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秘密恋人 >

第7章

秘密恋人-第7章

小说: 秘密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周铭非露出得意的表情。“这可是我花了五年时间才有的成果,不过因为过程繁琐,所以还没正式量产。”
  尹桀仁倾身向前。“请尽快,这可是我在台湾第一次喝到这么捧的牛奶。”
  周铭非看到他那认真的神情,反而有些赧然。“哪里,呃!若是你们不赶时间,我可以带你们参观一下我的农场。”
  “太好了,求之不得!”
  算是缘分吧!几乎没多久三人就谈的很愉快,在了解彼此的社会地位和学历后,大致知道彼此的底线。
  牧场的主要虽是周铭非,不过那房子的主人另有其人,他只是暂时替人看家。
  周铭非相当以自己的成就自豪,热切的说明整个牧场是如何经营,对待那些牛羊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的照顾、呵护。
  三人慢慢走完一圈后,尹桀仁开口问道:“牧场就只有你一个人在照顾吗?”
  听到他的问题,周铭非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一个人就忙的过来了。”
  周璇闭上眼,深深吸进了饱含绿草和牛羊的空气。
  “我曾经梦想过,自己将来可以拥有一个牧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当她这样毫无掩饰诉说自己的梦想时,脸上神情所闪耀的光辉迷人极了,令同时注视她的两个男人深深一震。
  尹桀仁暗自惊讶,因为这是第一次听到周璇这样讲,看到她的表情,知道她是说真的,牧羊人?突然之间,他觉得身旁的女子变成陌生人,一个突然完全不懂的人。
  周铭非含笑地望着她。“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没几个人做得到,养这些动物可不容易。”
  “是呀!没经验又没专业知识,来这大概是被牛养,而不是养它们。”尹桀仁语毕,周璇和周铭非都笑了起来,唯独他只是咧了咧嘴,让人分不出是喜还是……
  尹桀仁伸手环住她的腰,低头深深凝望她。“我从来不晓得你想开牧场。”
  周璇没发现他的异样,依旧笑吟吟。“你又没问,怎样,有没有这样的念头?来开个牧场。”
  他似笑非笑地回道:“只怕我得要再做牛做马二十年,才有办法买到这样的规模的牧场。”
  “是啊……”周璇叹口气,虽然金钱不是万能,可没钱真的是万万不能。
  “我这儿会非常欢迎你——随时。”周铭非毫不掩饰他对周璇的欣赏,长期跟大自然、牛羊为伍的他,对人有着直觉般的反应,这个女子外表看似冷然,但内在的直朗正适合这片蓝天绿地。
  两人闻言为之一楞,尹桀仁眼睛眯了起来,眸中燃着不可错辩的怒气,原先好不容易对周铭非衍生的好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敢在他的面前追求他的女人?太嚣张了吧!
