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wow记事本 >

第10章

wow记事本-第10章

小说: wow记事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我没跟别人说过……我发誓!
  细细跳下马绕着怪转了一圈,一个12345就搞定了一群,然后说:“二逼是个艺术生,所以混的比我好,我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
  看来他是要跟我谈理想和将来了。
  我想了想,问道:“你是羡慕二逼么。”
  “不是。”他缓缓道,细细讲话很温柔,是那种理性的温柔,而且比阿皓还冷静,“我想找点事做,你毕业了吗?”
  啊?
  “还没。明年还有一年。”
  “那就是比我们大一届,我上学期当了5门课,老师说要劝退。”
  “额……那不行。”我说,“劝退的话家里人会骂吧。”
  细细同意道:“嗯,就是顾虑这个才没有真的走人,但总有天会瞒不住的。”
  “那就重修补掉学分啊。”
  细细听到我这么说,他也笑了。
  他说,你太正面了。
  我又“啊”了一声,并没有理解这个正面的含义。
  以为是在夸我,我虚心接受,然后继续和他做任务,陪他聊天。
  北风苔原的怪很新鲜,我们只花了两个小时就升到了71级,然后还能去副本玩玩,时间过得也如飞一般不知所谓。
  后来下线之前细细跟我说了声“谢谢”。
  我觉得他太客气了,便打了六个点给他。
  然后我去躺了会儿,又想了很多事情,我觉得我手痒了,于是就去dota。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被大哥带着去打了几盘LOL……所以更新慢了,不是我的错!!!


