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44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44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张家急了,一把拉住要走周晓语,“这是你房子,全部是你,连同我也是你,你不要不要我,也不要说这种话,我会心慌,我会着急!”说完顾不得许多,一把抱住周晓语,急切地寻找她小嘴,想把一切伤人话全都堵住。

    ------题外话------

    那个张家亲爹有点欺人太甚,有木有?不知道这次张家回来会怎么和周晓语一起联手对付他亲爹呢?谢谢亲18911792458花花以及宫陌阡、iner415、x徐、大象爱梅花1、dingshaha 月票

 77。容不下别人

    

    几个月没见,周晓语没想到这家伙吻技居然有了那么大提高,滚烫舌像是带着火苗,用力地却又不失温柔地吮吸她口中甘甜蜜汁,火热唇齿不断描绘着她唇形使她情不自禁地嘤咛了一声。

    张家趁此机会,探入她口腔,用自己滚烫舌尖,细细地刷过周晓语整个口腔,后邀请着她丁香小舌一起与自己共舞。

    起初时候,周晓语脑中还保持着一丝清明,努力想挣开他怀抱,可惜男女天生力量差别让她失败了,而渐渐,她也开始沉醉这个吻中不能自拔,开始努力地回应着他热情。

    张家感觉到怀里小人儿变化,心中一喜,双手是把她紧紧固定,像是要把她生生地揉进自己身体里一样,

    两具火热身体不留一丝缝隙,周晓语只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都烧了起来,双脚踩软软云朵上,脑中空白一片,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摸索着什么。

    突然,胸口传来一阵凉意,不知哪儿来风让她浑身一激灵,大脑终于又可以开始工作了,低头一看身上凉意来源,顿时羞红了一张小脸,自己衣服已经半褪至肩下,露出小巧锁骨和浑圆香肩。

    “唔!”也不知哪里来力气,她把紧紧粘身上已经滚烫身体推开了一点,声音低哑地说:“别这样!”这声音说不出地魅惑人心,身旁人儿似乎并没有听进去,或者是听进去了,却加被这声音魅惑了去,不但不打算停止,反面又欺身上前,想要把那一丝缝隙填满。

    “你……”周晓语此时脑中已完全恢复了清明,见张家不退反进,伸手毫不留情地对着他脸重重地拍了下去。

    意乱情迷中张家当真被这一巴掌惊醒了,看看衣衫不整周晓语和自己,忙不迭地放开她,顾不上脸上传来火辣辣感觉,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好不了多少衣服,歉意地看着周晓语背影,“对不起,我没想要冒犯你,只是……”

    只是什么呢?他停了嘴,初时他只是想把她那些伤人话都堵嘴里,可是越吻越觉得离不开她香唇,也就放纵着自己感觉,对她进一步地攻城掠地。可是现,她是不是加生气了?因为自己差点失控行为。

    “对不起!”他觉得自己能说也就这三个字了,任何解释放到现都是苍白,可是他心中也有一丝窃喜,她对自己不是没有感觉,自己可以感觉得出,她刚刚也深陷自己吻中,那么热情回应着,感受着……

    另一边,周晓语也反思自己举动,有些懊恼和甜蜜里头,懊恼是自己怎么就沉醉他一个吻里了呢!甜蜜是实觉得这个吻美好,可是细想一下,心里却又莫名地升起了一股子酸意,张家离开时候明明吻技生涩得很,现几个月不见,他却有那么高超吻技,要说他是突然开了窍,周晓语说什么也是不信,那么唯一可能就是,这几个月当中,他一边甜言蜜语地哄着自己,另一边又海那头花天酒地,这才练就了现一身“好本事”。

    “晓语……”张家刚开口,不料周晓语突然转身,举起右手,狠狠地又是一个巴掌,“大坏蛋,大骗子,我算是认清你了!”说着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落。

    张家又没有透视眼,又不知道现周晓语生气跟刚刚又不是同一件事了,以为她还为自己暗藏东西事发火,听到她骂自己,也没还口,根本也不意她打自己脸上巴掌,一见到她似乎哭得很伤心,一颗心就像被一只大手拧一样,不顾一切地想要把她再次拥入怀中,细细地安慰她。

    可是还没接近她呢,周晓语就一脸谨慎地退了一大步,“你想干什么?”

    “我,我只想抱着你,你哭得我心都碎了,求你不要哭了好吗?”张家一脸真诚地说:“看风你哭,比你打我骂我还让我心疼,请你别哭了,若是你还生气,我这儿,给你打,给你骂,就是别哭了好吗?”