  周璇眨了好几下眼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正常——毕竟不是经常有这种充满魅力的男子突示好意。
  “谢谢你的好意!”她坦白直率地望着他。“不过,我觉得还是想要靠自己的能力拥有,因为这样比较会珍惜得来不易的成果。”虽未明讲,但从她的语气和她紧握尹桀仁的手看来,她已做出了选择和决定,而且没打算给别人机会。
  周铭非黑眸此刻盯两人半晌,尽管不想承认,尹桀仁看起来虽是个标准斯文的都市人,可也不容小觑,称得上是万中选一的好男人,他坦然笑笑。“没关系,还是随时欢迎你来。”
  这家伙还真当他是隐形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尹桀仁冷冷地问道,在他旁边的周璇吓了一跳,她从没听过他用这么冰冷的语气说话,而且全身所散发如刀般锐利的气息更是惊人。
  她认识的那个斯文、爽朗的男人呢?“桀仁……”她有些担心地拉拉他的衣袖,要他冷静下来。
  尹桀仁头一偏,对着周铭非说:“我们到那儿说话去。”
  “好!”周铭非毫不犹豫地跟上去。
  “喂!你们要做什么?”周璇皱起了眉头。
  “你等在这儿,这是男人间的对话。”尹桀仁以罕见的冷然及霸道对她下“命令”。
  什么?周璇愣在原地,瞪着那两个男人走到另一边去。
  尹桀仁叉开双腿,双手抱胸。“她是我的老婆。”
  周铭非看了一下他那未戴戒指的手。“是吗?法律上许可了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没有,但她会是。”尹桀仁坚定地说道。“她是我所深爱的女人。”。
  两个男人如欲争取母牛青睐的公牛般对峙着,然后周铭非笑了,或许是看出尹桀仁眼中的坚决,他摆摆手,释放出只有男人之间才懂的涵义。“我的意思是,随时欢迎你们来‘玩’,甚至可以让你们来度蜜月。”
  尹桀仁表情稍霁,彼此算是达成共识,当他们走回去时,却发现周璇正板着脸,脚正不耐烦地打着拍子,眼睛充满担忧得来回看着他们。
  “……没事了?”
  尹桀仁点点头。
  周璇轻轻吐气,天!她紧张死了,从小到大,头一回有男生为她起冲突,虽然可以稍微满足一下女性的虚荣心,不过若真发生了什么事,她可是会气得变成母夜叉,只是——到现在她还是不清楚,事情怎么会突然进行到这一步?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受欢迎?
  周铭非望着她。“我很欣赏你,毕竟像你这样好的女人不多见。”
  周璇脸微红。“谢谢,不过——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她柔情万千看向尹桀仁。
  他则抑不住心中的得意和激动,低头吻了她的额头。“我也是。”
  两人之间的深情爱恋表露无遗。
  周铭非看向尹桀仁。“我很羡慕你。”然后又转向周璇。“真希望能早一点认识你,毕竟喜欢牧场又懂得席德进画的女子少之又少。”
  一切都只能归之于缘吧!
  “你的她终会出现的。”周璇真心地说道。
  “或许吧!”周铭非豪爽一笑。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奇妙,相识未久,可是很自然就会产生相知、相契的情感。
  三人之间气氛总算和缓下来,眼看时间差不多,他们俩遂告辞返回旅馆。
  路上,周璇和尹桀仁意外的沉默。
  最后——
  “在想什么?”周璇问道。
  “我们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咦?她心一动,好熟悉的广告词,她是不是该接下去说,那——你想怎样?可她保持沉默。
  他停下脚步,并将她拉住转向他,此时整条路两旁除了椰子树,并无其他人或车的影子。
  “我们结婚吧!”他以前所未有地认真凝望她的眼。
  “……”她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退开他的怀抱。“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谈过了吗?”
  她那明显的逃避和拒绝刺伤了他的心,上次是半带点开玩笑的意味,这回他可是认真的。
  “倘若我们觉得彼此是唯一的选择,那我不觉得再拖下去有何意义。”
  她深深望着他。“你是因为有其他男人对我有好感,才有这样的想法吗?”
  他一时语塞,无法否认,在周铭非提到“法律上许可了吗”,他整个心像被人用手抓住,狠狠揪了一下,突然之间,一切都变得不肯定起来,周璇仿佛成了一只会随时从他指间高飞的小鸟,飞走了,就再也抓不到。
  然而男性的自尊不允许他承认。
  “不管有没有他,我还是很清楚自己的想法,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
  喔!周璇多想说好!好!好!可是说了之后,会不会带来更多的后悔,甚至让这引起悔恨伤害到他们之间的情感?
  因为她真的还在犹豫。
  “你爱我吗?”
  周璇闻言一份,然后她生气了。“你、你怎能这样问?”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怀疑?
  尹桀仁别过脸,无法向她坦承此刻在内心翻腾的不安和怯懦。“若是你真的爱我,想和我在起,结婚有何难的?”
