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秘密恋人 >

第8章

秘密恋人-第8章

小说: 秘密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要抽!最好抽到生病,然后看她会不会伤心难过,会自责没有嫁给他,看住他……他要教她后悔。
  当然!要达到这样的结果,前提是必须她得要爱他才会心疼,而她……会吗?
  她说他不懂她。
  是的,他真的不懂了,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拒绝他的求婚,难道她不想跟他共度一辈子吗?一思及此,尹桀仁的胸口就好郁闷。
  男人会想跟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实在不明她为何要抗拒?
  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
  炉上的热水壶响了,他赶紧冲过去。在关火前他停住了,想到周璇烧开水的习惯,她总是在水烧开时,把水壶盖掀开,再让它烧个十分钟,说这样会把水中的什么不好东西随水蒸气带走。
  他伸手将水壶盖掀开,顿时白热的水气占据了厨房的小小空间,然后消失——
  尹桀仁默默地注视那沸滚的水,她——不想嫁他,是不是嫌他不够好?没资格做她的男人呢?他忧郁地想着。
  女人之间的对话——
  “我真不敢相信,你要结婚了。”周璇支着手肘看着正在抄写亲友地址,准备寄出喜帖的好友汪美兰。“亏你以前还大唱不婚主义。”她忍不住嘲弄道。
  汪美兰回眸望了她一眼,笑吟吟的。“你到现在还那么坚持吗?”
  周璇没吭声。
  “最近为了婚礼一事忙得我焦头烂额,除了请人帮忙看日子、找饭店、试礼服、首饰、印喜帖,搞我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有十个分身去做那些事,然后真正的我就躲在房间里喝茶、看书,只要等着日子到来,一大早去化个妆,带着最美丽的笑颜出现在众人面前,说声‘我愿意’后,再去换上一辈子难得穿几次的礼服,参加喜宴,挨桌道完谢后,再放下根本没吃了几口的满桌佳看,站在门口,催客人回去,好让我早点合眼睡觉补眠去……”
  周璇忍不住捧腹。“你也帮帮忙,这像是个待嫁新娘说的话吗?把好好的婚礼说的像无聊的公假。”
  汪美兰吐吐舌头。“的确是呀!不过我想这辈子也就结这么一次婚,就让它彻底世俗化—点,正式昭告天下——‘本人结婚’了,已经完全世俗所认定的‘人生必经阶段’之一,所以要俗就给他俗到最高点。”
  周璇没辙了,论思想独立和尖锐性,她还不如汪美兰呢,面色一正。“说正经的,你到底怎么想通呢?”
  汪美兰停下笔,定定地望着她。“若是我说我没想通,你会怎么说?”
  “……正常。”周璇嘴巴虽这样说,心里却在想,若真想通了,大概没有人会结婚吧!
  “就是这样,婚前睁大眼找对象,要结婚时两眼一闭就跳进去,婚后则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听来,我觉得自己好蠢。”周璇闷闷地说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吗?
  “你活该,谁教你有了情人就忘了朋友,若你有常来跟我Talk、Talk,你或许就不会那样死脑筋。”汪美兰凉凉地说道。“也不晓得是谁说有爱情绝不会忘了友情,现在呢,有问题才来找我。”
  周璇脸一红。“拜托!每天上班忙的要死,然后……然后……”
  “还要神秘兮兮得跟男友约会。”她对周璇公司BMW势力之嚣张倒也很清楚。
  周璇点头如捣缶。“对呀!就是这样,所以不能怪我……”
  “把朋友丢到最后一位。”汪美兰完全了解。
  讲得那么委屈!“喂、喂!没找朋友Talk又不是我一个。”周璇抗议道。
  汪美兰笑笑。“友情是可以历久弥新的,贵在交心,不在相处的长短。”
  “那你还敢说我?”
