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秘密恋人 >

第6章

秘密恋人-第6章

小说: 秘密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在做什么呀?只是不过是一个礼拜没有好好说个话、亲吻、搂抱、做……咳!她现在干么那么兴奋?活像个色情狂!她对镜中的自己扮个鬼脸,但两眼依旧明亮的惊人。
  而且她有个“惊喜”要给他呢!
  叩!叩!
  敲门声让她惊跳了起来,赶紧转向镜子,不需用手捏,两颊已泛红,这才去开门……可惜来者不是朝思暮想的人,侍者送来了香摈。
  香槟……桀仁到底还安排了什么节目?她支着肘看着放在桌中间的两只高水晶杯,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她好期待哪!
  毕竟在受了快一个礼拜非人道的折磨,现今的一切,只能勉强算是补偿。
  他最好能让她心满意足,要不,她绝对会继续“冷战”下去。
  这是他们俩交友以来第一次发生,这么长一段时间都没约会,虽说在公司能见着面可为了怕自己无法克制的表露出情感,根本不敢正眼看他。
  为了怕有人偷听他的电话,或是透过关系去调出他的通话记录,根本不准他打电话给她……唉!防到这种程度,若还是被发现了,那她也没话可说。
  不过她也忍无可忍了,得想个法子反击。
  因为她想的太专心了,所以没发现身后的门已静静地被推开,冷不防,一双手覆住她的眼睛。
  “啊!”石破天惊的尖叫声立时响起,然后随之一声闷哼。
  “哇!痛——”
  在眼睛看见光明前,便已从那熟悉气味中知道是谁蒙住她的眼睛,可往后拐去的手肘已收不了势。
  周璇转过头,只见尹桀仁双手环抱住腰肋,疼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你……你没事吓我干么?”她又气又急地跑了过去。“有没有怎样?”
  “我会内伤……”桀仁已经万分后悔恶作剧了,做梦也没想到她的反应是这样一等一。“你……怎么会?”
  “废话!现代女性若没学几招基本防身之术,那还得了?”她翻开他的衣服,看到腰肋已经有处泛红。“你真讨厌,活该啦!”她开口骂道。
  他一瞬也不瞬地注视她,虽然嘴巴碎碎念,可脸上明显的心疼让他的心头甜蜜蜜,他按住她的手停在伤处,深情款款地说道:“我好想你。”
  她微愣,脸上随之一红。“讨厌!”
  他长臂一揽,让她整个人跨坐在他腿上,她环住他的颈子,微低下头与他对望,眸中尽是对他的爱恋和思念。
  相思是炼狱中最磨心的惩罚。
  “——这个礼拜……每个晚上,对我来说都是个煎熬。”她轻声说着,不知怎地,一股鼻酸突地袭来,眼前一片模糊,令她整个人埋进他的肩膀啜泣了起来。
  可恶!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哭?而且情绪来的莫明其妙,活像受了什么天大委屈。
  尹桀仁被她感染了,心头也涌上一抹酸涩,毕竟这个礼拜真不是人过的,他用力地紧紧环住她,像是要抱住此生最重要的珍宝……不过最教他惊异的是,从没想过周璇会突然在他面前掉眼泪。
  那如珍珠般珍贵的泪滴,灼疼了他的心!令他对她更加爱怜……他可要细细收藏这些眼泪……难得啊!
  体悟到她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会露出些许小女人的模样,令他有着莫名的满足感,也只有她,才会让自己觉得男子气概十足,因为她是那么的特殊、与众不同。
  尹桀仁捧起她的脸,轻柔地去她颊上的泪水。“别哭、别哭,我唱歌给你听,宝贝!不要哭,眼泪是珍珠,哭多将来会命苦,嫁给大老粗……”
  “大老粗?”她皱起鼻子,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毫不客气的抹在他白色的休闲衫上。
  他连忙改唱。“不!是嫁给尹桀仁,一个全世界最杰出的男人。”他一本正经地唱道。
  她破涕为笑,抡拳轻捶他的胸。“不害臊。”
  他笑着抵住她的额头。“你知道吗?本来我都计划好了,一进房间,先把你剥个精光,然后像头狼似的朝你扑过去,一解这几天的折磨,哪知一切都走样了,吃了个拐子,疼的我把所有计划好的步骤都忘光光啦!”