  她后退了一大步,脸色发白。“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懂?”
  听到这话他发狂了。“对!我是不懂,我真的不懂你了,不明白你在想什么?我不懂我们的爱情为何会夹杂了那么多奇奇怪怪、莫明其妙的因子,见不得光,躲躲藏藏,我们又不是搞政治的,却要天天过着保密防谍的日子。”
  这些日子所承受的压力、不平和委屈突如其来的涌上,再加上方才周铭非给的刺激,以及她拒绝他的求婚,令尹桀仁失了惯有的冷静理性。
  尹桀仁握紧拳头。“是!我知道公司的人很不可理喻,但倘若我们之间的感情坚如磐石,又哪会畏惧那些风风雨雨的?”他走到她面前,眸中有着强烈无奈。“你知道吗?我无法不去想,是不是你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爱我、信任我,所以才对我们的感情一点信心都没有,甚至不愿意结婚?”
  他怎能做出这样残忍指控?她震惊的一时间无法做出反驳,只能脸色惨白地站在原地瞪着他。
  南部的骄阳应该是炽人的,可此刻的她却觉得好冷、好寒,心如刀割般。
  谁都可以不了解,唯独尹桀仁不行,若他不懂她,又怎能爱她?但现在周璇也不懂了,她应该懂他的,可是此刻的他是陌生的紧,她觉得脚底下的地像是裂了个大洞,让她瞬间从天堂坠进地狱。
  “这——可是你的真心话?”好怪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吗?
  当那些话脱口而出时,尹桀仁就后悔了,尤其在看到她脸上的伤痕,除了怨气仍在胸口蓬勃蔓延外,一时间他也难以拉下脸认错。“当然。”
  蓦地,周璇心痛地如胸口被刀划过般,泪水倏地滑下了脸颊,她冲向前去,狠狠地给了尹桀仁一巴掌,力道之大,打得他整个人都偏过去。“既然这样,那又有什么好说?算我周璇瞎了眼,看错了人,放错了爱!”说完后,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去。
  尹桀仁抚着脸颊,火辣的刺痛感在他脸颊燃烧,脑袋则因那巴裳仍嗡嗡作响,可也让他稍稍恢复神智,天!他说了什么?
  他向前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望着前方渐远的身影心中百味杂陈,原来——她也是个很会跑的人,再一次发现自己又多了解她一点,可偏偏是在这种情形下。
  ——那样会跑的女人,可难追呀!
  尹桀仁颓丧地望着天空,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原本这应该是个完美的假期,他只不过是想以求婚做Ending,却……
  他抚着发疼的脸颊。
  看错了人,放错了爱……
  两句话如钟响般得在他耳边荡漾着,他们真的是……爱错了吗?
  第六章
  女人一感情用事,男人就会显得理性,女人如果太有理性,男人则反而会变得感情用事,如何寻求平衡,永远是两性相处之间的重心。
  他们再度陷入冷战,而这一回连Mail都省了。
  周璇一边吸着鼻子,一边狠狠地删除那些占满了收信匣的广告信件。“什么新货到,还不是又找到一群没水准的笨蛋在那边哼哼唉唉,把女人的身体当成玩物的烂片罢了……”没有!没有!他今天还是没有寄任何讯息过来。
  周璇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想到那天说的话,还有……打他,她的掌心就抽疼。
  突然之间,她无法忍受再待在电脑前,站起身来,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为什么事情突然变得那么糟糕?令她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她无法冷静下来路他谈?他比谁都还要接近她的心呀!