  汪美兰耸耸肩,笑着继续写字。
  周璇双手抱着膝盖,将头放在上头。“我现在很气他,居然说我不嫁他是因为我不爱他、不信任他。”
  汪美兰放下笔,走到她身边坐下。“别看男人外表成熟,他们的心性就像个小孩子,对他们而言,成家立业是‘必须’的,只有结了婚,有了家庭的责任,他们才算真正的成熟。”
  “男人不见得有了家庭之后,就会稳重和成熟。”周璇撇撇嘴。
  “因人而异,我想你的那一个,既然可以让你这个百年才难得动一次心的人倾心相许,应该是个相当不错的人。”
  “可他现在像只猪。”周璇没好气嘟囔。
  “他现在正因为娶不到心爱的女人而在呕气,你喔——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汪美兰摇头叹道。“你为什么不老实跟他说呢?”
  “说什么?”
  汪美兰狠狠瞪了她一眼。“少装傻!你为什么不跟他讲,你之所以不想结婚,是因为畏惧‘婚姻’,而不是因为他的关系。”
  周璇一震,畏惧……
  “一个人生活可以掌控所有一切,但是当两个人生活时,却会出现许多变数,而面对那些难以掌控的变数时,一向最爱惜自己的你,为了不让自己的生活和精神起重大波动,所以才会裹足不前。”她摸摸周璇的头。“你呀!真的是太相信婚姻就是恋爱的坟墓了。”
  “你不怕结婚后,一切都变了样?”
  “怕呀!但我就把婚姻当做是一场冒险的旅程,能幸福美满是我幸,破坏哀愁则是我命,若跟他真走到那一步,我才不会认命,快刀斩乱麻,赶快过自己的人生。”
  周璇静静望着前方,良久不语。
  汪美兰拍拍她的肩膀。“你一向清楚自己要什么?若真要弄个明白你才肯结婚的话,那就这么做!可你要把真正的感觉和想法讲给他知道,让他清楚、安心,毕竟这事是要你们两个共同的决定,不是一个人作主就算了,结婚——是对‘想’结婚的人才有意义,要不,它只是个牢宠和束缚。”
  周璇静了半晌,再抬头,眼中多了一抹戏谑。“告诉我,你是历经了多少才有这番发人深省的箴言?”能从汪美兰点头结婚的男人,绝非简单物。
  汪美兰扮个鬼脸。“当然是经历过N次的天人交战,算你好运,让你捡到便宜,可以不用绕一大圈就能得到。”
  周璇轻笑。“放心,你的恩惠在我的红包中展现诚意的。”
  “呵呵!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喽!”
  “得了,你全身没有一个细胞叫‘客气”的。“
  男人之间的对话——
  “你听说过这种事吗?一向是女人想用婚姻把男人套牢,可是现在却相反,当男人想跟女人结婚,女人反而不领情。”尹桀仁仰头灌了一口可乐娜,虽然喝的是啤酒,不过微薄的酒精,仍让他松了警戒,对着一个认识不到十分钟,同他坐在巴台的陌生男子大吐苦水。
  那陌生男子有双充满睿智的眼睛,此时正闪着同情,一边喝饮料、一边听着尹桀仁说他的女人有多冥顽不灵,难以理解。
  “你为什么会想结婚?”冷不防地陌生男子开口问道,他的声音相当低沉悦耳。
  尹桀仁愣了一下,酒意略散,他专注地望着陌生男子。“怎么说?”此人约三十开外,穿着西装,看得出来也是白领阶级的。
  “你已经准备放弃单身的乐趣——不能欣赏别的女人,只能专心一意对一个女人,即使她已成了黄脸婆,年轻不再,也不能像现在跑到酒吧来喝酒解闷,一下班就得回家报到,和老婆、孩子对望或是一起看电视,你已经准备好走入家庭吗?”
  尹桀仁沉默了一下,这些问题对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来说当然想过,没想怎么敢谈结婚。但是……准备好了没?他却无法立刻说出肯定的答案,望向那男子。“我叫尹桀仁,在亿来企业工作,先生贵姓?”