  周璇羞窘的从睫毛瞄了他一眼。“色狼!”此刻她已经可以清楚感受到她臀下不可错辨的兴奋,令她血液也为之沸腾、响应。
  孰料,他竟把她稍微往外推了一点,只差一公分,她就会摔下他的膝头。
  “你干么?”
  “一个礼拜都没听到你的声音,我现在好想跟你说说话。”他深情凝往她。
  闻言,她鼻子又是一酸。“我……也是呀!”她小声承认。
  “你知道我现在对电子邮件又爱又恨吗?”
  “没办法,目前暂时只能透过网路来保密,谁教他们盯你盯的那么紧。”她轻轻抚弄扣在他胸膛前的扣子。
  “谁说网路就安全了,电脑黑客可是能轻易渗进个人电脑中。”
  她摇摇头。“若他们真做到这种程度,我也没辙啦。”
  “是啦!为了避免人发现,除了要不断变换路线摆脱人跟踪,害怕被窃听不敢打电话,我觉得自己好象在谈一场见不得人的恋情……”他满怀委屈地说着。
  “没办法,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多无聊人士,以偷窥搜寻他人隐密为荣,那两个BMW巨头都已下达动员令,务必要找出‘SW’。”
  “SW?”
  “神秘女郎(Secret  Woman),简称SW。”坐兴风作浪之首附近,就是可以掌握第一手的资讯和敌情。
  “啊!怎么会这样?”他不晓得已经到这种程度,那两个女人简直无聊到极点。
  “就是这样……”她轻抚他俊逸的脸庞。“如果爱情是真情实意的,所受的委屈便会很快忘记。”有如轻吟般吟出了这些词。
  很动人的话,可太文诌诌了,尹桀仁眼中立刻浮起警戒之色。“别告诉我又是Mr。莎士说的,告诉你喔!我现在对他非常、非常感冒!我自认才疏学浅,对莎大师说的话有听没有懂喔!”
  她格格地笑了出来。“不是!这句不是他说的。”
  呼!太好了,可心还来不及放,只见她又很快乐得宣告。“这是俄国大文豪杜思妥也夫斯基说的。”
  天呀!尹桀仁哀号了一声,然后毫无预警将周璇抱起来,往床上一丢,还来不及回神,他已如泰山压顶覆住她全身,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令她痒得笑个不停。
  “告诉你,现在唯一可以让我消除委屈的方法,就是把、你、吃、掉!”他充满坚定地宣示道。
  她不怕死地眠着他。“要撒盐巴还是糖?”
  “我、要、加、辣、椒!”低吼一声,便朝她的颈脖啃了过去,当他发现她衣服穿的竟是黑色蕾丝性感内衣时,整个呼吸都梗住了。“你……”
  惊喜!身上早已撒了很辣、很够味的特级辣椒。
  “少罗唆了!”周璇手一伸,毫不客气拉下他的头,呵!到底谁是大餐还说不准呢!
  在完全卷进激情漩涡前,尹桀仁突然非常庆幸这一个礼拜以来的“清心寡欲”,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两天假期甭想离开这张床了。
  第五章
  ——爱情如同烈火,时常翻动才能燃烧的持久。
  在房间腻了一整天,周璇突发奇想要看海边的日出,两人终于“出关”了。
  他们从饭店“借”了一条床单,在半夜四点来到了海边。微曦中,海浪拍击海岸形成层层的白色浪花,伴着天上的星子,偌大的沙滩就只有他们俩,这儿仿佛成了遗址之地。
  找了个可挡风的石头,尹桀仁拾了几根木头,在海边的沙滩上燃了小营火,两人就缩在床单中,坐在火关,注视海面东聊西扯。
  小别更胜新婚,这话用来形容现在如胶似漆的他们再适合不过,两人都可以感觉到对彼此的爱意更浓了一些。
  “真希望时光可以就此停住。”周璇靠在尹桀仁强壮的肩膀轻声说道。
  “嗯!”他望着远方渐泛白的天空,海风沁寒,然而两个人的心都很温暖。
  “告诉我,这个礼拜当全公司的未婚女性的偶像感觉如何?”