☆、指望什么

  只是等我明白细细这句话其中内涵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我洗洗脸拍拍手打算睡觉,室友带了三瓶冰红茶突然闯进门里要给我们一人分一个。
  “今天打牌赢得,大家不要客气。”
  我看了一眼,顺手抄了一瓶朝桌上摆。
  朋友勾上我的肩膀朝我靠过来,笑嘻嘻的就开口道:“帮我个忙?”
  我点点头,把抹在牙刷上的牙膏朝他脸上揩了一条。
  对方抹了抹脸并没有生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身份证和一张点卡对我说:“把你身份证借我用用?我同学刚从外地赶来的,今天没地儿住。”
  我把他手拍开,然后把冰红茶也还给了他。
  “不行,借你这个怕犯罪。”
  我还没说完这句话身后两个已经窜上来抱住室友的腰叫唤起来,“是男的女的?你们开房啊?”
  “……我操!男的啊!”
  就着这阵呼喝声中,我拿着水杯推开门朝厕所走了过去,屋外走廊里灯火通明,是已经见不到赤膊短袖堆叠在一起的热闹场面,于是秋天来了。
  讲到室友这个朋友的居住问题,我第二天十分大度的将自己床让给了他睡,而我则背着书包回家去了。
  室友说他欠我一顿饭,我说叫他来世再还,他哈哈哈笑得很开心,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回家路上阿皓发短信叫我上线刷本,我的眼睑微微颤抖了两下,一想到这人找我就没好事,气不打一处来,生气道:“刷你妹刷。”
  他大概是觉得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了,于是也骂了我两句,最后大家不了了之,我才解释说:“等我回家。”
  他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
  “不关你事儿。”我答。
  他自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追问。
  那时候大哥和阴霾大概是会里最快到80的两个,上学的那会儿他们趁着白天没课就练级,这种寝室效应传播起来是很厉害的,阴霾80之后他寝室周围的几个也接二连三的都满级了。
  于是他们又开始日常了,每天英雄试炼刷一遍,然后尝试去打冬拥湖,等宝库的十人本能打通了,又去打黑龙MM。
  我当时还在索拉查盆地找界门,阿皓看着着急要我快点练,公会十人本缺猎人,我现在是那唯一一个,是听说再删把猎人号转服去别区玩了,哥牛重新练了个术士,可这猎人在这个版本也没被削弱很多,怎么就不待见了呢?
  回到家后我收拾了一下书包就打开电脑上线了。
  阿皓80了,他看着我的猎人说我只差一点点就能满,我说我79,所以保守估计还需要一个星期。
  他当时又打了三个点给我,应该是嘲笑我的。
  我换了个生存猎来下副本。
  一场场闪电大厅打得我心力交瘁,路上遇到的朋友们有的淡然
  有的健谈,比如他们会聊关于铜须三兄弟的胡须谁长谁短,当然还有一些装B的急躁党,一旦引怪了我就会被骂,这时候阿皓会帮我说话。
  他是个牧师,我是个dps,我知道他在带我玩,可是我没上进心的,别人越急我就越淡定,阿皓应该理解我。
  但是他却表现出一种比我还烦躁的情绪。
  我跟阿皓说:“你是不是不开心。”
  阿皓又打了“……”给我,然后说:“快点!”
  快点两个字可轻可重。
  我想我还得加把劲才行。
  于是我就去冬拥湖挂起机来。
  那边还真是钓鱼欣赏风景的好地方,当然是指部落占领它的时候。
  我会联想到纳格兰的地图中间那片区域,以前也会时不时去刷点什么……后来终于拿到了“外交家”的头衔,也有了塔布羊,便想和阿皓申请个2V2竞技场队伍玩玩。
  现在这个队伍没了,被版本升级的时候洗牌洗掉了。
  到没有谁去抱怨过为什么不换点S4来玩玩之类的话,因为等级分也才1200多点,连个护腕都不能换,还能指望什么……
  我问阿皓:“大哥他们55还打吗?打的话加我一个。”
  阿皓说:“去你妈的给我快点练。”
  我“哦”了一声,只好继续钓鱼。
  不到80就什么都干不了,我做了很多任务,可是还是没有那种放弃生活沉浸游戏的毅力,我喜欢的地图是索拉查,但是后来去了风暴峭壁之后我又开始喜欢起了那里,托里姆的老婆被洛肯杀掉了,然后托里姆去了奥杜尔,洛肯去了闪电大厅,相爱相杀什么的最喜欢了……
  最讨厌祖达克,变成绷带人没有快感只有无尽的悲伤,那片地图连带着副本都是混色的暗沉调。
