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wow记事本 >

第9章

wow记事本-第9章

小说: wow记事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人心散了

  结果第二天,稻草人走了。
  这他妈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
  别说我,就连小虫和圣光两个都不能相信这个事实。
  他是个老会员,而且还是公会官员,即使他们怀疑到我头上都不能怀疑到他啊。
  只是没想到,一个折戟……却让人心散了。
  因为是老朋友所以刷不得,因为小虫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也不会和对方去争执,于是,这件事在我们公会就像一块沉重的大石头一样被压在了每个人心中的最底下,谁都不愿提及。
  后来公会又走了几个人,一个是女贼的朋友,听说他打算AFK了;一个是我来野,听说他打算去结婚了;还有一个是一片落叶,听说他打算去追随东方夫人了,最后一个是火枪,小虫说119要他去培训一个月。
  整个公会一下走了四个人,而且大多都是老会员,就连一向喜欢开玩笑的上弦月都忍不住抱怨了几句,更别说一手撑起这个公会的小虫了。
  他会在YY问阿囧和搞搞:“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会回答他说:“改一下制度吧。”
  于是公会就定了条新规矩,以后负分拿装备的,无论新旧会员都要交押金,一分100金。
  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并非我们大家所想,但是却又不得不想。
  我想小虫一定很难过,答应朋友要帮他撑起公会的结果却变的开始四分五裂,人说AL一出再无兄弟,谁知道就一把折戟也会有这样的功力。
  幸好情况还不算太坏,后来矮子的两个朋友填补了盗贼和法师的空缺,而后一个叫卡哇伊内的盗贼也带来了一个猎人和一个奶德。
  所以每个星期的活动依然能够继续。
  只是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YY里再也听不到稻草人猥琐的声音,F4前也见不到落叶和上弦月争着当FST的画面,就连原来面对热闹异常谁都抢着脱衣服卡BUG的菲米斯也对我们露出了怜悯的神态。
  不能想太多。
  后来的日子就变得平稳起来,所有副本都通了,几个cd的磨合之后就能farm了,大家都开始期盼起WLK的到来,国服的版本比美服整整落后了一年多,星辰在台服拿了ULD的首down时我们仍然在燃烧的远征,别人都可以farm ICC的时候我们仍然在燃烧的远征。
  很多人熬不下去投奔了台服,就连国服的舅舅们也开始乏味于猜测开WLK的日期,人生变得乏味起来,就好像高脚杯里的葡萄酒,即使再摇晃也不会变成伏特加。
  O键的传说再一次蔓延开来,许多人在国服等着,许多人在原地守着,一日复一日,一月复一月。
  从秋天到冬天,枯叶落尽,繁华凋零。
  网易依旧是那个网易,国服依旧是九城的国服。
  而唯一
  缺少的,却是500万玩家的热情。
  我陪着小虫他们奋斗到了所有人都没干劲的那一天,也做到了拿了金杖也不离开的承诺,只是后来活动虽然持续着,但激情少了。
  最开始的动力没了,没了boss倒地时会欢呼的人群,没了拿到新装备会雀跃的兴奋。
  于是我选择了离开,离开五区,想去朋友身边重新找到激情。
  阿皓的哥哥练了一个法师叫阴霾,阿皓的同学练了一个战士叫超级牛一样逼……这里还有典故,这个同学他们都叫他Y大哥,因为本来想给牛头战士取名叫超级牛逼的,但是网易告诉他这个名字已经有人用了,所以他灵机一动只好改了这个名字。
  我当时没敢在大哥面前笑出来……怕被打一顿什么,因为大哥之所以叫大哥总有他超人的一面,比如在被惹恼之后操起教室里的椅子就来个轮大背……
  海盗小草是个圣骑士,大家都喜欢叫他嘉树,因为常常被大哥欺负而出名,有段时间大哥心情不好,就迁怒于他,直接把小草降级为超级小朋友,就是没有发言权的那个等级。
  在我看来他就和小夫一样被胖虎给教训了一顿,毫无还手之力……毫无!
  所以说大哥是个很厉害的人,我们都喜欢听他的。
  我的猎人直到60级都是靠阿皓的接济成长着,斯坦索姆毕业之后就去挂黑上,但是后来两人没钱了,阿皓就去跟他哥哥哭。
  阿皓的哥哥倒是很爽快的给了我4000G让我去当老板,我就觉得欠了阿皓什么。
  在这区待久了我才知道阿皓在人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家都很照顾他,就好像他是上帝一样。
  “我以前看到阿皓的背影会激动的,”嘉树开玩笑的跟我说,“后来被阿皓的哥哥打了一顿,就再也不敢了。”
  ……
  “那你能活到今天也不容易,听阿皓说你身边小姑娘很多。”
  嘉树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大声道:“他告诉你的?!”
  “难道不是吗?”
  我好笑的问他。
  “当然不是……他妈误交损友。”
  “哈……”
  我尴尬的离开电脑继续挂机。
  


