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其他电子书 > wow记事本 >

第4章

wow记事本-第4章

小说: wow记事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目光再转回来。
  我和阿皓是兄弟一样的友情,亲的那种,我心里一直有个信念,即使走到最后有人会先退出,但是那个人也不会是我。
  经过几天的冷战之后,我问阿皓说:“我们争吵的理由是什么?”
  说真的我也忘了,不是假装忘记,而是真的记不起来。
  这让我想到一首国服玩家作词翻唱的《洛丹伦的回忆》,那本来应该是给部落唱的,但现在很应景,所以就不要脸的借用一句话。
  “静静的走在洛丹路的遗迹,小草蔓在斑驳石头缝里,看曾经繁华的气息,幽幽钟声飘散风里。”
  那个时候没有听过丧钟镇的钟声,或许就像魔兽易主时所有人躺在出生地时的那么悲伤。以为时光匆匆会将我们的记忆倒退回相识前,那时候花未开鸟未飞,我们互不相识,曾以为所谓的彼此只是“彼
  方与此方”的简写,直到心灵之窗互相打开的一刹那间,我看到了事实。
  我想要跟阿皓说:“我们和好吧。”
  那同样是个风雨交加夜。
  就和我满级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我们公会终于打通了海加尔山的所有boss,包括阿克蒙德,那只巨型的如同怪兽一般的艾瑞达恶魔。
  AK掉了一把灾变,那是骑士们争先恐后想要处分争夺的东西,所以这里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得撤了。
  和阿皓讲好晚上活动完要跟他去黑上继续奋斗一下,那是在我们和好之后所产生的第一个约定,故千万不能毁约。
  我第一次开YY的麦克风跟小虫说话,糯糯的说了一句:“现在能不能退团?”
  小虫貌似没听到,就在我还想再重复一遍的时候,圣光私聊我说:“女的?”
  我听后肃然起敬外加勃然大怒,我是内向不是女相,为什么总是要借着机会调戏我呢?我告诉自己要镇定,然后呵呵一笑,给圣光发了过去。
  圣光大失所望,有种天要塌下来的错觉,或许那个时候国服的女性的确很少,公会里也只有两个可以给他们YY的机会,但无论是泡泡还是小雪,他们都是新时代女性象征性的代表人物,我们的宗旨是:要当圣母一样供起来才好!
  于是我在他们记完DKP之后顺利退了团,在燃烧平原一望无垠的焦土上等候阿皓的到来,接着继续走迷宫,继续踩蛋,直到公会的公告改成了“下周开荒BT,所有人准备合计”的标语,我嘻嘻一笑,却是在心中开了几百朵花。
  


