,各大聊天室里都挂着一堆人在闲扯,知名的BBS上也开始板砖横飞地打架了。互联网的兴奋渗透到社会各阶层,李彦宏行走在街上,有穿着“。com”文化衫的行人和他擦肩而过。网络让李彦宏很激动,迫切地想从“海鳖”进化成“海归”。

对于网络应用,在网页内容还不多时,搜索引擎还可有可无,门户网站随便做做就足以应付网民。大多数也的确是那样做的。李彦宏看到的是未来,可以想象,随着网上内容的丰富,人们对搜索引擎的要求必然会越来越高,它的发展潜力巨大。但当时,被互联网各种概念包围的人们,一听他这个想法,都觉得特“土”。在美国混了那么久,随便想个什么点子都有大把人嚷着要投钱,搜索引擎,听着就枯燥,即不时尚,也不煽情。以至于有一家杂志报道了百度要做搜索的消息时,引来一片谩骂,说这也叫新闻?都是别人几年前玩剩下的,这稿子肯定是给了钱的公关稿。

创业,最怕选错行。李彦宏坚持向前多看几年,看一个行业的发展潜力。在中国发现了机会,他又回到硅谷寻找创业伙伴。在一个中餐馆里面,他约见了多年的好朋友徐勇。餐桌上摆放着一份保密协议。这两个在美国多年的人,都适应了美国的这种处事方式。那时,他们用彼此的英文名称呼对方,李彦宏叫Robin,徐勇叫Eric。听了李彦宏的设想,很兴奋,决定加入,徐勇对搜索技术并不太明白,但他明白一点,眼前这个Robin不简单。他们刚刚相识时,李彦宏就曾给徐勇提出一个电子商务的模式,但徐勇当时并未意识到,最终错过了。

李彦宏和徐勇相识于1997年。徐勇,是李彦宏的北京大学校友,1982年毕业于生物系,1989年完成生物硕士学位后,获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博士奖学金,赴美留学,在美国10年期间,徐勇先后任职于两家著名的跨国高新技术公司(QIAGEN; Inc。和Stratagene公司)的高级销售经理,并且获得过杰出销售奖。那时,李彦宏的妻子Mellisa也从事生物销售,李彦宏建议他成立成网站,把网站做成生物化学仪器或药品的交易平台,当时,就希望徐勇一起来做。但当时徐勇并不觉得这个网站是一个机会。两年之后,有一个类似模式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徐勇才意识到两年前李彦宏想做得东西竟有如此高的含金量。这次,李彦宏提出要做搜索引擎时,他已拍完了大型专题纪录片《走进硅谷》,硅谷创业文化也感梁了他,加上他对风险投资机制的了解,他不能再放弃和李彦宏携手的机会。

随后,他们在李彦宏家里开始讨论细节,这包括商业模式,管理架构以及股权分配方式等。当时,定下来的融资计划是100万美元。李彦宏给了徐勇两种选择,一个是按硅谷通常的做法,由徐勇去找钱,按1%或更高的比例拿提成。他不用放弃自己的职业。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他们俩一起做,如果是徐勇找到钱的话,在未来的公司中,按实际情况分配股权。 徐勇他选择了后者。(据说,当时徐勇之所以选择和李彦宏长期合作,而不是拿了提成就走人,是因为徐勇的太太也认为他要和李彦宏这样的人在一起,而Mellisa也觉得,内向正直的李彦宏需要一个热情洋溢的伙伴。所谓旺夫的女人也就是这样。)

徐勇是那种激情四射的人,而李彦宏相对沉静的多。许多同事都感慨,这两个人在性格与是如此互补,相得益彰。机会稍动即逝,他们立刻展开行动。徐勇在拍摄《走进硅谷》时认识了许多VC(风险投资商)。尽管硅谷VC成堆,不巧的是,他们的兴趣转向了电子商务,不过,徐通把创业的想法一抛出,还是引来了好几家要追着投钱。在送上门的美元面前,李彦宏希望投资者对搜索引擎的前景要乐观,更重要的,是对创业者要充分信任,毕竟,在技术层面,李彦宏最懂,如果投资者不信任他们,随便派个财务或什么别的什么高管去中国,会形成外行干涉内行的局面,这会影响做事的效率与热情。这不是杞人忧天,多年来,水土不服的洋管理横插一杠子的荒诞剧,一直在中国上演着。


12、
威廉·张说:“在搜索技术方面,排在世界前三位的专家中,一定有李彦宏!”