☆、索利达尔,群星之怒

  想那会儿没满70前,公会也还没建起来,阿皓的哥哥和大哥在一个叫苍穹的公会混经验,打算等人到齐了再说。
  后来大概过了一个月,阿皓哥哥的同学都过来了,还有一批是同学的同学,公会有了20多个人的基础,便开始有了计划。
  大哥和阴霾因为懒得想名字,所以干脆把公会取作“一个会”,对外招了四个人,两个法师——仰望和洛狱,一个圣骑——细细,一个盗贼——二逼。
  好笑的是他们都是一对一对来的。
  阿皓后来跟我开玩笑说:“如果哪天仰望不见了洛狱可能会发现。”
  我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公会里的都是自己人,所以说话也就没那么注意了。我们同样是从海山起步,然后一点点往上爬,等到基尔加丹推倒的日子,大概也就花了一个月左右。
  大家都不是新手,一路嘻嘻哈哈打副本的夜晚过得也特别快。
  阿皓的牧师很快就毕业了,那时候公会好像就两个牧师,一个他,还有一个叫小牧的大叔。
  大叔是个很猥琐的人,公会里没有妹子他就调戏阿皓,阿皓和他聊天都是私密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他在YY里的发言可以听出,那个小牧对他灌输了很多奇怪的思想。
  比如阿皓的哥哥喜欢阿皓这件事就是小牧先发现的。
  当然我们都以为是兄弟间的情谊,没有多想。
  话题再转回来,关于基尔加丹。
  当时已经到了SW可以farm的地步,但是没出过橙弓。
  大哥、阴霾还有阿皓三个人就开始讨论起橙弓的归属问题。
  公会里有三个猎人,一个我,一个叫再删的巨魔猎人,还有一个叫哥牛的牛头猎人。
  阴霾偏向给我,但是大哥怕坦联盟一帮的再删和哥牛不乐意,于是这个问题就被搁置一边了。
  有一天晚上打完本,阿皓来跟我说这个问题,我表示还是给再删吧,我说我知道等一把武器的不容易,而且这把武器并不容易出。
  虽然看上去很假的话,但的确是出自真心,之前刚发生过金杖的事情我对第一个拿稀有东西已经怕了,更何况再删的猎人混的时间要比我久。
  而我的本命是牧师。
  我想就凭这点,他也该拿。
  说起再删这个人。
  也的确霉的可以。
  他的全名叫“再删跟你拼了”,是因为他这个猎人号被盗过3次,而且3次还都被删了号。
  但是再删从不言放弃……牛皮糖的粘性在他身上展露无遗,是说生性乐观还是生命力顽强……
  不过再删也有优点,他的猎人射得快,他的长相也很帅。
  某天晚上没活动,再删心血来潮去弹阿皓视频,然后手贱了的截了一个图发到公会群里,当时两人都是光着膀子,阿皓眯缝着眼不知道在干
  嘛,于是这张图一传二、二传四,公会里的人基本都知道阿皓是谁了……
  阿皓忍无可忍,也报复性的把再删正在抠脚的图片传上了群相册,正在大家讨论的兴致冲冲之时,坦联盟当即想到了一个点子,开始搜罗起了公会里所有人的照片,然后做成相册,上传到了某数字视频站……