  我想这就是生活,玻璃渣把生活放进了所有地图里,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会时时都顺着你的心意走。
  西芙在风中低低的吟唱,她说对他的爱已然幻化成霜;托里母对杀妻之仇的回忆,霍迪尔无言的守护冬日,弗雷亚、米米儿隆最后成了战争的机器,我站在最后拉满弓箭,却遗忘了曾经奋斗过的目标。
  忽然我就80了,可以去前线继续征战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以前改过的一段歌词,本人五音不全也没找到愿意唱的人,现在贴出来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把他唱出来……
  改编自汪苏泷的《巴赫旧约》
  '00:15。65'零八八月一十一
  '00:17。19'狮王之傲旅店里
  '00:18。62'石碑湖边流淌的悲伤旋律
  '00:21。30'在暴风城的教堂里面
  '00:23。04'没人会去在意
  '00:24。62'那管风琴的声音
  '00:27。17'愈合祷言前奏曲
  '00:28。53'快速治疗你只须
  '00:29。94'恢复是蔓延着生命的旋律          
  '00:32。82'守护之魂的咒语是咏叹的协奏曲
  '00:38。63'你吟唱祷告
  '00:40。11'冰箭飞舞
  '00:41。63'冲锋着咆哮
  '00:44。16'我化身天使治疗团队有我在就好
  '00:49。88'基尔加丹等待末日上演
  '00:52。50'伊利丹承载着背叛万年
  '00:55。40'凯尔萨斯骑着白鸡旋转
  '00:58。17'注定了失败再现
  '01:01。06'安薇娜守护太阳井之力
  '01:03。71'泰兰德始终不懂他的心
  '01:06。65'即使驱逐出境
  '01:08。45'也没挽回你
  '01:13。47'
  '01:15。46'
  '01:17。65'
  '01:37。47'一零八月三十一
  '01:39。10'奥格瑞玛飞艇里
  '01:40。57'怒水河边激起的波涛旋律
  '01:43。24'在荣誉谷的训练室里
  '01:44。99'没人会去在意
  '01:46。37'乱箭飞舞的声音
  '01:49。17'毒蛇钉刺前奏曲
  '01:50。35'奇美拉致命射击
  '01:51。84'稳固伴随穿刺冲击的旋律
  '01:54。69'杀戮射击的出现是咏叹的协奏曲        
  '02:00。22'黑暗笼罩兮
  '02:01。85'暗影箭起
  '02:03。38'宁静有希冀
  '02:05。89'我站在最后拉满弓箭遗忘了孤寂
  '02:11。64'托里母杀妻之仇的回忆
  '02:14。32'霍迪尔无言的守护冬日
  '02:16。96'弗雷亚米米隆战争机器
  '02:19。89'也是注定没结局
  '02:22。90'洛肯在风暴丧失了人性
  '02:25。58'叹息泰坦归属永远的心
  '02:28。38'我的疯狂之触
  '02:30。19'也没挽回你
  '02:34。44'西芙在风中低低的吟唱
  '02:36。86'像你清脆在耳边的声音
  '02:39。69'她说对你的爱幻化成霜
  '02:42。52'你会不会也相信
  '02:45。41'布莱恩铜须旅行写的信
  '02:48。19'记载这个世界的奇遇记
  '02:51。06'我们寻着踪迹
  '02:52。86'为艾提耶什
  '02:56。77'阿尔萨斯远征的进行曲
  '02:59。52'洛丹伦的钟声渐渐隐去
  '03:02。28'斯坦索姆燃烧毁灭希望
  '03:05。13'提米告诉的悲剧
  '03:07。89'乌瑟尔将圣光播撒赞誉
  '03:10。74'吉安娜守护塞拉摩领域
  '03:13。66'他们努力劝阻
  '03:15。49'也没挽回他
  '03:19。24'萨尔凝视诺森德的硝烟
  '03:22。08'瓦里安遥望着银色前线
  '03:24。96'天谴之门双方遭受重创
  '03:27。70'安度因掩面哭泣
  '03:30。71'暴风城的风暴圣光灭熄
  '03:33。28'诺达希尔和平不再永恒
  '03:36。01'阿尔萨斯倒地
  '03:37。56'大灾变来临
  '03:40。25'