李彦宏他们最终选定两家投资商,分别是Peninsula Capital(半岛基金)和Integrity Partners。VC是玩钱的高手,他们对技术本身不见得有多精通,但商业敏感却超出常人。在硅谷,商业模式相似的创业计划满天飞。在同样的创意撞车时,聪明的投资者更关注的是执行这个计划的人,投资的关键是要投对“人”。

李彦宏与徐勇与投资商坐在一起,他们对这两个中国人要做的事情很认同,一说起来就非常兴奋。兴致所至,投资人问:“Robin,你多长时间能够把这个搜索引擎做出来?” 李彦宏想了想,说需要6个月。对方想大干快上,说:“多给你钱,你能不能做得更快些?”这个问题让李彦宏措手不及,多给钱,当然是好事,但他还是迅速地拒绝了对方的提议:“我不能这样做。这个必须让我想一想。”对VC来说,李彦宏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答案,这个年轻的中国人,不会说大话,他对需要承诺的东西是极为认真的。李彦宏承诺的是6个月,事实上,他们用4个月就做出来了。(后来,每次有人胸口碎大石,拍胸脯说一年超过百度,一年后又说两年超过百度时,李彦宏总是不语微笑。)

谨慎的VC当然不会对他的技术能力置若罔闻。他们问李彦宏:“在搜索技术方面,你认为谁排在前三名?”李彦宏列出了包括他原老板威廉·张在内的三个人,出于中国人的谦虚,没有提到自己。投资人又问:“你和他们熟吗?”李彦宏表示都认识。投资人不懂技术,他们想出旁敲侧击的方法来确认这位叫Robin的中国人的能力。在其他投资者继续与李彦宏聊天的时候,有一个人离席,李彦宏也没有在意,过了一小会儿,他回来了,带着一种满意的微笑:“Robin,我刚才打电话问了一下你提到的著名的Infoseek的CTO威廉·张,他说,在搜索技术方面,排在世界前三位的专家中,一定会有你。”

本来,要融资100万美元,而VC们怕他们不够花,执意给了120万。占去了百度25%的股份。随着百度的盈利与上市的骄人战绩,这一笔风险投资是他们有史以来在亚洲最成功的一次投资。

12月26号,冬天的北京已经很冷了。再赶上一个阴天,显得有些萧瑟。正在中科院读研究生的崔珊珊骑着自行车,赶到位于北京大学西南角的资源宾馆,参加一次面试。在资源宾馆的大堂,她见到了李彦宏,这位被称为Robin的海归,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项琏,大冬天的穿着件白色T恤短袖衫,按崔珊珊的话说:“非常年轻,就像大学校园里刚刚冲完澡的男生一样。”这还说明,北京的供暖还是令人满意的。

李彦宏是1999年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回国的,此前,百度公司已在开曼完成了注册,并在国内注册了它的全称“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而徐勇早就回来了,他和百度的第一位员工刘建国做了些前期的筹备工作。北大资源宾馆的一个标准间,既是徐勇和李彦宏的栖身之处,也是百度的筹备处。李彦宏回来的第二天,就在北大和清华的BBS上发了招聘软件工程师的帖子。那一天,来面试的有好几批,都是在校学生。没办法,那时候国内懂搜索的人太少了。最感到有意外收获的是郭眈,当时在北京交大读博研三年级,那天他来的目的不是要参加面试,他的主要目的是陪同他的朋友,为人家壮胆。

崔珊珊见到Robin的时候,表明自己是想做实习生的,她那时候还有半年才毕业,而且,那一年全国的研究生只毕业3万多个,找工作特别容易,她只是想找个地方实习,出于对搜索引擎的兴趣,就来了。但1月1号,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给她的却是带薪实习的职位。这导致她的这个“实习”比她预期的要花去更多时间,天天要做到半夜。好在论文基本上写完了,学业倒成了忙里偷闲的事儿,工作之余,也回实验室去做做论文的收尾工作,在七月正式毕业的时候,顺理成章转为正式员工。而本来陪人来面试的郭眈,在回去的路上,就接到了徐勇的电话,问他是否愿意加入百度。最终,他也来了,以至于到现在仍然没有博士毕业。那次面试,他们还招到是北大研究生三年级的雷鸣和北邮研究生三年级的王啸。(这几个人,当时拿到了数量不等的百度期权,只是,谁也没有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13、
刘建国在想:“李彦宏是否值得他舍弃北大教授的头衔和平台。”
李彦宏寻找到的第一位员工是北大副教授刘建国。这个寻找的过程就如在华尔街寻找风险投资一样,双方都小心翼翼,反复权衡。那时,年轻的刘建国已是北大的副教授。1997…1998年,他在美国做了一年访问学者,深受系里重视。只在学校里那种繁文缛节和积重难返的体制上的弊端令人愉快不起来。一切都要论资排辈,所谓的权威,需要去熬。有一次,他申请了一个“863”项目,第二轮审核就被刷了下来,人家说你才是副教授,哪有这个资格啊。刘建国在1995年就开始做中英文搜索引擎,他在北大研发的“天网”,是当时最好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在IT界已颇有名气。但那时中国的计算机领域,无论是资金投入,还是研究成果,都与国际上差距很大。刘建国意识到,在学校,他不可能做到世界领先的影响力。