  我做错了吗?我应该毫不犹豫点头说好的,不是吗?周璇不断地反问自己。
  这样一来,她现在就不会那样痛苦,痛到让她觉得自己就要被撕裂了般,而且突然间,她成了个爱哭鬼,这几天她不知流了多少缸的眼泪——只要想起那该死的男人。
  这回的冷战跟上一回不同,上回是外界情势所逼,只好采取权宜的措施,而这回……却是两人之间起了龌龊,而且情况严重,严重到让她也觉得两人好象要完蛋一样。
  世界末日不是要来了?周璇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惨过,可恶!世上为什么要有爱情这种东西?她宁愿在书上、在电影上看人爱得死去活来,任其悲欢离合的,管他结局是好是坏,那都是别人的故事,与她何干?随着主角哭哭笑笑一阵后,日子还是可以继续过,哪像现在……
  为什么?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想要把那个人的影子从心底刨走都不行,干金难买早知道,倘若知道爱情有这么苦涩的一面,她宁愿选择过清淡平凡的人生。
  不要了!不要他了!她不要被他弄得反反复复,颠倒错乱,不要爱情——太伤人了。
  可——这样她会甘心吗?
  她无法回答,想起在那晨光中的相倚偎,在彼此怀中,两人毫无保留地共享激情的那一刻,他们仿佛超越了一切合而为一……那份甜美的欢愉,若是没经历过那些,她会说自己是白活了。
  矛盾!矛盾!矛盾!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不能一直只尝甜果,而拒绝苦果。
  周璇看到桌上摆了一本食谱,她翻了—下,便丢在一旁——暂时是不会看了。
  她再度起身走到电脑前坐下。
  在寄发邮件的空白部分,键下了“我愿意”,然后她瞪着那三个字发呆良久,现在只要按一下传送就可以了……说不定,这样就可以雨过天晴。
  但、无论如何,她就是没办法按下去。
  你在想什么?心里一个声音响起。
  我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她将那封信关掉,揉按着眉间,试着在混乱的思绪中找到些许的条理,这时她发现有封新Mail进来,压抑看突然加速的心跳,仔细地寻找新邮件。
  但——仍不是她想看的,不过那称不上陌生的ID,却令她整个人为之一振,整个精神都来,她连忙打开来看。
  我的好友、终于要丢红色炸弹给你,婚期预定在一个半月后,随函附上班上同学通讯录,麻烦你帮我看看要请哪些同学来参加我的喜宴,就这样啦!
  美兰敬上
  她好痛苦!没有家人、情人陪在她身边,现在只有朋友了,周璇跳起来,匆匆穿上衣服,钥匙一拿便冲了出去。
  在另一栋公家里,也有个男子正在神伤,瞪着电脑萤幕猛抽烟。
  她为什么不寄Mail给他?就算是再寄一只会跳舞的猪都无所渭。
  尹桀仁用力地抽了一口烟,结果却忍不住呛了起来,该死!他本来就不怎么抽烟,平常只有在拜访客户推不掉时才会抽,但现在……他看了一眼已盛满了烟屁股的烟灰缸后……真的是抽过头了。
  他起身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流进来。
  现在只要一回想他曾对她说过的话,他的心就揪了起来。唉!该死!不管是电话、信件或只字片语也好,随便来个什么,他一定会立刻跑到她面前向她低头,可现在他根本不敢。
  在说完那些话后,他一个人坐上回台北的飞机,他就后悔,想去找她跟她低头道歉,但男人的自尊和求婚被拒的伤害又令他低不下头。
  最扯的是,也不晓得是不是老天安排,隔天上班,即使两人同在—家公司,却都没碰到她、不!他知道不是老天,是她做的,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消失地无影无踪,让他束手无策,当然他也可以不用坐困愁城地在这儿干等,只要走下楼梯,直冲十一楼到财务部找人,可这样一来,只怕她会更火大。
  看错了人,放错了爱……
  尹桀仁瑟缩了一下,沮丧地抽口烟,周璇她最不喜欢人抽烟了,她总说“那种行为”会以最直接方式伤害人体,所以是她厌恶到极点的东西。
  他要抽!最好抽到生病,然后看她会不会伤心难过,会自责没有嫁给他,看住他……他要教她后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