☆、五谷丰登

  大哥让阿皓叫上我一起去宝库,阿皓当时正在玩单机游戏没空理他,我火起来就弹他视频要他好看,过了没一会儿阿皓黑着脸退了出来,上线说:“前几天叫你快点练你怎么不满级,现在大哥叫你你就听话,搞毛。”
  我说:“不然大哥怎么叫大哥,大哥又不是摆着看的。”
  阿皓不高兴的抱怨了一句:“狗屁大哥……”
  我想他怎么敢反抗高高在上的权威,结果大哥也没骂他,只是说了句:“小鑫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屁话那么多。”
  然后他哥哥也念了两句:“单机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叫你DOTA么也不来,叫你下副本也唧唧歪歪……”
  阿皓很被动,狠狠剐了我一眼只好乖乖上线进了组。
  讲到大哥这个称号问题,我后来问过阿皓一次,他说:“大哥就是大哥,等我们叫惯了之后他就是大哥了。”
  我并不是很明白,他又跟我解释:“大哥就是个名词,没你想的那么深刻。”
  我“哦”了一声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大哥的意思和传统意义上的不一样。
  “那他没觉得你们这么叫是嘲讽么。”
  我问,问的有些胆颤兢兢。
  阿皓却只是撇了我一眼,跟我讲:“看来你还是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他没跟我说。
  我知道大家都很乐意跟随大哥一起玩,特别是阴霾,大哥干什么他就跟着干什么,两个人形影不离,就连过节都要出一块儿闹出点事来才甘心。
  元旦的时候他们跟着个挺会玩的姑娘去了趟酒吧,阿皓没去,所以他也是在听说这事后给我说的。
  说实话长那么大我也没进去过酒吧这种地方,阿皓也不愿意进去,说是进去了就会学坏。
  这种老一辈的说法从他口里讲出来就特别有趣,像是禁欲色彩里带着点夸张的一抹红晕,甚至让人都移不开眼……
  话再说回来,大哥他们进去后碰巧遇见了以前掀过台面的情敌和他前女友,他们也只是来玩的。
  阴霾是劝大哥收敛点就当没看到,那货也不会贱到自己上来挑衅,谁晓得那女的上来跟他们打招呼了,大哥见不得他们好,就哼哼了一声。
  那男的看大哥不爽朝他吐了口唾沫,大哥操起一旁的酒瓶指着他问他干嘛。
  阴霾和其他同行的人看到事情越来越僵,赶紧把人拉开然后带着大哥出去了。
  万幸的就是没打起来。
  但只这样的过程也让阿皓对酒吧文化深恶痛绝,于是他跟我说:“去酒吧的人都不是好人,进
  去就完蛋了!”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打了六个点还他。
  只是羡慕他们活得多姿多彩,还有蛋疼的感觉。
  我没谈过恋爱也没失过恋,不知道面对情敌的时候那种分外眼红的姿态,所以我只能在这里和宝库里的boss们干蛋,还好我是猎人,至少我射得快。
  宝库很快就打完了,他们的装备等级差不多都在黑龙MM水平,打宝库想攒T7,结果手黑的大哥开出了一堆S5。
  阴霾发火的说:“你他妈每天用手掏粪去了啊,怎么一天开得比一天黑,都是板甲怎么混,还打不打TOC!”
  大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根本没有几根毛的头发,嘻嘻一笑:“那就打竞技场……这多打点其他本不就都回来了……”
  于是在大哥不要脸的辩解下,我们组了个55来打竞技场。
  队伍配置还不错,战、法、猎、牧、骑。
  大哥狂暴,阴霾冰法,我生存,阿皓戒律,坦联盟惩戒。
  开场的时候阴霾会先放个冰环,然后我睡一个,坦联盟晕一个,大哥盯住治疗上去就开转,阿皓风骚的边跑边跳扔苦修。
  阴霾说:“你们要都有我的意识,队伍早就2200可以换护腕了。”
  阿皓白了他一眼,很难过的说:“只有意识没有治疗,你屁都不是。”
  阴霾突然就尴尬了,什么都没反驳。
  有道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阿皓不怕毒舌来得快只怕没有人跟他抬杠,而正好撞在枪口上的阴霾就是个毒瘤,哪壶不开提哪壶,被骂了也是活该。
  眼见着我们的骚扰战术越发的成熟起来,只是时间一长对面的队伍就变得厉害了,一旦有章可以驱散所有效果我们的控也变成了无用功。
  后来又遇到一支队伍,那场战斗很激情,刚开打只见他们一个防骑突出重围要干|阿皓,阿皓立马往自己身上扔了个套|子朝大哥身边跑,大哥“吼”的一声嘶鸣开启冲锋上前救他于水火,我也不甘示弱的放箭射防骑的板甲,可惜对方肉太厚打不了半格血,结果对面又突然冲出来个萨满要和我要干起来。
  有道是自家人不打自家人,你我同为锁甲双废争个毛,我放狗去咬他,他把我狗打死了。
  我火了,一个后跳外加一系列伤害操作把萨满打到只剩下一丝血,坦联盟在YY里“哦哦哦”兴奋的叫着想要去补刀,结果阴霾一个冰箭就把对方给搓死了。
  坦联盟怪阴霾抢人头不讲信用没有半点英雄气概加大度的胸怀。
  阴霾嘿嘿一笑就把对面另一个盗贼给秒了。
  气数已尽四个大字已经写在对方的脑门心上,可是那位防骑却不放弃的继续追着阿皓跑。
  他有圣疗、有无敌、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可以干|死阿皓,却唯独忘了戒律牧也他妈是个奇葩。
  我想到以前打33的时候有两个小德互|干的事情。
  畜生之间除了咬来咬去就是挥爪子拍打对方熊大脸,两人他妈整整花了半小时战斗的画面,甚至可以堪称史上最无聊的JJC决斗。
  与之相比……或许戒律牧和防骑的大家还有的看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