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腹黑机长天才妻 >

第45章

腹黑机长天才妻-第45章

小说: 腹黑机长天才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见她点头,张家再接再厉地柔声问:“现还对我有怀疑吗?”周晓语无声地摇头。

    “这样就乖了嘛。”张家伸手搂过她,把她头按自己头按自己怀里,“你听,我心到现还跳得很呢,你刚才表情真让我觉得自己好像要失去你了,我怕。”

    周晓语乖顺地倚着他没开口。

    “乖,以后有什么疑问就直接问出口,别憋心里,你老公我没有读心术,不要老是让我玩这种‘猜猜看’游戏,我会得心脏病。”

    “什么老公。”周晓语一听“老公”两个字又炸毛了,“你那位亲爹可是说我配不上你呢!”

    “关他什么事!”张家冷笑着说:“你放心好了,就这几天,说不定就是明天,他所倚仗身份,地位,背景都会成为昨日黄花。”眼中带着一丝冷冽,像是说一个陌生人。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陪女儿,得少了点,忘大家原谅!谢谢18911792458一直以来花花,还有亲xiafei6636、金恩雅月票

 78。口头约定

    

    其实真正了解周晓语人,都知道她是个耳根子极软人,说了几句狠话以后,你只要懂得技巧性低头服软话,她是很容易原谅你,而显然,张家就是属于这一类人,因此两人吵过了也就过去了,并不存什么闲隙。

    当晚,张家自然没有出去另找地方休息,而是周晓语小窝里凑和了一夜,虽然没有了舒服床铺,但窝客厅里张家也觉得十分满足了,倒是一夜好眠。

    可是,睡一墙之隔周晓语却没那么好福气了,她一直回想这些年来所作所为,自己是不是对张家过于严苛了一点,似乎因为前世里影响,她把一切试图侵入自己生活行为都归纳为侵范隐私,若真这样说起来,那自己之前用电脑系统去调查陈世祖行为又成了什么?难道这就不算是查探别人隐私了么?

    想着想着,周晓语越是心惊,难道自己维护自己隐私已到了一种病态地步了吗?那还谈什么试着接受张家,她根本就不想对他以诚相待,又怎么期待得到同等地对待呢?事实上只要自己身上大那个秘密保持着,别人知道一点无关紧要事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不是以此为目来束缚限制自己,那应该都可以接受吧!

    这样一想,心里也豁然开朗了,心情也就平静下来了,自然也就一觉睡到天明了。

    第二天一早,周晓语按时起床,穿着睡衣她迷迷糊糊地走出房间,原本扒圆几上睡觉张家此时正支着脑袋含笑看着他,他身上还披盖着半夜里周晓语给他送出来毯子。“早啊,宝贝!”

    “你没睡吗?”周晓语吓了一跳,昨夜她悄悄出来时候还看见张家睡得正香呢!现怎么醒着了。

    “我时差没调过来。”张家老实地说。

    “那,那昨晚你根本没睡?”周晓语脸红红地,那不是她什么时候出来,说了什么话,他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吗!“你又骗我?”她指控。

    “宝贝,这不怪你。”张家将周晓语拉到膝上坐下,点点她鼻子,“不过有时候我真很苦恼,似乎总觉得有那么一道屏障,拦着我接近你似,现你能自己想通好,我对你绝对不会有恶意,也不会想要束缚你,只是请你对我畅开心扉,也许你现还有一点不习惯,但我可以等,只是请你不要再一再把我排斥外。”

    “我不知道是什么使你那么没有安全感,但我想告诉你是,你可以试着相信我,相信我会对你好,相信我会同样对你畅开心扉好吗?”

    周晓语看着眼前还有些红肿脸,心里漫上了一种叫心疼感觉,伸手抚上他俊脸,“对不起,还疼吗?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似乎是出于本能,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内心,但同时我又要求别人对我无所隐瞒,你说这样我,心里上会不会有什么病态?”