  “亿来?大公司喔!我叫薛冠郁,在全能企业。”两人交换了名片——毫不拖泥带水。
  薛冠郁摇晃着怀中的酒,看着光线在其中的转变。
  “你想娶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男人也算是出色一族,能被他认定为妻的应该也是个特别的女性。
  “她呀……”想到周璇,尹杰仁的表情不禁柔和了起来,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乍看之下,绝对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人群中,可是仔细瞧她的眼睛,会发现她不时用充满兴味的眼光去看着周遭的一切,好像对什么都很好奇,也好象对一切都了然于胸,你会不自觉被她眼中的光彩所吸引,眼睛也移不开。跟她说话时,你可以无所保留地说出自己想说的,无需任何伪装,忠实地做自己就好……”叨叨絮絮地,尹桀仁诉说着心爱的她,半晌他蓦地住了嘴,是啊,两人都是用最真的自己跟彼此交往,所有爱也真,而他竟怀疑她?!一思及此,他恨不得拿把刀砍了自己。
  薛冠郁深深地望着他。“你一定很爱她,唯有真正让你喜爱、欣赏的女人,才能让你无所顾忌地在别人面前她。”
  尹桀仁无奈一笑。“爱虽爱,可有时还是弄不懂她那个小脑袋瓜在想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这话听过吗?”薛冠郁道。
  尹桀仁苦笑点点头。“当然!即使是一个小女孩,也难以臆测她们的想法。”
  “没错!女人就像是一个难解的课题,她们的想法很深,而我们男人的想法比较远,所以若不清楚女人在想什么,我们男人可会损失惨重,听过一句话吗?女人是男人的良师益友,没有女人,男人会把真正的理想遗忘了。”
  尹桀仁瞧着他。“听得出来,你似乎有很深的体会!”
  他轻笑。“是呀!我未婚妻可给我上了好多课,让我知道,一个男人若想要有所成就,一定要有个有脑袋的女人在身边,这样才能看清整个世界。”
  尹桀仁露出兴味的表情。“听来是个相当有意思的女性,跟我那口子有得比。”
  是吗?薛冠郁没吭气,他可不认为这世上会有哪个女子可及得上他的未婚妻。
  “不过要说服一个有脑袋的女人跟你结婚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知道。”尹桀仁摇摇头。“她们清楚自己要什么,所以这才让人感到挫折,不懂自己是哪里不好了,让她无法心甘情愿地嫁给自己。”他苦着脸说道。
  “要听过来人的经验吗?”
  “请说。”
  “倘若你真觉得这辈子非她莫娶的话,耐心是首要条件,我求婚求了三年,直到她觉得想嫁了,才点头同意的。”
  “三年……”尹桀仁睁大眼睛,还真是有耐心,一千多个日子。
  “不过,这三年不是只有求她,还有求自己,要能做到让她能完全信任你可以做她一辈的依靠。”
  “依靠……”尹桀仁喃喃地说道。
  “这其中包括了自身的成长,你问我怕不怕婚姻?其实我也怕,怕没做好会被我老婆给休了,这是相对的,所以我才会问你——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有没有累积足够的信心和另一半一起走下去,而不是从结婚的第二天开始就准备离婚了。”薛冠郁语重心长地说道。
  “倘若一开始对婚姻的态度只是抱着三分钟的热度想尝鲜的话,那还不如不要,记住!打算讨老婆的男人,要有这样的觉悟,权利将减半,义务将倍增。”
  尹桀仁细细品味着他的话,然后笑逐颜开,伸出手和他相握。“谢了!真高兴今天能碰到你,你的一席话让人茅塞顿开。”
  “你会怎么做?”
  “我会耐心等她点头的,当然我也会用爱心、信心来不断感化她,加速她点头时间。”
  薛冠郁拿起杯子和尹杰仁的啤酒瓶碰了一下。“祝你好运。”
  “谢谢!”