  于是一举成名天下知……谁都知道公会里有一个很喜欢抠脚的猎人了。
  但是这并不伤害他们之间的友谊。
  阿皓说:“我很喜欢坦联盟的性格,所以不会讨厌再删的无聊。”
  好像很有联系一样的话……他妈其实根本就没什么联系吧!!!
  我便把话题转回来说:“那橙弓的事情到底讨论的怎么样?”
  “你不想要的话,就随他们了。”
  阿皓淡淡的说了这句话,听得我蛋都碎了。
  ……
  三个猎人DKP我最高,再删有180分,我貌似270,哥牛也有250左右,但是哥牛拿了金弓,所以已经很明确说不会再要橙弓,所以矛头就直接指向我和再删两人。
  现在我选择退出了。
  于是这CD我也拿了一把双子的金弓,鸡蛋开出了天启,我也拿了一把。
  不是因为分多所以可以任意挥霍。
  但就是想给自己的让步找个说得通的理由。
  不然,还是会有点后悔……
  直到今天我也还记得摸到橙弓后的那天夜里,再删谢谢我,大哥扣光了他所有dkp,但他仍然很高兴。
  大哥说:“这下好了,等周末请吃大盘鸡了。”
  “什么大盘鸡……直接早中晚饭全包了啊再删!”坦联盟嘻嘻哈哈的叫道。
  只是过了两秒不到时间他们宿舍四个人的网就全部断了……后来才知道,是再删恼羞成怒不小心踢了一脚路由器。
  后来过了一个可以变兔子逮蛋的节日……【忘记叫什么了,大概是复活节?】坦联盟和我们越混越熟,他貌似元旦不回家,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去凤凰G团,但是缺少人组不起来,于是我们就去SW刷小怪……
  他妈的又是小怪,而且这次换我来误导了。
  我曾经看过三个猎人风筝小怪的现场,那时候天地和我来野还有火枪三个人一起玩的,也就是这个画面让我从此信仰起猎人的神话来了,什么一个人可以把霍格从艾尔文森林风筝到铁炉堡门口啊……之类之类的传说都他妈蜂拥而至。
  我倒是也乐意去相信……可是霍格真的能穿越地铁吗?!
  算了……不谈!
  继续说回来。
  阴霾是个亲儿子,他的操作很风骚……
  就连他的人也很风骚。
  打F4的时候还妄图发现新的BUG,自己隐身尝试了好几遍,最后发现失败了,也只好对我们笑笑。
  但是我很喜欢他这种性格,骚而不乱。
  虽然好多次都差点引到SW门里的机器人……幸得坦联盟是个背着龟盾的强T才没有灭团。
  于是流水账的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国服的远征没有尽头……
  文化部和版署永远不会了解我们的满腔热血,就如同我们不会理解他们的万般阻挠。
  我玩了两年多的TBC,认识了这群人又认识了那群人。
  见过奈法利安的无奈,也经历了伊利丹被背叛时的狂暴,更明白卡雷苟斯为什么想和安薇娜一起拯救太阳井的缘由。
  艾尔文森林的雨还在下着,凄凉之地仍然凄凉,西部荒野底下的兄弟会也无时无刻不被人轮着……
  直到那天,WLK开了。
  