    “还真会演戏。”周晓语当真收住了眼泪,为这种人哭不值得,“你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听着周晓语冰冷语气,张家渐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了,又想朝她靠近,没想到周晓语一直注意着他举动,他刚迈出脚时候,她就又向后退了两步,眼睛冰冷地看着他。

    “别怕,宝贝。”张家只好又伸回刚想迈出腿,“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别再退了好吗?让我接近你,让我抱抱你,不然我心里没底……”

    “没底?”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笑话,周晓语突然夸张地笑了起来,脸上还残留着泪水,喉间却发出夸张笑声,怎么看怎么渗人。

    张家听着毛骨悚然笑声,心里越发没底了,突然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求求你别再笑了,你这样笑让我很害怕,真,我怕啊!你看你不想动手,我自己动手,直到你气消好不好?”说完反手又是一个巴掌,由于他力气比周晓语大多了,之前周晓语又已经打了他两巴掌了,而现他手上又完全没有留情,两巴掌下来,嘴角渗出淡淡血丝。

    周晓语说是看着不心疼那是骗人,不知不觉当中,这个男子已经融入到她生活当中了,可是想起刚刚那缠绵一吻,她心里又像有百只蚂蚁咬过一样不舒服。

    看不下去他自虐,又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去意,些时周晓语心已经乱了,她觉得自己枉称两苣为人,竟连问清楚勇气都没有,只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去面对。

    这样想了,她也是这么做,拉开门就要往外跑,只是张家这时虽自虐中,却也早已注意着她一举一动。当她刚刚拉开门,张家就已经窜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抱入怀里,“你真那很狠心要把我一个人扔这里?”

    “放开!”周晓语张家怀里不停地扭动,挣扎。

    “不放,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张家一面忍受着周晓语拳打脚踢,一面关上大门,把她带进卧室,哑着声音哀求,“宝贝,咱不动了好不好?”

    周晓语本来是不听,可是挣扎着挣扎着,觉得包裹着自己身体越来越烫,越来越僵硬,主要是她觉得身旁人越来越烫,气息也越来越繁乱。她不是无知小姑娘,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心里一惊,忙停下扭动身子,一脸不知所措地站那里。

    “答应我,别再跑了好不好?”张家似乎是压抑着什么,抑着周晓语床上坐下,“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不好事情,但也请你答应我,别跑了好不好?”

    周晓语,默默地点点头。

    张家这才放开手,一步三回头地走出房间,迅速地跑进卫生间,好半天才又出现周晓语面前,她这才发现他脸颊有些红肿,上面还模模糊糊地有着几个红印子,一头浓密黑发,湿嗒嗒一挂头上,还有水珠不时地顺着头发滴到脸上,衣服上。

    不用问也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周晓语心里竟又闪过上丝偷笑,连她自己人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怎么还会有心情。

    “宝贝……”张家一直背后面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条毛巾来,递到周晓语面前,“擦把脸吧!”

    周晓语接过毛巾,不小心碰到张家冰冷手指,心中又一次愉悦地笑了起来,面上却是神色不变,毛巾是温温,擦脸上很舒服,也将周晓语许多不好情绪带走了,“你……”才要说话,就听对面传来“咕咕”地声音,这回她真忍不住了,“噗”地一声笑出声来。

    原本张家尴尬脸色竟因听到这简单地笑声缓和了,悬得高高地心地稍稍放下一些,厚着脸皮蹭到周晓语身边,像只可怜兮兮地小猫一样喵喵叫,“宝贝,我饿了,那飞机上东西简直不是给人吃……”

    “自己到外面找食吃去!”周晓语不为所动地看着蹲自己身边装可怜男人,“我可记得有人把这四周围吃食店都弄得一清二楚了,再不行,到饭店去吃大餐,反正现每家宾馆都提供外卖服务。”

    “啊!”张家叫得有些凄惨,“说来说去,你气还是没有消嘛!”

    “去吧,乖别跟自己肚子过不去……”话才说到这儿,又一声“咕咕”声响起,这回周晓语红着脸不说话了,她忘记自己也没吃饭了,两人从刚才又吵又亲又打,体力早就耗得差不多了,现静下心来,肚子开始发出严重抗议了。

    “咳咳咳。”张家假装咳嗽,竭力掩饰笑意,他很聪明,知道女孩子脸皮薄,何况她刚刚还劝自己出去说呢,现一定不能笑,不然肯定会被赶出去;同时也很后悔,怎么就忘了她也没吃饭呢,要是饿坏了,自己可是会心疼。

    “我能请你吃顿饭吗?”张家想了想,很正式地提出来,像这样正式地邀请周晓语吃饭,他早就想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全适机会,后来他又出国了,本来想着这次回来,无论多忙也要正正式式地请她吃顿饭,可是没想到竟会这种情况下提出来。

    “我不想出去吃,你请便。”周晓语一口就回绝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她就是不想出去吃。

    “那我把电话叫外卖,我们一起吃?”张家退而求其次,“再怎么生气也不能不吃饭吧!”现他不敢要求太多,只要不赶他走,什么都好商量。

    周晓语没有回答,径自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见她这个反应,张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否定,那就是同意了,太好了!他高兴地立即拿起电话,周围吃食店他早就了解得一清二楚了,知道周晓语喜欢吃中餐,晚上又一般吃得偏清淡,就点了几个平时她爱吃素菜和一个汤。

    周晓语一边专心地看书,至始至终都没看过他一眼,也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然而张家倒是觉得这是个好现像,虽然她不说话,但并不等于她没听,没阻止,就说明她认可了,认可了那她气也正慢慢消退当中。

    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心就高兴地要唱歌。

    一会儿,门铃响 ,饭店送餐到了,张家把圆几和椅子仍旧放原地,地上剩下水泥之类杂物也全清理出去,这才到房间里叫周晓语出来吃饭。

    牵着她手走进小卫生间,把她手放洗手盆下冲洗着,再用洗手液两个人手上揉出泡沫,很耐心地,很用心地洗着她双手,小心得像似洗一件精美瓷器,后双小心地擦干。

    带着周晓语到客厅坐下,帮她打开饭盒,“小心烫。”

    这其间周晓语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一种怪怪地眼神看着张家,使他心里觉得毛毛地,可是他还是忍着这种奇怪地不安地心情,做着他想做事,直到两人面对面坐下,周晓语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很会哄女孩子嘛!学了多久?”