☆、合剂是什么

  直到知道真相的那天我的眼泪才舍得掉下来。
  BT真的是很BT,这点自然不用说。
  小虫跟我们说:“这里的boss开打前要检查嗑|药,不认真的人直接出去替补!”
  我们悻悻然接受了他的提议,只是总有一两个不知道合剂为何物的人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比如说我。
  我不是故意不准备合剂的,大家也知道我在练级的时候没有练过专业,所以即使是裁缝和附魔也停留在初级水平,更别说草药和炼金这种东西了。
  我跟会长讲明原因,会长大叹了三口气,然后自掏腰包做了三瓶强效回复合剂给我,跟我说:“以后不要忘了。”
  我点点头,由衷的感谢他的大度以及慷慨。
  只是这些合剂才用了一瓶,我们就打到了三脸前头了。
  说进度快也好,我们dps强力也罢,说到底还是指挥好,MT是强T就能什么都不怕。
  三脸是个精神要高度集中的boss,因为之前他的小怪会不停地刷新,我们要一口气冲到楼梯口,然后用群攻的技能爆光小怪才可以下楼找boss。
  于是团长给了我们五分钟休息时间,可以上厕所,可以倒水,也可以看小电影。
  公会的制度相当好,当然会长也会借着这个机会和两个妹子套套近乎,聊聊人生理想。
  小虫说:“泡泡,三脸你想要什么?”
  泡泡用很成熟的语气回道:“随便了。”
  然后稻草人也问:“小雪,三脸你想要什么?”
  小雪狠白了他一眼道:“法师那么多,即使我想要也没分。”
  于是在大家的起哄和吵闹声中,稻草人瞬间变成了包在皮蛋外生石灰上的烂稻草,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不过好在这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每个人都做了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也跟阿皓发了几条短信问平安。
  我说:“我们到三脸了。”
  他回答我:“我到中塔了。”
  于是我便知道他在玩Dota,打Dota的人一般都是不要命的人,班里有几个同学就是会半夜翻墙出去网吧里通宵的,然后第二天早上趁着晨跑的时候回来打卡。
  有次清明节前夕就有个计院的家伙猝死了,我们那些个人也稍微学乖了些。
  所以我很担心阿皓的身体健康。
  我跟他讲:“你想和‘大姐姐’一样得痔疮吗?”
  他等了挺久才回复我:“糟糕!忘了记。”
  接着我们休息时间到了,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便也重新投入了战斗中,不然再说下去又会显得娘么儿了。
  讲到“大姐姐”这个人,我得好好说说他。
  他其实是阿皓的室友,是个喜欢自拍的胖子。
  我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朋友当中一定要有个胖子才会让生活变得快乐,我看了看自己觉得也许能和
  这个字划上等号,但没想到“大姐姐”的出现,让我在正常人界重新找到了自信。
  “大姐姐”长得很白,而且自拍的时候还会摆出一副妖娆或者他自称为“小清新”的模样,后来那张照片被他自己P了一个太阳还P了一个大房子,脸上浓妆艳抹总相宜,于是在了我们面前便出现了一张颇有新时代非主流时尚元素的奇葩相片。
  阿皓讲了他很多故事,比如关于痔疮膏的,每次阿皓去网吧都要帮大姐姐带一罐马应龙牌的痔疮膏回来,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连涂得时候都是叫阿皓帮忙,那菊花不保之类的事情就是时间问题了。
  又比如在寝室里脱光衣服遛鸟的故事,其实那是个夜黑风高之夜,阿皓的室友兼班长出去泡妹子了,阿皓还没回去,于是没带内裤去洗澡的“大姐姐”从浴室里刚洗完就以掩耳盗铃当仁不让铃儿响叮当之势冲回屋里想要套内裤,哪知寝室另外几个就在这时候戏剧性的打扰了人家,最终晚节不保。
  话题再说回来。
  我们开始打三脸了。
  三脸没“大姐姐”好看,但是他要我们好看,所以才长了三张脸怒吼着要发泄他心中的所有欲望。