    “胡说!”张家心疼地地她小PP上轻拍了一下,“我宝贝怎么可能心里上有病态呢,你只是一下子无法接受我瞒着你你屋里藏了那么多你不知道东西,其实换作是我,说不定我也一下子无法接受,然后会发脾气,以后我们一起努力,会慢慢好起来。”

    “真不要紧吗?”周晓语还是有点心里没底,前世因为身体原因,她心里一直隐藏着这个秘密,而家人也一再她耳边淳淳教导,如果她诚实地说出去会被人嘲笑,因而造就了她自卑且多疑性格,没想到重生一次也仍然会有那么大心里阴影,要不是碰见张家,那个男人会像他这样包容自己!

    于是,周晓语主动环上他脖子,他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下,“谢谢你,家!”

    “哎,宝贝,一大清早你可别这么投怀送抱好吗?”张家试图让气氛轻松下来,“你不知道男人这个时候需要也很强烈吗?”

    起先周晓语还没明白过来,张家使坏地拉着她小手往下摸去,周晓语立即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样跳起来,急忙冲进卫生间,关门之前留下一句话,“你到我房里再去睡会吧,一会儿我去买好早餐给你送来,今天上午我还有课呢!”

    看着周晓语略显狼狈样子,张家愉悦地笑了起来。

    “笑笑笑!”周晓语梳洗完了出来,看着笑不可竭张家,没好气地说:“你这个大坏蛋,不知道一天到晚想些什么,真是下流!”

    “不对你下流,对谁下流啊!”张家好心情地说:“你可是我一早就认定媳妇呢,老公对媳妇,那不叫下流,那叫情趣!”

    “算了,说不过你。”周晓语知道自己嘴上功夫一向没他好,随即聪明地放弃了与他争执,拿上钱包说:“我出门了。”

    “等等我!”张家精神显得很好,“等我去洗把脸,我们一起出去。”

    “你不是时差没调过来吗,不再睡会儿了?”周晓语有点佩服他好精神,如果换作是她,早就窝床上睡得不知今昔是何昔了。

    “没事儿,一会儿等你去上学了我再回来睡好了。”张家不意地说:“我难得回来一趟,就让我多跟你一起一点时间吧!”

    周晓语等着张家一起出门,两人先去吃了早早点,又张家坚持下到附近菜场买了鲜食材,说是中午要亲自下厨给周晓语做几样好吃,和他一起被录取那个华人家里是厨师,他自小就跟着父辈们锅台旁长大,自然学得一身好厨艺,只可惜他志向不那里。

    纽约时候,空下来两人也会自己买食材来作一些中餐来吃,因而张家倒也跟他学了不少厨艺,“中午我就让你常常我手艺,保证你吃了第一次就还想吃第二次。”

    “你不会是想拿我当试吃小白鼠吧?”听张家说得这样自信满满,周晓语心里反倒有些不安起来,不过再想想,算了,大不了多准备点胃药,止泻药之类,既然他有这个心,自己又怎么能不捧场呢!

    “哎,你那是什么表情?”把周晓语表情全看眼里张家不满地说:“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为了烧好那些菜,我可是没少请基地里那些人试吃,开始时候情况是不太好,可现已经很好了,至注没人吃了会说不好说,或者有不好反应了。”

    “你那么害他们,就不怕他们报复你?”周晓语有点奇怪。

    “他们敢!”张家眼里突然露出精光,看得周晓语心里一惊,他老是自己面前伏小做低,自己怎么忘了他本性了,那么腹黑一个人,大约是没人敢得罪吧!