当时的刘建国,除了做天网,也给别人做软件去卖,他领导的开发小组,有点像公司运作。“银燕”就是一个银行使用的软件产品,广东省建行,交行都在用。这让他感触颇深,他感觉到,进军工业界,有可能做出不俗的成就,关键是影响力不一样。在学校里,他只能影响几个学生,而做出产品,对网民、用户的影响力将更大。

1998年夏天,李彦宏到清华参加一个讲座。也是从学院派中出走的李彦宏,发现了天网。作为网站的负责人,刘建国的E…mail在上面挂着。李彦宏就给他发了一个E…mail,邀请他去参加讲座,有机会做一下交流,不巧的是,刘建国有事儿没有去,错过了第一次见面。1999年,当李彦宏决定回国做搜索引擎时,又给刘建国发了封E…mail,问他是否感兴趣。对于搜索引擎,刘建国当然有兴趣,现在的关键是,李彦宏是否值得他舍弃他“北大教授”的头衔和平台。“我们俩大概是来回有数十封的E…mail吧,我记得当时问了他一个问题——已经有很多搜索引擎了,包括天网,GUU啊,那我们的需求在哪儿?”这个问题很锋利,李彦宏的感到刘建国就像风险投资家一样,在问那些最关键的事情。李彦宏回复说:“我们一定要成为最好才有机会!”

两个素未谋面的人,E…mail你来我往,尽管在技术探讨中英雄所见略同,但刘建国还是迟疑不定,李彦宏干脆把自己的简历发了过来。同样技术出身的刘建国很重测试,“我在美国时也交了一些朋友,所以我实际上是调查了李彦宏的简历的,包括他在Infoseek的经历,还有整个学习的过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大概技术怎么样……”这个调查让刘建国感觉非常的好,这个要创业的海归很有创新性,INFOSEEK的奖励也获得过好多次,技术上很牛。同时,这个人的人品也非常好,由此,坚定了他一块儿出来做的决心。其实,在刘建国四处打探李彦宏的底细的时候,李彦宏也没有闲着,先期回国的徐勇约刘建国吃了一顿饭,并拍了照片以后给他发回去——李彦宏仔细相看了一番,颇有点网恋的味道。 

当刘建国走进领导的办公室递上辞职信时,一项器重他的领导非常不理解。北大为了留住人,当时刚长了工资,在评级上刘建国是极为靠前的。他的父母也不明白,北大副教授,这么个体面的铁饭碗,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得不到,这倒好,说扔就扔了。但刘建国相信,这个将要成立的百度所做的事情,正是他原来设想要做的。投身工业界有别于学院教书,他希望自己得到再一次的历练。在学校里,他看得很清楚,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坐在夕阳里闭眼一想,能想到他十年后的样子,从一个副教授,过几天成了教授,做个什么东西不用太用心,发一点文章,水平也不用很高,直管发,完了就是教授了。然后,就老了。

做公司,对这个带眼镜的书生来说,是一个挑战,这不光要技术,还要管理,经营,而刘建国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挑战”。6年的实践证明,现在已身为百度技术副总裁的他,转型极为成功。

公司最终进驻了北大资源宾馆。这是典型的硅谷的选址方式。,有利于高校的教师和学生兼职。之前,他们在中关村核心地带四处寻找,他们考察了好几个地方,包括海龙,包括太平洋,当时这两个大厦第一层是电子市场,第二层都空着,尽管不算太贵,但比较嘈杂。资源宾馆的结构比较好,比较安静,而且有宾馆,每天上班、休息都可以在同一个楼里。当然,利用北大的校园网上网也是一个重要考虑因素。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拿着投资人的钱,花得如流水一般,租住国贸这样的高档写字楼里,出入者西装革履,一时风光无限。与嘈杂的电子市场相比,资源宾馆的房租只能算适中,但综合来看,性价比是极高的。

在硅谷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