  第七章
  爱情不是明澈的清水,可以永远供人照影玩耍。有涨潮也有落潮,有毁于风流的船只,也有淹没的城镇;有章鱼、有风暴,但也有装着黄金的箱子,也有珍珠……不过,沉没在水底的珍珠,要靠人们打捞出来的。才能为你所拥有。——扎采实
  周璇发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企盼过上班,因为这样一来,才会显得下班这件事有可贵。
  在跟汪美兰谈过话后,她有着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见到尹桀仁,可当她在外面打电话去他家时,他却不在。回到家后,她立刻发了个Mail,约他见面。本来她想将满满的心情一股脑地写了出来,寄给他看,但实在不晓得他此时的心情如何——毕竟这是他们头一次起了这么大的争执,让她有了“分手”的觉悟和恐慌,所以她只好忍了下来。
  一早开机时,就看到他的回复了,尽管才寥寥数语,却几乎让她乐得要飞上天。
  ——你快要让我等到地老天荒了,今晚八点,猫空见!老地方,不见不散!
  爱你的仁
  感觉上好象是她先低头,但她不在意这些,倘若他真的是她一生的伴侣,她不会让愚蠢的自尊挡在前面。
  “早安!”看到同事,周璇爽朗地打声招呼。
  “早!”她一走过,其他同事立刻窃窃私语。
  “你看周璇今天是不是变得比较漂亮?”
  “是呀!我到现在才发现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呢!”
  “对唷!我们以前怎么都没注意到……”
  周璇正等待上楼电梯时,她突然感受到身后有股炽热的视线。
  “早安!”尹桀仁低沉的声音如电流般窜过她全身,令她不禁轻颤,她强作镇静,回眸一笑。
  “早。”她从眼角余光还可以看到其他同事,也一一的点头问候。
  待电梯到来,一群人争先恐后地往里面走进去,几乎是刻意的,两人不约而同站在最右侧的角落,让她站在他的身前。
  尹桀仁闭上眼睛,轻轻嗅着她清雅的发香,微一低头就可以亲吻到她那细长洁白的颈子,当然——此时此地,他不敢造次。
  他昨夜从PUB一回到家,便迫不及待地想见她,当他到了她的住处时,却迟迟不敢按下电铃,尤其是发现她的房间灯光已暗,知道她已睡了,尽管想见她的思念是那样强烈,却教他舍不得吵了她的睡眠,也不知道站在外面看着她的窗户多久,他直到心中那股激动平息了才离开。
  当他回到家,发现她送了个Mail,他整个心脏兴奋的像快爆炸一般。
  我想见你,明晚,可以吗?
  当时,他差点又冲回她家——因为等不及明天了!
  可是,等不及还是得等,脑海中记起早先在PUB的谈话——有大脑的女人,总是知道她们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都说是明天了,那就——听话吧!
  只不过他辗转了一整夜,脑中一直在思索该怎么求她原谅他的胡言乱语,然后再告诉她——他会等她。
  多幸运呀!他一进公司就见到这张令他思念不已的容颜时,他差点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紧紧抱住她。
  可是愈靠近她,心下的不安也愈发浓烈,若是她今晚跟他见面,说的不是和好的事,那又该怎么办呢?
  幸亏她回过头跟他打招呼了,在看到她眼中不可错辨的温柔,他几乎欢呼出声。
  现在——她就在他面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真想不顾一切地把所有人都轰出电梯,然后紧紧抱住她,和她没有任何的阻挡、障碍地抱在一起、融为一体。
  无法克制了,他微抬起拿着公事包的左手,阻挡在两人的中间,然后右手环抱住她的纤腰,霎时她身体微僵,很快地她也就放松,并且不着痕迹地往后退,站住他两腿之间,与他有更紧的身体接触——当然在旁人的眼光看来,会以为她的后退是因为电梯涌进更多的人。
  她用右手牵住他的,两人手垂在身侧,十指紧紧关叉相握,把所有在此刻无法诉诸言语的情感,透过掌心相连传递。
  直到此时,他整个心上的大石才算落下,无限的喜悦透过两人的手掌传至他全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