☆、巫妖王之怒

  WLK开了,巫妖王终于怒了。
  大哥说:“现在终于可以干|他了,我的【哔】已经寂寞好久了。”
  真是人尽可夫的无耻男人啊。
  我那天上完课赶紧上线和他们去奥格瑞玛会合,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去体验异国风光,哪只奥格瑞玛的飞艇上却变得看不到边了。
  说是看不到边也有点夸张,用坦联盟的一句话说,“我们明明在一条船上,刚才怎么没看见你?”
  我说,“有个牛头把我盖掉了。”
  坦联盟恍然大悟。
  这服务器没瘫痪算是网易接手后的一大进步,想当年九城的服务器可是出了名的空调机,什么副本打到一半boss没down掉,服务器被修空调的人拖走了之类的传说也没少耳闻,但是那时候我没玩,所以只体验过沙塔斯的卡,就好像独自守护着暴风城的安度因小王子一样寂寞,卡的寂寞,应该有很多人能懂。
  我们到久违了的嚎风峡谷下船,我和大哥他们正准备组队接任务做任务,但是那的确是个好日子,人们全都好像喜当爹一般,有人请了年假前来玩的,也有听说学生党逃课赶来围观的,这人山人海比起过年的市集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道是巫妖王不会自己长脚跑掉,任务怪也不会打完就消失……何必抢呢。
  阿皓说:“如果还有明天的话我会选择后天来玩。”
  于是他下线去打dota了。
  阴霾和阿皓是同一阵线的,但是阴霾更听大哥的,那时候大哥说,“我们去打副本吧!”
  阴霾便听话的拉着阿皓打了一次乌特加德城堡,阿皓在YY里抱怨声阵阵,但是抱怨中夹杂着的撒娇却是我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就是那种……只有跟自己最亲的人才会发出的哼哼,还有口齿不轻的咕哝。
  “那么多人怎么打啦……不打了……”
  用的是方言,我能听懂。
  阴霾说:“快点到80吧,我们去打ICC。”
  “怎么可能说到就到啦……”
  阿皓好像一手扶着额头让整个身子趴在电脑桌上的画面呈现在我眼前。
  我觉得,这个男人……是我不熟悉的。
  刚认识的他的时候,他是个很乐于助人的家伙。
  再后来,又觉得他带着点傲娇和腹黑。
  于是在和他越来越熟悉的相处之后,我终于发现了他的多面性。
  男人的多面性,是比女人的多变更加有趣的东西。
  而且只会对他们……
  我觉得我不高兴了。
  但是不高兴没用,因为他不会知道。
  我看着显示器里的血精灵猎人翻跟头,想着虽然他们什么副本都带着我一起下,可是我还是走不进他们的圈子。
  这个圈子很小,即使大哥一直都想拉我进去,但只要有一个人反对,我就会退缩。
  我是个很内
  向的人,所以不会主动要求什么。
  于是看着他们去打Dota,我只好继续在满是人海的嚎风峡谷寻找任务怪。
  再后来失望多了,就习惯了,想着为什么一定要他们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叛逆心一起来,我乘着船便远渡重洋去了诺森德的另一边的北风苔原。
  幼龙的叫声还在耳边低吟,蓝龙玛里苟斯的真面目我也未曾见到,好像被冰雪覆盖的大地看上去并没有天气变化,我的心也开始变得冷静。
  细细【私聊】:“你怎么去北风苔原了?”
  “嚎风人太多,卡。”
  细细突然来找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我来找你。”他说。
  我在战歌要塞停了下来,然后接了几个任务,打算等等做。
  细细大约过了五分钟就来了,他交易给我一些刚刚从动物身上剥下来的蛮皮。
  “你帮我做点厚皮,二逼遇到小姑娘要AFK一段时间,我跟你一起玩吧。”
  我点点头,说“好”。
  细细又说:“我也遇到个小姑娘,体育课上遇到的,可是我没胆跟她说话。”
  他骑上马,我跟随他,去打蜘蛛怪,放炸弹,还有一些任务。
  他又说:“二逼跟我不是一个学校的,我们是高中同学,你见过照片的。”
  我“嗯”。
  二逼长得像王宝强……细细长得像老板。
  但是我没跟别人说过……我发誓!
  细细跳下马绕着怪转了一圈,一个12345就搞定了一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