    听了这话,张家内心深外不安感愈来愈重,“没有,我没有哄过别女孩子,你是第一个,也只有你一个。”

    “从哪里学来?”周晓语很固执地问着这个问题。

    “书上。”张家如实说,可是他怎么就得周晓语眼神就是那么古怪,古怪到有点渗人,于是试图转开话题,“不要说这个了,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讨论其他好不好?菜凉了不好吃了。”

    “书上学来?”周晓语仍然纠结这个话题上,“可是你不实践,怎么能做得这么好呢?”

    “晓语,宝贝,咱先不研究这个问题了好吗?”张家话气里带着很重地祈求,“不就是洗手吗?我真从没别人身上练过,只是觉得自然应该这么做。”

    “谁问你这个了?”周晓语有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难道要她直接地问他,喂,你小子吻技怎么变得那么好,多少女人身上实验出来?

    “那还有什么?”张家努力地回想,可怎么也想不出来。

    “想不出来拉倒,吃饭!”周晓语突然心情又变得烦躁了起来,伸手拿起一碗饭速地吃了起来,现也不看张家。

    这会倒是轮到张家不想吃饭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点子上,看着周晓语大口大口吃相,突然脸上浮起了笑意,国外,有不少女人他面前晃,其中不乏漂亮地尤物,可是她们都让他觉得不真实,只有眼前这个丫头才是他心心念念,她吃相并不是很文雅,可是却是真实。

    “你笑什么笑?”周晓语吃完自己饭,抬头见张家正盯着自己傻笑,不禁怒道:“傻不拉叽。”

    “那我就做你傻瓜吧!”张家傻傻地接口。

    周晓语听了这话,脸上飞起一阵喜悦红霞,可是想到张家娴熟地吻技,脸色不禁一沉,这个男人还是不是当初离开他时那个信誓旦旦纯真男孩了呢!

    张家紧绷着心看着周晓语表情,看到她初时喜悦样子,不由得心里也松,刚想露出笑容,哪知道她又把脸沉了下来,他心情也跟着跌到低谷,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么不开心?似乎已经不是为了开始那些她房子里私自放东西缘故了,可是倒底为了什么呢?

    张家他细心里过滤每一件细节,说过每一个字,难道是她不喜欢自己吻?可是也不对啊,她明明也很沉醉其中。

    那是什么?张家想不通了,于是干脆就问出口了,死就死吧,总比这样一直憋心里来得痛。

    “宝贝,你是不是讨厌刚才我对你冒犯?”张家字斟句酌地问。

    周晓语脸果然冷了下来,冷哼一声才说:“哪里称得上什么冒犯,你不是很熟练地使我沉醉其中了吗?而我也显得很享受,说起来还得谢谢你,让我感受到被吻原来是那么美好一件事。”

    张家果然是个聪明人,很就抓住了周晓语这句话中关键词“熟练”,莫不是她以为自己外边和很多女人一起过,这才练就了那么一身好吻技,所以她生气了,因此之前她才会说自己是“骗子”,是“坏蛋”?

    本来她说这两个词时候,自己一直以为她还提自己私放东西事,所以一直丰收不透,现想来,她大概是误会自己一边外面花天酒地,一边又用甜言蜜语哄住她,所以她才又会说自己不去做演员可惜了。

    想到这里,张家无奈地笑了,这个要怎么解释呢?

    “宝贝,我只有你一个,也只会有你一个。”张家认真地执起周晓语手,“看着我眼睛,听我说好吗?”

    “这些日子我真很想你,连梦里都只有你,我那里训练很密集,而且是封闭式,平时是不能外出,我怎么会有机会接触到外面女人,而且不但是你有洁癖,我也有,我不会把盖了你章嘴唇再出卖给别人,我嫌脏。”

    “至于我吻技。”说到这里,张家脸色又开始嘻笑了起来,“是你教我啊!自从那天我离开前你带我初步领略了其中奥妙以后,我就一直想像当中丰满,而且你要知道,男人这方面是有天生悟性。”

    “后我想告诉你一点是,我不是个随便人,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入我眼,而且我眼中也已经容不下除了你以外任何一个女人了。”这句话张家又说得郑重其事,语气中有令人不得不信服成分存,不知为什么就让周晓语相信了,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张家再接再厉地柔声问:“现还对我有怀疑吗?”周晓语无声地摇头。

    “这样就乖了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