    “再买份报纸看看。”说着张家也不等周晓语说话就往旁边报亭里去。

    起先周晓语想拦着他,自从她学会电脑上网以后就没有再买过这种纸质报纸,要看闻,随便打开一个门户网站,闻信息量多得你看花眼,可是想到张家国外这些时候,大概没再真正接触纯中文报纸了,也就随他去了。

    边走边看,一会儿,张家似乎才想起来所有东西都由周晓语一个人提着,不好意思地把报纸递给她,“对不起宝贝,我忘了你手上还有那么多东本呢,来,给我,你只要帮我拿着报纸就可以了。”说着也不等周晓语说话,把报纸塞到她手上,一把提过她手上所有东西。

    “那个不要紧,这些东西……”也不算重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她就被报纸上大标题吸引了“董事长外先后包养情妇,如今落得众叛亲离”,下面小标题是说陈世祖身为“华申”董事长时先后包养情妇照片,以及她们指责陈世祖薄情寡意说法,说是陈世祖曾硬逼着她们多次打胎,之后又以金钱作为补偿……

    反正这么一来,陈世祖名声是臭了,随之而来是他现任老婆王楠收回了他手中一切财政大权,停止其“华申”一切职位,甚至还有离婚打算。

    “家,你看你亲爹下场!”周晓语抓着报纸追上张家脚步。

    “宝贝,我亲爹是张有民,我叫张家。”张家好笑地纠正,“我哪儿又冒出来一个亲爹了?”

    “是你做对不对?”周晓语也不傻,听张家这么说,又联系他昨天说什么变成昨日黄花,心里就有了谱,只是她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

    “乖,宝贝,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张家倒底是了解周晓语,对她心思一猜就中。

    看见周晓语猛点头,他笑了笑,“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们那儿有一个学计算机学生,其实他算得上是一个黑客了,查起这种资料来是小菜一碟,你不是让我从他弱点入手吗,我就‘请’他帮我查出那人一些腌渍事,然后公布到网上,再找到那几个女人,以她们吻给报社写爆料信,我就不信,那人没了这些仰仗以后还能蹦跶出什么花样来。”

    张家一口气说完,看似挺简单,可是周晓语自己也查过那些资料,知道不是那么容易,他说“请”别人帮忙可能里面水份也不是一般大,不知道他又用了什么“非常”手段。

    不过嘛,达到目了就行。至于他们那边,周晓语相信张家能自己搞定。

    “那你爸妈店近日也可以重开业了。”周晓语也跟着高兴,“这回那个人总该太平了吧,手上没钱没权,谁买他帐啊!”

    “是啊!”张家一点儿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就算他真是那个人儿子,那又怎么样,也是一个他不要儿子,既然当年他选择了不要,凭什么等到他长成了又来争!

    “好了,你再去睡一会儿吧,我去上学了。”周晓语拿着书跟他告别。

    张家不语,只把脸伸了过去,周晓语红着脸他脸上“啵”地亲了一下。

    “不够,要这里。”那知张家耍起赖来,硬是指着自己嘴唇不让她走。周晓语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他唇上轻轻碰了一下,张家才要加深这个吻时,及时撤退,看着张家一脸郁闷表情,忍不住捂着嘴直笑。

    “哼,现饶了你!”张家又她脸上亲了一下才气鼓鼓地说:“记得中午早点回来,我给你做好吃。”

    “好!”周晓语愉地点头,出了门。

    其实今天上午课并不重要,可上可不上,只是教授这门课老师有点变恋,每堂课必点名,缺一堂课就扣学分,如果一个学期少上他一点课,这门课就等着重修吧,所以管学生们怨声载道,可是该来时候还是一天也不能缺。

    “晓语,你怎么才来?”平时和周晓语比较要好一个女同学陈雨婷坐她后面问她。

    “起来晚了点儿。”周晓语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搪塞了过去。

    “唉,我也想睡晚点,可是你不知道,昨晚那位。”她抬起下巴指了指不远处女生,“你知道我和苏宝儿是一个宿舍,昨晚也不知道她又勾引了哪个男人一直宿舍下面唱情歌,酸都酸死了,还吵得一宿舍人都没睡好。”

    周晓语才想说话,陈雨婷又说:“直到后来,陈大妈来把他们赶走才算了事,可是一大早,人家正睡得正香呢,那些人又来干嚎了,你说他们要是唱得好听一点,姑娘我也当是欣赏音乐了,可是那人唱着唱着调子不知跑到那个国家去了,还嚎得特别响,简直是虐待别人耳朵嘛!催残别人心灵嘛!”