  前面两个模式的确如攻略所说打得我们得心应手,特别对于是治疗,或许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花花蓝条来拼dps,但是显然我们的想法太简单了,就在谁都以为这个boss是个BUG的时候他终于发飙了,把我们的蓝条吸到彻底没了任何想法。
  我后来跟阿皓说:“三脸真的是三种性格,应该是由三个人组成,道理和连体婴儿差不多。”
  阿皓笑我痴笑我傻,他抖着脚手上夹着Pockey棒一脸流氓相的摸我脑袋,回说:“要我讲就是你们RL太二,哪有不讲清楚要留蓝这个道理的?”
  我呵呵一笑,于是在我心底又多了个想法,三脸和阿皓一样绝对都是个很恶心的家伙,声音恶心,长的恶心,开出来的东西也恶心,简直就是噩梦中的噩梦。
  我们灭了两次,直到圣光彻底发飙才看到了过boss的希望,小虫告诉我们:“圣光十点半要去上班,所以大家抓紧时间还能再打一个boss。”
  我百度了一下,发现血沸出的东西可是比前面几个都要好上几倍,比如完美恢复法杖。
  这根和T6衣服完美匹配的东西堪称金杖前最应该得到的极品之一,我看了看同为牧师的凝香爸爸和矮叔两个人,心底便默默打起了小算盘。
  又说到凝香爸爸这个人,一个大副本都会抱着儿子在电脑前的大男人练了一个人类女号,还取名叫“凝香淡雅”,我倒是看到过有说喜欢当奶的男人不是基佬就是有基佬潜质的说法,当然我是例外……可这样的却到底是头一回见到,
  不明白是不是说还有一种讲法叫“每个当了爸的男人心中都有一颗奶娘的心”,反正我是和他做好朋友了……就是那种,会假客气,然后真出分抢装备的好朋友。
  其实我和他也不太熟……
  讲到这里,我得介绍一下公会里另外两个比较重要的人物。
  一个叫我的神呀,一个叫矮子也咆哮。
  说他们重要,其实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缺少他们就不行的重要,而是在后面的日子里,他们几乎是起到起承转合的作用,为接下来的公会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色彩。
  进入公会后遇到两人第一次闹矛盾是发生在小虫不在的那几天。
  我的神呀是个开G团的老手,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吃遍天下千万家,而矮叔也不是个脾气太好、任劳任怨的伙计。
  我的神呀在稻草人和阿囧他们没有来之前就擅自组队说是打1进入要活动了,矮叔是个老会员,自然看不顺眼他这般找存在感,于是就喷了两句:“你凭什么组队啊?”
  对方没想弄大事情,即使矮叔这么说了,他也只好贱兮兮回答了一句:“我这不是想进度快点嘛。”
  于是导火线就这么一点,接下来等待“噼里啪啦”炸开的声音出现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圣光说:“‘我的神呀’,以后等我们来了再组,你们别吵了。”
  矮叔说:“我就是看不惯他这种把我们当打工的样子……”
  我的神呀辩解说:“没有,只是看时间到了就组了一下。”
  以我来看简直就像一出闹剧,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大家拿不定主意该扣谁的DKP才好,阿囧是偏向老会员矮叔的,但是我的神呀和小虫混得好,不能拿会长朋友开刀的性格促使他也犯起了难。
  游戏其实也像一个小社会,你能看到真实世界里想的到的一切东西,包括该怎么处关系,该怎么和领导搞好群众基础……
  我问阿皓说:“你觉得是谁的问题?”
  阿皓思考了一下,回到我:“是你们会长的错。”
  我摸了摸脑袋看着今天的出席情况,原来小虫和上弦月都不见了。
  那就是他们警察局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要加班,比如杀人,比如终于抓住了一直在逃的毒贩,或者是领导视察?
  这也不管我的事。
  不过话题又转回来说,我们在灭了两次之后,终是过了三脸。