  “还敢问?现在我讲的每一句话,她们都要问我出处是哪里?”
  “那你都怎么回答?”
  “无可奉告。”
  “说嘛!跟我说有什么关系?”
  “我说啦!就是‘无可奉告’这四个字。”
  “哩——那她们不会追问?”
  “我已经开书单给她们了。”
  “你——没有这样做吧?”他微微推开她,脸上表情是惊恐的。
  她笑眯眯。“做了,我让她们去看西蒙·波娃的书,或许可以让她们找到一些比找老公还重要的事。”
  找老公……尹桀仁深深地望着她,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她——到底要什么理由才肯结婚?
  “太阳要出来了!”周璇拉着他跳了起来。
  太阳从云层透出光圈,曳出万道光芒,在湛蓝的海面洒下点点金光,她把手放进他的,十指交握,共同注视眼前的美景。
  多开心此时此刻能与他(她)分享!
  尹桀仁转过身,和她面对面,抬起她的脸,在金色阳光照耀下,她那明亮的眼睛显得更加晶莹,她的瞳孔映着他的脸,看到他脸上的温柔在她眼中闪耀。
  拍手将风吹拂过至她颊旁的发丝拨至耳后,低下头,在曙光中吻住他的情人,让时光就此停住。
  他的吻和温柔令她又不自禁的鼻酸,心下清楚地知道,这辈子除了眼前这个男人,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分开唇后,两人相视一笑,继续迎接朝阳,直到它完全升起。
  真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一天,他们除了踏浪嬉戏外,还到社子公园及鹅銮鼻去逛逛,彻底享受与大自然合为一体的感觉。
  当他们准备返回饭店,却因为舍弃大路,想要走小径“寻幽访胜”而迷路了。
  “我们现在在到底在哪儿?方向应该是对的,怎么还没看到大马路?”一直信心满满的尹桀仁拧起了眉头。
  “我们再走走看,现在是星期假日,应该会有满多的人在这边晃。”周璇不放弃地加油打气道。
  但愈走愈怪了,在不晓得弯进哪条岔路后,两旁的椰子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些高过人的树丛。
  “这里——我们是不是走到人家的私有产业?”周璇愈走愈觉得不对劲。
  “有可能喔!”尹桀仁低下身子,试着从树丛空隙望过去,除了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外,几乎没看到什么……喔!不!他看到了。“有羊耶!”
  “真的吗?”周璇也跟着蹲下来探望。“真的耶,这里是牧场吗?”
  “可能喔!”
  两人互望了一眼,立刻笑逐颜开地继续往前走去,迷路对他们而言,已不是问题了。
  当他们转过一个弯后,一栋红色屋顶、白色墙壁的房子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当他们推开虚掩的铁门时,凶恶的狗吠立刻毫不客气响了起来,这才发现门旁边绑了一只大狼狗。
  “天呀!”一向对大型犬有恐惧感的周璇立刻躲到他舌面,这时她可是非常乐于当个被人保护的小女人。
  尹杰仁护住她,站在狗的面前,毫无所惧地跟它对视。
  过了一会儿,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屋子里出来。“史多利,安静点!”
  狼犬在听到主人的喝叫后,立刻安静了下来。
  男人外表粗犷,眼睛炯炯有神,他先看了周璇一眼,再望向尹杰仁。“有什么事吗?”称不上客气,但也不致无礼。
  “不好意思,我们迷路了,若是想回椰情饭店该怎么走呢?”尹桀仁礼貌地问道,周璇好奇地透过尹桀仁的肩膀看向那男人,虽说这男人只穿着简单的汗衫和已发白的牛仔裤,全身却有一般难掩的气势,感觉得出他并不如外表看来的普通。
  “椰情饭店?”男子皱起眉头,他先看了看他们的身后。“你们开车吗?”