    “姐们,我同情你。”周晓语半开玩笑地说:“一个宿舍都互相体谅点吧,指不定哪天你追求者也会做出那么疯狂事儿来呢!”

    “周晓语你讨打是不是?”陈雨婷追着周晓语教室里就打闹了起来,“我哪来追求者啊……”

    正说着呢,教室门口出现了一个清秀男孩,怀里还捧着一束鲜红玫瑰,“请问周晓语同学是这个班吗?”

    “你找她有什么事?”周晓语这男孩面前停住,上下打量着他,又脑中过滤了一下,确信自己没见过他,才问。

    “周晓语同学是这个班吗?”哪料这个男孩执拗地很。

    “是,不过她现还没到。”周晓语漫不经心地看了陈雨婷一眼,眼中满含着警告。

    陈雨婷耸了耸肩,凑到她耳边说:“你可别错过了,这男孩听说是化学系这一届帅小帅哥呢,难得是听说家境还不错,扎扎实实是个富二代……”

    周晓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要喜欢就去追啊!”

    “好了,算我什么都没说。”陈雨婷瘪了瘪嘴,回到坐位上。

    “那请问这位同学,周晓语同学什么时候才会来?”凌刚继续问。

    “我怎么知道?”周晓语双手一摊没好气地回答,“她跟我又不是很熟。”不是她成心骗人,只不过不喜欢这种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她也不会对其他男孩子动心了,何必再去招惹他们呢?

    “周晓语,昨天英语作业借我抄一下!”才进教室门另一个较好女同学叶梅粗着嗓子冲周晓语嚷。

    走进了才看到周晓语面前站着凌刚,以为自己坏了她好事,忙赔礼,“呃,那个你们继续,我事先不忙,呵呵!”

    刚要走开,凌刚一步拦她面前问:“谁是周晓语?”

    “她不就是吗?”叶梅一点也没接收到好友暗示,直截了当地指着周晓语说:“原来凌帅哥还不认识她啊!”

    “你怎么说?”凌刚回头看着一脸淡然周晓语。

    “有什么怎么说?”周晓语神色不变地回答,“我想不承认又不是什么罪过,是你自己来之前连人都没弄清楚,怪得了谁?”

    “可是你怎么说和她不熟呢?”凌刚觉得她欺骗了自己,“你怎么可以这样骗我呢,我也只不过是慕名而来。”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你慕名而来,我就得感激涕零地接受?”周晓语言辞利锐地说:“我又没叫你们慕名而来,烦就是你们这种自为以是人了。我们上课了,你走吧!”有些麻烦事还是扼杀萌芽状态好。

    “人人都说你是个温文而雅女孩子,看来他们都错了。”凌刚冷笑。

    “传言本来就不足为信,相信你们中学老师教过你们一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话吧,现你亲眼见到了,就知道我是怎么样人了,如果破坏了你美好梦想,那我此说声报歉,可是这也总比你以后再发现我真实性情来得好吧!”周晓语看着自己同学越来越多,耐心也一点一点地用完了。

    “那倒是应该谢谢你了。”凌刚苦笑了一下,还是把手中玫瑰递到她面前,“这个本来就是送你,你总不能让我拿回去吧?”

    “无功不受禄!”周晓语退了一步,她深知拿人家手短这个道理,所以并没有接意思,反而还说:“再说我也不喜欢这花,真是不好意思了,你还是送一个喜欢这花人吧。”

    “那这东西留着也没用了。”说完潇洒地扔出一条抛物线,整束花像一只红蝴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