☆、火车王哎

  后来打到血沸的时候,我们在圣光上班快要迟到的情况下终于舒服的过了。
  说舒服是因为我们没有团灭,在MT的指挥下我们里三层外三层非常配合吃血沸,虽然也死了三个人,不过好在MT和治疗都很强力,所以保住了接下来英勇释放后的火力全开,最后在只剩两个人的情况下轰掉了这个boss。
  分完东西结完分,圣光非常高兴的说了句:“各位兄弟姐妹谢谢大家!我走了!”
  然后兜里就带着当T神器影月徽记顿时下线离我们而去。
  惊得原本YY里那些家伙还在聊天侃地的家伙不由得一片叫声怨天作地,最后还是MT他哥哥阿囧出面担保对方绝对不会彻底消失的情况下大家才肯散场。
  有句话叫“亲兄弟明算账”。
  圣光嘿嘿一笑他的DKP便直接成了负分,所以千万别小看一个嫉妒心很强的会长的心,当然也更别忽视了群众的民主意见,因为眼睛雪亮伤不起。
  而作为2T的稻草人则只好默默地数着自己脑袋上有几根毛发,发出了“嘤嘤”的呢喃,听说后来小虫偷偷跟他私聊过:“下一个一定就是你的!”
  但这种话还真叫不作数的,比如后来在SW的橙弓事件……
  于是日子继续过,大家还是朋友。
  我听说阿皓的哥哥们也开始重新玩魔兽了,不过换在十区,练了一个法师和一个战士,还有意拉拢我。
  这次我没有多想,直接跟阿皓说:“等你们真的成型了再叫我吧。”
  因为受过了前一次的伤害便知道只剩下一个人的游戏会有多无聊。
  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变了,我交到了朋友,那些可以陪我熬夜打副本甚至聊天侃地、即使毫无章法也不用顾忌自己是不是失态的战友。
  我是个内向的人,我会告诉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不要去做,所以我也是个没有冒险精神、而且小心翼翼的家伙。
  得过且过应该是我这种人最好的生活方式了吧。
  阿皓也不逼我,只是回答了一声:“行。”
  看得出他也在郁闷,我便跟他讲:“去不去黑上?”
  他打出了“嘿嘿”两个字来表示现在心情,然后说了句:“目标达成了,不去了。”
  我心中一惊,什么目标达成了?他到底是要去黑上干什么的?
  我说:“你什么意思?”
  他说:“上线给你瞧。”
  我们相约在暴风城交易区的正中央见面,他仍然穿着一身牌子装骑着白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身上却已经是3T6的伪高端装备了。
  可是就在我查看他身上装备的时候,他的脑袋上突然出现了三个像神一样的前缀名:“火车王”。
  这可真是百里挑一、难得一见,千年等一回以至于许仙惨死流沙河也见不着的称号啊。
  我脑袋
  上的灯泡顿时就放出了十万伏特的电流急忙问他:“你哪里搞来的称号?这个我以前只在背阿古斯的家伙身上看到过。”
  应该是在铁炉堡等活动的时候,因为那边人多,所以时常可以看到些奇奇怪怪的称号,比如“阿达尔之手”啊,比如“博学者”啊……
  但是这是火车王哎……
  “操|你背着我自己一个人去刷副本啊?”
  我指责道。
  我最讨厌人家在我背后暗戳戳的做事情了,嗯,最讨厌了!
  “没啊,我看你最近忙,而且你又没说你要去……”
  他词穷的辩解起来,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会觉得他在多此一举,想让我原谅你?!
  “你他|妈叫我去黑上的时候怎么就没考虑过我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陪你的,妈|的翻脸不认人啊?”
  我依旧很生气,口不择言的什么都吐了出口,虽说事后想想为了这么一个后来烂大街的称号和他争吵有点不值得,但是刀在当口哪有不下之理?!
  “我不跟你好了!”
  于是我火起来便和阿皓在暴风城门口决斗了一回。
  说起来是我异想天开,看到铁炉堡门口那么多喜欢PK的人群所以眼也红了,就想自己试试。
  只是那场决斗打得惊天地泣鬼神,最后我火力全开用光了蓝条也只打掉他半格血槽。
  我哭着求饶说:“哥,你别这样,我是牧师。”
  他想了想说:“人家戒律牧在PVP上可是风骚了几百年的,我不过就是个滚键盘的而已。”
  我也想了想,之后便把火车王抛在了脑后,开始研究起了竞技场以及战场之路。
  


☆、战歌要塞

  在我印象中,我记得小虫是个很闲的男人,就是每天夜里都会熬夜到3;4点去打战场或者SW刷小怪的那种。
  我有加入过他们的小怪队,SW在还未升级到风暴前夕的时候二楼的BUG并没有封掉,不过偷懒的“天地”还是选择在一楼拉门里面的怪。
  我想刷过的人都应该不会陌生,有时候花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功夫能出一张炎阳图纸或者紫色的散件,即使再差也该有3;4块宝石。
  但我们的运气估计全被小虫的黑手给败光了,刷了3个小时,除了羽毛和垃圾,最贵的就是灰色的大剑值个20G左右,于是我便放弃了。
  找了个借口离开奎岛假装下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