  “不!是走路。”尹桀仁大致说了一下他们是从哪儿过来。
  听完后,男子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你们这个路可迷得真远,若要回去的话,可能还要走一个半小时。”
  啥?不会吧!两人面面相觑,脸上表情都不太好看,周璇探出头,直盯着那男子,脸上的表情是歉意的。
  “不好意思,可以跟你借个洗手间吗?用完我们立刻就走。”他们已走了好长一段路了。
  那男子眼睛来回瞟了他们两人,似在评估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好!”
  周璇原以为是乡间常见的平房,没想到屋子里面摆设意外的豪华,显现出主人的品味和财富不凡,尤其是厕所,马桶怪然做成太师椅的样子,两手可以放在把手,要冲水时,一拉还会有铃档声响起。
  周璇好奇地四处观察了一下,这个房子似乎没有女主人,因为整间厕所都没有看到任何女子用的物品,尽是些男性用的清洁用品,牌子用的跟杰仁是一样的,窗外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可以看到一群牛和山羊悠闲地分散在各处吃着草,再衬上蔚蓝晴空,简直如世外桃源,她从厕所走出来和尹桀仁“换班”时,一边用着手帕擦干手,一边看着墙上挂的画。
  在看到其中一幅画很眼熟时,她不禁凑向前看,蓦地,一种特殊的存在感干扰了她,一过身便和男主人面对面。
  像是做小偷被人抓到,她有些心虚地笑道:“因为我看这……很像是席德进的画作,所以特别留意了一下。”
  那男子眼睛一亮。“你认得出那是席德进的画?”
  “嗯!不过这是真迹吗?”席德进的画一幅价值近千万。
  “是的。”那男子好奇地盯视周璇。“没想到你竟认得出,毕竟现在的人很少知道他的。”
  她笑笑。“没什么,刚好家中有他的画册,曾翻看过,所以有这样的印象,可若真问我对他的来了解否,我是完全外行。”
  男子闻言,脸上热络略淡,但已不似方才的防备。
  “要喝点饮料吗?我这儿有最新鲜的牛奶和羊奶,想喝哪一种?”他客气地问。
  周璇睁大眼睛。“你是指刚从外面那些牛和羊身上挤出来的鲜奶吗?”
  看到她兴奋期待的样子,男子笑了,当他笑时脸上线条柔和多了,周璇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男子相当有魅力呢。“没那么新鲜,不过是早上才挤的。”
  “不麻烦的话……”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呢?
  当尹桀仁从厕所出来,看到周璇已和那男子坐在客厅有说有笑,一种非常不受欢迎的感觉立刻袭上心头,他好象被排除在外。
  从这屋子的摆设和刚刚在浴室所见,尹桀仁直觉这男子背景不单纯,他神经末梢隐隐抽动着。
  不动声色地走了进去,毫不客气坐在周璇身边——宣告他的所有权。“我错过了什么吗?”
  周璇拿起桌上一杯牛奶给他。“没有,刚好赶上,这可是周先生请我们喝的新鲜牛奶。”
  “周、先、生?”他望向那男子。“好巧,你们两个都姓周。”
  “是呀!”短暂自我介绍后,发现两人同姓,迅速缩短了距离。
  “我叫周铭非,跟周小姐五百年前算是一家。”周铭非落落大方地说道。
  “周先生是个畜产博士,在这边开了个小农场,研发改良牛乳和羊乳的品质,你喝喝看,味道好棒。”
  只是个畜产博士那样单纯吗?这屋子的华丽摆设和这个身份一点都不搭调,他很怀疑。
  尹桀仁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哇!这牛奶好香醇,甜浓的恰到好处。”他惊讶地说道。
  周铭非露出得意的表情。“这可是我花了五年时间才有的成果,不过因为过程繁琐,所以还没正式量产。”
  尹桀仁倾身向前。“请尽快,这可是我在台湾第一次喝到这么捧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